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鲁周公世家(2)

史记卷三十三 鲁周公世家 第三
司马迁;图:正见网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成王长,能听政。于是周公乃还政于成王,成王临朝。周公之代成王治,南面倍依以朝诸侯。①及七年后,还政成王,北面就臣位,堏堏如畏然。②

  注①集解礼记曰:“周公朝诸侯于明堂之位,天子负斧依,南向而立。”郑玄曰:“周公摄王位,以明堂之礼仪朝诸侯也。不于宗庙,避王也。天子,周公也。

  负之言倍也。斧依,为斧文屏风于户牖之闲,周公于前立也。”

  注②集解徐广曰:“堏堏,谨敬貌也。见三苍,音穷穷。一本作‘夔夔’也。”

  初,成王少时,病,周公乃自揃其蚤沉之河,以祝于神曰:“王少未有识,奸神命者乃旦也。”亦藏其策于府。成王病有瘳。及成王用事,人或谮周公,周公奔楚。①成王发府,见周公祷书,乃泣,反周公。

  注①索隐经典无文,其事或别有所出。而谯周云“秦既燔书,时人欲言金縢之事,失其本末,乃云‘成王少时病,周公祷河欲代王死,藏祝策于府。成王用事,人谗周公,周公奔楚。成王发府见策,乃迎周公’”,又与蒙恬传同,事或然也。

  周公归,恐成王壮,治有所淫佚,乃作多士,作毋逸。毋逸称:“为人父母,为业至长久,子孙骄奢忘之,以亡其家,为人子可不慎乎!故昔在殷王中宗,严恭敬畏天命,自度①治民,震惧不敢荒宁,②故中宗飨国七十五年。其在高宗,③久劳于外,为与小人,④作其即位,乃有亮暗,三年不言,⑤言乃欢,⑥不敢荒宁,密靖殷国,⑦至于小大无怨,⑧故高宗飨国五十五年。⑨其在祖甲,⑩不义惟王,久为小人⑾于外,知小人之依,能保施小民,不侮□寡,⑿故祖甲飨国三十三年。”⒀多士称曰:“自汤至于帝乙,无不率祀明德,帝无不配天者。⒁在今后嗣王纣,诞淫厥佚,不顾天及民之从也。⒂其民皆可诛。”*(周多士)*“文王日中昃不暇食,飨国五十年。”作此以诫成王。

  注①集解孔安国曰:“用法度也。”

  注②集解马融曰:“知民之劳苦,不敢荒废自安也。”

  注③正义武丁也。

  注④集解孔安国曰:“父小乙使之久居人闲,劳是稼穑,与小人出入同事也。”

  马融曰:“武丁为太子时,其父小乙使行役,有所劳役于外,与小人从事,知小人艰难劳苦也。”郑玄曰:“为父小乙将师役于外也。”

  注⑤集解孔安国曰:“武丁起其即王位,则小乙死,乃有信嘿,三年不言,言孝行着也。”郑玄曰:“楣谓之梁,暗谓庐也。”

  注⑥集解郑玄曰:“欢,喜悦也。言乃喜悦,则臣民望其言久矣。”

  注⑦集解马融曰:“密,安也。”

  注⑧集解孔安国曰:“小大之政,民无怨者,言无非也。”

  注⑨集解尚书云五十九年。

  注⑩集解孔安国﹑王肃曰:“祖甲,汤孙太甲也。”马融﹑郑玄曰:“祖甲,武丁子帝甲也。”索隐孔安国以为汤孙太甲,马融﹑郑玄以为武丁子帝甲。按:

  纪年太甲唯得十二年,此云祖甲享国三十三年,知祖甲是帝甲明矣。

  注⑾集解孔安国曰:“为王不义,久为小人之行,伊尹放之桐宫。”马融曰:

  “祖甲有兄祖庚,而祖甲贤,武丁欲立之,祖甲以王废长立少不义,逃亡民闲,故曰‘不义惟王,久为小人’也。武丁死,祖庚立。祖庚死,祖甲立。”

  注⑿集解孔安国曰:“小人之所依,依仁政也。故能安顺于觽民,不敢侮慢惸独也。”

  注⒀集解王肃曰:“先中宗后祖甲,先盛德后有过也。”

  注⒁集解孔安国曰:“无敢失天道者,故无不配天也。”

  注⒂集解徐广曰:“一作‘敬之’也。”骃案:马融曰“纣大淫乐其逸,无所能顾念于天施显道于民而敬之也”。

  成王在丰,天下已安,周之官政未次序,于是周公作周官,官别其宜,作立政,①以便百姓。百姓说。

  注①集解孔安国曰:“周公既致政成王,恐其怠忽,故以君臣立政为戒也。”

  周公在丰,病,将没,曰:“必葬我成周,①以明吾不敢离成王。”周公既卒,成王亦让,葬周公于毕,②从文王,以明予小子不敢臣周公也。

  注①集解徐广曰:“韂世家云管叔欲袭成周,然则或说尚书者不以成周为洛阳乎?诸侯年表□曰‘齐﹑晋﹑楚﹑秦,其在成周,微之甚也’。”

