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燕召公世家(1)

史记卷三十四 燕召公世家 第四
司马迁;图:正见网
  人气: 27
【字号】    
   标签: tags:

召公奭与周同姓,姓姬氏。①周武王之灭纣,封召公于北燕。②

  注①集解谯周曰:“周之支族,食邑于召,谓之召公。”索隐召者,畿内菜地。

  奭始食于召,故曰召公。或说者以为文王受命,取岐周故墟周﹑召地分爵二公,故诗有周召二南,言皆在岐山之阳,故言南也。后武王封之北燕,在今幽州蓟县故城是也。亦以元子就封。而次子留周室代为召公。至宣王时,召穆公虎其后也。

  注②集解世本曰:“居北燕。”宋忠曰:“有南燕,故云北燕。”

  其在成王时,召王为三公:自陕以西,召公主之;自陕以东,周公主之。①成王既幼,周公摄政,当国践祚,召公疑之,作君奭。②君奭不说周公。③周公乃称“汤时有伊尹,假于皇天;④在太戊时,则有若伊陟﹑臣扈,假于上帝,巫咸治王家;⑤在祖乙时,则有若巫贤;⑥在武丁时,则有若甘般:

  ⑦率维兹有陈,保乂有殷”。⑧于是召公乃说。

  注①集解何休曰:“陕者,盖今弘农陕县是也。”

  注②集解孔安国曰:“尊之曰君,陈古以告之,故以名篇。”

  注③集解马融曰:“召公以周公既摄政致太平,功配文﹑武,不宜复列在臣位,故不说,以为周公苟贪宠也。”

  注④集解孔安国曰:“伊挚佐汤,功至大天,谓致太平也。”郑玄曰:“皇天,北极天帝也。”

  注⑤集解孔安国曰:“伊陟﹑臣扈率伊尹之职,使其君不陨祖业,故至天之功不陨。巫咸治王家,言其不及二臣。”马融曰:“道至于上帝,谓奉天时也。”

  郑玄曰:“上帝,太微中其所统也。”

  注⑥集解孔安国曰:“时贤臣有如此巫贤也。贤,咸子;巫,氏也。”

  注⑦集解孔安国曰:“高宗即位,甘般佐之。后有傅说。”

  注⑧集解徐广曰:“一无此九字。”骃案:王肃曰“循此数臣,有陈列之功,安治有殷也”。

  召公之治西方,甚得兆民和。召公巡行乡邑,有棠树,①决狱政事其下,自侯伯至庶人各得其所,无失职者。召公卒,而民人思召公之政,怀棠树不敢伐,哥咏之,作甘棠之诗。

  注①正义今之棠梨树也。括地志云:“召伯庙在洛州寿安县西北五里。召伯听讼甘棠之下,周人思之,不伐其树,后人怀其德,因立庙,有棠在九曲城东阜上。”

  自召公已下九世至惠侯。①燕惠侯当周厉王奔彘,共和之时。

  注①索隐幷国史先失也。又自惠侯已下皆无名,亦不言属,惟昭王父子有名,盖在战国时旁见他说耳。燕四十二代有二惠侯,二厘侯,二宣侯,三桓侯,二文侯,盖国史微失本谥,故重耳。

  惠侯卒,子厘侯立。①是岁,周宣王初即位。厘侯二十一年,郑桓公初封于郑。三十六年,厘侯卒,子顷侯立。

  注①正义厘音僖。

  顷侯二十年,周幽王淫乱,为犬戎所弑。秦始列为诸侯。

  二十四年,顷侯卒,子哀侯立。哀侯二年卒,子郑侯立。①郑侯三十六年卒,子缪侯立。

  注①索隐按:谥法无郑,郑或是名。

  缪侯七年,而鲁隐西元年也。十八年卒,子宣侯立。①宣侯十三年卒,子桓侯立。②桓侯七年卒,③子庄公立。

  注①索隐谯周曰:“系本谓燕自宣侯已上皆父子相传无及,故系家桓侯已下幷不言属,以其难明故也。”按:今系本无燕代系,宋忠依太史公书以补其阙,寻徐广作音尚引系本,盖近代始散佚耳。

