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神与我们并肩作战(72)

每个人都能行 用自己的身体 在自己的家里
【字号】    
   标签: tags:

中国人,负痛忍辱了半个多世纪后,终被逼至今日这般不得不用自己的身体以向暴政说不的悲状。一九八九年,我们的人民走出了家门,也是用自己的身体,和平地、法律地向中国的政府仅提出了国家政治民主化改革的要求,政府对之的回应是既原始又干脆──大规模的杀戮及抓捕。

这场空人类政权血腥史的杀戮杀出了中国政府彻底的、从此不再顾及人类羞耻及道德价值的流氓嘴脸,杀出了这个政权从此对国内人民野蛮暴虐的更加肆无忌惮。

二○○六年二月四日,我们发起了中国人反迫害、反暴虐的接力绝食声援行 倡议,该倡议迅捷变成了海内外华人的、针对在中国肆虐了半个多世纪的权力黑恶势力的抗争风暴。声援浪潮广及几十个国家及地区,得到了大多数国际主流媒体的关注及支持。

尽管风起云涌的绝食声援、抗争浪潮使人振奋,但用绝食以抗议流氓化、黑帮化公权力针对文明、道德及无辜公民个体的戕害之举绝不是一种人为的快乐选择。首先,它以大多数领域法治功能价值尽丧,黑帮化的权力对人民的压迫至忍无可忍的境地,而大多数人又有欲像人一样地有尊严地活着的愿望为其产生条件。

今天的中国,人民用自己的身体与野蛮及反文明、反道德的黑恶势力抗争的外部条件已完全生成:几十年来,中国的政府,就政治文明化、权力法治化的问题,是一陈旧习,概不与人民作任何的文明的探讨。面对已彻底黑社会化的地方权力明目张胆地对个体公民的野蛮压迫,甚至是冷血的虐杀,对之剩下唯一可能发挥一点制约作用的中央政府也彻底摆出无赖且无奈状——任凭东南西北风,自是巍然不 ,以苟延自保。

司法机关也早就成为野蛮戕害人的基本尊严、人身、财产的权利、压迫人民权利诉求的最为凶残且最为卖力的生力军。国内公民对人的基本尊严及公义的最低需求捍卫行 过程的本身,即被完全流氓化的各地方政府当成破坏“稳定”的因素于赤裸裸的暴力打压,数以 万计的公民长年煎熬在苦不堪言的上访生涯中。上访之举,标志着善良人民对权力垄断集团的信任不死,但同时这又是上访者本身的巨大悲剧所在。

人们不能清晰地认识到,这个制度至今日,它已完全功能地丧失了解决人民任何诉求的能力,这种能力完全丧失的前提是几十年来它从未有过维护人的基本尊严及最低社会公义价值的诚意!一方面,它已完全没有了解决问题的能力,另一方面则是它的残暴的官吏针对文明、道德、人 及人民的基本公义诉求的丧心病狂戕害的异常强劲的能量。

地方政府是个体公民具体灾难的最为恶劣的制造者,数量惊人的受害者把寻求公义、维护基本尊严的希望寄于中央政府,而中央政府在法律上即天然地不具有解决具体公民诉求的功能本身,则决定了上访者满足诉求的必然的悲剧 结果。中央政府的不能解决与地方政府的不解决,加之上下对“稳定”及“盛世和谐”粉饰的病态需求,止灭上访者诉求的唯一选择即剩下血腥的暴力及非法的抓捕。各地方政府对上访公民打压的血腥及残忍程度前绝古人后空来者。

长期以来,中国政府藉公然违反现行《宪法》的劳教制度,非法关押维权抗争的公民及自由信仰者的恶举已尽丧理智的地步。最近几年里,每年有数以十万计的公民仅因坚持权利诉求、坚持自由信仰而被非法劳教。今天,中国的各地被以劳教名义非法关押的同胞数以 万计,他们中,尤以上访者及自由信仰者最多。劳教制度,成了非法关押无辜人民的、灾难的无底洞。个体公民在被非法劳教的过程中是得不到任何法律的救济,公民维护自身权益的路径被完全的堵死。

