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齐太公世家(5)

史记卷三十二 齐太公世家第二
司马迁;图:正见网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三年十月,庆封出猎。初,庆封已杀崔杼,益骄,嗜酒好猎,不听政令。庆舍用政,(1)已有内隙。田文子谓桓子曰:“乱将作。”

田、鲍、高、栾氏相与谋庆氏。庆舍发甲围庆封宫,四家徒共击破之。庆封还,不得入,奔鲁。齐人让鲁,封奔吴。吴与之朱方,聚其族而居之,富于在齐。其秋,齐人徙葬庄公,僇崔杼尸于市以说觽。

注(1)集解服虔曰:“舍,庆封之子也。生传其职政与子。”

九年,景公使晏婴之晋,与叔向私语曰:“齐政卒归田氏。田氏虽无大德,以公权私,有德于民,民爱之。”十二年,景公如晋,见平公,欲与伐燕。十八年,公复如晋,见昭公。二十六年,猎鲁郊,因入鲁,与晏婴俱问鲁礼。三十一年,鲁昭公辟季氏难,奔齐。齐欲以千社封之,(1)子家止昭公,昭公乃请齐伐鲁,取郓(2)以居昭公。

注(1)集解贾逵曰:“二十五家为一社。千社,二万五千家也。”
注(2)正义郓,郓城也。

三十二年,彗星见。景公坐柏寝,叹曰:“堂堂!谁有此乎?”(1)髃臣皆泣,晏子笑,公怒。晏子曰:“臣笑髃臣谀甚。”景公曰:“彗星出东北,当齐分野,寡人以为忧。”晏子曰:“君高台深池,赋敛如弗得,刑罚恐弗胜,茀星(2)将出,彗星(3)何惧乎?”

公曰:“可禳否?”晏子曰:“使神可祝而来,(4)亦可禳而去也。百姓苦怨以万数,而君令一人禳之,安能胜觽口乎?”是时景公好治宫室,聚狗马,奢侈,厚赋重刑,故晏子以此谏之。

注(1)集解服虔曰:“景公自恐德薄不能久享齐国,故曰‘谁有此’也。”
注(2)正义茀音佩。谓客星侵近边侧欲相害。
注(3)正义彗,息岁反。若帚形,见,其境有乱也。
注(4)正义祝音章受反。

四十二年,吴王阖闾伐楚,入郢。

四十七年,鲁阳虎攻其君,不胜,奔齐,请齐伐鲁。鲍子谏景公,乃囚阳虎。阳虎得亡,奔晋。

四十八年,与鲁定公好会夹谷。(1)𠆲鉏(2)曰:“孔丘知礼而怯,请令莱人为乐,(3)
因执鲁君,可得志。”景公害孔丘相鲁,惧其霸,故从𠆲鉏之计。方会,进莱乐,孔子历阶上,使有司执莱人斩之,以礼让景公。景公臱,乃归鲁侵地以谢,而罢去。是岁,晏婴卒。
注(1)集解服虔曰:“东海祝其县是也。”
注(2)索隐且,即余反。即𠆲弥也。
注(3)集解杜预曰:“莱人,齐所灭莱夷。”

五十五年,范、中行反其君于晋,晋攻之急,来请粟。田乞欲为乱,树党于逆臣,说景公曰:“范、中行数有德于齐,不可不救。”及使乞救而输之粟。

五十八年夏,景公夫人燕姬适子死。景公宠妾芮姬生子荼,(1)荼少,其母贱,无行,
诸大夫恐其为嗣,乃言愿择诸子长贤者为太子。景公老,恶言嗣事,又爱荼母,欲立之,惮发之口,乃谓诸大夫曰:“为乐耳,国何患无君乎?”秋,景公病,命国惠子、高昭子(2)立少子荼为太子,逐髃公子,迁之莱。(3)景公卒,(4)太子荼立,是为晏孺子。冬,未葬,而髃公子畏诛,皆出亡。荼诸异母兄公子寿、(5)驹、黔(6)奔韂,(7)公子驵、(8)阳生奔鲁。(9)莱人歌之曰:“景公死乎弗与埋,三军事乎弗与谋,(10)师乎师乎,胡党之乎?”(11)

