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安徽官员强抢民宅 父母一死一残

吴兰吃着捡拾的水果(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乔琪采访报导) 安徽省阜南县的居民吴兰,与父母、四哥3户人家计有5间合法的店面房,在2004年被县长等人强占拆除,无任何补偿、无任何安置,父亲被逼自杀身亡,多年的上访耗尽了吴的积蓄,如今流落京城,夜宿车站桥洞,乞讨要饭,捡食垃圾度日,为了写上访诉状,只上了4个月学的吴兰,躲在女厕学写字,她表示竭力打倒腐败死而无憾。

吴兰表示她不是访民,她只是到北京反映她家店面房强拆的实情,希望早日惩处迫使父亲死亡的元凶,并追讨将母亲殴打致残的医疗费用。在北京她无钱租屋,只有露宿车站、桥洞;为了填饱肚子,只有乞食,或到市场捡食垃圾度日;她小学只念4个月就辍学了,没有文化,无法写诉状,好心的访民就教她写字认字,她常躲在女厕内学写字,现在基本上已能写诉状,表达她的诉求。

当记者问及何时返家与家人团聚,吴兰表示,现在长留北京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走进人民大会堂,面见中央领导温家宝,询问现在中国究竟是法治国家,还是人治国家,为什么一个县长的权力大于宪法。她说现已无畏生死,为打倒腐败,她死而无憾,甚至她也想过把自己的器官捐给需要者,把自己的人头挂在天安门上,此举倒不是为了出名,而是希望引起社会的重视,改变这些积弊已深的官场恶习,给百姓一个民主自由的环境,如果能实现这个愿望她才考虑回家。

吴兰原住在安徽省阜南县蒙洼蓄洪区曹集镇洪郢村,与父亲吴治付,母亲戎华英及其四哥等3家有五间合法的门面房,共同经营加工米面、棉花维持生计。洪郢村的村会计程春刚看上她家这块373平方米宅基地,在2004年与县长葛巨红以整体规划为借口,要使用她家的土地,78岁的吴治付捧着宪法及土地所有权证,多次到镇县政府据理力争,但官员说:“94年政府颁发的使用权证是违法的,根本都不受法律保护。”在护家未果的情况下,被逼走上了绝路,于2005年2月19日在自宅悬梁自杀身亡。

同年5月程春刚带一大帮人在半夜12点多钟私闯她四哥家,毒打她四哥,强逼其签订无偿使用的协议,只留23.18平方米给她们一家使用,余全部征用,且限定他们在26天内自行拆除地面上的房屋,四哥以前出过车祸,精神有点异常,在暴力下签了字。母亲戎华英知悉后不同意协议内容,程春刚对戎华英毒打造成残疾,且想制造假车祸置戎于死地,但未得逞。

当年6月21日县长亲自带队,带一大帮人,闯进吴家,强行拆除他们的五间门面房屋,06年程春刚私自就地改建,开了一家名为日月居的酒家。

在吴兰与80岁的老母不断的上访,县长葛巨红对他们开始一连串的报复,2007年9月将垃圾倒在他们家门口,将地下水管用水泥封死,并恐吓说“你再上访就劳教3至5年”。程春刚儿子在部队里,打电话威胁要把吴兰的弟弟干掉,让她们全家在恐惧中度日。

2007年国家批给洪涝灭害地区救灾,每户村民15,000元,曹集镇政府南街有100多户村民都接到该款,但吴兰一家3户计人民币45,000元,郤被政府官员截留了。

在2008年2月25日下午3点左右吴兰与母亲在国务院信访局投递材料,该局人员将材料向外一扔,说这里不是处理事情的,她母亲绝望地在信访局大厅服毒自杀,在众多群众帮助下及时送到北京友谊医院抢救,27日夜间她母亲还口吐鲜血,28日夜间县镇党委书记朱伟等9个人把他们母女两个人绑架车上,3月初吴兰被拘留5天,又延长10天,同年6月至信访局被截访又拘留了10天,短短3个月她被拘留了25天,受尽了折磨。

吴兰还透露,母亲的自杀,被恶人造谣说是吴兰买了农药让母亲自杀的,家人为此非常不谅解。没文化的她写了一首打油诗:“腐败党员干部上亿万,包庇贪污杀人犯,党员干部吸血鬼,又抢夺来又杀人,又抢房来又卖地,穷了成千上万家,发了掌权他们家,百姓苦不堪言,无法生存,为了进京寻天理,反成黑驻京办交易品,截访人把百姓打死又打残,有的送进精神病院,有的送进黑监牢,有的送进劳教所。过去的土匪在深山,现在的土匪是驻京办。”

她不了解:中共为什么就是那么残酷,屠杀自己的同胞兄弟,比日寇还残酷。



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9-18 9: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