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恩‧罗伯逊-从流浪贫民窟到前程似锦(上)

font print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一个童年遭虐﹑来自多个并无真爱与关怀的寄养家庭的孩子,以后可能变成乐于助人的人吗?一个曾对古柯碱毒品严重上瘾﹑流浪街头与贫民窟的人,能否发生奇迹般的转变,成为社会上受人敬仰的成功者吗?一个对自己与生命完全绝望的人,是否可能完全脱离其自我毁灭的命运呢?对于罗恩‧罗伯逊(Ron Roberson)而言﹐这些问题的答案全部都是令人不可思议的“能”。

今天﹐罗恩‧罗伯逊(Ron Roberson)是前程似锦的成功人物,他是CNN的地方头条新闻的特派记者,拥有自己的制片公司﹐他也是蒙地贝洛市(Montebello)基督教教堂的牧师。

然而﹐他的成长背景笼罩着恐惧的阴影。罗伯逊出生于阿拉巴马州莫比尔(MOBILE, ALABAMA),童年时代缺乏家庭温暖。酗酒的父亲时常殴打他﹐生活中充满了恐惧和虐待。罗伯逊十三岁时离家出逃,很快成了收容所的难民。内心深处﹐他一直渴望有一个温暖﹑自己从未有过的“家”。为了寻找心灵的寄托,他成为一名黑豹党员、黑人穆斯林、黑人民族主义者、佛教徒、古柯碱瘾君子、窃贼,而最终变成了一个完全失落﹑无家可归、欲寻短见的人。

罗伯逊回想自己真正感受到神的存在的那一时刻时说﹐当我准备从一个旅馆的七楼窗户跳下时,上帝对我说:“你什么都尝试过了,现在试着跟我走。”如今﹐罗伯逊的家庭由非常支持他的妻子Earline “Tina”和女儿Kezyah组成。罗伯逊曾在贫民窟的密须根教堂工作,从事联合救援任务。他也参与教堂帮助人们戒毒、戒酒的规划。

身为奇迹制片公司的制片总监和导演﹐罗伯逊常有机会跟一些名星合作,如乌比·戈德堡(美国著名黑人女星) (Whoopie Goldberg)、强尼·布朗(Johnny Brown)、艾萨克·海斯(Isaac Hayes)、夏卡康(Chaka Chan)、雷查尔斯(Ray Charles)等等。他执导并拍摄了几部获奖的广告、纪录片和短篇故事。在运动界,罗伯逊采访了几位全国最著名的运动员﹐包括棒球巨星艾利克‧戴维斯(Eric Davis)﹑ 拳击家奥斯卡(Oscar De la Hoya)﹑保罗‧冈萨雷斯(Paul Gonzales)和肯‧诺顿(Ken Norton); 橄榄球明星里斯特‧海斯(Lester Hayes)﹑威利‧高尔特(Willie Gault)和汤尼‧多塞特(Tony Dorsett)。

罗伯逊是积极的演讲者﹑教育家和美国最大有线电视业者Comcast在南加州的发言人。他的最大成功之一是AT&T 学徒记者课程,在那里年轻人和成年人一起学习广播、电视节目的制作程序。他的许多学生已经进入有线电视公司﹑地区网络和私人制片公司担任要角。他还在洛杉矶地区创办了很多广播、电视节目工作室,包括联合救援计划、洛杉矶缓刑察看部门和很多教会组织。

以下为大纪元时报独家专访罗恩‧罗伯逊(Ron Roberson)的真实记录﹕

大纪元记者︰ 你说你曾是“照管领养制度”的受害者。

罗恩‧罗伯逊︰是的,我逃家后被安置在Los Padrinos少年大厅。我的父母决认为我该离开的时候曾经来带我回家,但我拒绝了。我在那里过的很好,可以打球,有地方住,认识了一些朋友,因此我拒绝出来。

