地狱报应的故事

各种罪恶在地狱受审判。(图片提供:江逸子)

font print 人气: 55
【字号】    
   标签: tags: ,

这是早年在上海发生的一个真事。

程某官吏死后,程太太思夫心切,请了一位法国招魂专家,说是能把程某鬼魂召来,与家人面谈。做一次“法事”,须付酬金千元。法国专家到后,晚上,在大客厅里摆好招魂坛,把电灯一熄,念咒掐诀,约有一个小时,电灯打开,但没有请来鬼魂。

法国人解释说:“程某这人很难找,他已在地狱受刑,是不准出来的。”程太太一听,大骂洋人胡说,不仅未招来夫君,还冤枉我夫君在地狱受刑!

法国人说:“你如不信,还可以替你找另一新死的亲人前来作证。”程太太的儿媳说:“我丈夫不久前死去,也可招来?”法国人说:“可以,我减价五百元把他招来,为我刚才的话作证。”于是把死去的儿子生辰八字报上,这一次很快就招来了。

程太太的儿媳问她丈夫:“你是某人吗?”
鬼魂答:“我是,一点不错。”接下去,鬼魂对妻子叙述说:“我在世间时,整天吃喝嫖赌,干了许多坏事,造下不少罪孽,很对不起你。不久将受到拘捕服刑。请你们能做功德,念经超度我。在我的那件衣服里,有一张支票,你可到银行取钱。”后来家人照他的话,果然找到了支票。程太太又问他父亲的情况,鬼魂叙述:“我父亲原先在北京做官,有一年正值山西大旱,闹饥荒。国家派他到山西办赈济,发下六十万两银子,我父亲贪污下来,全入私囊。后来上面派人来调查。他又行贿掩盖下来,罪上加罪,所以现在地狱受刑。”说罢,大哭。

(本文摘编自明慧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清朝时有一个太医,是北京南郊大兴人。他每日穿轻裘,策肥马,奔走钻营于京城王公贵族之家,藉以发财致富。而来请他看病的人则纷纷在门口盼望等待,可是他不到日晚不到病家,一点也不顾病人是怎样望眼欲穿的。每看一病,开一方,不论有效与否,照例都要先给一千钱,否则就不来看病。他每天傍晚回来都是满载而归,要是有人责怪他来迟了,他便脸上变色说:我刚从某王、某公主、某大臣府宅中回来。只要不是显赫一时的要人,他是不会挂在嘴上的,人们对他也无可奈何,只好听任他算了。
  • 人生最大的悲剧 莫过于失去生命
    人生最大的痛苦 莫过于失去亲人和朋友
    我是一个小小的党官
    为党的事业苦苦奋斗
    到头来却一无所有
    在这悲惨的夜晚
    我要唱出这首地狱里的歌
    奉献给阳间的亲人和朋友
    下地狱时我在奈何桥
    回顾罪恶一生
    此时才知道在世上该怎样做人
    心头只有无尽的悔恨
  • 随着中共在邓玉娇杀官事件中继续着以往的逆天叛道、枉顾舆情、颠倒黑白的做法,邓玉娇维护贞洁力杀淫官的事情已经从一个正当防卫的小小刑事案件,正演化为中共和全国民众全面对抗的一次重大的社会运动,中共把维护一个基层吃喝嫖抽四毒俱全的小淫官的利益看作是关乎自己生死存亡的大事,这正揭示了中共这个邪灵和中国人民之间存在着不可共存、不可调和的敌我矛盾,使还被中共蒙蔽的广大人民有机会通过这个事件看清楚中共邪灵的本来面目。正如章天亮先生在《中共向着死路奋勇前行》一文中写道:“如果邓贵大地狱有知,他都会感慨现在给他撑腰的竟然已经是中共中央政治局了。”
  • 传统的中国人相信报应,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本是天理。但是由于中共这几十年的邪恶改造,传统的思想被视为迷信而摧毁,使很多国人失去了善恶有报的传统观念,因而不怕报应,随意做坏事,整个社会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着。同时报应也不断发生着,行恶者不但害己,还祸及后代。
  • 大陆贪官多众所周知,其中很多被查处过程也是格外累人,以下摘自广州日报。
  • 蔚县原朱家湾乡姓刘的一位老“游击队员”讲:在蔚县、宣化、涿鹿的交界地有一东黄花山,山上有一座龙王庙,附近百姓每遇天旱或上山求雨或请下山行雨每每应验。人敬神佛,神佛也保佑着这一带百姓安居乐业。山上香火鼎盛,一年一度的庙会更是热闹非凡,附近所有善良的百姓都要上山敬香拜佛。东黄花山也因此而远近闻名。
  • 腐败,可以是腐败者的天堂;腐败,也可以是腐败者的地狱。
  • 中共的优秀党员(因为是十七大党代表,殃视十佳播音员,能不优秀吗)罗京死了,死在一个很特别的日子里。罗京之死在六四过后的第一个早晨即播报出来,笔者怀疑又是中共的造假之作。就如黄菊死后二十多天才正式宣布死亡一样。罗京更大的可能是六四晚上死去。可这个日子是不能死人的,否则又会让人联想起报应之类的事。那么二十年后,就在这个日子里死去,那不是冥冥之中有神灵安排呢?是不是对撒弥天大谎的报应呢?二十年前六四惨案发生后,罗京与杜宪等主播一样穿着黑衣服出现在主播台上。说明当时的罗京还是有良知的。但是,随后经过中共的整肃,罗京马上变脸,鲜明地“平定反革命暴乱”。从此罗京便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十年前,又是罗京,对法轮功进行了彻头彻尾的“邪教”揭批,那声音那表情让多少中国人莫名其妙地去仇恨他们什么都不懂的法轮功。
  • 当我们听人讲,邪党是制造人间地狱的总策划者,我们心寒了,害怕了,后悔了,也从中醒悟了。
    天灭中共邪党,是不争的事实,我们会看到这一天的到来。为了自己安全,为了给后代开创新世纪,带来美好的未来,我们决定:退出邪党及其一切邪教组织!抹去兽记!迎接曙光。
  • (大纪元记者林淑芬综合报导)河北阜平县六旬法轮功学员杨德凤,年轻时由于医疗事故,使她差点丧命。通过修炼使她获得新生,脱离病魔的煎熬,却遭到中共的迫害,而参与迫害的人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