另一方面,各地对秘密警察携地方黑社会流氓打手,以非法下流的手段打压、迫害民运及著名维权人士的恶行已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全国各地,数以千计的人被非法软禁、盯哨、跟踪、骚扰,这方面,尤以北 、上海、广州最为恶劣及无耻。而面对以各地秘密警察为主体的黑恶势力的猖狂肆虐,被迫害者不能获得任何法律的救济途径。野蛮的官吏以下流及 暴的方式给人民以明确的信号是:我们就是流氓,我们永远是无法无天,你们中国人,要么你去死,要么你就得忍气吞声。既不愿死又不愿忍气吞声者剩下的唯一方式,亦属最后方式──用自己的身体在自己的家里,通过绝食,以改变我们毫无尊严的人的生存环境。

一切被迫害的工人、农民、自由信仰者、知识分子、异见人士、党政干部、军人、教师及在中国遭到非人道迫害的外国公民,每个人,都将能成为这种维权行 的具体参与者,而上述每个人,都能成为个体遭致非法迫害时的被声援对象。为了和平地、理 地但坚定地践行我们最后的捍卫权利的权利,对绝食维权抗暴行 谈及以下建议,与国内外朋友商榷:

一、绝食维权抗暴的参加者可以是所有中国人和外国公民:绝食维权抗暴行 的参加者、被声援者不分国籍、种族、 别、信仰、居址、贫富及受教育程度,人人可为参加者,人人可为被声援者。

二、绝食维权抗暴的宗旨:要求中国的政府、官吏遵守中国的《宪法》、法律及国际公认的捍卫人权、人 文明及人的基本尊严、基本道德共识价值准则。凡因政府及官吏违反上述基本准则,被非法迫害的中国人、外国公民,都将成为绝食行 的声援、支持对象。

三、绝食维权抗暴的区域为中国区域及中国以外的区域,每个具体的区域由若干名义工负责信息的沟通及处理。中国区域的义工事务由高智晟、胡佳、齐志勇及其他各省、市义工来处理,联系电话:010-51630281,010-86000663,010-86268964。电子信箱:MWD111@GMAIL.COM(临时)。凡有愿意参加者均可通过上述电话或者发电子邮件联系,请自愿参加者提供您的联系电话、姓名、 别、国家、电子信箱及其他有效联系方式,如果您认为方便亦可将您的简单情况附上。

四、绝食行 的模式:国内,以已自愿成为绝食声援的成员为主体,在各地接力展开。每地接力绝食以三天为限,每地每天两人。绝食处所:在绝食者自己的家里或自己认为适当的地方,有条件时,同一地的两名绝食者应在同一地点共同绝食。每组接力绝食的时间为二十四小时,以此类推。国外:我们呼吁每个区域的绝食维权抗暴行 的义工与国内绝食维权抗暴的义工保持有效通讯联络,以使境外的声援行 能成为接力绝食维权抗暴整体中的有机组成部分,最终形成全球绝食维权抗暴接力模式,以达成此项和平维权抗暴运 的持续 、广泛 。

在特殊情势下,诸如发生屠杀、较大规模的非法暴力事件,公然的司法迫害事件、狱中暴虐事件,以及国内外舆论认为必要时,则进行国内数地乃至十数地的同时绝食抗议以及国内外同时举行绝食抗议的规模行 。

在固定的接力绝食进行时,对国内外任何个人、团体自发的对接力绝食的绝食行援之举,接力绝食的当日或次日的公告中都应予明确体现(反对体现者除外)及致谢。

五、接力绝食行 从二○○六年二月十五日起,每日公布一份〈绝食维权抗暴公告〉,内容:(一)公告绝食声援的对象,概述被声援对象遭致非法迫害的事实;(二)公告当日参加接力绝食者的姓名、所在地及征得个人同意的联系电话和次日接力绝食者的姓名、所在地及经个人同意的联系方式;(三)公告各地自发绝食声援接力绝食行 者的姓名及一般情况。