  注②集解徐广曰:“古史考曰世家自宣侯已下不说其属,以其难明故也。”

  注③集解世本曰:“桓侯徙临易。”宋忠曰:“今河闲易县是也。”

  庄公十二年,齐桓公始霸。十六年,与宋﹑韂共伐周惠王,惠王出奔温,立惠王弟颓为周王。①十七年,郑执燕仲父而内惠王于周。二十七年,山戎来侵我,齐桓公救燕,遂北伐山戎而还。燕君送齐桓公出境,桓公因割燕所至地予燕,②使燕共贡天子,如成周时职;使燕复修召公之法。三十三年卒,子襄公立。

  注①集解谯周曰:“按春秋传,燕与子颓逐周惠王者,乃南燕姞姓也。世家以为北燕,失之。”索隐谯周云据左氏燕与韂伐周惠王乃是南燕姞姓,而系家以为北燕伯,故着史考云“此燕是姞姓”。今检左氏庄十九年“韂师、燕师伐周”,二十年传云“执燕仲父”,三十年“齐伐山戎”,传曰“谋山戎,以其病燕故也。”

  据传文及此记,元是北燕不疑。杜君妄说仲父是南燕伯,为伐周故。且燕、韂俱是姬姓,故有伐周纳王之事;若是姞燕与韂伐周,则郑何以独伐燕而不伐韂乎?

 注②正义予音与。括地志云:“燕留故城在沧州长芦县东北十七里,即齐桓公分沟割燕君所至地与燕,因筑此城,故名燕留。”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项籍者,下相人也,(1)字羽。(2)初起时,年二十四。其季父项梁,(3)梁父即楚将项燕,(4)为秦将王剪所戮者也。(5)项氏世世为楚将,封于项,(6)故姓项氏。
  • 项梁起东阿,西,*(北)**[比]*至定陶,再破秦军,项羽等又斩李由,益轻秦,有骄色。宋义乃谏项梁曰:“战胜而将骄卒惰者败。今卒少惰矣,秦兵日益,臣为君畏之。”项梁弗听。乃使宋义使于齐。
  • 到新安。(1)诸侯吏卒异时故繇使屯戍过秦中,秦中吏卒遇之多无状,及秦军降诸侯,诸侯吏卒乘胜多奴虏使之,轻折辱秦吏卒。秦吏卒多窃言曰:“章将军等诈吾属降诸侯,今能入关破秦,大善;即不能,诸侯虏吾属而东,秦必尽诛吾父母妻子。”
  • 汉之元年四月,诸侯罢戏下,各就国。(1)项王出之国,使人徙义帝,曰:“古之帝者地方千里,必居上游。”(2)乃使使徙义帝长沙郴县。(3)趣义帝行,其髃臣稍稍背叛之,乃阴令衡山﹑临江王击杀之江中。
  • 是时也,晋平公淫,六卿擅权,东伐诸侯;楚灵王兵强,陵轹中国;齐大而近于鲁。鲁小弱,附于楚则晋怒;附于晋则楚来伐;不备于齐,齐师侵鲁。
  • 定公八年,公山不狃不得意于季氏,因阳虎为乱,欲废三桓之适,(1)更立其庶駆阳虎素所善者,遂执季桓子。桓子诈之,得脱。定公九年,阳虎不胜,奔于齐。是时孔子年五十。
  • 他日,灵公问兵陈。(1)孔子曰:“俎豆之事则尝闻之,军旅之事未之学也。”
  • 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1)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2)往者不可谏兮,(3)来者犹可追也!(4)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5)孔子下,欲与之言。(6)趋而去,弗得与之言。
  • “三人行,必得我师。”(1)“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2)使人歌,善,则使复之,然后和之。(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