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汪涵:我有文字情结 最喜欢的字是钱

【字号】    
   标签: tags:

  几天前有个打了飞的来看展览的张铁林,昨天西湖边的唐云艺术馆又来了个玩客——著名主持人汪涵赶在“墨香里的旧时文人——管领风骚三百年名人作品展”最后一天来到了杭州,目的有三:一是参加西泠印社的春拍;二是看看展览;三是在杭州和几个玩紫砂壶的朋友会合,一起去宜兴的丁山买壶。

  穿着蓝衬衫、藏青七分裤、白色皮鞋的汪涵除去发型之外是一身典型的上世纪80年代夏季装束,本来难得有几天空余的时间来杭州消遣,没想到却在杭州看展览的时候遭遇了记者,同行的几个朋友纷纷躲避,把他一个人留在了记者堆里“应酬”,朋友们自顾自看得开心的时候还给汪涵发来了短信:“哥们,你中埋伏了。”

  娱乐至上 连文人都用“超级”来形容

  和前几天来看同一展览的张铁林一样的是,汪涵一下车就进入了状态,墨镜还没摘就问:“许老师(许宏泉,展览展品的收藏家)在吗?”然后就一头扎入了展览馆看了起来,边看边和朋友聊天。不一样的是,相比张铁林的稳重,汪涵十分娱乐,言语当中的用词都有些“娱乐”的味道:超级、惊世、恐怖……这些形容文人的词语显然和他主持人的身份脱不了干系。

  出生在苏州的汪涵,看到苏州文人的作品就情不自禁地走近观察:“这就是一种DNA,我出生在那里,血液里有一些想亲近的东西。”有记者因为跟拍太过专注,撞到了对联,他就说:“你撞我可以,千万别撞它。”对此,汪涵的解释也十分风趣:“因为它比我老,我比它年轻,我比较经撞。”然后就是话锋一转:“其实是因为对它的一种敬畏。”

  说文解字 最喜欢的是“钱”

  收藏东西 靠的是潜伏的“特务”

  什么都玩 喜欢没事偷着乐

  其实汪涵收藏的东西不仅仅局限于名人字画,烟草、红酒、钢笔、紫砂壶、茶叶……个个说起来都如数家珍。这次来杭州的主要目的也和收藏有关。

  汪涵说收藏有七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叫放眼望之,满眼都是真货;第二个阶段,掌握一点知识以后,满眼都是假货;第三个阶段是真伪莫辨;第四个阶段就是贪痴满怀,满眼都是诱惑;第五个阶段就是心生欢喜,不言对错,我高兴就可以;第六个阶段就是烟云转逝,看一下就够了;最后的一个阶段叫做万物皆空,一笑而过。

  “我现在处于第四个阶段,看到什么都喜欢,所以什么都买。”得意之情溢于言表的汪涵坏坏一笑,随后就说:“这种东西你有机会亲近它,自然也会快乐的,没事偷着乐就行了,这是最开心的,美呀。”

  汪涵说自己对中国文字有情结,觉得每一个文字背后,都有神灵,谈到任何话题的时候都喜欢说文解字,用文字来讲道理。说起自己的玩,他就说:“‘玩’左边是王,说的是地位,有地位才可以玩得起来,散布出去一个信息,马上就有回馈,这是一个地位。以前京剧玩票的也是这样,必须要有地位,进这个圈子,每个人都要有一个通行证。‘玩’的右边是元,就是财。除了钱之外,这个财还包括文化的才,同样一个东西,要靠文化的才来印证价值。”

  有记者问:“你最喜欢哪个字啊?”

  “钱。”大家一阵笑声之后,汪涵很正经地开始解释起这个自己最爱的字:“钱扮演的是刀兵之器,我觉得非常有趣。你要学会运用它,我们佛家里面讲布施,所以钱不是可以用来创造奇幻世界的,它是用来布施的,第一是解决问题,第二是制造快乐,这就是我对钱的理解。”

  “解决的问题都是什么?”

  “解决的问题太多了,我前段时间跟朋友说,我一直想买张伯驹的小品,老是错过机会买不到,很多的朋友替我觉得惋惜。有了钱就可以明目张胆了!”

  “到目前为止用钱解决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都是小问题,用钱解决不了的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

  这次杭州之行,汪涵的主要目的是参加西泠印社这几天的拍卖会。“国内的拍卖都会给我发来画册,我看的时候会把我想要的东西那页折起来。”然后汪涵又诡异地说:“我就去看看预展,大部分事情其实都是‘潜伏’在拍卖会里的朋友帮忙做的。”这样做的原因有两个:第一是娱乐明星的身份会让自己成了拍卖预展的“展品”,第二就是有人会因此“哄抬物价”——“花十万块钱买一个只值五万的东西。”汪涵略带不屑地说,“不仅仅是钱的问题,那多出来的五万块其实买的是两个字——‘傻×’。”说最后两个字的时候,他表情夸张,一只手放在嘴边做喇叭状,声音却很小,逗得大家又是一阵大笑。

  其他的收藏,汪涵也有着自己的“特务”,比如说烟草:“很多品种就是一些神话,你连包装盒都看不到了。收集要有自己的通路,我们也有自己的通路。”随后他对着一个有相同收集烟草爱好的记者说:“结束后来找我,我偷偷告诉你。”

来源:都市快报 选稿:王冠宇

评论
2009-06-19 9: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