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瞬间】南柯一梦

蔡大雅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9日讯】拜别劭家庄后,徐霞客在邵卜的带领下走出错综复杂的龙洞。在寺院和和尚聊起劭家庄的一切时,才听说在怪石丛之后,竟是万丈深渊……

但白天经历的感受是如此的深刻,而又恰与现在的感觉形成强烈的对比,使他的心灵受到剧烈地冲击,刹那间了解了“家”的意义。原来他不停地行走四海,其实在潜意识中,是为了寻找回家的路——这个“家”,并非此生此世的那个“家”,而是先天生成自己的那个地方,只有那里,才是自己永恒的归宿。

每个人其实都想回家,只是人对“回家”的印记十分深刻,但对“家”的记忆却只在隐约中浮现,才使人在世上不断地寻寻觅觅,努力地追求着某项自己认为很重要的东西,认为这就是人生的目的了。于是有人追求权力财富、有人追求真理道路、有人追求长生不老、有人追求生活幸福……,其实每个人真正想追求的,都是一条回家的路。

“回家!我想回家!”徐霞客喃喃地念着,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离开邵家庄

徐霞客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泪流满面,他想了一想,才发现自己做了好长的一个梦中梦,梦中所思所悟,仍清楚地留在脑海。他急忙梳洗完毕,来到堂上,早有仆人进去禀报,所以邵拓不久后就出来相见。二人寒暄一阵,徐霞客向主人致谢后,便迫不及待的开始叙述他昨日的经历与感受。邵拓依旧带着淡淡的微笑,静静地听着徐霞客说话,直到他说到自己想到要“回家”的时候,徐霞客感觉到邵拓的笑容中闪烁着一丝欣慰之意。他自己也笑了。二人相视而笑、莫逆于心,一切尽在不言中。

隔了一会,徐霞客开口向邵拓辞别,邵拓也不多加挽留,令邵卜为徐霞客带路,领着他仍旧从龙洞出去。徐霞客再次道谢后回房去整理行李,邵拓又细细交代邵卜一番,才回后院。二人用过早点后随即启程,不一会功夫又来到龙洞之前。跟来时一样,二人点燃了火把,预备好替用的树枝,就往洞里走去。由于徐霞客事先已向邵卜表示,因为时间尚早,想顺道观察龙洞内石龙的状况,所以他们便在龙洞里走走停停,直到替用的树枝也快要燃尽了,才离开龙洞。

他们来到初次相遇的地方后,徐霞客就请邵卜留步了,于是二人在树下作揖道别。邵卜看着徐霞客转身离去,又在树下逗留一阵子,才又钻进龙洞去。

在执著中迷航

由于在龙洞逗留的时间太久,徐霞客下山的路只走到一半,天又将黑了。他辨明方向,来到他之前曾经借宿过的寺院,准备求宿一晚。寺院里的和尚见他数日后还在附近徘徊,很是纳闷,便询问他这几日的经历。徐霞客一五一十地告诉他们,和尚听的个个瞠目结舌,好一会,才有一个老和尚开口说话,告诉徐霞客,那怪石丛中是无法通行的,况且在怪石丛后就是万丈深渊,只有无尽的浪涛拍打着峭壁。这番说法徐霞客当然无法接受,而和尚们也对他的经历感到相当疑惑,双方各持己见,最后决定明早由一熟悉附近环境的僧人为向导,跟着徐霞客去做实地确认。

这个晚上,徐霞客又是怀抱着无数疑惑入睡。次日一早,他随众僧用完早斋,便和导僧一起来到怪石丛前。他凭着记忆寻找入口,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石堆中的那条缝隙。于是两人沿着怪石丛的周围走去,想借此绕到石丛后面去。两人费了好大功夫,披荆斩棘地缓慢前进,直到前方临空而断——悬崖与峭壁的横亘证实了众僧的说法。


图 ◎ 萧素惠

徐霞客还不死心,坚持要从怪石丛的另一侧再走一遭,导僧无奈,继续陪着他冒险而行。又是一路的披荆斩棘,与殊归同途。徐霞客呆呆地望着悬崖下的海浪不断地拍打着峭壁,心中实在无法置信这一切的现实:“那么前几天我到底在哪里?”

导僧见天色渐暗,催促徐霞客回返,两人又沿着怪石丛走回。当他们经过徐霞客与邵卜分别的地方时,徐霞客隐约看见树干上似乎挂着一件物事。他走近一看,发现是封信,收信人正是徐霞客。他吃惊地取下信,马上拆开来看,只见信上仅写了一首诗:“误入桃源境,复出欲何为?可怜执着迷,何处是南柯?” (待续)◇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33期【历史新观】栏目 (2009/08/06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135/6765.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