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瞬间】步入老年的北京

蔡大雅;绘图: 萧素惠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城市也是有生命的,它就像人类一样,有喜怒哀乐,也有生老病死。北京这个城市在康熙辉煌盛世下,见证了生命的高峰,却也在清末战事连连的摧残下,步入老年。

不久后,山海关守卫吴三桂引领清兵入关,李自成不敌败走,大清占领北京,乃至全中国,江山再度易主。清朝以异族入主中国,初始遭受普遍的抵抗,由于康熙大帝治理有方,清朝不仅得以避开重蹈元朝短命的覆辙,甚至创造出史上最后一个辉煌盛世。

可惜盛世犹如灿烂的烟花,稍纵即逝,绚烂后的天空显得更加黑暗。此时长久积累下来的弊端慢慢浮现,加上在自满与封闭下造成的蛮荒落后,与西方势力的此消彼长,早已默默发生。中央之国,由天朝之尊瞬间沦为任人宰割的半殖民地。苦难的岁月终于来临。

内忧外患 战事频繁

西元一八四零年,第一次鸦片战争的失败,曝露出中国的虚弱,自此列强不断侵略。西元一八六零年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清廷再度战败,签下《北京条约》,自此外国使节与传教士得以在北京设立使馆与教堂。在对外战争上,清廷屡战屡败,便不断地被迫签订不平等条约,割地赔款、开放通商口岸,中国逐渐沦为半殖民地。战败的代价使百姓的负担越来越重,不可避免地引发一连串的暴乱反抗,其中尤以太平天国、捻乱的规模为大,加速着清朝的衰亡。

内忧与外患,当二者处于互为因果的恶性循环时,造成的祸害与破坏,往往是所有人都难以承担的。列强的侵略与压榨造成百姓的仇外情绪不断高涨,引发其无理性的暴力排外,而这种以迫害基督教士或基督徒为主的犯罪行为,又导致列强的进一步侵略,如此循环不已,终至国家覆灭为止。

清朝末年,就是处于这种情况。给风雨飘零的清廷最后一击的,是义和团之乱和其引发的八国联军。义和团属于一种民间的秘密组织,刚开始以“反清复明”为号召。西方势力的侵略逐渐加剧后,中西的冲突取代了满汉的矛盾,义和团的口号遂变成了“扶清灭洋”,仇外的心态也从仇视外国人,扩张到只要跟洋人、洋物扯上关系的,都不放过。当时义和团的团民经常在路上拦人搜身,只要被发现身上带有洋物,例如眼镜、纸笔、甚至一根火柴,都会被当场砍杀;碰到外国人或中国籍的基督教徒,更是“一律杀无赦”。

这种情况在西元一九零零年慈禧太后诏令维护义和团以后,更为变本加厉。我被大量的团民涌入,他们在城里烧杀掳掠、大肆破坏一切与西方有关的事物。慈禧要利用义和团对抗列强,趁机向各国宣战,她同时并悬赏捕杀洋人,规定“杀一洋人赏五十两”,而暴民则已不分中外地到处滥杀无辜。我,成了人间地狱。

八国联军昭示黄金年代的结束

义和团之乱导致八国联军的进攻。我被四万五千名外国士兵围攻,他们在第二天就破墙而入,在城内进行巷战;在第三天我基本上已在联军的控制当中。造成这次浩劫的那个始作俑者——慈禧,在城破之际,挟持光绪帝逃往西安;而自称“刀枪不入”的义和团团民,以及来不及逃难的平民百姓被联军大肆屠杀,值钱的物品被掠夺一空。

这场浩劫的另一个惨痛的代价是,中国又被迫签订一个不平等条约,高达九亿八千二百多万两的巨额赔款得分三十九年才能付清。经此一难,不仅国家实际上已经名存实亡,民族自尊心与自信心更是受到严重伤害。

