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立俊:无法成行的“新疆之旅”

梁立俊

标签:

【大纪元7月10日讯】原来计划暑假去新疆旅游,订好了7月13号的机票,但是7.5事件发生了,新疆之行不得不搁浅。7月6号早上一个原来在新疆的朋友提醒我看新闻。我看了一下,觉得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中午就感到事态严重。7号直接和旅行社接洽退票的事宜——旅行社宣布取消这次旅游。真是可惜!我的这次计划是精心安排的,和我一起去的是我7岁的儿子,他是第一次坐飞机,前几天还沉静在幸福的向往之中。

我原计划先参加旅游团的项目,旅游结束,单独行动。我首先和新疆昌吉的同学联系,布置接待事宜,他们说让伊犁的同学到乌鲁木齐,或者我去伊犁。然后和吐鲁番的一个维族同学联系,我们2005年还见过面,他笑声非常爽朗。他非常热情,在电话里兴高采烈地连声说好。我说我要在吐鲁番乘火车去敦煌,车票是否有问题。他说你放心,我有个学生在火车站,你尽管来就是。

最后,我和张掖的同学联系,说会顺道访问。我计划一路从新疆直到兰州,还要到青海去一趟。最后在兰州的老家住几天,如果儿子有兴致,说不定还要从西安到河南一路游回广州。今天旅行社已经答应退票,我还在争取一条其他线路,游到兰州,再回个家。这样做,一个方面是兑现让儿子坐飞机的承诺,另一个方面满足我回老家的愿望。

前天晚上,昌吉的同学打电话过来,和我商量新疆之行的善后。他们劝我不要去,我们聊了很久,但是最后手机被断掉了,后来又用座机聊,不久座机也被断了。之后我想发一条短信,叮嘱他们注意安全,不能成功。第二天,我打电话给吐鲁番的维族同学,他的手机不通,提示音显示号码过期。打到家里,是他女儿接的。中午我再打到家里,老同学在家,他说这两天学校值班。我说不能过去了,他迟疑了一下,说也行吧,这几天不太安全。我问吐鲁番怎么样,他说还好。我突然感到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就聊别的,但是双方都显得过于严肃,无法放松。

我很想写点东西,我觉得心里堵得慌,但是,到各大网络上一看,没有一个帖子谈这个牵动所有人神经的事件,一切通道都被堵上了。我本来是想把和我的维族同学没有聊完,或者想说而无法在他当面说出的话通过网络发出来。我觉得和我的同学在内心深处都有共同的感受,这种感受是惊恐,同时也是失望,是不安,同时也是无措,还有坦诚交流的愿望,我觉得应该有一个平台进行沟通、交流,才能把各自真实的想法表达出来,才能把堵在心里的东西冰释。但是,所有的通道被堵上。我和我的同学被困住各自的孤岛,有一种东西把我们分开,渐渐远离,渐渐陌生。我们渴望走到一起,但是被一种根深蒂固的东西挡住。我知道它是什么,但是无法反抗!

我的新疆之行没有实现,我仍然希望有机会下次再去。我的维族同学也说等下次吧!但愿如此!不过,我现在最希望的是能有一个公共平台,把我想要说的话表达出去,让我的维族同学看到,好让他放心!

2009-7-9

转自《天益》(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李天笑:中共为何挑起大规模维汉冲突?
大陆人:对新疆7.5事件的一些看法
台湾朝野一致谴责中共镇压新疆
新疆抗暴 世维会估死亡近八百人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总统离任仪式 飞抵佛罗里达
【重播】拜登就职美国第46任总统
【西岸观察】川普告别演讲:最好的还在前面
【新闻大家谈】川普拜登总统交接八大看点
【新闻看点】蓬佩奥再出重拳 击打中共考拜登
【珍言真语】吕智恒:抗争中共 承担必经之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