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茶趣:“别茶人”白居易

晓晨 整理
  人气: 6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一生的嗜好除诗之外,就是琴和茶,正如他在《琴茶》诗中所云:“琴里知闻唯渌水,茶中故旧是蒙山,穷通行止长相伴,谁道吾今无往还。”还有“鼻香茶熟后,腰暖日阳中。伴老琴长在,迎春酒不空。”(白居易《闲卧寄刘同州》) 可见诗人在此暮年之际,茶、酒、老琴依然是与他长相左右的莫逆知己。
  
唐宪宗元和十二年,白居易官居江州司马(今江西九江),时值清明节过后,白居易偶染微恙,他的好朋友、忠州刺史李宣给他捎来了当年的新茶,诗人欣喜万分,感受好友情谊之际,挥笔写下新诗《谢李六郎中寄新蜀茶》:“故情周匝向交亲,新茗分张及病身。红纸一封书后信,绿芽十片火前春。汤添杓水煎鱼眼,末下刀圭搅曲尘。不寄他人先寄我,应缘我是别茶人。”
  
诗中形象地描述了自己在病中接到朋友新茶的欢乐心情,以及迫不及待地动手沏茶品茗,在感谢朋友之际,也自称自己是善于鉴茶识水的“别茶人”。
  
此外,诗人对烹茶之水、茶具也很讲究,时常因地制宜,用不同的水煎不同的茶,如泉水、雪水等都可作诗人的烹茶之水。在烹茶时,他总是耐心静候水沸,直至“花浮鱼眼沸”,再把碾得嫩黄如尘的末茶放入茶瓯,从而获得色佳味醇的香茗,与朋友共享或自己独享。
  
后来,白居易任杭州刺史,他陶醉于西湖的典雅秀丽,又十分喜爱那里的香茗甘泉,他与灵隐寺的韬光禅师相交深厚,时时品茗吟诗,禅师为四川人,擅长诗文。一次,白居易写诗一首:“命师相伴食,斋罢一瓯茶。”(白居易《招韬光禅师》)请韬光禅师进城相聚,没曾想韬光禅师不愿进城,也以诗作答:“山僧野性好林泉,每向岩阿倚石眠……城市不堪飞锡去,恐妨莺啭翠楼前。”(韬光《谢白乐天招》)表述自己是山野之人,不好繁华之意。

无奈,白居易只好亲自出城到灵隐寺拜会禅师,在山上共同烹茶品茗,畅谈吟诗,风雅之至,一时传为佳话。灵隐韬光寺内的烹茗井,相传就是当年白居易与韬光禅师汲水烹茶之处。@*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贵族茶道生发于“茶之品”,旨在夸示富贵;雅士茶道生发于“茶之韵”,旨在艺术欣赏...
  • 唐代创立的茶道,对华夏及人类文明都有大的贡献。宋、明代则因商贸繁荣,品茶成了风尚。茶饮由文人、家庭走向社会。宋、明茶道的特色在于宁静质朴,在茶艺的内涵上很下功夫,不像日本茶道注重繁琐的表面仪式。经过宋、明之后,中国茶道已普遍于民间,形成中国文化及民俗的一部分。
  • 中唐以后,随茶叶生产和贸易的空前发展,不但在茶叶文化或饮茶习俗上有不少发展,就是在原来所没有的茶政、茶法上,也获得了一系列的建设和发展。
  • 台湾南投县鹿谷乡有一座冻顶山,常年云雾缭绕,气候湿润,适于种茶,其出产的冻顶乌龙茶是台湾茶中之极品。
  • 《茶解》对虎丘茶的评介是:“茶色白,味甘鲜,香气扑鼻,乃为精品。茶之精者,淡亦白,浓亦白,初泼白,久贮亦白,味甘色白,其香自溢,三者得,则具得也”。
  • 陆羽善于煮茶、品茶,耗一生之功完成《茶经》这本世上第一部茶叶专著,后世尊为“茶圣”。
  • 相传武夷山第一株茶树就长在别有洞天的武夷茶洞之中,其所产之茶,甲于武夷。
  • 茶韵贵天成,品,香入于口鼻,韵透彻肌骨,凡念不生,百毒莫侵。难怪有人说:近乎道!
  • 中国是茶的故乡,历史悠久,光辉绚丽,而“茶道”也是中华民族的文化象征,被赋予了深刻的内涵.......................
  • 苞茶外形紧直肥壮,色泽嫩绿隐毫,香气清高,滋味鲜醇,冲泡杯中叶朝下,芽尖朝上,沉浮于橙黄明亮的茶汤中,如天女散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