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影响日本书道之源考

容加
font print 人气: 116
【字号】    
   标签: tags:

日本书道史的发展受到中国书法强力的影响,从产生日本第一件书迹的飞鸟时代 开始直到近代 ,中国书法的影响力明显地交替递衍推进着,一代又一代都未曾断绝。中田勇次郎指出“从四、五世纪的大和时代 到现在约一千五百年间。本(日本)国从大陆输入书法,从而学习进而创作了本国独特的书道艺术。” 可以见到,中国书法不只是日本书道的起源法脉,而且影响绵延流长。

第一节 日本书道史探讨

日本书道的表现形式,在现代以前一般可概括归纳为以汉字书写的“唐样书”(中国风书法)和以假名书写的“和样书”(日本国风书法)两大分野。在日本书道史上有中国风主导和日本风主导的繁华时期。然而两种风尚在相异的面貌下确有着相同的神髓,主要都是源自中国晋唐的古典书风,尤其是王羲之的书风,和宋朝富个性的重抒情的自由书风。

一、 中国书法贯串日本书道史

木下政雄在《书道艺术 日本书道史》 中切要地指出中国书法影响日本书道的两大主流是晋唐书法和宋风书法,两者交替影响日本的书道发展,他说:“本(日本)国的书法,飞鸟时代以后受了中国书法的影响,可以说受到王羲之等晋唐风书法和比较自由富有个性的宋风书法之交互影响。总而言之,平安时代初期是晋唐书法,平安时代末期到镰仓时代受到宋风书法强烈的影响,从南北朝到室町时代前半受到元代(复古)的晋唐书流影响,接着从室町末期到桃山时代好像也有宋风、明风的影响。”

至于日本风流行的时代,大约是平安中、后期和桃山到江户初期,但中国风的影响并未完全断绝。如木下政雄所言“平安时代中期创始的国风之‘上代样’(平安时代和样书法)的基础也受到‘晋唐书法’深刻的影响,还有从桃山庆长期间开始直到江户宽永期间再度开出华丽花朵的书道文化,也在本(日本)国书道传统的根柢上,加上精神层次受到宋朝书法个性强烈之书风的影响” ,可见日本的书道不论是中国风时期还是日本风时期,都受到了中国书法强力的影响。在中国风唐样书法较为盛行的时代,整个时代的书法氛围以中国书法为模范;在日本风和样书法开花的时代,菁英书法大家的书道根基从模写中国书家书迹出发,和中国书法名家的艺术精神也是源源相通的。

鸟瞰日本书道史受到中国书法的影响表现,以晋、唐古典书法大家王羲之、欧阳询、颜真卿、怀素以及元代赵孟頫等等的典范书风,和具有个人色彩自由恣放的宋风书法大家如黄庭坚等等为主要模范。到了近代,明朝文徵明的书风,也在江户儒学者间造成“江户唐样” 的流行,儒学者的书法虽然称不上精彩,却也形成一代热烈的汉诗文汉字书法的氛围。北碑以及篆隶对日本近代书道也产生革新性的影响。中国书法对日本书道影响非常广泛,不仅只限于日本王室、官吏、儒学者以及书法名家书迹的表现,而且僧侣的墨迹也受到熏陶而有精彩的展现,镰仓、南北朝时代的禅林墨迹即是个中精神高扬、个性鲜明的例子。

二、日本书道史研究著作的肯定

考察日本书道史研究著作的分期,也可以观察到日本和中国书法深刻的关系。

日本书道史之研究著作有以政治时代分期便于搜览者,也有掌握书法风尚的内涵特质以同质性作时间区间划分者,另有将书道史当作一生命体发掘其消长呈现其生命脉动者,更有剖析书法艺术的精神底层源流风格者。当书道史的分期跨越政治史分野的局限时更能显示出中国书法的影响力。
以政治时代分期者,例如日本习字普及协会出版,铃木翠轩、伊东参州共着的《新说和汉书道史》 后编日本之部,将日本书道的发展分为:奈良时代之前、奈良时代、平安时代、镰仓时代、室町桃山时代、江户时代、明治时代、大正昭和时代等八个时代进行探究。此者分期顺序同于日本的政治历史,便于一般读者的搜览。

平凡社出版的《书法的日本史》八大册巨著 ,则掌握书法风尚的内涵以同质性作时间区间划分,八大册涵盖的时代分别为:飞鸟/奈良时代、平安、镰仓/南北朝、室町/战国时代、安土桃山/江户初期、江户、幕末维新、明治大正昭和等时期。此者的分期常常跨越两个时代,同时又将江户时代作了三期的划分,另外将明治时代和大正昭和时代合并。这种书法史呈现方式,注重掌握一个时代过渡到另一个时代之时段中文化内涵、氛围的延续以及承转现象,深入文化现象起承转合的转变契机,而不只以政治时代作方便的切割。

将书道史当作一生命体发掘其消长呈现其生命脉动者,有日本研究书法的学者春名好重所着《日本书道新史》 ,透析书风变迁的特征,追索日本书道史的开展消长轨迹,将日本书道史的开展消长区分为中国风时代、日本风时代、近代和现代四个分期。春名好重研究日本书道史的发展,明白标示了中国书法之“中国风时代”在日本书道史中的座标地位。其标示的“中国风时代”起自西元六世纪末到九世纪末,又分成模仿期(六世纪末到八世纪末)和过渡期(九世纪初到末期);“日本风时代”起自西元十世纪初到十九世纪的后半期,又分成完成期(十世纪初到十二世纪中)、继承期(十二世纪中到十四世纪前半)、衰微期(十四世纪中到十六世纪末)、复兴期(十六世纪末到十七世纪中)和普及期(十七世纪中到十九世纪后半中段)。春名好重的分期从日本书道书风特色的变迁脉络着眼,而不受限于政治历史演变的分期,更强调了中国书法在日本书道发展上源头的地位,以及其对后代“日本风时代”之发展的影响力。

