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岳照松:生活在共产邪灵阴影下的人们

岳照松

(Getty Images)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1日讯】曾经在网上读过一篇文章。作者曾作为中国留学生在北韩读书。有一次,他们几个留学生一起去修鞋,说说笑笑。一直沉默不语的老鞋匠看四周没有人,悄声用中文问他们:“你们是中国来的留学生?”这一句话让他们大吃一惊。简短而小心的谈话中,他们得知,这是一个参加过韩战(中共称为抗美援朝)的老兵。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留在了北韩。

后来,作者他们又来过几次。但是不论他们在旁边用中文说笑什么,如果有北韩的人在,老鞋匠就像根本没有听懂一样,毫无反应。

作者感叹,在北韩到处是密探,一点自由也没有,人人生活在恐惧之中。深感作为中国人的自由和幸福。

果真如此吗?中国人的生活水平比30年前是有很大的提高,也比隔壁的金老二统治的北韩好很多,人们可以在饭桌上拿某位高官的绯闻开开心。那么中国人就没有恐惧了吗?和北韩的百姓相比,中国人只不过生活在一个更大的笼子里。人其实是很能适应环境的。生活在当今中国的人们知道什么是敏感话题,什么话只能在私下里表示自己的真实想法,否则就会有麻烦,比如对于89民运,对于法轮功。这其实是几十年来由于对共产党邪恶统治的恐惧和出于对自我的保护而逐渐形成的“被体制化”了的习惯。

电影《肖山克的救赎》中有这样一段话:“体制化是这样一种东西。一开始你排斥它,后来你习惯它,直到最后你离不开它。”

最可怕的是,这种“体制化的”对共产党的恐惧甚至延伸到了国外。刚到美国时,住在洛杉矶的一套公寓里。公寓中也有一些中国来的移民。有一位来自南方的老人每天推着孙子在院子里玩。时间长了,就认识了。我也逐渐知道了他的一些事情。他的父亲当年受共产党的欺骗,放弃海外优越的生活,回到国内。结果不久就被打成右派,文革时被迫害致死。所以当他的孩子在美国定居下来以后,他马上就来了美国。他说:“共产党搞得我家破人亡,我恨死共产党了。”

新年时,我们那里有神韵演出。我们知道消息后买了票,也把神韵的消息告诉了老人。没想到他说:“我真的很想去看,我知道非常好。可是你们知道吗?神韵演出是法轮功办的。我听说剧场外边都有中共的摄像头。他们会把每一个人都录下来的。到时候我们回国就可能有麻烦了。”我说,那怎么可能,美国是一个自由社会。怎么能允许中共明目张胆的拍摄观众。而且一场演出几千观众,即使有人偷拍录像,怎么可能就知道你去了呢?而且你去看演出,有什么不行?但是出于害怕,那位老人最终还是错过了精美绝伦的神韵演出。

原广州南方报业集团《南方都市报》兼《新京报》前总编程益中先生,在经历了报导孙志刚事件和自己被抓、被放等一系列事件后,由于他秉持媒体人的职业准则, 2005年,程益中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了“世界新闻自由奖”。

程益中先生在题为《在恐怖和谎言中坚持常识》的获奖感言中说:
……
我们需要一个美丽的世界。
猪圈不是美丽世界,哪怕是丰衣足食的猪圈。
…….
所有的问题就是,我们在恐怖和谎言中迷失已久。恐怖无处不在,谎言无处不在——我们在自欺欺人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回望过去,我们一定会为这个疯狂和荒谬的岁月感到不可思议。如果对盛行的邪恶习以为常,那么我们就是迫害我们自己的同谋。北岛的诗说:“我们不是无辜的。早已和镜子中的历史,成为同谋。”
……
哈维尔1975年在《给捷克总统暨共产党总书记胡萨克的公开信》中说过这样的话:“如果生命不能被永远消灭,则历史同样也不能被完全阻止。在惯性和假象的深层底下,一条秘密的小河仍在慢慢流淌,缓慢而不为人注意的在侵蚀这深层:这可能是一个很长的过程,但终有一天它会发生:那深层会开始断裂。”

——这也肯定会是我们的未来。

其实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正在摆脱恐惧,觉醒过来。只要大家都能克服对共产党邪恶政权的恐惧,说出你内心的真话,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中国的百姓就一定能迎来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迎来一个美好的新世界。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07-01 2: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