一年之后我离开那里后,他们把我安置在寄养家庭,但是众多的寄养家庭中,没有任何一个让我有家的感觉﹐也没有人照顾你。他们会标明冰箱里的东西有那些是我可以吃的,哪些是不准我吃的。当然,他们吃的东西比给我吃的好,我只能吃很多燕麦粥一类的东西。我只能在深夜大家睡了以后起来,吃他们的剩饭剩菜。我从来没有真正的感受到爱、关怀或者有家的感觉。因此我换了四、五个寄养家庭,最后的那一个寄养家庭使我有了家的感觉,并在那儿读完康普顿中学。

大纪元记者︰你曾是一名黑豹党员,你说喜欢那里是因为有家的感觉。

罗恩‧罗伯逊︰绝对是这样。我现在知道这是为什么,当时我也知道。我常常想寻找一个真正的家和朋友。我想把我朋友的妈妈当作我的妈妈,但现实中这是不可能的。那么我是谁呢﹖我没有任何人可以谈心,因此我透过康普顿的黑豹党,去寻找能认同我的朋友,寻找家的感觉。那里的人们似乎能给我拥抱与温暖。在穆斯林也是同样。我曾是黑豹﹐曾是穆斯林教徒﹐也曾是罗纳兄弟14X。我要找到自我和自我存在的价值。一次我手中拿着一支大口径猎枪,赢得了一些人的尊敬,那一时刻我觉得自己是个人物。

大纪元记者︰现在你对黑豹党有什么看法?

罗恩‧罗伯逊︰ 噢,只是一场闹剧。有件发生在我身上的事让我不久就离开他们了。我参加黑豹党时,那里是孩子们能去并享受课后活动的地方,他们会提供热午餐和早餐等等类似的东西﹐至少康普顿分部是这样。我知道的他们是这样的,可是后来有一天晚上他们给了我一支猎枪并要我躲在一棵树上。

他们在往某处安置武器,如果警长或任何人经过,我的任务是通知他们。想像一下﹐那是在凌晨两三点钟,我拿着枪在树上,警长过来的时候,我得用猎枪通知他们。警长看见我时这棵树的下场会如何?大概连一片叶子也不会留下吧。这时,我感到自己更像一名牺牲者﹐而不是自家人。而且我不想介入暴力,甚至作为黑人穆斯林﹐我也不介入种族仇视,因为我以前和许许多多不同类型的人们生活过。不过﹐我再一次为了获得家庭的感觉而迎合他们做了一些事﹐但在短时间内我就查明了他们的底细﹐在他们到处欺负其他黑豹党员时﹐我离开了他们。

大纪元记者︰罗伯逊先生,听起来您是一位很有条理﹑逻辑性很强的人,但听说您以前毒品中毒达到轻生为唯一选择的地步,真是令人惊讶。

罗恩‧罗伯逊︰的确是这样,我只有在吸毒时才兴奋。当吸食大麻之类的毒品时,我感觉还好。但当吸食古柯碱这种剧毒时,我的生活一落千丈。尽管我不想这样讲,但其实这是件好事。因为当我掉到最底层时﹐我才发现了自己,意识到自己必须改变。

大纪元记者︰您可以给吸毒者一些建议吗﹖

罗恩‧罗伯逊︰因为亲身经历过,我想提供不少忠告。纵观我的改变,动力来自于我的基督教徒背景。你首先需要做的是,好好真正地面对自己,知道自己可以生活的更好。

一位作家曾经说过,往往自己觉得适当的道路,是条死路。人们有时自认为明白自己在做什么而且有自控能力﹐但最终还是陷入困境。所以我认为每个人都应放开眼界,去寻找更高层的力量,富足自己的精神层面。我想很多人只重视外在或物质享受,却弃心灵层面于不顾。当我正视自己的内心时,思考生命的本源、真正的自己时,我知道我可以做任何事。我必须征服自己的物欲。我不再吸毒、欺骗、偷窃。我努力管理好自己,发愿不再走回头路。我只需要跨出这一步,基督教帮助我毅然决然的戒掉了一切恶习。

