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海燕:河南爱滋病7月29日消息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5日讯】今天一大早06:30:22,还在睡梦中,手机震动响起来,一条短信,睁开朦胧的双眼,粗略看了看,“田喜弟弟我们九点钟下火车,能不能说几句话啊?”

困乏极了,勉为其难,简单答复了一个“恩”,就再次倒头睡下。

8点过后,在吃完早饭后,踏上319路驶向北京西站的公交。

在北一出站口附近,相见。

迎面走来的是郭德强大哥,曾经有过的一面之缘,后面是两个病容不展的妇女,每人扯上各自家庭的两个孩子。

我们寻得在西站过街天桥旁的一肯德基餐厅空位坐下,为四个小孩子购得冰淇淋在旁玩耍,因一时匆忙,随身的现金并不多,不足的部分由郭先生补足。

了解到:这是河南省宁陵县妇孺七人一行(分属两个家庭的四个)就在宁陵县妇幼保健院输血感染爱滋病问题第六次进京上访,要求予以解决生活问题,寻求赔偿。

“我叫赵凤霞,34岁,汉族,农民,住河南省商丘市宁陵县华堡乡前屯村委史黄庄村,丈夫孙振东,儿子孙文欣”  

2006年,因其丈夫孙先生一直高烧不退,在当地乡县医院治疗无效,后经当地县北关医院介绍到省防疫站,被问讯是否输过血。丈夫回答没有,但称妻子赵女士在儿子孙文欣出生时,因产后大出血,于98年农历10月初九在宁陵县妇幼保健院输过血。经查一家四口人中,除02年出生的小女儿外,丈夫孙先生,妻子赵女士,大儿子孙文欣均不幸感染HIV。06年7月2日,丈夫孙振东先生医治无效死亡。

因河南地方法院以政府管理为由拒绝受理因输血感染爱滋病案件,宁陵县妇幼保健院拒不承担相关赔偿责任,宁陵县政府不予协调。

赵女士无固定经济收入,一人无力承担两个孩子抚养问题的生活重担,不得已再次进京上访,呼吁社会关注输血感染爱滋病家庭的生活困境,要求政府给予更切实有效的帮扶,彻底解决爱滋病家庭所面临的生产、生活问题。

儿子11岁,小女儿年仅7岁。

同行另一因输血感染爱滋病家庭:“我叫曹兰英,女,39岁,汉族,农民,住河南省商丘市宁陵县华堡乡郭楼村委曹庄村,丈夫叫郭德强。”

1995年4月20日,因子宫外孕在宁陵县妇幼保健院,手术后输血,主治大夫孙文玲。2006年9月确诊为HIV感染者,其年仅五岁的小儿子郭明明(化名),丈夫郭德强均不幸确诊为HIV感染者。

另一有11岁的儿子幸免。

“特向各位领导反映此事,请你们百忙之中抽出一点宝贵时间关注一下此事,责令有关责任人和单位依法补偿我和丈夫及孩子的各种损失”。

他们声称这样在一起已经是第六次进京上访,问题依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

他们急切地把自己所写的“反映材料”递给我,似乎是希望我能够有所帮得上忙。

我自嘲地答道,“我们也是同行”。

其后有表示问我,是否听说大钟寺附近有通讯塔,听说有上访者爬过,问题就解决了,表示也想要试一试。“抓让他们抓吧。”

“我不知道”。

“要是再不给解决问题,孩子我们是养不活了,俺们不要了,那就留给卫生部,它们失职造成的,该他们管。”(非原话,但保证能够忠于原意)

向我问讯卫生部地址。

我丝毫没有阻拦的意思,把卫生部的地址爽快地告诉他们“西直门外大街一号”

“你写下来,我们记不着。”

我按照他们的要求,做了自己惟一能做的。

“我们想见万沿海……”

“要是来北京开会可以的,上访就别了……最近……”

……

“不要对我抱太高的希望,那样会让你们很失望的,我能做的很有限。”

……

在10点半左右的即将分别时候,表示希望能寻求一下帮助解决住宿的问题,带的孩子多…… 钱的问题……

再一次无助地表示了歉意,我现在也是失业中,组织是不可以资助上访的……

分别。

海燕

2009年7月29日晚于京(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08-05 11: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