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更多人需“开胸验肺”中国缺防职业病体制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8月3日讯】一名为证明自己确实患有尘肺病的青年工人在“开胸验肺”后,得到社会关注和当局帮助,但更多人患尘肺病需要帮助。尘肺等职业病正威胁着中国农民工的健康。目前,尘肺病占中国职业病总数78.79%。此事充分暴露出职业病防治体制之弊,农民工感到寒心的不仅是制度缺欠,还有人心冷漠。

张海超开胸验肺

据美国之音3日报导,河南省新密市28岁的农民张海超在一家耐磨材料公司工作三年多后,怀疑自己得了尘肺病。然而,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却做出否定诊断。张海超对此提出强烈质疑。在多方求助无门之后,他不顾劝阻,执意要求“开胸验肺”。开胸后查明,张海超不仅患有尘肺病,而且已进入三期。

这一惊人之举经媒体报导后,引起官方关注。卫生部派出督导组前往郑州,郑州市则成立了专门的张海超事件处理小组。当地一些相关人员受到处分,用工单位被罚款,张海超也可以享受免费治疗了。

“厂方七万多元补偿,迟迟无法落实”

尽管在舆论呼吁下张海超的处境得到急剧改善,但还有很多农民工在等待帮助。河北省秦皇岛的刘志新告诉美国之音,他有两名工友死于尘肺病,他自己也被诊断患有尘肺病二期。

谈起得病的原因,刘志新说:“我们工作的地方跟煤窑的形式差不多,也就是两米多宽,粉尘非常大。我们工作的时候,就跟外面下雾的天那么看不清楚,呛得我们。我说这活儿干不了,把风钻就扔那儿。老板就劝,‘你干吧,明天我给你买一个防尘口罩。’戴个四五天的,也是不行了。就这样,就把我们的身体都搞垮了。”

刘志新现在身体很差,生活很难。他说:“现在啥也干不了了。我现在的感觉是气短、胸闷嘛,特别地不得劲,气都不够用。四级残(障),丧失全部劳动能力,没有工作了。家庭现在也已经破裂了,老婆也三天两头跑,我也是没有办法。”

比张海超幸运的是,刘志新用不着“开胸验肺”,秦皇岛有关部门已给他做出正式鉴定,他还在工会帮助下打赢了官司。他所面临的问题是,厂方答应给他的七万多元补偿,迟迟无法落实。

刘志新说:“这七万多点,刚给我两万块钱,法院里头就说,给你拿了三千块钱,你先维持。我追紧了,它就给我点。我要不追的话呢,它也不给。”

尘肺病占职业病总数78.79%

尘肺病已成为威胁中国工人健康的主要职业病。《财经》杂志援引卫生部通报说,2008年,全国新发各类职业病13744例,尘肺新病例占职业病总数的78.79%;各地诊断尘肺病新病例数超过100例的群体性病例报告达13起。

该杂志还说,2008年尘肺病新病例平均接尘工龄为17.04年,比2007年缩短2.35年;实际接尘工龄不足十年的有3420例,占31.58%,发病时间正在缩短。

《光明日报 》披露最近一些事例说,自2003年起,云南省水富乡在外地某石英干粉厂务工的农民,先后有12人在返乡后陆续死亡。今年有关专家对63名村民进行职业病诊断,被诊断为尘肺的多达30例。

在广西马山县,1985年至1991年共有1001农民工赴外地金矿打工,在已进行尘肺体检的600人当中,确诊尘肺病患者的有225人,其中相当一部分人已完全失去劳动能力,近年已死亡14人。

鼻子里全是黑的,洗完澡也是黑的。”

在唐山一家耐火砖厂工作的李先生和谢先生表示,对他们来说,外出打工,最大问题就是环境污染。谢先生说:“粉尘太大了,都整成过敏性鼻炎了。戴(口罩)也不管用。鼻子里面也全是黑呀。天天班班洗澡,洗完澡也是黑的。”

李先生说:“车间根本就看不清人,灰尘就那么大。人家环卫(部门)检查了,生产就停(工)了。等它走,还要生产。现在的厂家都这么干。”

福建省龙岩市的谢金寿在一家水泥厂工作了15年。他说厂里的粉尘防护措施非常少:“它就发一个简易的口罩,只有(一个)车间有个除尘器,坏掉它也不会拿去修的。有环保部门过来检查,它像个摆设的。其它就没有任何的保护措施了。”

谢金寿也怀疑自己得了尘肺病,可是有关部门的诊断是没有。 他抱怨说:“一个是标准订得太高;第二个是制度(问题),要用人单位提供证明。用人单位跟职业病(部门)是长期打交道的,它可能有些不正当的关系。”

“开胸验肺”事件引起媒体广泛评论。中共党报《人民日报》说,这与其说是个人的无奈,不如说是社会的悲哀。此事充分暴露出中国职业病防治体制之弊,而让农民工感到寒心的,不仅是制度的缺欠,还有人心的冷漠。(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8-03 10: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