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明义画集6 ─工笔向日葵(彩墨)

徐明义
  人气: 30
【字号】    
   标签: tags: , , ,

这里再收录一张向日葵花,是以工笔画来呈现的。

在替向日葵花作写生时,发现花心种子(葵花子)的排列呈现一种很有规则的秩序。但不管再怎么奇特的排列,对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除了它的美。

后来有一次上课,跟学生们解释向日葵的生态,谈到这种排列现象时,一个学生脱口而出,说它叫做“费波纳奇数列”。她在国中是教美术的,竟然晓得这数学的专有名词,真是不简单呀!

最后在画的右上角,我们安排一只白蝴蝶,和群花相互呼应。

Realistic Sunflower(工笔向日葵)

I have portrayed this sunflower in the traditional realistic style.
I discovered that the seeds are arranged in a very orderly pattern when I sketched a sunflower. But no matter how unusual the arrangement is, it doesn’t really make much difference to us, except that it adds to the flower’s beauty.
I later mentioned the arrangement of the seeds when I was explaining sunflower ecology in the classroom, and one student exclaimed that this pattern was called a “Fibonacci sequence.” This student taught junior high school art, but she surprisingly knew this mathematical term. Quite unusual!
Finally, I painted a white butterfly in the upper right corner, and the butterfly and flowers highlight each other. @

高精度图片
工笔向日葵(彩墨)(局部放大图)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个画面我们用重彩来泼洒。画前不预做规划,墨彩流到哪里便收拾到哪里。要点是把这些个色块、墨块加以组合,使之成为一个“有机体”,成为一张理想的构图。
  • 有好一阵子,我尝试玩一玩泼墨及泼彩──以大色块大墨块来构图──当时纯是想玩一玩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试试而已。但就在泼墨洒彩的过程当中,我获得了极大的饱足──色彩与墨彩的饱足。
  • 从下笔回顾这个时间点凝视当时的惨况,也因为走过来的我,才能这样云淡风轻如此潇洒地说:“一切都过去了……”
  • 亚城书香社将于八月二十五日聚会,会中陈翠英将与大家分享余光中教授译《梵谷传》,分析原著的创作、译作的初译与新译,并聆听教授的诵诗〈向日葵〉。
  • 这是一张半泼墨半泼彩的山水画。平日我喜欢画一些彩度高的、墨色淋漓的画作,在涂墨洒彩的过程中就能获得极大的乐趣。
  • 我们在海边的沙丘上常常可以看到一群落一群落的马鞍藤,匍伏生长在沙地上,冬天的霜冷,夏天的沙热,它都不在乎。照样绵密快速地伸展它的茎蔓,到处生长、到处开花。
  • 说是梦,不是梦,说不是梦也是梦──梦里的山水。
  • 雪景很入画,画起来张张都讨好。
  • 在高雄市文化中心第二文物馆展出的“李美格书画展”,传统工笔画琳琅满目,令人惊艳,展出将于12日截止。1947年生于北京书香门第的李美格,是清朝李莲英的曾孙女,自幼就跟随擅长工笔人物画的名画家董寿平、秦钟文习画。曾在北京首都博物馆举行个展,佳评如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