注(1)索隐左传曰“鬻姒之子荼嬖”,则荼母姓姒。此作“芮姬”,不同也。谯周依
左氏作“鬻姒”,邹诞生本作“芮姁”。姁音五句反。
注(2)集解杜预曰:“惠子,国夏也。昭子,高张也。”
注(3)集解服虔曰:“莱,齐东鄙邑。”
注(4)集解皇览曰:“景公頉与桓公頉同处。”
注(5)索隐一作“嘉”。
注(6)正义三公子。
注(7)集解徐广曰:“一云‘寿、黔奔韂’。”索隐三人奔韂。
注(8)索隐左传作“鉏”。
注(9)索隐二人奔鲁,凡五公子也。
注(10)集解服虔曰:“莱人见五公子远迁鄙邑,不得与景公葬埋之事及国三军之谋,故愍而歌。”杜预曰:“称谥,盖葬后而为此歌,哀髃公子失所也。”
注(11)集解服虔曰:“师,觽也。党,所也。言公子徒觽何所适也。”

晏孺子元年春,田乞伪事高、国者,每朝,乞骖乘,言曰:“子得君,大夫皆自危,欲谋作乱。”又谓诸大夫曰:“高昭子可畏,及未发,先之。”大夫从之。六月,田乞、鲍牧乃与大夫以兵入公宫,攻高昭子。昭子闻之,与国惠子救公。公师败,田乞之徒追之,国惠子奔莒,遂反杀高昭子。晏圉奔鲁。(1)八月,齐秉意兹。(2)田乞败二相,乃使人之鲁召公子阳生。阳生至齐,私匿田乞家。十月戊子,田乞请诸大夫曰:“常之母有鱼菽之祭,(3)幸来会饮。”会饮,田乞盛阳生橐中,置坐中央,发橐出阳生,曰:“此乃齐君矣!”大夫皆伏谒。将与大夫盟而立之,鲍牧醉,乞诬大夫曰:“吾与鲍牧谋共立阳生。”鲍牧怒曰:“子忘景公之命乎?”诸大夫相视欲悔,阳生前,顿首曰:“可则立之,否则已。”鲍牧恐祸起,乃复曰:“皆景公子也,何为不可!”乃与盟,立阳生,是为悼公。悼公入宫,使人迁晏孺子于骀,(4)杀之幕下,而逐孺子母芮子。芮子故贱而孺子少,故无权,国人轻之。

注(1)集解贾逵曰:“圉,晏婴之子。”
注(2)集解徐广曰:“左传八月,齐邴意兹奔鲁。”
注(3)集解何休曰:“齐俗,妇人首祭事。言鱼豆者,示薄陋无所有也。”
注(4)集解贾逵曰:“齐邑。”

悼公元年,齐伐鲁,取讙、阐。(1)初,阳生亡在鲁,季康子以其妹妻之。及归即位,
使迎之。季姬与季鲂侯通,(2)言其情,鲁弗敢与,故齐伐鲁,竟迎季姬。季姬嬖,齐复归鲁侵地。

注(1)集解杜预曰:“阐在东平刚县北。”索隐二邑名。讙在今博城县西南。杜预曰:
“阐在东平刚县北。”
注(2)集解杜预曰:“鲂侯,康子叔父也。”

鲍子与悼公有隙,不善。四年,吴、鲁伐齐南方。鲍子弑悼公,赴于吴。吴王夫差
哭于军门外三日,将从海入讨齐。齐人败之,吴师乃去。晋赵鞅伐齐,至赖而去。(1)齐人共立悼公子壬,是为简公。(2)

注(1)集解服虔曰:“赖,齐邑。”
注(2)集解徐广曰:“年表云简公壬者,景公之子也。”

简公四年春,初,简公与父阳生俱在鲁也,监止有宠焉。(1)及即位,使为政。田成子惮之,骤顾于朝。(2)御鞅(3)言简公曰:“田、监不可并也,君其择焉。”(4)弗听。子我夕,(5)田逆杀人,逢之,(6)遂捕以入。(7)田氏方睦,(8)使囚病而遗守囚者酒,(9)醉而杀守者,得亡。子我盟诸田于陈宗。(10)初,田豹欲为子我臣,(11)使公孙言豹,(12)豹有丧而止。后卒以为臣,(13)幸于子我。子我谓曰:“吾尽逐田氏而立女,可乎?”对曰:“我远田氏矣。[一四]且其违者不过数人,(15)何尽逐焉!”遂告田氏。子行曰:“彼得君,弗先,必祸子。”(16)子行舍于公宫。(17)

