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健:卢武铉坎坷的一生

文健

卢武铉的突然离世,使整个韩国社会被追慕的热潮所笼罩。(AFP)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25日讯】编者按:从出身贫困、追求正义的人权律师,到标举“清廉执政”上任总统,最终因卷入腐败案“无颜见国民”而跳崖自尽,卢武铉六十三年人生在戏剧性的成功和失败中度过,评价褒贬不一。

因卷入腐败案的韩国前总统卢武铉于二十三日突然在居所附近自杀身亡,消息传出后,世界为之震惊,各国政界和民众难掩悲痛之情。卢武铉的六十三年人生在戏剧性的成功和失败反反复复中度过,在不同年代有不同的经历,比如,贫困、独裁、地区情结等。二零零三年当选为韩国第十六届总统时,人生挑战达到了巅峰。人们对他的评价“褒贬不一”。卢武铉卸任后表示,要开创离任总统的全新模式,回到自己的家乡——韩国金海峰下村过农民的生活。但仅仅十五个月后,他就在“朴渊次腐败门”的案件中,用死亡打破了那种宁静。

贫民之子

韩国前总统卢武铉一九四六年出生于庆南金海市进永邑峰下村,他是家里三男二女中的老幺。他家生活十分贫困,他从小身体虚弱有时候还必须帮家里做事,所以他有很多时候都不能去学校。可是由于聪明伶俐,所以成绩在小学和中学期间在班级总是在一、二名之间徘徊。后因家境贫困打断升入大学的念头,进入韩国釜山商业高中学习。

他的母亲对他抱有很大希望。据说,他的母亲每天凌晨都盛上一碗清净的水祈祷子女的成功。他从小开始就有下定决心即不轻意改变的倔强性格,而且具有出色的组织能力,经常担任队长带领村里的孩子玩耍。他回忆说:“到了高年级,班里的孩子分成邑内出身和穷困农村出身两派,我曾是农村出身的中心人物。”

在学校期间老师评价他:“头脑聪明、成绩优异、领导能力、进取心、自主性、正义感”等正面的评价后面总跟随着“不合群、一意孤行、不安”等消极评价。

挑战命运 摆脱贫困

由于他从小生活在贫困中,念中学时曾为此而休学一年。因此,卢武铉决定挑战命运走出贫困的阴影。“虽然并不是只有我们一家贫困,但小时候的我偏偏对贫困有深刻看法,并带着这个想法长大。而且,这个伤口似乎与不管怎样我一定要脱离贫困,热切盼望、创造一个没有贫穷的世界的茫然梦想一同在我的潜在意识中扎根。”

为了摆脱贫困,他开始挑战司法考试。那一年是一九六六年,他刚二十岁。

为了能专心准备考试,他在家乡山脚下用黄土搭建了一个小屋。期间,他为了挣书本费曾到建设工地干苦力,后来他还去军队服役。一直到一九七五年历经九年的时间,他以不屈的精神在三十岁那年终于通过司法资格考试。

两年半之后的一九七七年九月,卢武铉荣耀地成了韩国大田市地方法院的一名法官,从此摆脱了穷困潦倒的生活。卢武铉称,法官职业与他的个性不符,于是在短短七个月之后便果断提交了辞呈,转行开了个律师事务所。

人生的转折

一九七八年,卢武铉在韩国釜山开了属于自己的一间律师事务所。他接办的案子多为有关税务诉讼案,他以很高的胜诉率在该地区获得了名声。

一九八一年他担任韩国的“釜林事件”的辩护。所谓的釜林案件是指,韩国釜山地区一些学生和市民因以反政府集团为由,遭反噬的事件。这也是他的第一次时局事件辩护。后来,卢武铉和学生运动圈接触之后就把他的生计问题抛到了九霄云外。从那时起,他结束了较为安适的律师生活,踏上了充满荆棘的人权律师之路。卢武铉也曾回忆说:“‘釜林事件’成为了我的人生中的一大转捩点。”

一九八七年,在韩国大宇造船工作的李锡圭(音)在示威游行途中被催泪弹击中胸部而死。当时,卢武铉为澄清事件而奔波,但却受第三者介入嫌疑而被拘捕。这也成了“人权律师”卢武铉的名声传开的契机。

作为人权律师的卢武铉出名后,当时也一直站在民主斗争第一线的统一民主党总裁金泳三选中,并推荐其竞选第十三届国会议员。一九八八年四月,卢武铉竟然奇迹般地击败了当时的实权派人物许三守,正式踏入政治圈。

第一次当选国会议员,卢武铉经由一九八八年的第五共和国听证会成为了韩国政治新星。当时,面对韩国现代集团会长郑周永等实力派证人,卢武铉井然有序的尖锐的提问,通过电视萤幕深入到普通市民家中,成为了“听证会明星”。

