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传记:美国建国元勋富兰克林(63)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英美缔和的前前后后

早在1779年,法国外交大臣通过法国驻美大使杰拉尔德就两件事向美国大陆会议提出建议,一是敦促大陆会议派出议和使团到欧洲去,以便一遇有利时机便开始缔和谈判;另一是建议大陆会议接受西班牙提出的西班牙在美洲领地和美国之间的边界问题的方案。这是美西外交中的一块拦路石。

西班牙迄今不与美国结盟,除了怕造成它在美洲殖民地的独立——它在整个美洲的大片殖民地和法国只在西印度群岛有少数几个岛屿,不能同日而语——以外,就是在边界问题上它没有如愿以偿。西班牙提出,美西在北美的边界,以密西西比河为美国的西界,以北纬31度为美国的南部疆界。弗尔仁尼通过杰拉尔德表明的立场,使大陆会议感到,法国在它的两个盟国中,偏袒西班牙。
  
大陆会议选派约翰‧亚当斯任议和使者前往法国,并给以明确指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在独立或边界的问题上作出让步。
  
1780年的形势对英国有利:在美国,英军连连获胜,美法军队几乎陷于绝境;在英西之间,一支英军舰队已暂时解了直布罗陀之围。英西之间已进行秘密谈判。在这种情况下,亚当斯却不合时宜地向法国政府不仅提出法方已承诺的独立问题,而且提出美法盟约中没有规定的美国边界问题。不仅如此,亚当斯还打算立即通知英国他被授予的议和权力,甚至打算到伦敦去,而这在当时战局不利的情况下极容易被英国政府看作是求和的表示。亚当斯的如此作为,使弗尔仁尼深为不满。身为驻法大使的富兰克林对此感到不安。
  
不久,大陆会议发来了新的指示,任命富林克林、约翰‧杰伊、南卡罗来纳的亨利‧劳伦斯以及杰斐逊参加议和谈判。当时,亚当斯在荷兰;杰伊是驻西班牙大使,虽然未受到承认,但人在马德里;劳伦斯在1780年前往荷兰的途中在海上被英国海军俘获,被关在伦敦塔里;杰弗逊在3年内一直未到法国来。因此,在1781年年底康瓦利斯投降和英国的诺思内阁倒台后三个月中,和英国之间的预备性谈判实际上是由富兰克林一个人在进行。
  
1782年3月22日,英国的科尔蒙德里勋爵从尼斯来到帕西访问富兰克林。在此之前,富兰克林已从也在尼斯的布里伦夫人的信中得知,科尔蒙德里将在返回英国的途中顺访帕西,并“和我们一块喝茶”。然而,科尔蒙德里比布里伦夫人早得多地来到了帕西,这就不大像是“顺访”了。

当科尔蒙德里拿出了舍尔伯恩托他带给富兰克林的便条后,事情更清楚了,他是来帕西代舍尔伯恩向富兰克林致意的。这位富兰克林多年前在伦敦的朋友托人带来了对老科学家、哲学家,现在又是外交官的老友的问候,也许除了朋友间的相互牵念,也是因为预感到在即将到来的和谈中将成为谈判对手。富兰克林在回信中向舍尔伯恩祝贺了英国政局的新发展趋势和即将到来的和平。
  
不久,随着英国诺思内阁倒台,富兰克林在伦敦时的一位老友也是紧邻的卡莱布‧怀特福德出现在帕西的富兰克林住所里。一番久别重逢的寒暄后,怀特福德向富兰克林介绍了他带来的一位陌生人奥斯瓦尔德先生,说他迫切地想见富兰克林先生。当下,他们略作了交谈,奥斯瓦尔德拿出了两封信交给富兰克林。这两封信中,一封是舍尔伯恩写来的。

舍尔伯恩现在新内阁中任国务大臣,他向富兰克林解释说那位理查德‧奥斯瓦尔德是个“爱好和平的人,也是谈判中的对话者。……这使我选择了他,而不是那些性好冒险和官秩更高的人。他完全和我思想一致。……对他,我很少或没有秘密。”另一封信是劳伦斯写来的,他提到在英国,人们认为富兰克林十分狡猾,“我已向奥斯瓦尔德作了评价:‘富兰克林博士深知如何驾驭一个狡猾的人;但当博士和一位坦诚的人谈话或打交道时,没有人比他自己更坦诚了。’”
  
当时,在新上台的内阁中,舍尔伯恩任殖民地事务大臣,福克斯担任外交大臣,这就意味着,在未来的和平谈判中,在英国方面,英美间和谈归舍尔伯恩的部门管辖,而英法之间和英西之间的谈判则由福克斯的部门领导。
  
奥斯瓦尔德曾在美国生活,是一个年老的退休商人,也是个明哲通理的人。他愿意无条件地执行舍尔伯恩的指示。在后来的谈判中,他和富兰克林一直是真诚相待。

在此前后,富兰克林通过柏克向英国政府提出用柏高英交换劳伦斯。其后劳伦斯被用重金保释,和奥斯瓦尔德一同来到奥斯坦德,然后,劳伦斯往荷兰见亚当斯去了,奥斯瓦尔德则前往帕西和富兰克林会谈。 
  
