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瞬间】神的昭示

蔡大雅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9日讯】当徐霞客正惊讶广州的繁荣富庶时,却看到南海神庙前的一封预言信,似乎记载着大难将至。一股恐惧与不安,弥漫在广州的各个角落…

徐霞客接着来到出海码头想要参观南海神庙,他远远地就听到南海神庙前议论声甚嚣尘上,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他好奇地向旁人打听情况,人们告诉他,刚才在神像的膝盖上发现一封信,信里预言着一场大灾难即将降临,要众人及早避难。这简单的讯息引发徐霞客想一窥信中究竟的好奇心,他挤进庙里,见大殿外张贴了一张墨水未干的大报,记载着发现那封信的经过,以及信中预言的内容:“水青仄起日月隐,只在桂花三度开;暂睹天颜未可喜,哀鸿遍地穗城衰。”

由于信是忽然出现在神像的腿上,且神像一向高高立于神坛之上,除了庙方每日打扫外,无人敢轻易靠近,而今晨洒扫时并未发现任何异样,因此人们相信,这封神秘出现的信件是神给人的昭示。一听是神像显灵,消息马上传开来,庙里马上涌入大批百姓。徐霞客本想参访南海神庙,但见庙里涌入的人越来越多,知道此时显然不是参观的好时机,便退出庙外,在码头信步闲走。

他一边闲走,一边揣测预言的内容。不久后,又听说在五仙观也同样发现一封相同内容的信。消息很快就传遍全城,人们议论纷纷,因为预言的字句浅白易懂,似乎想让所有人明白大难将至,但这场灾难到底何时降临,却只有隐晦的暗示,如此在警示人们的同时,也造成人心中的莫名压力。恐惧与不安,随着预言的流传,开始弥漫在广州的各个角落。

也不知是自己的心理作用,还是感受到多数人的惶然,徐霞客觉得日头变得晦涩无光,充潮湿气与腥膻味的空气令人窒息,他忽然无法继续在广州城内待下去,几乎是狼狈的逃离这命定遭受不幸的繁荣大城。

徐霞客回到小船停泊的地方,发现邵卜已经在那里等候了。他见徐霞客仓皇而来,便即解开缆绳,驾着船循原路回去。一路上徐霞客不发一语,邵卜也不开口询问。小船又驶进了被雾笼罩的河段,虽然空气中同样充满湿气,但先前那种令人窒息的压力已经消失了,徐霞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觉得恢复过来平常的自己,他顿时感到无比疲累,倚着船板就睡着了。

重返邵家庄


图 ◎ 萧素惠

徐霞客在一阵轻晃中醒来,邵卜停好船后才来叫醒他,原来他们已回到邵家庄附近了。他迷迷糊糊地跟着邵卜走回去,回到邵家庄时,又已经是掌灯时分了。邵卜依旧先进去禀报,然后出来传达主人的意思——邵拓知道徐霞客今日颇为劳顿,决定不出来与他见面寒暄,并安排他在自己的房间里进食晚餐,好让他可以充分休息。徐霞客感激主人的体贴与善意,随着仆人回到客房,见晚餐已经陆续摆上桌了,无非是青菜豆腐之类的家常菜,虽简单却可口,徐霞客狼吞虎咽地一扫而空。待仆人收走碗盘后,他又取出纸笔,继续每天必做的功课。

他详细的记载今天的经历,尤其是有关预言的一切,以及他观察广州及其居民所得的印象。他越回想、越觉得有许多事情发生的实在不寻常,例如小船如何在短短时间内从福建来到广州?邵卜从未到过广州,如何知道往广州的水径?又他奉命到五仙观与南海神庙去送信,为何这二处也恰巧在同时发现两封内容相同的信?为何城里发生如此轰动大事,邵卜却好像早就知道一样地淡然以待?

诸多疑惑萦绕在徐霞客的脑袋中,使他虽然困极却无法入眠。他翻来覆去的思考,直到逐渐昏沉,仍旧百思不得其解。他迷迷糊糊地睡去,睡梦中,徐霞客仿佛看见辫子兵在一个汉人将军的帮助下越过长城,又在另一个汉人将军的帮助下,攻陷了一座大城,然后他看见尸堆成山、血流成河,一幅人间地狱的惨状,清楚地展现在他的面前。

徐霞客被这恐怖的景象吓醒,再也无法入睡。他披衣起身,到院子里散心透气。夜晚的空气料峭清凉,四处寂静,只有远处的蛙叫虫鸣此起彼落地应合著。他忽然有股奇妙的感觉,让他想起极其遥远的记忆,仿佛童年时在家里,依靠在父母身边的那种安心、安全的感觉。他长年在外云游,早已是个浪迹天涯的不归客,对他而言,“家”一直是个极为飘渺模糊的概念,他在外游历数十年,甚少想过要回家,更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结束无止尽的旅行,回家去过安居的生活。(待续)◇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32期【历史新观】栏目 (2009/07/30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134/6729.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