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

7.20十周年 讲述法轮功的故事(3)

人气 7

【大纪元7月23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那么在台湾有越来越多的人去修炼法轮功,而且十年来各种各样的反迫害活动、讲真相啊,那么台湾各界对法轮功的被迫害和反迫害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呢?

线上收听
下载收听

朱婉琪:我举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也是我个人亲身经历,像我们见了台湾的总统,不管是蓝或绿,以国民党来讲的话,最早是马英九马总统,他之前在当市长的时候,曾多次参加法轮功的活动,对于法轮功反迫害的义举一直是表示支持的,他自己也认为这样一个对于信仰的迫害是不应该存在的。那我个人见到陈水扁陈总统也有很多次,当然他也提到过,他可以说是在世界上最支持法轮功的总统,每次接见外宾的时候,一定会谈到法轮功,因为他觉得法轮功是对照两岸的一个最明显的对比。他知道法轮功没有政治诉求。

今天不管是蓝、绿人士,都知道法轮功没有政治诉求,这群和平的老百姓在台湾社会当中形成一个高的道德力量,而且无条件的帮助那么多人身体健康,所以在台湾真的是不分党派,对于法轮功学员的修炼,对于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是非常理解的。不要说是我一个人这样讲,今天欢迎大家走到台湾的马路上,随便去问问看,你所看到的法轮功,以及你看到的法轮功学员所做的反迫害的活动,你就会听到大家都知道法轮功做这个事情。

第一年、第二年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经过十年了,整整十年,没有人不知道法轮功学员在台湾所做的:第一个就是修炼,在公园里炼功,然后学习“真善忍”;第二个就是投入到这样的一个制止迫害的活动当中,而这个所谓的“制止迫害”当中,也让台湾人对中国大陆尤其是中共,非常的反感和痛心,因为他们看到那么平和的,没有政治诉求的团体都受到这样的迫害,你想想看台湾人的心里会怎样想?中共你对你自己的人民都不能善待,你说你今天要统一台湾,台湾2千3百万人会巴望你一个对自己人民都不能善待的政府,能善待台湾的人民吗?别傻了!台湾人不会,社会的中流砥柱或中产阶级没有人会相信。

今天看着法轮功这个活生生的例子,对照于中国大陆中共的残酷,台湾人是不会相信中共的,所以您刚才的问题,就是在台湾的这样的反迫害的活动,一方面让人认清了中共对中国人民的人权迫害的残酷。二方面在台湾人民心目当中,更加深了绝对不能够相信中共的印象,因为这个对比太明显,因为这个事实已经经过了十年,是任何一个政党,任何一个政权没有办法否定的。

对于这十年来,没有看过任何一个法轮功学员用过任何暴力或者污蔑的话骂过中共,骂过那些觊觎伤害我们的政党,没有过。只有看到这群人打出的是“法轮大法好”、“制止迫害”,我们是在国际上那么知名的受迫害团体,面对要杀害我们、伤害我们、遣返我们的人,我们都能够那么和平、理性,而且不是一天两天,你说不能感动人吗?

台湾的人权律师在去年一直到今年就签了一份,包括我个人在协调的一份给联合国人权理事长的一封信,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长…我当时也把副本寄给了联合国的秘书长潘基文,台湾重要的人权团体包括台湾人权促进会,包括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调查团,包括支持我们的国会议员,包括一些知名的人权律师,包括无任所的大使,他们都在这样一个制止迫害的文件上面签了名了,这个是铁的事实。

而这个铁的事实足足可以让更多的国际社会的人士了解,今天台湾的自由民主就是整个保护信仰和维护人权的础石。今天对于13亿的中国人民那么多的人口,也能够在世界上和所有的自由社会享受一样平和的人权的话,那只有中共下台,否则我们看不出来这十年那么多反迫害的精力投入之后,还有什么样的办法能够停止这场迫害。

主持人:好,谢谢朱律师。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7.20法轮功反迫害十周年”的专题,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6465192879。刚才我们听到了,一个是法轮功在香港的负责人简鸿章先生他的一些看法,还有朱婉琪律师给我们介绍一些情况。那您觉得台湾和香港法轮功学员,他们所做的这些反迫害的活动,和他们所做的这些事情,在整体法轮功学员反迫害上有什么意义吗?

