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元】孤岛寓言:越过血色围墙

长风拂泪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9日讯】自从年轻人免费为人祛病,又唤醒人们沉睡的记忆,神奇的事发生了。有一天,从血色围墙外跃入一个小孩,不但没有被食人兽吃掉,反而在兽背上顽皮地骑了一会。人们发现,能越过这血色围墙的人不止银娃娃小孩一个……

为了自己的吃穿住行,人们绞尽了脑汁。如果说苍天赐给这世界的财富是一定量的,那么人要想自己拥有更多,就只能从别人手里争夺。

这些年来,岛上的人已经习惯了弱肉强食的争夺。多年的劳心又劳身,人的身体越来越差了。那真是,睁开双眼,莫名疲惫,内心深处的感觉,活得好累……

有人躺在病榻上,提心吊胆地回忆着一搭搭溜到自己手边又溜去的钞票。世界是很奇怪的,有的人穷但身体很健康,有的人富可是一身贵病,有的人病了到医院一看就好,有的人怎么治也治不好,下半辈子病恹恹的靠药罐子喂着生活。人好像都生活在不同程度的痛苦中,很多人真的就成了药罐子。

突然有一天,人们听说有一个年轻人免费给好多人看过病,几乎能让人起死回生,而他为人和善、知识渊博,没有人能猜出他到底有多大能力。这真是喜从天降,久受病痛折磨的人纷纷前去拜访。


图 ◎ 古瑞珍

暴王也听说了他,这些年来,暴王靠吸人血维持生命,比别人的寿命都长了些。但也免除不了病痛。暴王想把他招到自己身边来,专门为自己治病。

刚要发这道命令时,突然手下人跑来告诉说:人家已经不给任何人治病了,人家说了,人得病是有原因的,人们跟着他锻炼,一样能达到身心健康,甚至有的人还返老还童了!

暴王有些恼火,但不敢去得罪这个有些神秘的年轻人。

灵魂深处打开了一扇天窗

年轻人并不喜欢给人治病。他给人们讲了很多。他知道的真是太多了,给人们讲述了一个古老的国度,讲述了生命的来历,讲述了岛上现状的原因……他还一再的告诉人们,为什么要做一个好人。没有人曾讲过这些,麻木已久的人们突然觉得,灵魂深处打开了一扇天窗,安安静静地听着,听得如痴如醉。

这正是人们从内心深处苦苦追求、苦苦等待的声音。人们表面上是麻木的、愚钝的,但是人在内心深处,有着难以忘怀的遥远的记忆,而如今沉睡的记忆在苏醒。

人们忽然明白多年前听过的那四个字:大慈大悲。那是从生命的根本进行救度。人们开始尊称那个年轻人为师父。

很快,他们都变得身心健康了,岛上的风气也好起来。这是人们当初没有料到的。而且,连普通人都已经明确认识到,使人身心健康才是最大最好的礼物。所以得了好处的人,也不忘把师父所说的告诉亲朋好友,让他们也感受一下绝处逢生的快乐。

而为了讨好,暴王的手下也曾说让他也去锻炼锻炼试试。暴王恼火了,不准手下再提此事。

重拾对漂海老人的记忆

后来,人们看见好多神奇的事。有一天,从血色围墙外飞跃入一个小孩子。那小孩本事真大,不但没有被食人兽吃掉,反而还在兽背上顽皮地骑了一会,狠狠地揪着它的耳朵,食人兽气得哇哇怪叫了一整天。

小孩带着一枚玉去找到了一个老人,那枚玉是当年送给漂海老人的。小孩说要来岛上找一个高人。老人一惊,说那高人是不是一个年轻人,我帮你去请他?小孩还挺倔,说我已经学了很多本事,我要自己去找。

几天后,清晨锻炼的人群中,多了一个长得像银娃娃一样的小孩。

一部分尚在的老人又回忆起那个漂海老人的故事,而这小孩是他的后代,他也成了同门中人,人们敬佩着、欣喜着,幸福地过了一天又一天。

象棋老人也在其中,他想起了自己聪明的先祖,他要是还活着,就不会再绝望了。

这些事又传入了暴王的耳朵里,他再也沉不住气了。

一天,银娃娃小孩的家族邀请师父去做客,师父就应邀去了。人们才发现,能越过这血色围墙的人绝不止银娃娃小孩一个。

他们刚刚走,残暴国王已经暴跳如雷,于是一场携沙尘卷乌云的狂风从岛上骤然而起。

血腥恐怖降临孤岛

孤岛之所以称得上孤岛,更主要的是岛上的资讯与世隔绝,残暴国王掌控着岛上的一切,大部分人听到的只能是暴王的声音。

如今孤岛陷入了血腥恐怖的魔难之中。很多人却没有感觉到,只有他们,他们强烈的感受到了,感受到了那场巨大的灾难。

一群手无寸铁的善良人,要去面对着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残暴魔兽,面对它所控制着的整个国度的刑具。短短的时间里,多少个常带笑容的面孔消失了,多少个温馨的家庭残破了。