  注②正义括地志云:“周公墓在雍州咸阳北十三里毕原上。”

  周公卒后,秋未获,暴风雷*(雨)*,禾尽偃,大木尽拔。周国大恐。成王与大夫朝服以开金縢书,①王乃得周公所自以为功代武王之说。②二公及王乃问史百执事,③史百执事曰:“信有,昔周公命我勿敢言。”成王执书以泣,④曰:“自今后其无缪卜乎!⑤昔周公勤劳王家,惟予幼人弗及知。今天动威以彰周公之德,惟朕小子其迎,我国家礼亦宜之。”⑥王出郊,天乃雨,反风,禾尽起。⑦二公命国人,凡大木所偃,尽起而筑之。⑧岁则大孰。于是成王乃命鲁得郊⑨祭文王。⑩鲁有天子礼乐者,以曪周公之德也。

  注①索隐据尚书,武王崩后有此雷风之异。今此言周公卒后更有暴风之变,始开金縢之书,当不然也。盖由史迁不见古文尚书,故说乖误。

  注②集解徐广曰:“一作‘简’。”骃案:孔安国曰“所藏请命策书本也”。

  注③集解孔安国曰:“二公倡王启之,故先见书也。史百执事皆从周公请命者。”

  郑玄曰:“问者,问审然否也。”

  注④集解郑玄曰:“泣者,伤周公忠孝如是而无知之者。”

  注⑤集解孔安国曰:“本欲敬卜吉凶,今天意可知,故止。”

  注⑥集解王肃曰:“亦宜曪有德也。”正义孔安国云:“周公以成王未寤,故留东未还。成王改过自新,遣使者逆之,亦国家礼有德之宜也。”王﹑孔二说非也。按:言成王以开金縢之书,知天风雷以彰周公之德,故成王亦设郊天之礼以迎,我国家先祖配食之礼亦当宜之,故成王出郊,天乃雨反风也。

  注⑦集解孔安国曰:“郊,以玉币谢天也。天即反风起禾,明郊之是也。”马融曰:“反风,风还反也。”

  注⑧集解徐广曰:“筑,拾也。”骃案:马融曰“禾为木所偃者,起其木,拾其下禾,乃无所失亡也”。

  注⑨集解礼记曰:“鲁君祀帝于郊,配以后稷,天子之礼。”

  注⑩集解礼记曰:“诸侯不得祖天子。”郑玄曰:“鲁以周公之故,立文王之庙也。”

  周公卒,子伯禽固已前受封,是为鲁公。①鲁公伯禽之初受封之鲁,三年而后报政周公。周公曰:“何迟也?”伯禽曰:“变其俗,革其礼,丧三年然后除之,故迟。”太公亦封于齐,五月而报政周公。周公曰:“何疾也?”曰:“吾简其君臣礼,从其俗为也。”及后闻伯禽报政迟,乃叹曰:“呜呼,鲁后世其北面事齐矣!夫政不简不易,民不有近;平易近民,民必归之。”②

  注①索隐周西元子就封于鲁,次子留相王室,代为周公。其余食小国者六人,凡﹑蒋﹑邢﹑茅﹑胙﹑祭也。

  注②集解徐广曰:“一本云‘政不简不行,不行不乐,不乐则不平易;平易近民,民必归之’。又一本云‘夫民不简不易;有近乎简易,民必归之’。”索隐言为政简易者,民必附近之。近谓亲近也。

  伯禽即位之后,有管﹑蔡等反也,淮夷﹑徐戎亦幷兴反。①于是伯禽率师伐之于肸,作肸誓,②曰:“陈尔甲胄,无敢不善。无敢伤牿。③马牛其风,臣妾逋逃,④勿敢越逐,敬⑤复之。⑥无敢寇攘,逾墙垣。⑦鲁人三郊三隧,⑧歭尔刍茭﹑糗粮﹑桢干,⑨无敢不逮。我甲戌筑而征徐戎,[一0]无敢不及,有大刑。”⑾作此肸誓,遂平徐戎,定鲁。

  注①集解孔安国曰:“淮浦之夷,徐州之戎,幷起为寇。”

  注②集解徐广曰:“肸,一作‘鲜’,一作‘狝’。”骃案:尚书作“粊”。孔安国曰“鲁东郊之地名也”。索隐尚书作“费誓”。徐广云一作“鲜”,一作“狝”。

  按:尚书大传见作“鲜誓”,鲜誓即肸誓,古今字异,义亦变也。鲜,狝也。言于肸地誓觽,因行狝田之礼,以取鲜兽而祭,故字或作“鲜”,或作“狝”。孔安国云“费,鲁东郊地名”,即鲁卿季氏之费邑地也。

  注③正义古毒反。牿,牛马牢也。令臣无伤其牢,恐牛马逸。

  注④集解郑玄曰:“风,走逸。臣妾,畼役之属也。”

  注⑤集解徐广曰:“一作‘振’。”