大纪元记者︰您从生命的谷底走到今天的成功。为何您觉得没有经历过以前的低潮就很难达到今天的认识呢。

罗恩‧罗伯逊︰嗯,你要知道﹐这可不止在于古柯碱。我经常配合法院工作,当然与警官同坐在车子的前排比从前坐在后面感觉要好得多。我们也登过有关安非他命(methamphetamine)等毒品的文章,许多药物极易令人上瘾,对身体、心灵都有摧残。我尽量找些对人们有所帮助的题目。

我以前心中的英雄就是类似皮条客等那种人,崇尚名牌、好车。过着奢侈的生活﹐身边不乏女人、名声,但我年轻时就知道这并不是对的。我相信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个声音指引你正确的方向。而毒品却使你产生幻象,从而迷失﹐除非你身边有一群人可以帮助你。我曾遇到一群好朋友,其中有一位劝诫我:“你必须振作起来,你不能再这样生活了,你应该过的更好的。”他的鼓励只影响了我几天,然后我又重回以前的颓废生活。

在我脱胎换骨之前,我试图戒毒50到60几次。这次是最后一次了﹐我要重新做人﹐不会再回头。有些朋友没有达到这个目标,他们在醒悟前就早逝了。我最后找寻到基督教,祂使我新生并面对自己的内心世界。当然,不一定每个人都要信奉基督教,只要找到一个信仰能触发你的动力,如家庭、朋友等,就可以改变。

大纪元记者︰有其他人像你一样有180度的转变吗﹖

罗恩‧罗伯逊︰嗯,如果你的意志不坚,或没有心灵导师,相对而言就较困难了。这也是我要帮助有跟我同样遭遇的人的原因。我会去关怀他们、给他们引导,有时教他们电视制片的课程。事实上,这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他们需要的是曾经有跟他们同样遭遇的人的真实经历,而不仅仅是遥远的类似耶稣的布道,他们只想要一个榜样罢了。所以我的工作是去鼓励他们,告诉他们我办得到,他们也一定办得到。

即使我现在在CNN工作,我仍不会对自己的过去羞于启齿。你可能会认为别人会因此不想雇用我,但事实上他们却热情的接纳我﹐他们只看现在的我﹐因为这样一个有着荒唐过去的人改过自新、重新站了起来﹐本身就是一个典范。

大纪元记者︰你曾提及你在墨西哥中心的工作,可以请你介绍一下吗﹖

罗恩‧罗伯逊︰不知为什么﹐我是非裔美国人﹐但从未想去非洲﹐却被介绍到Guadalajara的Talpa。这小镇紧贴着山,在一个小小的谷地下面,距离Guadalajara约有三个半到四小时的路程。在那里的人们对我很和善,我因此爱上了墨西哥。在我们团队里,我是唯一的非裔美国人。

Talpa是Lynwood的姊妹市。我负责媒体方面的工作,是市政府与电缆公司(当时是Continenta)间的联络人。我的工作涉及各个有政府有线电视的城市。所以,我跟他们一起到Talpa、或者Atlanta、Sacramento。在Talpa时我爱上了这个地方。这里主要生产黏胶、鞋子、花卉之类的东西﹐人们极为善良,他们热情的拥抱我、给我爱和温暖,甚至把我捧成了名人。他们还给我一个重要的使命──搬运Talpa圣母像,这真是一般人在一中很难得到的荣誉啊。我在那里没花一分钱,他们盛情款待我,甚至抢着让我住他们的家。在这里,我还学会了品尝一种很棒的“蛋酒”呢﹗善良的人们﹐通过他们﹐我爱上了墨西哥。