张而平:非常有意义,因为香港和台湾毕竟跟我们是同文同种的,然后大家都说中国话,而且都是在中华文化这个大环境里。那么最有趣的是一个台湾的法律专家,曾经跟我提过这样的事情,就说他觉得一个很不理解的现象就是,法轮功从1992年在大陆是公开传出的,而且他看到的报告是从92年到99年迫害之前,中共是对法轮功不但是认可甚至提倡的,而且我看到上海还有一个电视台很自豪的在播,说我们中国大陆有1亿法轮功学员在修炼,而且对社会袪病健身很有好处。

特别是1992年2月份有一期美国的《新闻周刊》杂志,它对中国大陆国家体委官员进行采访的时候,这个官员说朱镕基总理对法轮功袪病健身效果很认同,因为给国家省了大量的财政消费。那么从99年7月20日中共为了迫害法轮功,突然给法轮功栽赃陷害,制造了很多罪名比如说自焚、自杀啊这些事情。从92年到99年迫害之前一桩也没有,从99年突然一开始要迫害的时候,造了很多这种罪名。

同样的,香港、台湾都是中华民族文化的区域,那么台湾又有几十万人在修炼法轮功,其实在全世界有八十多个国家在修炼法轮功,那么为什么在台湾和香港却一件中共所捏造的这种罪名都没有出现,这不就是谎言不攻自破嘛,对吧?所以要想了解法轮功的情况,我觉得台湾和香港就是给了非常好的一个作为了解法轮功的一个渠道。

主持人:那刚才张而平先生谈到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这种精神虐待,就是我们看到那两位人权律师他们所做的那些调查。那(黄奎先生)您在中国大陆的监狱里待了5年,您能不能给我们具体举几个例子,就是那种精神虐待是一种怎么样的虐待法呢?

黄奎:今天是7.20,回想这十年来的历程其实是让我感觉到非常痛苦的。我在2000年底到2005年的这5年时间,先后被非法关押在珠海市第二看守所,以及广东社会监狱,在里面可以说是受到了精神、肉体的双重折磨。

精神方面我可以举个例子,在监狱里即使它不动酷刑,其实都是非常难过的,每一时每一刻都非常难过。比如男的被要求剃光头、穿囚服、戴个牌子说你什么什么罪犯;要蹲下说话,要避让警察,就是不能冲着警察走过去,必须避让警察,蹲下来跟他说话;然后要背监规,吃饭前要背监规,蹲在地上吃饭就像狗一样;没有任何的人格尊严,时不时要脱光衣服让他们搜身;个人物品经常被查抄。更严重的是它对法轮功学员特别的迫害就是精神洗脑。法轮功学员刚被送进监狱马上就被4名普通犯人给包夹,每时每刻,24小时。

主持人:“包夹”是什么意思?

黄奎:“包夹”就是指定4名犯人24小时监控这个学员,包括他睡觉和上厕所的时候。

主持人:怎么监控呢?跟你老在一起?

黄奎:对,他是形影不离的跟着你,然后每个人有个记录本,你每时每刻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他们都要记录,都要详细记录。

主持人:睡觉时也要跟着吗?

黄奎:对,他们每个人值2个小时的班,他们不能睡,记录你的每时每刻跟谁说了什么,甚至是跟谁对了一个眼神都要记录。这种精神迫害可以说是非常痛苦,因为你就是没有任何个人的隐私可言。他有个记录本,我记得非常清楚,有一次洗脑迫害的时候,“包夹”在记录本上写:黄奎这个时候几点几分,左手放在右手上面,手搭在膝盖上,连这么细节的动作他都要记录下来,说向左看了几眼向右看了几眼这些都要记,就到这种程度。这本身就是对人一个非常大的迫害,因为没有个人的隐私而言。

我曾经被警察非法长时间剥夺睡眠,就是05年3月到4月。当时天还比较凉,每天白天找谈话,晚上找谈话,3个警察轮班,一个人负责8小时,24小时不让睡觉。晚上非常冷,让我坐在一个小板凳上看诋毁法轮功的光碟,读它的书写一些所谓的“思想汇报”。剥夺睡眠期间可以说整个人像虚脱了一样,神智有点不太清楚,当时白天我站着都能睡过去,当然马上就被“包夹”推醒,到这种程度。它这种就叫“熬鹰”,就是猎人抓到鹰之后,为了驯服这个鹰就不让它睡。它这个酷刑叫做“熬鹰”。

还有它利用亲情来做转化,我父母在家乡河北离广东还有几千里,它们就逼着我父母到广东来看我,就威胁让我爸假装心脏病发作躺在地上,利用这种亲情来给我施压;我妈当时可能也是心比较软,看到我不断的发抖,因为一方面天冷,一方面是很痛心,看她的儿子本来是清华的学生,非常棒的学生,然后就关在那样的地方,剃着光头穿着囚服,她非常痛心。我当时也感觉到自己不断的发抖,非常惨的状态。

主持人:你被抓关了5年,你周围的亲戚朋友、家人还有同学,他们能不能相信你真的是一个罪犯,你真的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他们能不能相信政府宣传说法轮功这个不好那个不好,还杀人、还自杀自焚,周围的人怎么看呢?

