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齐太公世家(3)

史记卷三十二 齐太公世家第二
司马迁;图:正见网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三十年春,齐桓公率诸侯伐蔡,蔡溃。(1)遂伐楚。楚成王兴师问曰:“何故涉吾地?”管仲对曰:“昔召康公命我先君太公曰:‘五侯九伯,若实征之,以夹辅周室。’(2)赐我先君履,(3)东至海,西至河,南至穆陵,北至无棣。楚贡包茅不入,王祭不具,(4)是以来责。昭王南征不复,是以来。”(5)楚王曰:“贡之不入,有之,寡人罪也,敢不共乎!昭王之出不复,君其问之水滨。”(6)齐师进次于陉。(7)夏,楚王使屈完将兵捍齐,齐师退次召陵。(8)桓公矜屈完以其觽。屈完曰:“君以道则可;若不,则楚方城以为城,(9)江﹑汉以为沟,君安能进乎?”乃与屈完盟而去。过陈,陈袁涛涂诈齐,令出东方,觉。秋,齐伐陈。(10)是岁,晋杀太子申生。

注(1)集解服虔曰:“民逃其上曰溃也。”
注(2)集解左传曰:“周公﹑太公股肱周室,夹辅成王也。”
注(3)集解杜预曰:“所践履之界。”
注(4)集解贾逵曰:“包茅,菁茅包匦之也,以供祭祀。”杜预曰:“尚书‘包匦菁茅’,茅之为异未审。”
注(5)集解服虔曰:“周昭王南巡狩,涉汉未济,船解而溺昭王,王室讳之,不以赴,诸侯不知其故,故桓公以为辞责问楚也。”索隐宋衷云:“昭王南伐楚,辛由靡为右,涉汉中流而陨,由靡逐王,遂卒不复,周乃侯其后于西翟。”
注(6)集解杜预曰:“昭王时汉非楚境,故不受罪。”
注(7)集解杜预曰:“陉,楚地,颍川召陵县南有陉亭。”左传曰:“凡师一宿为舍,再宿为信,过信为次。”
注(8)集解杜预曰:“召陵,颍川县。”
注(9)集解服虔曰:“方城山在汉南。”韦昭曰:“方城,楚北之□塞。”杜预曰“方城山在南阳叶县南”是也。索隐按:地理志叶县南有长城,号曰方城,则杜预、韦昭说为得,而服氏云在汉南,未知有何凭据。
注(10)集解左传曰:“讨不忠也。”

三十五年夏,会诸侯于葵丘。(1)周襄王使宰孔赐桓公文武胙﹑彤弓矢﹑大路,(2)命无拜。桓公欲许之,管仲曰“不可”,乃下拜受赐。(3)秋,复会诸侯于葵丘,益有骄色。
周使宰孔会。诸侯颇有叛者。(4)晋侯病,后,遇宰孔。宰孔曰:“齐侯骄矣,弟无行。”
从之。是岁,晋献公卒,里克杀奚齐﹑卓子,(5)秦穆公以夫人入公子夷吾为晋君。桓公于是讨晋乱,至高梁,(6)使隰朋立晋君,还。

注(1)集解杜预曰:“陈留外黄县东有葵丘也。”
注(2)集解贾逵曰:“大路,诸侯朝服之车,谓之金路。”
注(3)集解韦昭曰:“下堂拜赐也。”
注(4)集解公羊传曰:“葵丘之会,桓公震而矜之,叛者九国。”
注(5)集解徐广曰:“史记‘卓’多作‘悼’。”正义卓,丑角反。
注(6)集解服虔曰:“晋地也。”杜预曰:“在平阳县西南。”

是时周室微,唯齐﹑楚﹑秦﹑晋为强。晋初与会,(1)献公死,国内乱。秦穆公辟远,不与中国会盟。楚成王初收荆蛮有之,夷狄自置。唯独齐为中国会盟,而桓公能宣其德,故诸侯宾会。于是桓公称曰:“寡人南伐至召陵,望熊山;北伐山戎﹑离枝﹑孤竹;(2)西伐大夏,涉流沙;(3)束马悬车登太行,至卑耳山(4)而还。诸侯莫违寡人。寡人兵车之会三,(5)乘车之会六,(6)九合诸侯,一匡天下。(7)昔三代受命,有何以异于此乎?吾欲封泰山,禅梁父。”
管仲固谏,不听;乃说桓公以远方珍怪物至乃得封,桓公乃止。

注(1)正义与音预,下同。
注(2)集解地理志曰令支县有孤竹城,疑离枝即令支也,令离声相近。应劭曰:“令音铃。”铃离声亦相近。管子亦作“离”字。索隐离枝音零支,又音令祗,又如字。离枝,孤竹,皆古国名。秦以离枝为县,故地理志辽西令支县有孤竹城。尔雅曰“孤竹﹑北户﹑西王母﹑日下谓之四荒”也。
注(3)正义大夏,并州晋阳是也。
注(4)正义卑音壁。刘伯庄及韦昭并如字。
注(5)正义左传云鲁庄十三年,会北杏以平宋乱;僖四年,侵蔡,遂伐楚;六年,伐郑,围新城也。
注(6)正义左传云鲁庄十四年,会于鄄;十五年,又会鄄;十六年,同盟于幽;僖五年,会首止;八年,盟于洮;九年,会葵丘是也。