  注⑥集解孔安国曰:“勿敢□越垒伍而求逐也。觽人有得佚马牛,逃臣妾,皆敬还。”

  注⑦集解郑玄曰:“寇,劫取也。因其失亡曰‘攘’。”

  注⑧集解王肃曰:“邑外曰郊,郊外曰隧。不言四者,东郊留守,故言三也。”

  注⑨集解孔安国曰:“皆当储歭汝粮,使足食;多积刍茭,供军牛马。”马融曰:“桢﹑干皆筑具,桢在前,干在两旁。”正义糗,去九反。桢音贞。

  注⑩集解孔安国曰:“甲戌日当筑攻敌垒距堙之属。”

  注⑾集解马融曰:“大刑,死刑。”

  鲁公伯禽卒,①子考公酋立。②考公四年卒,立弟熙,③是谓炀公。炀公筑茅阙门。④六年卒,子幽公宰立。⑤幽公十四年。幽公弟垊杀幽公而自立,是为魏公。⑥魏公五十年卒,子厉公擢立。⑦厉公三十七年卒,鲁人立其弟具,是为献公。献公三十二年卒,⑧子真公濞立。⑨

  注①集解徐广曰:“皇甫谧云伯禽以成王元年封,四十六年,康王十六年卒。”

  注②索隐系本作“就”,邹诞本作“遒”。

  注③索隐一作“怡”。考公弟。

  注④集解徐广曰:“一作‘第’,又作‘夷’。世本曰‘炀公徙鲁’,宋忠曰:‘今鲁国’。”

  注⑤索隐系本名圉。

  注⑥集解徐广曰:“世本作‘微公’。”索隐系本“垊”作“弗”,音沸。“魏”作“微”。且古书多用魏字作微,则太史公意亦不殊也。

  注⑦索隐系本作“翟”,音持角反。

  注⑧集解徐广曰:“刘歆云五十年。皇甫谧云三十六年。”

  注⑨索隐真音慎,本亦多作“慎公”。按:韂亦有真侯,可通也。濞,系本作“挚”,或作“鼻”,音匹位反。邹诞本作“慎公坙”。

  真公十四年,周厉王无道,出奔彘,共和行政。二十九年,周宣王即位。

  三十年,真公卒,弟敖立,是为武公。

  武公九年春,武公与长子括,少子戏,①西朝周宣王。宣王爱戏,欲立戏为鲁太子。周之樊仲山父谏宣王曰:“废长立少,不顺;不顺,必犯王命;犯王命,必诛之:故出令不可不顺也。令之不行,政之不立;②行而不顺,民将□上。

  ③夫下事上,少事长,所以为顺。今天子建诸侯,立其少,是教民逆也。④若鲁从之,诸侯效之,王命将有所壅;⑤若弗从而诛之,是自诛王命也。⑥诛之亦失,不诛亦失,⑦王其图之。”宣王弗听,卒立戏为鲁太子。夏,武公归而卒,⑧戏立,是为懿公。

  注①正义许义反,又音许宜反,后同。

  注②集解韦昭曰:“令不行则政不立。”

  注③集解韦昭曰:“使长事少,故民将□上。”

  注④集解唐固曰:“言不教之顺而教之逆。”

  注⑤集解韦昭曰:“言先王立长之命将壅塞不行也。”

  注⑥集解韦昭曰:“先王之命立长,今鲁亦立长,若诛之,是自诛王命。”

  注⑦集解韦昭曰:“诛之,诛王命;不诛,则王命废。”

  注⑧集解徐广曰:“刘歆云立二年。”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周公旦者,周武王弟也。①自文王在时,旦为子孝,②笃仁,异于髃子。及武王即位,旦常辅翼武王,用事居多。武王九年,东伐至盟津,周公辅行。
  • 三年十月,庆封出猎。初,庆封已杀崔杼,益骄,嗜酒好猎,不听政令。庆舍用政,(1)已有内隙。田文子谓桓子曰:“乱将作。”
  • 十年,惠公卒,子顷公无野立。(1)初,崔杼有宠于惠公,惠公卒,高﹑国畏其偪也,逐之,崔杼奔韂。
  • 三十年春,齐桓公率诸侯伐蔡,蔡溃。(1)遂伐楚。楚成王兴师问曰:“何故涉吾地?”管仲对曰:“昔召康公命我先君太公曰:‘五侯九伯,若实征之,以夹辅周室。’(2)赐我先君履,(3)东至海,西至河,南至穆陵,北至无棣。楚贡包茅不入,王祭不具,(4)是以来责。昭王南征不复,是以来。”
  • 正义括地志云:“天齐池在青州临淄县东南十五里。封禅书云‘齐之所以为齐者,以天齐也’。”
  • “三人行,必得我师。”(1)“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2)使人歌,善,则使复之,然后和之。(3)
  • 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1)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2)往者不可谏兮,(3)来者犹可追也!(4)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5)孔子下,欲与之言。(6)趋而去,弗得与之言。
  • 他日,灵公问兵陈。(1)孔子曰:“俎豆之事则尝闻之,军旅之事未之学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