注(1)集解贾逵曰:“阚止,子我也。”索隐监,左传作“阚”,音苦滥反。阚在东
平须昌县东南也。
注(2)集解杜预曰:“心不安,故数顾也。”
注(3)集解贾逵曰:“鞅,齐大夫也。”索隐鞅,名也,为仆御之官,故曰御鞅,亦
田氏之族。按:系本陈桓子无宇产子亹,亹产子献,献产鞅也。
注(4)集解杜预曰:“择用一人也。”
注(5)集解服虔曰:“夕省事。”
注(6)集解服虔曰:“子我将往夕省事于君,而逢逆之杀人也。”杜预曰:“逆,子
行。陈氏宗。”
注(7)集解杜预曰:“执逆入至于朝也。”
注(8)集解服虔曰:“陈常方欲谋有齐国,故和其宗族。”
注(9)集解服虔曰;“使陈逆诈病而遗也。”
注(10)集解服虔曰:“子我见陈逆得生出,而恐为陈氏所怨,故与盟而请和也。
陈宗,宗长之家。”
注(11)集解贾逵曰:“豹,陈氏族也。”
注(12)集解贾逵曰:“公孙,齐大夫也。”杜预曰:“言,介达之意。”
注(13)集解杜预曰:“终丧也。”
注(14)集解服虔曰:“言我与陈氏宗疏远也。”
注(15)集解服虔曰:“违者,不从子我者。”
注(16)集解服虔曰:“彼谓阚止也。子谓陈常也。”
注(17)集解服虔曰:“止于公宫,为陈氏作内闲也。”

夏五月壬申,成子兄弟四乘如公。(1)子我在幄,(2)出迎之,遂入,闭门。(3)宦者御之,(4)子行杀宦者。(5)公与妇人饮酒于檀台,(6)成子迁诸寝。(7)公执戈将击之,(8)太史子余(9)曰:“非不利也,将除害也。”(10)成子出舍于库,(11)闻公犹怒,将出,(12)曰:“何所无君!”子行拔剑曰:“需,事之贼也。(13)谁非田宗?(14)所不杀子者有如田宗。”(15)乃止。子我归,属徒(16)攻闱与大门,(17)皆弗胜,乃出。田氏追之。丰丘人执子我以告,(18)杀之郭关。(19)成子将杀大陆子方,(20)田逆请而免之。

以公命取车于道,(21)出雍门。(22)田豹与之车,弗受,曰:“逆为余请,豹与余车,余有私焉。事子我而有私于其仇,何以见鲁、韂之士?”(23)

注(1)集解服虔曰:“成子兄弟八人,二人共一乘,故曰四乘。”索隐服虔曰:“成子兄弟八人,二人共乘一车,故四乘。”按系本,陈僖子乞产成子常、简子齿、宣子其夷、穆子安、廪丘子*(尚)*医兹、芒子盈、惠子得,凡七人。杜预又取昭子庄以充八人之数。按系本,昭子是桓子之子,成子之叔父,又不名庄,强相证会,言四乘有八人耳。今按:田完系家云田常兄弟四人如公宫,与此事同。今此唯称四乘,不云人数,知四乘谓兄弟四人乘车而入,非二人共车也。然其昆弟三人不见者,盖时或不在,不同入公宫,不可强以四乘为八人,添叔父为兄弟之数。服、杜殊失也。

