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元】孤岛寓言:古国重振 无比美好

长风拂泪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29日讯】早明白的、善良的,终于有了真正的美好生活,那是他们的选择,他们的福份……

一年又一年,一天又一天地过去了。暴王终于发现,他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但他怎么也搞不懂。

没有计谋,没有血腥争斗,也没有钱财。只是用一颗和善的心去劝善,去讲真相与道理。对这样一群人,经过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打压,却越来越坚强?

但现实就摆在眼前:好人越打越多,顺民越打越少。

只可惜,愚蠢之民连这是个错误都没有发现,当然也很难发现。

愚蠢之民从暴王的教育下长大,失落而又狂热地按着暴王的意思去行动着。还觉得自己光荣,有前(钱)途。

权钱利诱一时 终不敌一颗善良的心

毕竟是花了那么长久的时间,花了那么巨额的财产,用尽心计培养出来的愚蠢之民,可不是说变就变。愚蠢之民有些让人失望,可是他们确实是无辜之人,明白人看到了愚蠢之民们将要给暴王陪葬,可是他们自己一点也觉察不到。

善者亦勇,挺身而出。舍弃自己的一切去争取应有的天赋人权。失去了家、业、名、逸,他们在四处奔波,去启迪愚蠢之民。在这个可贵的历史古岛上,毕竟多数是迷失的无辜者。善者、勇者、智者都算人中的杰出者,杰出之人总是少数。

大部分人,因为他们听到的劝善声音与自己的习惯,与自己受到的教育有所不同,感到不理解,便放肆地去嘲笑、去谩骂,反正有暴王在后台呢。欺负别人快乐自己,给暴王低三下四久了,也尝尝耀武扬威的味道。

但因为勇者的努力,更多的勇者站了出来,风雨兼程,不分昼夜。再巧妙的谎言也比不过朴实的一句真话背后所带的震撼人心的力量,权钱的利诱最终敌不过一颗善良的心。

暴王终于有所惧怕。当初他觉得自己的计谋是那么的高明,而今已经出现了太多他没有预料到的事情。他狂一阵怕一阵,两个手下都看他的乐子了。后来,又有一个手下受够了他,跑了。暴王终于感到了恐慌,稍稍给了岛民一点本就属于他们的人权。

生活多了一点自由,岛民可高兴了,多谢皇恩,吾王越发英明。

勇者艰苦付出 迷失岛民获益反嘲讽

勇者没有安逸的生活,奔波人间依然艰苦。

勇者的努力使暴王有所怕,给岛民带来了好处。但岛民不知道自己的好处是勇者揭开了暴王的老底才得来的,反而以为暴君终于变好了,心中对他燃起了希望,以为他会越来越好。继而对那些揭暴王老底、让暴王不舒服的勇者更加讨厌。

有勇者被举报,受尽折磨,身亡而去,但更多的勇者站了出来。

顺民更加不理解,心中还产生了一些无奈:这样的生活不挺好吗?国王不是对我们已经变好了吗?那些勇者被折磨死是真事吗?国王可是对我们好多了,以前有可能,现在……为什么放下这好日子不过去冒险奔波?哦,他们勇者可能真的是精神病了……可怎么勇者还越来越多了?

勇者确实越来越多了。暴王更加害怕,无暇去控制全部的岛民,对岛民的控制又放松了一些。

一次又一次,岛民有了更多自由与安逸享受。那是勇者用无数苦难换来的。

但岛民们仍然不理解这点,反而对暴王更加喜爱,以为他终于变好了,出了善心了,这真是太好了,岛民们也要抓紧机会享受享受了!

勇者让岛民们远离暴王,迷失了的岛民们却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勇者,接着破口大骂。

一个诗人是明白人,对着岛民说:别看他们衣衫褴褛,别看他们流离失所,他们是化妆的基督、下世的佛陀,正行走在这恶毒的世上,呼唤着良知未泯的人到来……没等说完,岛民就把诗人推搡到一边去了。

败物遭报清除 古国喜迎无上欢愉

象棋老人也被举报了,关在监狱里,伤痕累累。

夜深了,望着那血迹斑斑的铁窗,他想起了与食人兽同归于尽的先祖智慧老人。他终于明白了,先祖为什么会那么失望。唉,这一群执迷不悟的人啊,为了自己那点好处,干出违背良心的事来。但是他现在一点也不失望;刚才暴王手下教唆一个犯人去打他,经过他劝善,那人猛然悔悟,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勇者仍旧努力着,不分昼夜。

不明白的岛民依然死死地跟着暴王,接受着暴王统治这些年来从没有过的享受。

终于一天,一场巨大的天灾越来越近,但享受者就是不相信灾难会来临。有人提醒了他们,结果迟迟没有来,喉舌借机夸张地批判一番,而他们就更加不信人家的劝善。

正狂妄的时候,该来的终究来了。执迷不悟的享受者跟着暴王陪葬,去了可怕的地狱。狱官来叫他们的时候,他们还笑嘻嘻地喊“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等真的去了,他们再也没有了声音。

高精度图片
绘图 ◎ 古瑞珍

对于艰苦了多年的勇者,终于来临的喜悦代替了突然而至的悲伤,那将是无比美好的善果!他们也为受神灵恩宠的古国带来了慰藉。哀悼、悲鸣、眼泪、呜咽、流血……一切之后那是无上的欢愉!

“古老的国度被极好的改善,他们奔赴类似曼斐斯的大地,海格立斯的圣墨丘利,百合花大地、海洋、异国震撼……”古国重新兴盛起来,那么的祥和那么的美好。早明白的、善良的,终于有了真正的美好生活,那是他们的选择,他们的福份。(完)◇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34期【历史新观】栏目 (2009/08/13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136/6793.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自从年轻人免费为人祛病,又唤醒人们沉睡的记忆,神奇的事发生了。有一天,从血色围墙外跃入一个小孩,不但没有被食人兽吃掉,反而在兽背上顽皮地骑了一会。人们发现,能越过这血色围墙的人不止银娃娃小孩一个
  • 这是我小时候看到的一个故事,当时只是匆匆地看过一遍,但觉得很震撼,而这么多年了,还忘不掉……
  • 渐渐的,人们忘记了广阔的大海、浩瀚的天空,忘记了自由自在的漂流,自由自在的飞翔:人们在麻木中求生,在愚钝中过活
  • 那些别有用心的诋毁和嫦娥有什么干系呢?她早已超越了羿白矢的射程,超越了羿的时间。没有人知道,她以最大的力气把惩罚扭转为奖赏,并且把悲哀遗忘。月儿轻盈,载不下悲哀的重量。
  • 千古以来,诗人遥想嫦娥一人在遥远而冰冷的月里忍受旷古的孤寂。事实是在皎洁的月里,永生的嫦娥忙于挖掘她埋没了太久的创造热情。没有人知道其实她非常忙碌。
  • 羿扯开了大弓对准三足鸟射去,素矢的裂帛之音刺穿了天穹,一切停格在这一瞬。火鸟发出一声哀嚎,在天上划一道无可挽回,斑斓的,可怕的火弧形,朝地下坠。
  • 时辰到了。羿明白,骑上大花马,背上神赐的彤弓素矢去十头金乌出没的山渊的日子到了。十太阳不耐地把天空燃到沸点,一寸寸加强了光度,它们刺耳的一声声嘎叫是对羿下的战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