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孔子世家(6)

史记卷四十七 孔子世家 第十七
司马迁;图:正见网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

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1)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2)往者不可谏兮,(3)来者犹可追也!(4)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5)孔子下,欲与之言。(6)趋而去,弗得与之言。

  注(1)集解孔安国曰:“接舆,楚人也。佯狂而来歌,欲以感切孔子也。”

  注(2)集解孔安国曰:“比孔子于凤鸟,待圣君乃见。非孔子周行求合,故曰‘衰’也。”

  注(3)集解孔安国曰:“已往所行,不可复谏止也。”

  注(4)集解孔安国曰:“自今已来,可追自止,避乱隐居。”

  注(5)集解孔安国曰:“言‘已而’者,言世乱已甚,不可复治也。再言之者,伤之深也。”

  注(6)集解包氏曰:“下,下车也。”

  于是孔子自楚反乎韂。是岁也,孔子年六十三,而鲁哀公六年也。

  其明年,吴与鲁会缯,征百牢。(1)太宰嚭召季康子。康子使子贡往,然后得已。

  注(1)索隐此哀七年时也。百牢,牢具一百也。周礼上公九牢,侯伯七牢,子男五牢。今吴征百牢,夷不识礼故也。子贡对以周礼,而后吴亡是征也。正义括地志云:“故鄫城在沂州承县。地理志云缯县属东海郡也。”

  孔子曰:“鲁韂之政,兄弟也。”(1)是时,韂君辄父不得立,在外,诸侯数以为让。而孔子弟子多仕于韂,韂君欲得孔子为政。子路曰:“韂君待子而为政,子将奚先?”(2)孔子曰:“必也正名乎!”(3)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

  何其正也?”(4)孔子曰:“野哉由也!(5)夫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6)刑罚不中则民无所错手足矣。夫君子为之必可名,言之必可行。(7)君子于其言,无所苟而已矣。”

  注(1)集解包氏曰:“周公、康叔既为兄弟,康叔睦于周公,其国之政亦如兄弟也。”

  注(2)集解包氏曰:“问往将何所先行。”

  注(3)集解马融曰:“正百事之名也。”

  注(4)集解包氏曰:“迂犹远也。言孔子之言远于事也。”

  注(5)集解孔安国曰:“野,不达也。”

  注(6)集解孔安国曰:“礼以安上,乐以移风。二者不行,则有淫刑滥罚也。”

  注(7)集解王肃曰:“所名之事,必可得明言;所言之事,必可得遵行者。”

  其明年,焻有为季氏将师,与齐战于郎,克之。(1)季康子曰:“子之于军旅,学之乎?性之乎?”焻有曰:“学之于孔子。”季康子曰:“孔子何如人哉?”

  对曰:“用之有名;播之百姓,质诸鬼神而无憾。求之至于此道,虽累千社,夫子不利也。”康子曰:“我欲召之,可乎?”对曰:“欲召之,则毋以小人固之,则可矣。”而韂孔文子(2)将攻太叔,(3)问策于仲尼。仲尼辞不知,退而命载而行,曰:“鸟能择木,木岂能择鸟乎!”(4)文子固止。会季康子逐公华、公宾、公林,以币迎孔子,孔子归鲁。

  注(1)集解徐广曰:“此哀公十一年也,去吴会缯已四年矣。年表哀公十年,孔子自陈至韂也。”索隐徐说去会四年,是也。按:左传及此文,孔子是时在韂归鲁,不见有在陈之文,在陈当哀公之初,盖年表误尔。正义括地志云:“郎亭在徐州滕县西五十三里。”

  注(2)集解服虔曰:“文子,韂卿也。”

  注(3)集解左传曰太叔名疾。

  注(4)集解服虔曰:“鸟喻己,木以喻所之之国。”

  孔子之去鲁凡十四岁而反乎鲁。(1)

  注(1)索隐前文孔子以定公十四年去鲁,计至此十三年。鲁系家云定公十二年孔子去鲁,则首尾计十五年矣。

  鲁哀公问政,对曰:“政在选臣。”季康子问政,曰:“举直错诸枉,(1)则枉者直。”康子患盗,孔子曰:“苟子之不欲,虽赏之不窃。”(2)然鲁终不能用孔子,孔子亦不求仕。

  注(1)集解包氏曰:“错,置也。举正直之人用之,废置邪枉之人。”索隐论语“季康子问政,子曰‘政者,正也’”。又“哀公问曰‘何为则人服’?子曰‘举直错诸枉则人服’”。今此初论康子问政,未合以孔子答哀公使人服,盖太史公撮略论语为文而失事实。

  注(2)集解孔安国曰:“欲,情欲也。言民化于上,不从其所令,从其所好也。”

  孔子之时,周室微而礼乐废,诗书缺。追夡三代之礼,序书传,上纪唐虞之际,下至秦缪,编次其事。曰:“夏礼吾能言之,□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

