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未尽的春雨珠光》一生中的一天

文/尤克强
font print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网路上有位不知名的网友传来一个小故事──“计程车司机难忘的一晚”,由于原文较长,我把它裁剪重写成以下的版本:

二十年前我是个计程车司机,在一个夏天深夜,我接到电话去镇上的社区接人。半夜两点半我到达时,整座楼都是漆黑的,只有一盏微弱的灯光从一楼的窗户透出来。我走到屋前轻轻敲门,过了一会儿门开了,出现一位穿着碎花洋装的矮小老妇人。她戴着一顶四○年代的电影里才看的到的纱网无边女帽,脚边有一个大尼龙行李箱。我把她的箱子提上车后,再回过头来搀扶她。她不断地谢谢我,我说:“没什么,我也希望别人会同样地对待我的母亲。”上车以后她给了我一家老人院的地址,接着说:“我们可以穿过市区中心吗?”我告诉她:“那会绕远路的!”她说:“没有关系!我不赶时间。我没有亲人,医生说我快要死了。”

突然涌上来的一个模糊的念头,使我毫不犹豫地立刻把码表停掉,然后轻声问她:“你要我走哪一条路?”接下来的两个钟头里,我们在市区内转来转去。她告诉我曾经在哪一栋大楼里做过电梯服务生,她也要我停在一栋家具行的仓库前──那儿曾经是她年轻时常去跳舞的乡村酒吧,我们还去看了她新婚时住过的公寓。有时她会要我停在某栋房子前或某个转角处,她就坐在黑暗里凝视着外面,久久不发一言。当天快要亮的时候,她说:“我累了,我们走吧!”

我静静地驶向目的地,车一靠近就有两个老人推着轮椅迎出来。我打开后车箱把箱子提到门口,老妇人已经坐在轮椅上,她打开皮包问我:“多少钱?”我回答说:“不用付了。”我弯下腰拥抱她,她紧紧抱住我,说︰

“谢谢你为一位老妇人带来的快乐。”我听了感到很欣慰,但在欣慰中眼睛却涌满了泪水!

拂晓的曙光已现,我握一下她的手就转头走了──我知道身后的门一关上,一个生命也即将进入尾声。在回程的路上,我一边想:“如果我没有好好地耐心对待她,她会多难过?如果我拒绝载她转来转去,她会多失望?”

那一刻我觉得人生非常美妙,也领悟到人生当中其实有许多美妙的时刻,往往就在我们根本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来到又离去了。

谢谢这位不知名的网友,这真的是一个很动人的故事──我想起英国女诗人罗塞蒂(Christina Georgina Rossetti, 1830~1894)所写的一首十四行诗〈第一天〉(The First Day),描述的也是十分类似的情境。我翻译出来,或许可以提醒大家多多地用心留住一些像这般“美妙的、根本不注意的时刻”︰

The First Day
(Christina Georgina Rossetti, 1830~1894)

I wish I could remember the first day,
First hour, first moment of your meeting me;
If bright or dim the season, it might be
Summer or winter for aught I can say.
So unrecorded did it slip away,
So blind was I to see and to foresee,
So dull to mark the budding of my tree
That would not blossom yet for many a May.
If only I could recollect it! Such
A day of days! I let it come and go
As traceless as a thaw of bygone snow.
It seemed to mean so little, meant so much!
If only now I could recall that touch,
First touch of hand in hand!—Did one but know!

第一天

但愿我能记住那第一天
那一刻 和你初相见的一瞬间
那个季节 是晴朗还是阴暗
我甚至说不出是夏季还是冬天
没有刻意记住就这样地遗忘
我既没有留心也没有多想
怎么晓得自己心花的蓓蕾
再绽放又要等待好几个春天
但愿我能回想得起来! 那个
一生中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如残雪消融得无踪无影
似乎些微的小事 竟然这么重要!
但愿我能把那份感觉找回来
那初次牵手的感觉——当时我怎么知道!

作者介绍──尤克强


1952年生于台湾,1977年赴美进修,获得德州大学Austin校区电脑硕士和管理学院Management Science/Information System博士学位。学术界20多年的浸淫和历练,担任过MIT研究科学家,在元智大学担任过系主任、研究所长、管理学院院长,目前为交通大学策略发展部门执行执行长一职。

2003年赴北京清华大学担任1年的特聘教授,开始尝试翻译英诗,自此找着属于他的阿拉丁神灯。走出学院的高墙,用生活读诗、译诗,在PC Home电子报上辟设英诗赏读的专栏,至今人气不坠。悠游于管理学术和英诗翻译的领域,右手(左脑)持着学术的一把刷,出版了畅销书《知识管理与创新》,也曾经为《商业周刊》、《数位时代》和《卓越》等杂志撰写过管理专栏。译诗的左手(右脑)也没闲着,分别在2004-2008年陆续出版了英诗翻译赏析散文集《用你的眼波和我对饮》、《当秋光越过边境》、《未尽的春雨珠光》和《预约一季冬雪》。
近年来,在他的快乐天平上,英诗翻译的法码明显重于管理学术。服膺歌德的话语:“要想逃避这个世界,没有比艺术更可靠的途径。但若要想和这个世界结合,也没有比艺术更可靠的途径了。

──转载自爱诗社《未尽的春雨珠光》◇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民主是种苦口良药,对于某些执政者来说,要吞下这种药很难。民主这种药,可以保护个人权益,避免党争的迫害。民主这种药,就跟其他药物一样,有很多副作用,但也让个人得以存活、茁壮。
  • 苏曾说过她从小内向,所以喜欢静静地“读人”!其曾祖母就对占星学很有兴趣,可惜在苏出生前就过世了!
  • 占星学提供了一个让我 们观察这两种命运的机会,这么做会让我们增加自由意志运作的空间。
  • 这种撤去等级、伦理的藩篱,纯属心智性情的交情,对“后生”者的鼓舞与濡染特别深刻。我一生受惠于高明,心中常怀感幸。
  • 中国历史上一直存在着侠义传统,主要就是受墨子的影响,它在中国历史上有种种的变形。
  • 话说刚本,以我这些时日和他的相处与认识,觉得这个年轻人蛮符合《圣经》所说:“灵巧像蛇,驯良像鸽”的特质。
  • 从下笔回顾这个时间点凝视当时的惨况,也因为走过来的我,才能这样云淡风轻如此潇洒地说:“一切都过去了……”
  • 许多父母亲不愿意陪伴孩子阅读的最大原因,常常是以工作忙碌没有时间为理由,要不就是下班回家后已经很累了,没有心思与体力再陪孩子“做功课”,如此一来,孩子的阅读习惯就很不容易在家庭中养成。
  • 这些树,种在道路两旁,疾驶过去的车轮溅出的脏水喷在树干上,天空漂浮着的濛濛细灰,静悄悄地下来,蒙住每一片向上张开的叶。
  • 人们安静地上车,一入厢房,放好行李,爬上自己的铺位,就把灯灭了。灯灭掉的那一刻,整个世界就没入铁轮轰轰隆隆的节奏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