黄奎:我可以举个例子,2005年12月15日我刑满被释放,当时警察把我押回清华。过了几天我是到清华去办身份证,正好路过我们系,我是清华精密仪器系的。记得在台阶上,当时是中午的时候,正好碰上6年前的一些同学,他们还没有毕业,或者在清华读博后。碰到他们之后,他们非常的热情,就是马上提出问我有什么困难?怎么帮助啊?

当时我非常的感动,就觉得同学根本没有把我忘记,他们知道我是好人。因为我以前是班长、科协副主席,当时我记得我学业成绩很好,德育的评估,同学之间道德评估我也是班上第一名。因为修炼法轮功,要求自己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在同学当中人缘也都比较好。所以当时我刚刚放回来几天,看到同学对我这么关心、帮助我,我非常感动。

还有一点就是说,我以前在宿舍的的行李,因为我是突然被抓,连行李都还放在那儿,楼长和我们同学就把我的行李包了起来,放在上铺的上面。北京天气比较干燥,5年下来行李完好无损,我的衣服、证件都完好无损,而且没有任何异味,就他们帮我把行李保存得好好的,搬过一次地方,但他们都非常的关心。我就觉得其实大家肯定都非常认同我们学员的善心,知道炼功人都是好人,这种迫害完全是冤枉的。

主持人:我们又请到章天亮先生到线,请问章先生您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章天亮:我可以。

主持人:刚才问了您一个问题,今天我们看到这个主题是“只有解体中共才能停止迫害”,这点怎么解释呢?

章天亮:我们知道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它所采取的手段可以说跟法轮功的信仰“真善忍”是完全相反的,也就是说中共是以谎言来对抗法轮功的“真”,它以它的邪恶来对抗法轮功的“善”,它以它的暴力来对抗法轮功的“忍”。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法轮功学员是越来越接近“真善忍”这方的原则;而中共则已经达到了不可救要的程度。这个时候我们已经不能指望中共天良发现了。

我们看到历史上有很多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不管在印度的甘地也好,或者是美国的马丁路德‧金也好,都是在一个法治社会,政府都是有同情心的,这种情况下他的非暴力才能获得成功。但在中国,我们知道中共可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也就是说它作恶是没有底限的。

对这样一个政府来讲,我们也不能指望它天良发现,同时因为它是个独裁的政治体制,也失去了用权力制衡来督促的可能。所以我们看到不把中共解体掉,这场迫害就不会停止。但是这个过程中,我们又看到法轮功学员采取的方式都是非常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这也是让我们非常敬佩的地方。

主持人:您曾经说过法轮功这种反迫害的行为实际上不是为了法轮功自己,而是为了更多的中国人和世界的人,有人觉得您这个话说的有点让人挺难理解的,这怎么解释呢?

章天亮:其实对一个社会来讲,如果人没有道德的底限,比如中国为什么出现那么多婴儿毒奶粉,你知道婴儿喝了会死,为什么还要做这样的东西?就是人可以为了钱,丧尽天良去做这些事情。一个社会如果没有道德的话,整个社会能够生存发展的根基就被毁掉了。

共产党为了迫害法轮功,它知道如果中国人是有良心的,他们是不会对这种迫害坐视不理的,所以共产党有意放纵人道德的堕落。中国很多社会乱象丛生,看到迫害法轮功,表面上好像没有直接关系,其实背后都是有深刻联系的。这种情况下,法轮功的反迫害也就是帮助中国实现道德,当然就不只是为法轮功了。

主持人:您认为法轮功这十年的反迫害,他有什么样的意义吗?

章天亮:我想他给后世树立了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先例:如果法轮功这种反迫害能够成功的话,就给后来的人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树立了一个先例。就说在世界上不会有比中共更加邪恶的政权,也不会有任何一个团体会比法轮功的处境更加恶劣,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法轮功都能和平结束这种迫害的话,我想未来的人们遇到问题时,他们首先会想到用和平的方式来解决。这是非常了不起的。

主持人:好,谢谢章博士,我们也非常感谢张而平先生和黄奎博士,另外我们也感谢朱婉琪律师和简鸿章先生给我们提供他们所知道的这些信息。也非常感谢各位观众朋友您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720十周年 讲述法轮功的故事(上)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720十周年 讲述法轮功的故事(下)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比利时法轮功学员7.20烛光守夜
柏林中使馆前烛光纪念7.20反迫害十周年
法轮功学员10年反迫害 法国政要支持
7.20十周年 讲述法轮功的故事(1)
最热视频
【纽约调查】纽约华警间谍案 法官检控官这么说
新世纪新片《凤兰花开时》网络首播 互动热烈
【十字路口】美大选倒计时 9大理由川普或连任
【一线采访视频版】学者:从反川到挺川的改变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人告政府疫情中强制封闭
【重播】川普在密西根州大选集会发表演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