但他们什么钱权都不争不抢,在这个崇尚打架的地方,在这种极不公的对待下,挨了打都不还手。他们只是在讲理,在这个狂妄不讲理的地方,给他们去讲理。“这样的人傻、懦弱,是最好欺负的。”残暴国王一直这么想。

“用强制手段吓唬他们,不让他们再锻炼,他们也不会掀起什么波澜。”暴王的一个手下也锻炼过,他身体是健康多了,但是人变得很天真,像个小孩子似的了,暴王感到可笑。

暴王他还怕对付不了小孩?编几个谎话儿,哄一哄,不行就吓唬吓唬,他们就乖乖地听我的了!讲理?他们嘴多还是我暴王嘴多?全国所有的大媒体都是我的喉舌!至于那些多年花大力气培养出来的顺我之民,哼,他们当然跟着我走,暴王笑得那么冷,仿佛千年尸井里冒出的阴冷阴冷的黑气。

泣血歌声引人落泪


图 ◎ 古瑞珍

灾难,不只是一个辞汇,伤亡也不只是数字,那是千千万万具血肉之躯,是千千万万条生命,是千千万万个家庭从此以后长久的痛!谁都不愿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为了让别人少一些痛苦,很多人自己先挺身而出,为了维护得之不易的真诚与善良,很多人义无反顾。

“你是否失去过挚爱亲朋;想像一下那会是怎样的心情;在这里每时每刻都有生命消失;请不要无动于衷;幸福记忆美好时光,愿与他一生分享;可突然他消失了;你知道他还活着吗?请不要无动于衷……”
 
“请不要无动于衷,这一切在这里发生;失去亲人,你知道那是怎样的痛;失去家园,你懂得那是多么的冷……”

狂风呼啸的日子里,隐隐约约传来着这样的歌声。日复一日,歌者的声音沙哑了,喉咙出血了……

终于有人流下了真诚的泪水。在暴王喉舌叫嚣的日子里,能听到这样的歌声是多么的不易。(待续)◇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33期【历史新观】栏目 (2009/08/06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135/6764.ht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渐渐的,人们忘记了广阔的大海、浩瀚的天空,忘记了自由自在的漂流,自由自在的飞翔:人们在麻木中求生,在愚钝中过活
  • 这是我小时候看到的一个故事,当时只是匆匆地看过一遍,但觉得很震撼,而这么多年了,还忘不掉……
  • 数百年前,南宋将领辛弃疾登上镇江的北固楼,遥望滚滚奔流的长江,感叹神州千里风光。而词人笔下的神州风光,更因帝王将相、豪杰群雄的风云板荡,涌出奔放的豪情。
  • 尧、重华率人马走后,大屋空了。老爹黍也不食、夜里不睡,抱根杖蹲地下。娘一咒,爹挥杖扯细嗓门吼:“俺魂叫你咒没了!再咒,上阎罗殿寻俺去。”
  • 透过老婆婆的讲古,郑欣对从前的上海有更深的了解,以前通过功能看到的片段过去、想不通的物事因果,原来是如此一回事,历史的来龙去脉在他心中逐渐清晰……
  • 当时上海的租界,基本上分为两大区块,在今日的黄浦、静安以及虹口、杨浦四个区,主要是以英美为主的公共租界,卢湾、徐汇两区主要是法国租界,而闸北区和原南市区则属于中国管理的华界。租界的存在,一方面是中国丧失主权的象征;但另一方面,上海却因为有了租界的存在,而未被清末以来的动荡与战乱所波及,并享有实际独立的地位和充分的国际联系,使上海在百年内迅速发展,成为亚洲数一数二的国际性大都市,“十里洋场”的称号,从此而来。
  • 康熙对外开放的政策,到了乾隆时期逐渐改变,清朝重复着前朝的步伐,走上了闭关自守的道路。乾隆二十二年(西元一七五七年),清朝开始执行“一口通商”的政策,下令沿海各省除广州一地外,其他所有港口一律停止对外贸易。后来更规定外国人来华贸易的门槛,对进口货品课收高额税金,并限制中国产品出口的种类。神州虽然在形式上还留下一道对外窗口,但实质上已经彻底与外界断绝往来了。
  • 郑欣的宿命通功能,常常让他在无意中回到“过去”的上海,有时是一阵枪林弹雨、有时是一段靡靡之音。“过去”说来即来、说走就走,仿佛像看电视一样,他有时都会忘记自己是什么时代的人
  • 景山
    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人们却丝毫没有察觉真正的病因是由于赤龙的作祟...
  • 现代人多以有机或无机,作为是否具有生命迹象的判断,“城市”是抽象的集合概念,无论其定义在各地有多么不同,人们都不会把它视为一个生命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