六、接力绝食的具体参加者,有条件的应在接力绝食结束前公布一份〈绝食日志〉,不拘格式,谈及自己对此项行 的看法、感受及对被声援对象的声援等内容。

七、国内接力绝食安排暂定顺序:北 —浙江—湖北—河南—陕西—广东—上海—江西—云南—广西—新疆—湖南—河北—四川—山东—吉林—辽宁—黑龙江—江苏—安徽—待定。

八、凡法律能够起到即便是微小作用的领域,我们坚决支持法律方式的维权,凡法律不能发挥任何作用的和党委、政府及官员个人公然藉用司法迫害个体公民的恶行都将予坚决的绝食抗议。凡因参加绝食而遭致迫害者,都将随时启 国内外联 绝食抗议。对目前的胡佳先生、齐志勇先生及广西钦州的戚钦宏因参加绝食而遭致迫害的事件,我们将择机以联 绝食声援。

九、接力绝食维权抗暴行 将持续至独立司法维权价值的出现止。特殊情势下,经与各方协商,可进行阶段 的中止。

另,国内尚有大量的无辜同胞被非法关押,自由信仰者目前仍遭到随心所欲的镇压、迫害,大量的良心人士如郑贻春、杨天水、许万平、杨子立、叶国柱等人仍被无罪关押,有些在狱中遭致持续的非人道迫害,绝食声援行 将适时予之以抗议及声援。

二○○六年二月十三日在有特务跟踪的日子于北京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便衣最近一系列的失态表明,他们背后的操持者,在以完全的流氓手法,围堵了我全家近八十天后,估计在他们看来是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从种种迹象表明,他们对我是失去了耐心,更多的则是,身涉其中,我能明显地感觉到便衣的操纵者对他们自己也越来越没有了信心。
  • 二○○六年的一月十三日,亦即中国政府以下流的黑帮手法非法围堵我全家的第七十八天的上午,发生了个别便衣蛮横寻衅滋事并夸口称“几分钟之内就能让警察把你抓起来”,随即就发生了我被警察带走一小时的事件。
  • 据我的判断(不一定准确),焦国标应当算是个不甚热爱党的家伙。在所有与他相处的过程中,从未有过听他壮怀激烈地大谈“永远伟光正”及“永远的丰碑”之类的话(在没有我的场所里我不敢肯定之)。我估计党也不会把爱给像焦国标这样的家伙。
  • 两辆车同时逃走后,我被刚才的突发事件惊得心惊肉跳,这时已不是由意志来控制怕与不怕的问题,而是本能反应导发的心狂跳不止。我在花园里蹲了五分钟左右后上了车,在车上又独自坐了六、七分钟,这时,那两辆车又像幽灵一般出现在我的车跟前。
  • 四月清明上山祭奠途中我遭毒打,养伤百日,反复思考,我痛恨暴力,更痛恨有预谋有组织的暴力。我要把感受和见闻写出来,曝露真相,探索根源,希望永远消灭暴力、消灭黑势力。我为75新疆暴力,写了四篇评论,又写了《暴力断我四根肋骨》,算见闻之一,今天写见闻四高智晟遇黑色暴力。
  • 记中国政府以黑帮手法围堵我全家的第93天最近几天的迹象表明,如果技术或者是方法允许的话,北市公安局的个别领导会毫不犹豫地切断我一家大小的喉管而绝不会去考虑道德和人权问题。
  • 中国人对类五、十、五十及一 这样的数字有些特别的情爱,小若二人间的婚嫁私庆,大至所谓国庆般的公祭,无不如是。中共政权以非法的、很多回合中根本就是赤裸裸的流氓手段围堵、搅扰了我家一 天。
  • 二○○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中国大陆著名律师高智晟的夫人耿和,公开发表退党声明,抗议当局对高律师及其家庭不断升级的打压和骚扰。
  • 十几日的几乎昼夜不断地对政府控制集团几年来野蛮迫害自由信仰者的真相的调查今日暂告一段落。因家中仅有妻子及孩子,而家门口又二十四小时围堵着今日人世间名声最为恶劣,最无道德且无恶不敢为的中国警察群体,每得闲隙对被周围中的妻儿揪心的念及应时而至,愿主保全她们的安危!
  • 自由、民主、法治的社会制度必定会在中国建立,这是今天的我们绝不怀疑的。自由、民主、法治中国的到来也绝不是今后遥远年月的美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