我还到Zacatecas﹑Tepetongo﹑Guanajuato旅行,年底会去Veracruz。我在制作一个有关墨西哥黑人的记录片,那里是以前奴隶跳船逃亡的地方﹐有很多非裔美国人的后代。我还在为“转捩点”(Turning Point) 杂志写文章。我真喜爱墨西哥人。

我目前正在上西班牙语课,我们教堂里的人也来自多元文化背景。我真感谢上帝给我所有这一切。对我来说,Cancun和另一些地方并不真的像在墨西哥。我喜欢在心灵上与人们彼此交流﹐这里的人们没有成见,而只有爱。这种爱没有界线,它超越了种族的藩篱、肤色的隔阂,这正是我所寻找的。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中央社记者邱俊钦桃园县8日电)法务部长王清峰今天上午在桃园监狱,主持由爱滋病受刑人共同创作的“暗黑中的向日葵”新书发表会,她并鼓励受刑人早日改过,早日回家。
  • 随时代进步,科技发展亦不断在推陈出新,也使得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关系产生巧妙的变化。譬如当下的年轻人经常利用网路进行聊天,甚至建构部落格来展现自我。由此可知,年轻族群的沟通管道,已一改过去的直接面对面的接触方式,套句话:科技始终来自于人性,这是年轻世代的创意表现,也是科技影响时代进化的必然结果。
  • 汉光廿五号电脑兵棋推演于六月上旬举行,国土防卫一改过去以北部为主的想定,模拟解放军主力在屏东登陆,北部与中部登陆敌军则是牵制作战;由于解放军兵力雄厚,登陆巩固滩头堡后,北部港口被敌军夺取,大量装备下卸,两军在内陆激战,我军最后才艰辛守住台湾。而台湾之所以能够守住,关键在于马英九总统突然现身,使战局“逆转胜”。
  • (大纪元记者梁朝阳综合整理)一位曾经的浪子名叫张和(化名)。自八、九岁起就染上偷窃,赌博、打架的恶习。二十五岁那年又因偷钱包被劳教半年。他曾想过要改过自新,但因屡遭别人“白眼”而一次又一次大打出手。偶然的机遇中,他学起了法轮功,自此改掉了恶习,重做新人。
  • 埃及桌球选手哈马托
    在本届东京帕运会上,埃及桌球(又称乒乓球)选手哈马托(Ibrahim Hamadtou)是很特殊的一位励志人物。他虽然失去双臂,但却能用嘴巴咬住球拍来击球与发球,进而与其他选手进行比赛。他以他的努力与成绩证明,天底下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
  • 英国一名受刑人在监狱中发奋图强,经多年苦读之后,从一个没有文凭的毒贩变成大学讲师,而且返回监狱授课。他的努力不懈使他有了崭新的人生。
  • 松浦弥太郎在43岁陷入职场困境,当开始尝试跑步后,甩掉了疲劳、压力,人生也重启。示意图。(Shutterstock)
    出版近20本书、被誉为“日本美学大师”的松浦弥太郎,在43岁那年因为解决不了的工作压力,陷入困境,身心健康都亮起红灯。谁知,当他开始尝试跑步后,甩掉了疲劳、压力,人生也重启。他坚持跑了九年,最后成书《只要我能跑,没什么不能解决的》分享跑步带来的人生改变。
  • 生命之途很难由自己完全掌控,淑华姐回顾自己波涛起伏的大半生,精心、缜密立下的志向,好像一样也没能达成,反倒是意外却接踵而来。
  • 菲律宾一名11岁女童以绷带缠脚自制耐吉(Nike)牌运动鞋,并以这双山寨版鞋子赢得赛跑比赛的三项冠军,而她也因此在网上爆红。
  • 英国男子麦卡锡(Nicholas McCarthy)在出生时只有左手,没有右手,但他克服了先天的限制,不但进入高等学府学习音乐,也实现了成为钢琴家的梦想。而他也是目前已知在世的唯一一名单手钢琴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