  (1)足,则吾能征之矣。”观殷夏所损益,曰:“后虽百世可知也,(2)以一文一质。周监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3)故书传、礼记自孔氏。

  注(1)集解包氏曰:“征,成也。□宋二国,夏殷之后也。夏殷之礼吾能说之,□宋之君不足以成也。”

  注(2)集解何晏曰:“物类相召,势数相生,其变有常,故可预知者也。”

  注(3)集解孔安国曰:“监,视也。言周文章备于二代,当从之也。”

  孔子语鲁大师:“乐其可知也。始作翕如,(1)纵之纯如,(2)皦如,(3)绎如也,以成。”(4)“吾自韂反鲁,然后乐正,雅颂各得其所。”(5)

  注(1)集解何晏曰:“太师,乐官名也。五音始奏,翕如盛也。”

  注(2)集解何晏曰:“言五音既发放纵尽,其声纯和谐也。”

  注(3)集解何晏曰:“言其音节明。”

  注(4)集解何晏曰:“纵之以纯如,皦如,绎如,言乐始于翕如而成于三者也。”

  注(5)集解郑玄曰:“反鲁,鲁哀公十一年冬。是时道衰乐废,孔子来还,乃正之,故雅颂各得其所。”

  古者诗三千余篇,及至孔子,去其重,(1)取可施于礼义,上采契后稷,中述殷周之盛,至幽厉之缺,始于衽席,故曰“关雎之乱以为风始,(2)鹿鸣为小雅始,(3)文王为大雅始,(4)清庙为颂始”。(5)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颂之音。礼乐自此可得而述,以备王道,成六艺。

  注(1)正义去,丘吕反。重,逐龙反。

  注(2)正义乱,理也。诗小序云:“关雎,后□之德也,风之始也,所以风天下而正夫妇也。”毛苌云:“关关,和声。雎鸠,王雎也,鸟挚而有别。后□悦乐君子之德,无不和谐,又不淫色,慎固幽深,若雎鸠之有别,然后可以风化天下。夫妇有别则父子亲,父子亲则君臣敬,君臣敬则朝廷正,朝廷正则王化成也。”按:王雎,金口鹗也。

  注(3)正义小序云:“鹿鸣,宴髃臣嘉宾也。既饮食之,又实币帛筐篚以将其厚意,然后忠臣嘉宾得尽其心矣。”毛苌云:“鹿得蘋,呦呦鸣而相呼,恳诚发乎中,以兴嘉乐宾客,当有恳诚相招呼以成礼也。”

  注(4)正义小序云:“文王,文王受命作周。”郑玄云:“文王初为西伯,有功于民,其德着见于天,故天命之以为王,使君天下。”

  注(5)正义小序云:“清庙,祀文王也。周公既成雒邑,朝诸侯,率以祀文王焉。”

  毛苌云:“清庙者,祭有清明之德者之宫也。谓祭文王,天德清明,文王象焉,故祭之而歌此诗也。”

  孔子晚而喜易,序(1)彖、(2)系、(3)象、(4)说卦、(5)文言。(6)读易,韦编三绝。曰:“假我数年,若是,我于易则彬彬矣。”

  注(1)正义序,易序卦也。夫子作十翼,谓上彖、下彖、上象、下象、上系、下系、文言、序卦、说卦、杂卦也。易正义曰:“文王既繇六十四卦分为上下篇,先后之次,其理不易。孔子就上下二经,各序其相次之义。”

  注(2)正义吐乱反。上彖,卦下辞;下彖,爻卦下辞。易正义曰:“夫子所作,统论一卦之义,或说其卦德,或说其卦义,或说其卦名。庄氏云‘彖,断也,言断定一卦之义’也。”

  注(3)正义如字,又音系。易正义云:“系辞者,圣人系属此辞于爻卦之下。分为上下篇者,以简编重大,是以分之。”又言“系辞者,取纲系之义”也。

  注(4)正义上象,卦辞;下象,爻辞。易正义云:“万物之体自然,各有形象,圣人设卦以写万物之象,今夫子释此卦之象也。”

  注(5)正义易正义云:“说卦者,陈说八卦德业变化法象所为也。”

  注(6)正义易正义云:“夫子赞明易道,申说义理,释乾坤二卦经文之言,故称文言。”又:“杂卦者,六十四卦以为义,于序卦之外,别言圣人之兴,因时而作,随其事宜,不必相因袭,当有损益。”又云:“杂揉觽卦,错综其义,或以同相类,或以异相明。”按:史不出杂卦,故附之。

  孔子以诗书礼乐教,弟子盖三千焉,身通六艺者七十有二人。如颜浊邹之徒,(1)颇受业者甚觽。

  注(1)正义浊音卓。邹音聚。颜浊邹,非七十*(七)*(2)人数也。

  孔子以四教:文,行,忠,信。(1)绝四:毋意,(2)毋必,(3)毋固,(4)毋我。(5)所慎:齐,战,疾。(6)子罕言利与命与仁。(7)不愤不启,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弗复也。(8)

