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艺术与黄梅调飨宴 台中今夏惊艳登场

(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法生台中报导)首度在台中县演出的“笑林广集”说唱和“大汉玉集剧艺团”黄梅调演出,将在7月25日(周六)午间、晚间同日演出,一天两场,让观众看个过瘾;并推出“套票百元优惠”,喜欢多采多姿的相声、快板书、京韵大鼓、河南坠子的民众,可别错过。

大汉玉集主要演员都擅长戏曲,尤其是“黄梅调”,该团艺术总监王友兰现任台湾艺术大学副教授,专攻戏曲与说唱音乐逾三十年,虽然以“京韵大鼓”享誉两岸,但仍钟情于幼年身为“小凌波迷”时的最爱–黄梅调,自认其成就实应归功于黄梅调的熏陶。

今年制作【2009年“黄梅调精华再现”文化之旅】,以黄梅调经典剧目《梁山伯与祝英台》为主,并搭配两出不同风格的黄梅调《凤还巢》与《江山美人》,诠释黄梅调的黄梅调的喜‧怒‧哀‧乐,再现黄梅调电影精华。

王友兰于3年前成立“王友兰黄梅调剧艺坊”,是目前台湾唯一以“黄梅调”为主的专业演出团队,饰演祝英台的王文燕,戏曲基础稳实、演出经验丰富。

创团23年的国内资深表演团体“大汉玉集剧艺团”,以多样型态的说唱艺术(包括京韵大鼓、河南坠子、相声、快板书等说唱表演)为主,该团演员包括说唱戏曲家王友兰、王友梅、高维洋、林明、孙丽桃、高振鹏、黄鼎文等,其中前四位皆曾荣获中国文艺协会“民俗类”文艺奖章。“笑林广集~说唱喜相逢”去年(2008年)在台北市售票演出,深受好评。

“笑林广集”名称乃借用清代“游戏主人”所编《笑林广记》书名而改“记”为“集”,摘选谐趣故事、谜谚、笑话、寓言等题材,以及有“文字游戏”旨趣的内容,透过说唱艺术中极具讽刺趣味的相声、快板书、多种说唱鼓曲来呈现,另新编相声小品短剧《贵妃酒店》,趣味横生。

节目内容包括:快板书《隐身草》、《酒迷》、乐亭大鼓《戏说古人》、相声《曹操麦走》西河大鼓《玲珑塔》、河南坠子《偷年糕》、相声《歌唱鲜师》、京韵大鼓《喜相逢》、相声小品剧《贵妃酒店》(短剧形式)等精彩内容。

对抗景气寒冬,现在两场套票,优惠每张100元,购票详情洽两厅院售票系统。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结构”问题对于数来宝创作尤其重要,就某一篇作品来说,它所要表现的素材往往比那些“表故事、写人物”的“故事体”曲种还要更多、更庞杂。在多数情况下,所写到的事件、情节或景象,彼此间只有松散的联系,甚至连相关事例的时间、场景也难以集中。因此,如果数来宝作品没有一个好的结构来安排或串联起这些材料,就会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内容表现的杂乱无章。
  • 一篇数来宝作品大概是由三种要素组成的;一是“主题思想”;二是“题材结构”;三是“语言唱词”。这三者可以说是数来宝作品的灵魂、躯体和血肉了!

    好的艺术结构,必须要有体现题材结构的贯串线;没有好的贯串线,主题内容便失去了赖以表现的基础。因此,“结构”、“贯串线”,就成了写作数来宝时,需要下大力来解决的课题。

  • “虚实兼用”和“叙事说理”,它们之间的关系很密切;“虚”能告诉人们道理,“实”则会给人以形象。如果反之我们以“实”的方法去说理,容易形成论理说教,在舞台上难以受到欢迎;而若用“虚”的方法去叙事,则往往把事叙得空洞,光有骨骼没有血肉。
  • 高明的数来宝叙事手法,除了对具体事物的介绍和描写外,还能有一点能够唤起听众联想,使听众感到更亲切、更容易捉摸的东西。…也就是说,作者会尽量再从另一个侧面向深、细挖掘……
  •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听过︰“这个人说话净兜圈子!”、“你说话别绕弯子。”之类的话。其实这两句话,或许在一般的对话中含有责怪之意。可是在数来宝的创作中,所谓“兜圈子”、“绕弯子”则是必要的营造,并表现在作者表达事物的语言技巧。
  • 在探讨“数来宝”这一曲种的形式特点时,曾提到它诙谐、风趣的艺术风格。基本特征就是“包袱”的存在,作品中没有“包袱”,也就没有诙谐、风趣可言;而好的包袱往往来自于对所述事物形象而细腻的描写。
  • 数来宝“包袱”的构成,表面上看,是靠了表意的深刻、新颖,这是基本的方面。在某种情况下,表达顺序的曲折、巧妙,也会使一些本来不是包袱的地方出现包袱。而在多数情况下,这二者又往往相互配合,为构成某一个包袱共同起作用。
  • 利用“误会”造成包袱,也是常见的一种手法。如在“故事体结构”和“多段叙事体”中,开展个别情节的描写时,不论是所叙的事物,以及人与人之间的误会,都能构成包袱。

    “自嘲”也可以造成包袱,大都适用于反面人物的自我解嘲。如《老鼠过街》中,艾森豪威尔的新闻秘书哈格蒂在东京,被示威群众揍了一顿之后,还恬不知耻的说︰“我经常跟着总统转,见过这样的大场面。”就是这种“自嘲”类型的包袱。

  • “听众笑了才算有了包袱!”那么,听众笑了只是因为听到可笑的事情吗?其实并不尽然,不是所有可笑的事情都可以使观众发笑,能使观众发笑的也不见得真的可笑;因为这里面有一个“到底笑话该怎么说﹙包袱应该怎么表现﹚?”的学问存在。
  • 为了表达出表意深刻、新颖、明确的包袱,写词时应把自己放在演员演唱时的环境里,心里时刻装着听众,把听众已经提高的欣赏水平估计在内,来审议自己写的包袱可不可笑,听了之后能不能笑,这样写出来的包袱,才会与观众的笑声相一致,才是“包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