之后,在一九八八年国会议员补选中,做为金大中阵营中的一员再次当选国会议员;而在二零零零年十六届国会议员选举中,为了向“地区情结”发出挑战,高举克服地区保护主义的旗帜的卢武铉南下釜山参与竞选,结果败给了大国家党的许泰烈。但这一败绩却成为了造就“卢武铉总统”的宝贵的经验。

由于卢武铉这种“百折不饶精神”,感动了很多韩国民众,他们自发的在韩国庆尚和全罗道形成了大规模的“爱戴卢武铉之聚会(简称爱卢会)”,同时也成为了二零零二年总统选举中一支强劲的“卢风”催化剂。

二零零一年九月,卢武铉再次宣布参加韩国总统竞选,当时,在韩国总统选举投票之日凌晨,“国民统合21”郑梦准代表撤销总统候选人单一化放弃对卢武铉的支援,在这充满危机的最后一刻,卢武铉又是选择正面突破而成功成为青瓦台的新主人,成为第十六届韩国总统。

卢武铉的竞选口号是“实现新旧交替,打破旧政治和特权政治”。他的座右铭是“严以律己,宽以待人”。

波涛汹涌的五年

二零零三年二月至二零零八年二月是卢武铉任职总统的五年。韩国媒体称,卢武铉任职五年时间没有一天是风平浪静的,人们对他的评价“褒贬不一”。任职期间,他与国会发生冲突,与警方斗争,与媒体更是摩擦不断。


二零零七年十月卢武铉跨过南北韩军事分界线到达平壤与北韩金正日会面,引发争议,近60%民众认为南北会谈不会有什么结果。(Getty Images)


并且在政治、经济和对朝关系所施行的“阳光政策”等各领域中的突发性讲话经常招致谴责,使民心背离及执政党支援率急剧下降,从而使得国政运行困难。

卢武铉自己和他的亲信也出现了问题。二零零四年,他以违反选举法的嫌疑在宪法史上首次被启动总统弹劾议案,但却引发强劲的支援卢武铉的逆风,反而使本来位居第三的“开放的国民党”抵制大国家党在国会内独领风骚的局面,成了占据过半议席的第一大党。

对于一直被认为是韩国总统重要统治手段之一的“司正机构”(是指,法务部、国情院、检察厅、警察厅、青瓦台等五个部门),卢武铉甚至放弃了对其的控制力。对这种变化,有意见认为这是秩序与权威的崩溃;但也有意见认为,这使得“总统一人的霸权”有所解除。

二零零四年议会选举在即,卢武铉说“投民主党的票,就是帮助大国家党”等,说了一些支援“开放的我们党”的话,从而陷入了弹劾危机。于是国会于二零零四年三月通过了弹劾动议案。但宪法法院五月十四日驳回了弹劾诉讼。

三月十二日,韩国国会以一百九十三票比二票通过了弹劾总统卢武铉的动议案,如果此次投票结果获得宪法裁判所的认同,卢武铉将成为韩国历史上首位遭弹劾的总统。

引争议的南北韩握手

在他任期即将结束之前的二零零七年十月,第二次南北高峰会谈,卢武铉跨过南北韩军事分界线(MDL)从陆路到达了平壤,同北韩金正日会面。签署了包括构建西海和平合作特别地带,建设安边、南浦朝鲜协作园,为达成韩半岛停战宣言将促进第三、四高峰会谈的召开等内容条款的《一○四宣言》。

但有北韩问题专家李天笑表示,南北会谈是失败的,为什么?第一、到目前为止,金正日仍然不断的用核武试验,用导弹等等向国际社会挑衅,根本没有任何收敛;第二、仍然把南韩做为主要对手,甚至牺牲南韩来跟美国和日本进行交易。从这点来说,南北政策并没有成功。有人说韩国民众认为这件事情应该有可取之处,其实在南北会谈期间,也有近60%左右的民众认为南北会谈不会有什么结果,实际上也是证明了这一点。

五月二十五日北韩不顾世界的反对,强行的进行了第二次核子试验,韩国政府二十六日宣布全面参与PSI。五月二十七日,北韩方面因韩国参与PSI,单方撕毁了一九五三年达成的停战协定,并进行战争威胁。

极端选择

卢武铉退职后为自己未来的生活作出了规划,他的愿望是到老家庆尚南道金海市峰下村当农民。回到故乡,卢武铉在峰下村的生活开始较为平稳,而且如他所愿地种起了庄稼。但随着检方对他的政治后援者朴渊次总裁开始调查,不祥阴影也随之笼罩了峰下村。四月他被检察厅传唤调查,成了第三位被检方调查的卸任总统。

强调“道德”并试图以此区别于现政界的卢武铉,再加上韩国各媒体大肆的报导,在自己的道德有可能毁于一旦的“真实之门”前徘徊又徘徊,最终于五月二十三日选择了极端之路。

他同时给家里人留下了遗书:

欠了太多人的了
因为我大家承受的痛苦太大
将来要承受的痛苦也无法计算
余生也只能成为别人的包袱
健康不好什么也做不了了
读不了书也写不了什么
不要太悲伤
生与死不都是自然的一片儿吗
不要对不起
谁也别抱怨
是命运
将我火葬吧
在家附近的地方立一个小石碑
是很久以来的想法……

卢武铉逝世韩国政局堪忧


卢武铉悲剧人生的终结令支持者深感冲击与悲痛,转而对现政府表达抗议、不满和谴责之意。(AFP)


卢武铉的突然离世,使整个韩国社会被追慕的热潮所笼罩,光是前往卢武铉住地峰下村灵堂祭奠的悼唁者就接近二百万人。

然而有不少人担心,葬礼结束后韩国社会会不会发生“无秩序”的动荡,这是因为他们担心追慕热潮可能会发展成为谴责李明博政权和特定社会势力的过激的集体行动。韩国民主党主张:“必须有人对卢前总统的去世负责”。

二十九日,李明博在参加卢武铉国民葬遗体告别仪式上献花,过程中遭到韩国民主党议员白元宇斥责:“快赔罪,李明博是杀人元凶。请李明博总统赔罪,对自己的政治迫害行为谢罪”。当时在场的一些悼唁者也一起向李明博“开炮”。

金大中在二十八日的悼唁中说:“如果经受前总统卢武铉所受到的那种耻辱和挫折,我也会做出那样的决断的。”使局势更显得扑朔迷离。

据韩国有关方面最近民意调查结果来看,除了因前任总统悲剧人生的终结而受到冲击并深感悲痛外,还包含着对现政府的抗议、不满和谴责之意,对总统和执政党的支援率同时暴跌,令局势更加堪忧。

韩国《中央日报》二十九日发表社论呼吁,哀悼应以单纯的哀悼作结。没有人比卢前总统因矛盾而经受更大的痛苦,但卢前总统自己却留下了“不要怨恨任何人”的遗书。如果把哀悼变质为政治和社会斗争,就违背了遗书的意愿。我们不能将社会再次进入“不安地带”。 所有人都应该面对面讨论相关方案,以防止这种悲剧再次上演。

卢武铉方面有关负责人表示:“前来悼唁的人说得最多的是抱歉。人们似乎对单凭检方发布和媒体报导就批判总统,和对卢武铉的错误认识感到愧疚。”

另据韩国媒体界人士认为卢武铉逝世将成为促进国民团结的“催化剂”。◇

本文转自【新纪元周刊】124期(2009/06/04出刊)
http://mag.epochtimes.com/126/6452.htm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据中广新闻王长伟 首尔报导) 一场追悼南韩前总统卢武铉的演出,昨天下午在首尔航洞圣公会大学运动场举行。警方在活动现场部署了十二个中队的八百多名警力维持秩序,过程平和顺利。
  • 卢武铉总统走了,走的是那么的突然,那么的出人意料。当他站在悬崖边上准备结束自己一生的时候内心该是何等的凄凉与绝望啊?卢武铉的死不禁又让我又想起了有关幸福的话题,要怎样活着才能真正幸福呢?这世上有几个人活在幸福之中呢?您活得幸福吗?
  • 南韩前总统卢武铉,在“峰火山”猫头鹰岩跳崖之前,被闭路电视监控系统、拍下的走出家门登山前的情景,被警方公开。
  • (中央社首尔5日法新电)北韩今天指责南韩总统李明博迫使他的前任卢武铉轻生,走上绝路。
  • (中央社首尔3日法新电)南韩总统李明博今天退回检察总长林采珍的辞呈。由于前任总统卢武铉自杀引发的政治争执愈演愈烈,林采珍今天稍早提出辞呈。
  • (中央社记者姜远珍首尔3 日专电)南韩大检察厅今天表示,检察总长林采珍今天上午向法务部提交了辞呈。因前总统卢武铉跳崖自尽而倍感哀伤的他,同时对韩国人民表示道歉。
  • (中央社记者姜远珍首尔3日专电)南韩延世大学名誉教授金东吉在个人网站痛批,“天下哪里有从因牵涉受贿腐败案而接受检方调查的前总统(卢武铉)自杀的那一瞬间,就将他捧为圣者的国家呢”。
  • (据中广新闻王长伟 首尔报导)已故南韩前总统卢武铉的告别仪式结束两天后的周日晚上,约两千民众聚集在首尔“大汉门”广场前,举行了“还魂祭”等追悼活动。
  • (大纪元记者文龙韩国首尔报导)韩国前总统卢武铉的自杀,再一次激化了朝野两党之间的矛盾,在结束了卢武铉遗体告别仪式的第三天(31日),韩国民主党代表丁世均即召开记者会,呼吁现总统李明博就卢武铉自杀事件,向故人和国民道歉,并要求罢免法务长、检察总长、大检察厅中央调查部部长等。
  • 原本卢武铉极力避免的事态却变成了很大概率的事件。这其实恰好勾勒了幻想型左翼的悲剧命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