剖析书法艺术的精神底层源流风格者,有中田勇次郎的著作集之〈书迹请来的历史〉 ,中田勇次郎的著作,十分肯定中国书法书迹对日本书道史代代变革的影响,他指出“回顾我(日本)国的书法史,可以看到来自大陆的书法潮流带动我朝的变革,而且推动前进的波澜”。

中田勇次郎清楚地指出日本书道历史有九个时期受到中国书法影响之源流,依照时间发展顺序分别是:大和时代的百济书法、飞鸟时代的隋唐书法、奈良时代的晋唐书法、平安时代前期的唐朝书法、镰仓时代前半期的宋朝书法、镰仓时代后半期到南北朝时代的元朝书法、室町时代的明朝书法、江户时代的唐样(明朝书风)、明治大正年间的北碑派的书法等。 从中田氏指出的日本书道受到中国书法的影响源考来看,日本的书道史之发展过程,除了在日本平安中后期之和样书法的黄金时期和昭和时代之现代艺术书法表现之外,中国书法“唐样书”的主导影响力实在非常强大。

不管各家的分期为何,特色为何,都共同彰显了中国书法在日本书道史上不容忽视的重要地位,可以说,日本的书道史若失去了中国书法的源流脉动就不成史了。虽然从铃木、伊东两氏的著作《新说和汉书道史》与平凡社的《书法的日本史》来看,两者在名目上并未显现中国书法的影响,但观其著作内容,每一朝代都清楚地条述来自中国书法的渊源与影响表现。春名好重的著作《日本书道新史》强调标示中国书法在日本书道史上的座标地位,中田勇次郎的研究〈书迹请来的历史〉则极明显地层析出不同时期的日本书道源自中国书法的影响脉络。

整体而言,中国书法传入日本对其书道的影响,的确如洪流一般带动着日本书道的波澜。
节录自--《中国书法对日本“唐样书”影响之研究》;林容加 着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苏轼(1036~1101),字子瞻,号东坡,四川眉山人。他是中国史上少有的文艺全才,诗文书画无一不精,他的书法入古出新,与黄庭坚、米芾、蔡襄合称为“宋四家”,并被尊为四家之首;他的文章与其父苏洵、弟苏辙合称“三苏”,均被列入“唐宋八大家”.......
  • 【大纪元7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苏泰安嘉义报导)蜚声国际书法家林国正会长,嘉义艺文书道会创会理事长,擅长书画及诗文,尤以香鼎书法另创一格,为目前艺文界所独创,展现书法另一境界,表达书道丰富韵味及深远意涵。其“舞墨人生书画展”自7月份起在嘉义县国税局民雄稽征所一至三楼展出70件作品,除民众外,艺文界人士也争相前往观赏,领略个中奥妙。
  • “书初无意于佳乃佳尔”是苏东坡耐人寻味的书法语录之一,意思是书写前没有刻意求好的作品,往往是自然天成的佳作.......
  • 宋四家苏、黄、米、蔡,各有自己的风貌,而四家当中最具艺术创新意识的当推黄庭坚。黄庭坚写字非常用功,年轻时虽然书法就已经相当出色,但他仍对自己的字不满意,原因是.......
  • 米芾(公元1051~1107年),初名黻,后改名为芾,字元章,号襄阳漫士,鹿门居士,原籍襄阳(今属湖北)人,后定居润州(今江苏镇江)。他的母亲曾入宫服侍英宗皇后,米芾也得此恩荫而当了个县官,但他“全无富贵愿,独好古人笔札”,为了艺术,丢官也不在意。
  • 一日米芾悠悠醒来,见四周林木茂盛,芳草鲜美,幽静中泛着鸟语花香,仿佛置身桃花源。不远处有凉亭一座,依稀传来声响,于是缓步走向凉亭......
  • (中央社记者郝雪卿台中市28日电)因为经营讨债集团及吸毒入监服刑的李俊毅,在9年收容岁月中,一改前非,成为漆器、书法高手,从大哥变成大师,还获邀进驻台中民俗公园担任工艺师,盼能传承民俗艺术。
  • 〔自由时报记者林晓云/台北报导〕电脑化的时代,一般人连写字的机会都减少了,更何况是写书法!教育部担心书法没落,昨天在全国教育局处长会议,要求各地教育局处在审查各校课程计划时,应将书法列入,要求国中小学校作书法课程安排,规划定时教学、社团、选修课程等。
  • (中央社记者陈昭妤、万淑彰台北29日电)歌手张悬今天不谈音乐创作,只谈书法。她透露小时在外公的指导下练习书法,虽然学得慢、写得也慢,也从此产生浓厚的兴趣,对她而言,写字是了解自己情绪的重要方式。
  • 左:(传)元 管道昇《苏蕙与璇玑图》(局部),哈佛大学塞克勒艺术博物馆藏。右:赵孟頫画像,清叶衍兰绘。(公有领域)
    “伉俪”是何意呢?“伉俪”和“贤伉俪”和都是敬称同一对象,那又怎么分辨其不同的使用时机或情境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