  注(1)集解何晏曰:“四者有形质,可举以教。”

  注(2)集解何晏曰:“以道为度,故不任意也。”

  注(3)集解何晏曰:“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故无专必。”

  注(4)集解何晏曰:“无可无不可,故无固行也。”

  注(5)集解何晏曰:“述古而不自作,处髃萃而不自异,唯道是从,故不有其身。”

  注(6)集解何晏曰:“此三者人所不能慎,而夫子慎也。”

  注(7)集解何晏曰:“罕者,希也。利者,义之和也。命者,天之命也。仁者,行之盛也。寡能及之,故希言之。”

  注(8)集解郑玄曰:“孔子与人言,必待其人心愤愤,口悱悱,乃后启发为说之,如此则识思之深也。说则举一端以语之,其人不思其类,则不重教也。”

其于乡党,恂恂(1)似不能言者。其于宗庙朝廷,辩辩(2)言,唯谨尔。(3)朝,与上大夫言,訚訚如也;(4)与下大夫言,侃侃如也。(5)

  注(1)集解王肃曰:“恂恂,温恭貌也。”索隐有本作“逡逡”,音七旬反。

  注(2)索隐论语作“便便”。

  注(3)集解郑玄曰:“唯辩而谨敬也。”

  注(4)集解孔安国曰:“中正之貌也。”

  注(5)集解孔安国曰:“和乐貌。”

  入公门,鞠躬如也;趋进,翼如也。(1)君召使傧,(2)色勃如也。(3)君命召,不俟驾行矣。(4)

  注(1)集解孔安国曰:“言端好也。”

  注(2)集解郑玄曰:“有宾客,使迎之也。”

  注(3)集解孔安国曰:“必变色。”

  注(4)集解郑玄曰:“急趋君命也,行出而车驾随之。”

  鱼馁,肉败,割不正,不食。(1)席不正,不坐。食于有丧者之侧,未尝饱也。

  注(1)集解孔安国曰:“鱼败曰馁也。”

  是日哭,则不歌。见齐衰、瞽者,虽童子必变。(1)

  注(1)集解包氏曰:“瞽,盲。”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他日,灵公问兵陈。(1)孔子曰:“俎豆之事则尝闻之,军旅之事未之学也。”
  • 定公八年,公山不狃不得意于季氏,因阳虎为乱,欲废三桓之适,(1)更立其庶駆阳虎素所善者,遂执季桓子。桓子诈之,得脱。定公九年,阳虎不胜,奔于齐。是时孔子年五十。
  • 是时也,晋平公淫,六卿擅权,东伐诸侯;楚灵王兵强,陵轹中国;齐大而近于鲁。鲁小弱,附于楚则晋怒;附于晋则楚来伐;不备于齐,齐师侵鲁。
  • 索隐孔子非有诸侯之位,而亦称系家者,以是圣人为教化之主,又代有贤哲,故称系家焉。正义孔子无侯伯之位,而称世家者,太史公以孔子布衣传十余世,学者宗之,自天子王侯,中国言六艺者宗于夫子,可谓至圣,故为世家。
  • 谓事微而不着,须表明也,故言表也。正义言代者,以五帝久古,传记少见,夏殷以来,乃有尚书略有年月,比于五帝事夡易明,故举三代为首表。表者,明也。明言事仪。

  • 孔子曰:“先有司,赦小过,举贤才。”

    “先有司”,管理者首先要胜任自己的工作,自己要出色地、专业地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并能在工作状态和职业精神上给下属带一个好的头。哪个下属会忠诚地追随一个不能胜任自己工作的上司呢?哪个下属会死心塌地地为一个不能为他们树立表率作用的领导效力呢?所以,孔子说的“先有司”,是做好管理工作的第一要义。

  • 国家广播文物馆载满了台湾历史记忆,每天都吸引大批民众参观,这里有全台最大价值500多万的真空管,在30多年前,光买一个就能购买好几栋楼房,馆内古色古香的设计让参观的民众直呼内心真的好激动。
  • 春秋时期没有纸,字是写在一片片竹简上,一部书要用许多竹简,必须用熟牛皮(韦)绳子把这些竹简编联在一起才能阅读。平时卷起来放着,看时就打开来。《周易》文字艰涩,内容隐晦,孔子就翻来覆去地读,这样读来读去,把编联竹简的牛皮绳子磨断了许多次(韦编三绝)。
  • 是时,汉兵盛食多,项王兵罢食绝。汉遣陆贾说项王,请太公,项王弗听。汉王复使侯公往说项王,项王乃与汉约,中分天下,割鸿沟以西者为汉,(1)鸿沟而东者为楚。项王许之,即归汉王父母妻子。军皆呼万岁。汉王乃封侯公为平国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