注(7)正义匡,正也。一匡天下,谓定襄王为太子之位也。

三十八年,周襄王弟带与戎﹑翟合谋伐周,齐使管仲平戎于周。周欲以上卿礼管仲,管仲顿首曰:“臣陪臣,安敢!”三让,乃受下卿礼以见。三十九年,周襄王弟带来奔齐。齐使仲孙请王,为带谢。襄王怒,弗听。

四十一年,秦穆公虏晋惠公,复归之。是岁,管仲﹑隰朋皆卒。(1)管仲病,桓公问曰:“髃臣谁可相者?”管仲曰:“知臣莫如君。”公曰:“易牙如何?”(2)对曰:“杀子以适君,非人情,不可。”公曰:“开方如何?”对曰:“倍亲以适君,非人情,难近。”(3)公曰:“竖刀如何?”(4)对曰:“自宫以适君,非人情,难亲。”管仲死,而桓公不用管仲言,卒近用三子,三子专权。

注(1)正义括地志云:“管仲頉在青州临淄县南二十一里牛山上,与桓公頉连。隰朋墓在青州临淄县东北七里也。”
注(2)正义即雍巫也。贾逵云:“雍巫,雍人名巫,易牙也。”
注(3)集解管仲曰:“韂公子开方去其千乘之太子而臣事君也。”
注(4)正义刀,鸟条反。颜师古云:“竖刀﹑易牙皆齐桓公臣。管仲有病,桓公往问之,曰:‘将何以教寡人?’管仲曰:‘愿君远易牙﹑竖刀。’公曰:‘易牙烹其子以快寡人,尚可疑邪?’对曰:‘人之情非不爱其子也,其子之忍,又将何爱于君!’公曰:‘竖刀自宫以近寡人,犹尚疑邪?’对曰:‘人之情非不爱其身也,其身之忍,又将何有于君!’公曰:‘诺。’管仲遂尽逐之,而公食不甘心不怡者三年。公曰:‘仲父不已过乎?’于是皆即召反。明年,公有病,易牙﹑竖刀相与作乱,塞宫门,筑高墙,不通人。有一妇人逾垣入至公所。公曰:‘我欲食。’妇人曰:‘吾无所得。’公曰:‘我欲饮。’妇人曰:‘吾无所得。’公曰:‘何故?’曰:‘易牙﹑竖刀相与作乱;塞宫门,筑高墙,不通人,故无所得。’公慨然叹,涕出,曰:‘嗟乎,圣人所见岂不远哉!若死者有知,我将何面目见仲父乎?’蒙衣袂而死乎寿宫。虫流于户,盖以杨门之扇,二月不葬也。”

四十二年,戎伐周,周告急于齐,齐令诸侯各发卒戍周。是岁,晋公子重耳来,桓
公妻之。

四十三年。初,齐桓公之夫人三:曰王姬﹑徐姬﹑(1)蔡姬,皆无子。桓公好内,(2)
多内宠,如夫人者六人,长韂姬,生无诡;(3)少韂姬,生惠公元;郑姬,生孝公昭;葛嬴,生昭公潘;密姬,生懿公商人;宋华子,(4)生公子雍。桓公与管仲属孝公于宋襄公,以为太子。雍巫(5)有宠于韂共姬,因宦者竖刀以厚献于桓公,亦有宠,桓公许之立无诡。(6)管仲卒,五公子皆求立。冬十月乙亥,齐桓公卒。易牙入,与竖刀因内宠杀髃吏,(7)而立公子无诡为君。太子昭奔宋。

注(1)索隐按:系本徐,嬴姓。礼,妇人称国及姓,今此言“徐姬”者,然姬是觽妾之总称,故汉禄秩令云“姬妾数百”。
妇人亦总称姬,姬亦未必尽是姓也。
注(2)集解服虔曰:“内,妇官也。”
注(3)索隐左传作“无亏”也。
注(4)集解贾逵曰:“宋华氏之女,子姓。”
注(5)集解贾逵曰:“雍巫,雍人,名巫,易牙字。”索隐贾逵以雍巫为易牙,未知何据。按:管子有棠巫,恐与雍巫是一人也。
注(6)集解杜预曰:“易牙既有宠于公,为长韂姬请立。”
注(7)集解服虔曰:“内宠如夫人者六人。髃吏,诸大夫也。”杜预曰:“内宠,内官之有权宠者。”

桓公病,五公子各树党争立。及桓公卒,遂相攻,以故宫中空,莫敢棺。(1)桓公尸在黙上六十七日,尸虫出于户。十二月乙亥,无诡立,乃棺赴。辛巳夜,敛殡。(2)

