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潜意识的力量

文╱布鲁斯‧立普顿
  人气: 19
【字号】    
   标签: tags:

我要告诉你,自认不适合为人父的我,何以开始质疑自己对养儿育女所抱持的根深柢固的想法。如果我说我是在加勒比海开始重新思考这件事,想必你也不会感到意外,因为那是我转入新生物学的启蒙地。事实上,我的省思还是一次不幸的摩托车意外事件引发的。

第一次接触到人体工学

当时我正要去发表一个演讲,途中高速撞上了路边的护栏。我的摩托车整个翻覆过来,摩托车落地时,我的头部受到很大的撞击,幸好我戴着安全帽。我昏迷了半小时之久,一度我的学生和同事以为我死了。当我恢复意识时,我觉得仿佛全身的骨头都断了似的。

接下来的几天,我几乎无法行走,每次走动,我就像个哇哇叫版的钟楼怪人。每一步都在提醒我“速度杀人”这个惨痛的教训。一天下午,正当我蹒跚地步出教室时,一个学生建议我去看一位推拿师,也是他的室友兼同学。我在上一章提过我不仅从未求助过推拿师,我身处的对抗医学界也告诉我推拿师是江湖郎中,当敬而远之。不过当你承受着偌大痛苦,且置身于陌生的环境时,你会尝试一些你在顺遂时绝不会考虑的事。

在那位推拿师权充为“诊疗室”的宿舍里,我第一次接触到人体工学,也就是一般人所知的肌肉测试。推拿师要我伸出手臂,支撑他在我手臂上向下施加的压力。因为他没有用力,所以抗拒它一点都不成问题。

接下来他又要我伸出手臂,对抗他的压力,并要我在同时说:“我叫布鲁斯。”同样的,我轻而易举地做到了,不过这时我心里开始嘀咕,学术界同仁的警告果然不假──“真是鬼扯蛋!”随后,推拿师又要我伸出手臂,抗拒他的压力,不过这回要我同时认真地说:“我叫玛丽。”我无法相信我的手臂竟然啪嗒落下,尽管我用了力。“等等!”我说:“一定是我不够用力,再试一次!”于是我们又试了一次,这回我使出全身力气,但是当我再次说出“我叫玛丽”后,我的手臂就像石头般地坠落。这个学生,这时应该说是我的老师,向我解释当你意识里的信念与储藏在潜意识里的某个习得的“事实”抵触时,这种智识上的冲突就会以肌肉无力的方式表现出来。

另有一个力量操纵我的生命

我赫然发现,我在学术上运用自如的意识心智,居然在我表达出与潜意识心智储存的事实不一致的见解时,失去了掌控力。当我宣称我叫玛丽时,即便我的意识心智竭尽所能地撑住手臂,却仍被我的潜意识心智打得落花流水。

我这才惊觉到另外还有一个“心智”、一个力量,在操纵着我的生命。令我更震惊的是,这个隐藏的心智,一个我一无所知的心智(除了心理学的一些理论外),实际上比我的意识心智还要强大,一如佛洛依德所声称的。

总之,我第一次与推拿师的会面,改变了我的一生。我了解到推拿师可以利用人体工学治疗脊椎的弯曲问题,以开发身体的自愈力。在这位“江湖郎中”的桌上接受了一些简单的脊椎调整,我竟然能够悠然自得地走出宿舍,感觉焕然一新……没有使用任何药物。更重要的是,我开始认识了这位“幕后操盘手”──我的潜意识心智!

离开校园时,我的意识心智澎湃汹涌地思索着这个我过去一无所悉的潜意识心智──它超一等的力量意味着什么?沉思中,我想到我对量子物理的了解,它告诉我思想比物质分子更容易驱动行为。我的潜意识“知道”我不叫玛丽,所以即使我坚称自己叫玛丽,它还是赢了。我的潜意识还知道什么?它又是怎么知道的?

为了更了解我在那位推拿师的诊疗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首先参考了比较神经解剖学。它揭示:在进化树状图中,越低等的生物,神经系统就越不发达,也就越依赖预设行为(先天),譬如飞蛾扑向亮光,又如海龟返回特定岛屿,于恰当的时刻在海边产卵,还有燕子在特定的一天回到 Capistrano(译注:加州南方的一个城镇,每年3月19日会有一大群燕子回到这里)。可是就我们所知,它们全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那些行为是与生俱来的;它们是生物体里的基因程设好的,所以我们将之归类为“本能”。

摘自《信念的力量》张老师文化 提供◇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生命闪耀令人赞叹的光彩时,总是发生在智慧解开困惑的当下。智慧是超越成见、包容异类和洞察妙理的能力,而困惑是心灵陷入昏昧漩涡时的感受,论其原因,有时候是事物的道理十分曲折幽微,有时候却是自己内心设下莫名的偏差认定,以致于面对真相依旧大惑不解,甚至刻意抹煞它的存在。
  • 爱因斯坦的思考实验像抛进量子力学大殿堂的手榴弹,没能对宏伟建筑产生太大损害。事实上,这些思考实验帮忙试炼量子力学,让人更了解它的意义。
  • 触电般头发、睿智的目光和E=mc2方程式,是他的注册商标,科学奇葩20世纪的物理大师——爱因斯坦,由于私人珍贵档案文献解密公开,以及多位学者参与评阅修正,得以一窥最趋近真实生活面的伟人传记。一般伟人传记大都述说其丰功伟业和光鲜亮丽的生活情景,这本书虽为传记,实为近代物理史。
  • 今天风和日丽,我们坐在槭树下的沙发上,周遭有两只鸭子呱呱叫。它们是院子里的新客,正小心翼翼地在庭院里侦察地形。这段日子以来,小猫成长茁壮,而为了证明自己的强壮,它满场追着小鸭跑。但我们在庭院聊天的声音给它们一种安全感,所以鸭子还是往我们身边靠。
  • 在生命的终站,也是作者回顾人生的起点,这是本书原文书名《没有终点的人生》之由来。藉由父子的深入对谈,我看到生生不息的轮替与绵延不断的传承。这股生命力,不会因时间流逝与形体消失而削减。“虚空有尽,我愿无穷尽”这句话,也巧合地在此相互印证。
  • 画中的美女,个个表情肃穆,眉头深锁,牟益舍弃鲜艳色彩,选用白描水墨增添惆怅气氛,你感受到了吗?
  • 毕卡索、梵谷,你一定听过;达文西,你大概耳熟能详。可是,提到宋代大画家范宽、郭熙、李唐,你认识吗?
  • 我们常常站在窗前眺望他的到来。对于像我这样的新学生而言,观察海飞兹先生举手投足间帝王般的风范确实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
  • 克鲁斯诠释这些小曲的独特方式,让我感到她保存了雅沙‧海飞兹托付给她的音乐奥秘。
  • 独裁者很少把农民视为严重的政治威胁——散居乡间,组织不易,新闻记者也不太会注意到农民的抗议。不过,中国农民揭竿起义的历史悠久,就是个特例。毛泽东证明了“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也能奏效。同时,有个北京知识分子推断,这方法也可用来推翻共产党统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