4月15日,富兰克林和奥斯瓦尔德首次会谈,从奥斯瓦尔德那里得知新内阁真诚希望缔和,并认为法国和美国已得到了他们所要的东西——美国的独立,但如果法国向英国提出过分屈辱的条件,英国则要将战争继续下去,他们还有这个力量。这实际上是向美国暗示,他们应以获得独立为满足,不应支持法国的什么特别的要求而使战争持续下去。
  
两天后,富兰克林带奥斯瓦尔德见了弗尔仁尼。弗尔仁尼表示法国的愿望除了达成普遍和平,并无其他。当奥斯瓦尔德问起法国的特殊要求时,弗尔仁尼却想听没有盟国因而无需协商的英国先提出他们的条件。
  
身为商人的奥斯瓦尔德从凡尔赛返回的途中,向富兰克林讨价还价式地说,如果法国的要求过分,英国将举国一致继续战争。和奥斯瓦尔德以及弗尔仁尼同样是精明商人的富兰克林,对此不作回答。他脑海里却出现了一句格言:害怕的人才去威胁。
  
第二天,奥斯瓦尔德回伦敦向舍尔伯恩报告去了,也带去了富兰克林给他的一封信,信中说,他和其他的美国和谈代表都被授予了充分的有关权力,希望奥斯瓦尔德也具有同样的全权。并在信中提到双方应“预先解决我们之间的几个重要问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然而,在法国人心目中,富兰克林是英雄,是他领导了北美殖民地的反叛来反对腐败了的旧社会秩序。由于他很少在外露面,使得人们更加喜欢他,想见他。一时间,希望得到他的签名成为一种时尚。富兰克林在法国人中的如此印象对他的使命是有益无害的。
  • 富兰克林住到帕西以后,由于他的名气和事业,几乎被信件和来访者压得透不过气来。任何人只要想起关于美洲的话题,或多少知道一些情况的,都给富兰克林写信;商人们则没完没了地申请到美洲去经商;
  • 12月7日,富兰克林草拟了建议书,次日由谭波尔呈递给法国外交部。12日,美国使节秘密地来到约定的地点和弗尔仁尼会晤。到了那里,弗尔仁尼和杰拉尔德已经等在那里了。寒暄过后,富兰克林、迪安和阿瑟‧李便静等弗尔仁尼开口说话。
  • 条约原定于2月5日签署,但在一切准备就绪,只等当晚举行仪式时,法国的特命全权大使杰拉尔德感冒了,仪式只得推迟到次日——2月6日举行。
  • 驻法国的美国使团的三使节在共事中,都发现了这种合作代表美国从事外交活动的不便和困难。阿瑟‧李已给大陆会议去信,暗示自己是受命负责驻巴黎使团的合适人选;亚当斯则明白陈说这一工作由一个人干比让三个人干更好;7月22日,富兰克林在给大陆会议的信中这样陈说自己的看法:
  • 1779年,亚当斯返回美国后,弗尔仁尼通过杰拉尔德建议大陆会议派一个和平使团到法国来,并且特别指名希望派亚当斯担当此任。
  • 在已经成为费城、伦敦、爱丁堡、格丁根、鹿特丹和巴黎的学术团体成员后,1781年,富兰克林被接受为波士顿的美洲艺术和科学院成员;1782年,他成为帕杜亚的科学、文学和艺术科学院的外国会员
  • 美国画家 George Caleb Bingham 的油画作品《华盛顿横渡德拉瓦河》。(公有领域)
    华盛顿将军不但要面对大兵压境,更面临着大陆军内部更大的难题要解决。打完了胜仗的大陆军,眼看就要难以为继——因为国会制定的兵役期,大部分士兵的服役期都到年末最后一天为止,估计要离开超过六千人。在饥寒交迫的军营中硬挺了这么久的士兵们,早就归心似箭了。
  • 图为美国画家约翰·特伦布尔(John Trumbull)的作品《1776年12月26日在特伦顿俘获黑森军》
    特伦顿一战,从根本上扭转了战局,大陆军俘虏了所有活着的黑森兵,敲着鼓吹着号,押着他们回营,过了几天,这些战俘又被押着在街头游行了一次。所经之处,人民欢呼鼓舞,高兴极了,也打破了“美军畏惧黑森军”这一谣传。而已经在圣诞节踏上返回英国的海船的康沃利爵士,又被豪将军的紧急军令叫下船,回到纽约,带领了上万精兵,急行军前往新泽西普林斯顿,展开反扑战。
  • 根据史料的记载,1776年12月25日的白天,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圣诞好天气,然而,日落之后,气温急速下降,而后下起了雨夹雪,还刮起了旋风。朔风吹雪,直扑人面,在这样一个圣诞夜的午夜,华盛顿将军带领士兵渡过德拉瓦河,来到对岸新泽西攻打敌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