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元】孤岛寓言:高人破解智者棋局

长风拂泪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9日讯】这是我小时候看到的一个故事,当时只是匆匆地看过一遍,但觉得很震撼,而这么多年了,还忘不掉……

老智者离开了这个世界,他已经到了离开的年龄。

人们稍稍表示了一下惋惜,很快便将他忘记了。在这片土地上,人人都在感叹着“难得糊涂”,人们不需要智者的帮助。这儿的人已经养成了一个心理习惯:只有当他用得着你的时候,才会想起你。

没了智者,人们一样如同往日的活着,没了谁地球也照样自转。而智者临终留下预言的事好像也并没有出现。

数年难破一局残棋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

人们已经习惯了暴王的统治,不再关心他又下什么命令,转而埋头关注自己的生活,想尽办法让自己过得好一点,比别人强一点。暴王也希望这样,没有人再挑他的毛病(他最害怕这个了)而他又会比别人过得都好。

孤岛渐渐繁华起来,不管是粉饰,还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反正这里的花花东西多了,人们生活中的事情也多了起来。人们为自己的生活奔忙着。

孤岛的东北角是一个有山有水的好地方,那里有一个热闹的街市,买的、卖的、跑腿的、算命的……各行各业的人们在自谋生计。街头上坐着一个老人,面前摆了一局残棋。每天他都来,好多年了,人们都认识了他。

棋是祖上传下的,谁来都给下,输了给他五角钱。

“若是我赢了呢?”有人问。

“这个你拿去,准亏不了你。”他指指身边的一个小红木盒子。颜色一看就是祖传的古物宝贝。

但这些年来,从来没有人能赢过他,他也就以此作了生计。还有有心人就不信破不了这局棋,把残棋的布局画下来,拿回去一招一招地试,结果将所有的招术都试了一遍,也没有找到赢他的棋路。但仍然不断地有人来他这儿下这局棋。

两个人下棋,一群人观棋。

震撼难忘一传奇

不知什么时候,观棋的人群中多了一个年轻人。他只是静静的看,从早看到晚,这样过了好多天。有人看他貌相中透着精明,便请他跟老人下一局,但他微笑着拒绝了。“不下那你天天来干嘛?”那人不高兴了。年轻人微微一笑,什么也没有说,他还是天天来看棋。

终于有一天,他突然要求与象棋老人下了这一局。人们都热心地来这儿围着观看。

“红先,红先。”老人开场白总是这一句,这是下这场残棋的惯例。

日头从东方转向了南方,晌午了,有人给帮忙送来吃的,边吃着边看棋。山里小镇的这个角落,今天变得很安静,每个人都在深思。

不知不觉日头已经转向了西方,快要沉到山那边去了。

年轻人并没有吃老人几个棋子,但老人的黑棋子却被红子团团围住了。老人沉思了很久很久。

突然年轻人流出了眼泪,接着哭出了声:“黑子苦啊,黑子苦啊……”

老人也喃喃地说:“就这么破了,祖上传下的迷就这么破了啊,祖上说了,只有大慈大悲的人才能破了这迷啊,终于破了……”两人相对而坐感叹不已。


图 ◎ 古瑞珍

围观的人们听不明白两人说些什么,就说:“喔,他们疯了……”

老人把那个红木盒子放在年轻人手里,要他一定回到家再打开看。

第二天,象棋老人没有再来,其实从那天之后,他再也没有来过。谁也不知道他家在哪里。

等待观棋的人看老人不来了,刚刚想散去,那个年轻人急匆匆地赶来,问象棋老人去了哪儿了?

人们说他没有来,大概以后也不会再来了。

年轻人自语说:“那么珍贵的东西,我不能要啊……”边说边离开人群远去了。

这是我小时候看到的一个故事,当时只是匆匆地看过一遍,但觉得很震撼,而这么多年了,还忘不掉,尤其那“大慈大悲”四个字,觉得意味是那么的深长。这样传奇般的故事,在民间很多地方都有流传。在这里先借用了这一个故事。
 
后来,人们说那个象棋老人便是老智者的后代,又有人说这个年轻人必将会是一个全岛皆知的法力极高的大人物。

又有几年过去了,老人再也没有出现,年轻人也没有出现。人们又沉浸在自己的生活与奔忙之中,也没有人去思考那个“大慈大悲”背后是什么内涵。(待续)◇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32期【历史新观】栏目 (2009/07/30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134/6727.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渐渐的,人们忘记了广阔的大海、浩瀚的天空,忘记了自由自在的漂流,自由自在的飞翔:人们在麻木中求生,在愚钝中过活
  • 数百年前,南宋将领辛弃疾登上镇江的北固楼,遥望滚滚奔流的长江,感叹神州千里风光。而词人笔下的神州风光,更因帝王将相、豪杰群雄的风云板荡,涌出奔放的豪情。
  • 尧、重华率人马走后,大屋空了。老爹黍也不食、夜里不睡,抱根杖蹲地下。娘一咒,爹挥杖扯细嗓门吼:“俺魂叫你咒没了!再咒,上阎罗殿寻俺去。”
  • 透过老婆婆的讲古,郑欣对从前的上海有更深的了解,以前通过功能看到的片段过去、想不通的物事因果,原来是如此一回事,历史的来龙去脉在他心中逐渐清晰……
  • 当时上海的租界,基本上分为两大区块,在今日的黄浦、静安以及虹口、杨浦四个区,主要是以英美为主的公共租界,卢湾、徐汇两区主要是法国租界,而闸北区和原南市区则属于中国管理的华界。租界的存在,一方面是中国丧失主权的象征;但另一方面,上海却因为有了租界的存在,而未被清末以来的动荡与战乱所波及,并享有实际独立的地位和充分的国际联系,使上海在百年内迅速发展,成为亚洲数一数二的国际性大都市,“十里洋场”的称号,从此而来。
  • 康熙对外开放的政策,到了乾隆时期逐渐改变,清朝重复着前朝的步伐,走上了闭关自守的道路。乾隆二十二年(西元一七五七年),清朝开始执行“一口通商”的政策,下令沿海各省除广州一地外,其他所有港口一律停止对外贸易。后来更规定外国人来华贸易的门槛,对进口货品课收高额税金,并限制中国产品出口的种类。神州虽然在形式上还留下一道对外窗口,但实质上已经彻底与外界断绝往来了。
  • 郑欣的宿命通功能,常常让他在无意中回到“过去”的上海,有时是一阵枪林弹雨、有时是一段靡靡之音。“过去”说来即来、说走就走,仿佛像看电视一样,他有时都会忘记自己是什么时代的人
  • 景山
    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人们却丝毫没有察觉真正的病因是由于赤龙的作祟...
  • 现代人多以有机或无机,作为是否具有生命迹象的判断,“城市”是抽象的集合概念,无论其定义在各地有多么不同,人们都不会把它视为一个生命体。
  • 早明白的、善良的,终于有了真正的美好生活,那是他们的选择,他们的福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