整起事件对清朝而言,象征着生命的沙漏即将流尽;对我而言,则是个历史的转折点,昭示着我的黄金年代就此结束。我在战争的双方先后的蹂躏下,受到严重的破坏,再也无法恢复,从此进入日暮西山的老病阶段。

在清朝濒临灭亡之际,有志之士曾数度发起维新运动,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体制内的改革既然无法实现,人们便转而寻找体制外的方法来挽救国家民族,于是武装起义的革命浪潮,逐渐在神州各地蔓延,燎原的星火,开始成为中国的希望。西元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成功,各地纷纷响应,二十二个行省中有十七个宣布独立,终于使清廷的统治瓦解。

次年元旦中华民国诞生,在神州大地上,出现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国家。两个月后,清朝的最后一个皇帝,也是中国历代王朝的最后一个君主爱新觉罗.溥仪宣布退位,结束清朝两百七十六年的统治,以及中国数千年来的君主制度。

进入新时代的我,已经老朽而欲倾,不具备新朝应有的新气象,只有历史遗留下来的内忧与外患,缠绕满身。此时的内忧从暴民变成军阀,外患从远变成近敌、敌人则从看得见的人类变成看不见的思想。民国初创,军阀割据混战、日俄鲸吞蚕食、共产主义散布流传,命运多桀的民国步履蹒跚的往前走着,而我爱莫能助,只能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新生的中国原本定都南京,但由于袁世凯的干预,最后孙中山将临时大总统的位子让给袁世凯,后者随即宣布以我为首都,史称北洋政府。在这段时期,我见识了二次失败的复辟事件,第一次是袁世凯在西元一九一五年称帝,前后维持百余日,被讥为“百日皇帝”;另一次是一九一七年溥仪的复辟,溥仪在退位后,仍然居住在紫禁城内,被军阀拥立而重拾帝制,但只维持十二天就因全国上下的反抗而又匆匆下台。(待续)◇

转载 新纪元周刊139期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城市也是有生命的,它就像人类一样,有喜怒哀乐,也有生老病死。因缘际会下,北京,这个见证中国历史更迭的古都,终于选择不再沉默,娓娓道出其所见所闻。
  • 现代人多以有机或无机,作为是否具有生命迹象的判断,“城市”是抽象的集合概念,无论其定义在各地有多么不同,人们都不会把它视为一个生命体。
  • 历史的教训告诉人们,对于预言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聪明的人会重视预言的存在,而比聪明更高一层的有智慧之人,就会想到要向传播预言的人询问回家的路,因为他们也许不是从邵家庄来的,却一定知道那条回家的路,而且还会慷慨大方的告诉所有想回家的人。
  • 拜别邵家庄后,徐霞客在邵卜的带领下走出错综复杂的龙洞。在寺院和和尚聊起劭家庄的一切时,才听说在怪石丛之后,竟是万丈深渊……
  • 当徐霞客正惊讶广州的繁荣富庶时,却看到南海神庙前的一封预言信,似乎记载着大难将至。一股恐惧与不安,弥漫在广州的各个角落
  • 徐霞客随邵卜前往广州,因为邵卜对广州一无所知,博学多闻的徐霞客便滔滔不绝地诉说着广州的过往…
  • 徐霞客一听,吓了一跳:“我昨日分明在闽地考察怪石丛,如何已经来到广州?”...
  • 在邵卜的带领下,徐霞客在怪石丛中穿梭,岔路曲径很多,一不小心就会迷路,困死其中。徐霞客还没有来得及记下路,忽然感觉眼前一片明亮,原来出口已经到了…
  • 渐渐的,人们忘记了广阔的大海、浩瀚的天空,忘记了自由自在的漂流,自由自在的飞翔:人们在麻木中求生,在愚钝中过活
  • 徐霞客,中国知名的探险家,其足迹遍布神州大陆,记载中国大江南北的地理与人文。在其旅行的途中,出现一段段的神奇故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