注(1)正义音古患反。
注(2)集解徐广曰:“敛,一作‘临’也。”

桓公十有余子,要其后立者五人:无诡立三月死,无谥;次孝公;次昭公;次懿公;次惠公。孝公元年三月,宋襄公率诸侯兵送齐太子昭而伐齐。齐人恐,杀其君无诡。齐人将立太子昭,四公子之徒攻太子,太子走宋,宋遂与齐人四公子战。五月,宋败齐四公子师而立太子昭,是为齐孝公。宋以桓公与管仲属之太子,故来征之。以乱故,八月乃葬齐桓公。(1)

注(1)集解皇览曰:“桓公頉在临菑城南七里所菑水南。”正义括地志云:“齐桓公
墓在临菑县南二十一里牛山上,亦名鼎足山,一名牛首堈,一所二坟。晋永嘉末,人发

之,初得版,次得水银池,有气不得入,经数日,乃牵犬入中,得金蚕数十薄,珠襦﹑玉匣﹑缯彩﹑军器不可胜数。又以人殉葬,骸骨狼藉也。”
六年春,齐伐宋,以其不同盟于齐也。(1)夏,宋襄公卒。七年,晋文公立。

注(1)集解服虔曰:“鲁僖公十九年,诸侯盟于齐,以无忘桓公之德。宋襄公欲行霸
道,不与盟,故伐之。”
十年,孝公卒,孝公弟潘因韂公子开方杀孝公子而立潘,是为昭公。昭公,桓公子也,其母曰葛嬴。
昭公元年,晋文公败楚于城濮,(1)而会诸侯践土,朝周,天子使晋称伯。(2)六年,翟侵齐。晋文公卒。秦兵败于殽。十二年,秦穆公卒。

注(1)正义贾逵云:“韂地也。”
注(2)正义音霸。

十九年五月,昭公卒,子舍立为齐君。舍之母无宠于昭公,国人莫畏。昭公之弟商人以桓公死争立而不得,阴交贤士,附爱百姓,百姓说。及昭公卒,子舍立,孤弱,即与觽十月即墓上弑齐君舍,而商人自立,是为懿公。懿公,桓公子也,其母曰密姬。懿公四年春,初,懿公为公子时,与丙戎(1)之父猎,争获不胜,及即位,断丙戎父足,(2)而使丙戎仆。(3)庸职之妻好,(4)公内之宫,使庸职骖乘。

五月,懿公游于申池,(5)二人浴,戏。职曰:“断足子!”戎曰:“夺妻者!”二人俱病此言,乃怨。谋与公游竹中,二人弑懿公车上,□竹中而亡去。

注(1)索隐左传“丙”作“邴”,邴歜也。
注(2)正义左传云“乃掘而别之”,杜预云“断其尸足也”。
注(3)集解贾逵曰:“仆,御也。”
注(4)索隐左传作“阎职”,此言“庸职”。不同者,传所云“阎”,姓;“职”,名也。此言“庸职”,庸非姓,盖谓受顾织之妻,史意不同,字则异耳。正义国语及左
传作“阎职”。
注(5)集解杜预曰:“齐南城西门名申门。齐城无池,唯此门左右有池,疑此是也。”左思齐都赋注曰:“申池,海滨齐薮也。”

懿公之立,骄,民不附。齐人废其子而迎公子元于韂,立之,是为惠公。惠公,桓
公子也。其母韂女,曰少韂姬,避齐乱,故在韂。惠公二年,长翟来,(1)王子城父攻杀之,(2)埋之于北门。晋赵穿弑其君灵公。

注(1)集解谷梁传曰:“身横九亩,断其首而载之,眉见于轼。”
注(2)集解贾逵曰:“王子城父,齐大夫。”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正义括地志云:“天齐池在青州临淄县东南十五里。封禅书云‘齐之所以为齐者,以天齐也’。”
  • “三人行,必得我师。”(1)“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2)使人歌,善,则使复之,然后和之。(3)
  • 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1)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2)往者不可谏兮,(3)来者犹可追也!(4)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5)孔子下,欲与之言。(6)趋而去,弗得与之言。
  • 他日,灵公问兵陈。(1)孔子曰:“俎豆之事则尝闻之,军旅之事未之学也。”
  • 定公八年,公山不狃不得意于季氏,因阳虎为乱,欲废三桓之适,(1)更立其庶駆阳虎素所善者,遂执季桓子。桓子诈之,得脱。定公九年,阳虎不胜,奔于齐。是时孔子年五十。
  • 是时也,晋平公淫,六卿擅权,东伐诸侯;楚灵王兵强,陵轹中国;齐大而近于鲁。鲁小弱,附于楚则晋怒;附于晋则楚来伐;不备于齐,齐师侵鲁。
  • 索隐孔子非有诸侯之位,而亦称系家者,以是圣人为教化之主,又代有贤哲,故称系家焉。正义孔子无侯伯之位,而称世家者,太史公以孔子布衣传十余世,学者宗之,自天子王侯,中国言六艺者宗于夫子,可谓至圣,故为世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