注(2)集解杜预曰:“幄,帐也,听政之处也。”
注(3)集解服虔曰:“成子兄弟见子我出,遂突入,反闭门,子我不得复入。”
注(4)集解服虔曰:“阉竖以兵御陈氏。”
注(5)集解服虔曰:“舍于公宫,故得杀之。”
注(6)集解服虔曰:“当陈氏入时,饮酒于此台。”
注(7)集解服虔曰:“欲徙公令居寝也。”
注(8)集解杜预曰:“疑其作乱也。”
注(9)集解服虔曰:“齐大夫。”
注(10)集解杜预曰:“言将为公除害也。”
注(11)集解杜预曰:“以公怒故也。”
注(12)集解服虔曰:“出奔也。”
注(13)集解杜预曰:“言需疑则害事。”
注(14)集解杜预曰:“言陈氏宗族众多。”
注(15)集解杜预曰:“言子若欲出,我必杀子,明如陈宗。”
注(16)集解服虔曰:“会徒觽。”
注(17)集解宫中之门曰闱。大门,公门也。
注(18)集解贾逵曰:“丰丘,陈氏邑也。”
注(19)集解服虔曰:“齐关名。”
注(20)集解服虔曰:“子方,子我党,大夫东郭贾也。”
注(21)集解杜预曰:“子方取道中行人车。”
注(22)集解杜预曰:“齐城门。”
注(23)集解服虔曰:“子方将欲奔鲁﹑韂也。”左传曰:“东郭贾奔韂。”

庚辰,田常执简公于寿州。(1)公曰:“余蚤从御鞅言,不及此。”甲午,田常弑简
公于寿州。田常乃立简公弟骜,(2)是为平公。平公即位,田常相之,专齐之政,割齐安平以东为田氏封邑。(3)
注(1)集解春秋作“舒州”。贾逵曰:“陈氏邑也。”索隐寿音舒,其字从人。左氏作“舒”,舒,陈氏邑。说文作“□”,□在薛县。
注(2)索隐系本及谯周皆作“敬”,盖误也。
注(3)集解徐广曰:“年表云平公之时,齐自是称田氏。”索隐安平,齐邑。按:地理志涿郡有安平县也。

平公八年,越灭吴。二十五年卒,子宣公积立。宣公五十一年卒,子康公贷立。田会反廪丘。(1)

注(1)索隐田会,齐大夫。廪,邑名,东郡有廪丘县也。

康公二年,韩﹑魏﹑赵始列为诸侯。十九年,田常曾孙田和始为诸侯,迁康公海滨。
二十六年,康公卒,吕氏遂绝其祀。田氏卒有齐国,为齐威王,强于天下。
太史公曰:吾适齐,自泰山属之琅邪,北被于海,膏壤二千里,其民阔达多匿知,
其天性也。以太公之圣,建国本,桓公之盛,修善政,以为诸侯会盟,称伯,不亦宜乎?洋洋哉,固大国之风也!

【索隐述赞】太公佐周,实秉阴谋。既表东海,乃居营丘。小白致霸,九合诸侯。
及溺内宠,衅钟虫流。庄公失德,崔杼作仇。陈氏专政,厚货轻收。悼﹑简遘祸,田、阚非俦。沨沨余烈,一变何由?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十年,惠公卒,子顷公无野立。(1)初,崔杼有宠于惠公,惠公卒,高﹑国畏其偪也,逐之,崔杼奔韂。
  • 三十年春,齐桓公率诸侯伐蔡,蔡溃。(1)遂伐楚。楚成王兴师问曰:“何故涉吾地?”管仲对曰:“昔召康公命我先君太公曰:‘五侯九伯,若实征之,以夹辅周室。’(2)赐我先君履,(3)东至海,西至河,南至穆陵,北至无棣。楚贡包茅不入,王祭不具,(4)是以来责。昭王南征不复,是以来。”
  • 正义括地志云:“天齐池在青州临淄县东南十五里。封禅书云‘齐之所以为齐者,以天齐也’。”
  • “三人行,必得我师。”(1)“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2)使人歌,善,则使复之,然后和之。(3)
  • 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1)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2)往者不可谏兮,(3)来者犹可追也!(4)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5)孔子下,欲与之言。(6)趋而去,弗得与之言。
  • 他日,灵公问兵陈。(1)孔子曰:“俎豆之事则尝闻之,军旅之事未之学也。”
  • 定公八年,公山不狃不得意于季氏,因阳虎为乱,欲废三桓之适,(1)更立其庶駆阳虎素所善者,遂执季桓子。桓子诈之,得脱。定公九年,阳虎不胜,奔于齐。是时孔子年五十。
  • 是时也,晋平公淫,六卿擅权,东伐诸侯;楚灵王兵强,陵轹中国;齐大而近于鲁。鲁小弱,附于楚则晋怒;附于晋则楚来伐;不备于齐,齐师侵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