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勤荣/邱明伟:他们为什么要背井离乡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6日讯】编按:此文经人民日报“人民论坛”副主任邱明伟于印尼修改,因高勤荣人在国内,无法将改好稿件请他过目,发稿前未能与他取得联系,特此说明。

如果不是亲自和他们交谈,我真不知这里的治安竟混乱到如此惊人的地步!

以高考作弊、强行拆迁事件而闻名全国的嘉禾县(编按:位于湖南省郴州市西部),一段时间以来,由于政府监管不力,公安不作为,嘉禾县治安混乱,民不聊生,不法分子为非作歹,甚嚣尘上。光天化日之下,他们明火执仗地持刀、蒙面进行抢劫、盗窃;月黑风高之夜,他们更是肆无忌惮,无所畏惧,撬门行窃如踏平地,翻箱倒柜如囊中取物。百姓胆颤心惊,敢怒不敢言,纷纷背井离乡,在当地引起强烈反响!

一、嘉禾抢盗成风,歹徒气焰嚣张,妇孺不敢出门。

也许是积怨较深?
也许是告状无门?

当他们听说记者来嘉禾采访,竟然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来了八九个人。我住的房间较小,凳子不够,他们有的坐在床上,有的倚在被子上,有的干脆就站着或蹲在地上……

屋里静悄悄的,气氛阴森、恐怖,似乎有一种剑拔弩张的味道。这些不速之客表情严肃,缄默不语,那一双双冰冷的眼神分明窜动着一股股被强压的愤懑和怒火。

“大家心里都有怨气,不是冲你来的,请你见谅。”一位五十多岁干部模样的人像似看到这种不和谐的氛围,强颜欢笑,打圆场说:“我们这里治安太乱了,大白天抢劫随处可见,晚上就更不用说了,人心惶惶,提心吊胆,人们的生命财产安全都没有保障,有很多人准备搬到别的地方去住了。”

老人一开头,屋里像炸了锅似地,大家七嘴八舌地列举了近几年来嘉禾的种种怪现象。

“我是嘉禾做买卖的生意人,由于这里治安混乱,没人管。我家一到天黑,就得赶紧关门,生怕歹徒抢了。”

一位留着光头,靠在被子上的中年人抢先打开话匣子:“前两天,也就是7月23日上午吧,在我们县的老工商局的门口,一对夫妇从银行提出几万元钱,放在塑胶袋里,准备回家。刚走在马路上,一辆骑着摩托车的歹徒就悄悄地尾随而来,驶到背后很熟练地侧身弯腰一刁,就把塑胶袋一抢而去。夫妇俩在后面大呼小叫追赶,街上的人竟然没人敢拦截?”

他点燃一支烟,接着说:“下午,在县政府的那条马路上,一个歹徒骑着摩托车又把一个女孩脖子上的金项链刁走了。晚上,我在家吃饭,听我老婆回来说,又有一起抢包事件发生在天禧大酒店的门前。现在这里的妇女和小女孩天一黑,就都不敢出门了。唉!这是什么世道嘛?”

“嘉禾的歹徒一个个都很嚣张。”在地下蹲着的小伙子“噌”地站起来说:“2008年,我们县龙潭镇石坡村的老百姓现场抓住一个强盗,就扭送到派出所。派出所的公安人员讯问后,对这位强盗罚了2万元。没想到,这个强盗出来后,把村里抓他的人全都非法拘禁,不仅索要回自己被罚的2万元,而且还逼着村民给他补偿在看守所花销的一切费用!”

在去嘉禾的路上,朋友们曾告我,这里的吸毒、贩毒现象也比较严重。为了落实真相,我插嘴问道。没想到,我刚一提起,一位快人快语的中年妇女便气愤地说:“毒品害死人呀!我的一个亲戚本来好好的一个家庭,小俩口恩恩爱爱,又有一个漂亮的女儿,日子过的很美满。结果丈夫由于赌博,又慢慢地染上了毒品,成天不回家,两口子每天打架、吵嘴,只好离婚了。”

“公安就不管吗?”我不解地问道。

“管是管,但是看谁在赌,谁在吸?”这位中年妇女接着说:“一些领导关起门进行大赌特赌,公安就是看见,他们也不管。听说,一些大的赌场还专门安排有站岗放哨的,一有动静便散伙了。而百姓打个麻将,他们就抓。这纯粹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再说吸毒,我们县辉煌国际大酒店就是个毒窝,不少有钱人在那里吸毒、贩毒。所以,这个酒店的生意很火。做这种事本来就是违法的,为以防万一,找些保护伞,酒店老板还专门把县委、公安的个别领导拉了进来,参有股份。你说这里的治安能搞好吗?”

更令我震惊的是,坊间传闻,嘉禾县不少村里都藏有枪支,甚至还有机关枪和土炮。早在1985年,嘉禾县清水村的村民抢了武装部的武器库。据说,中央派来了一位广州部队的副司令,将1百多支枪全部收回。现在这个村又出现很多枪支。

一位留着寸头的年轻人,说,嘉禾县塘村镇几乎家家都有自制枪。在谈话中,他还给我们讲了一个笑话。2004年,该村持枪到县城闹事,公安局人员用催泪弹想驱散人群,殊不知,风向不对,结果把自己给催的东倒西歪,溃不成军,落荒而逃。

在嘉禾的几天里,我们采访了许多群众,那一桩桩离奇、恐怖、触目惊心的情节,那一副副惊恐、余悸、眼光游离的表情,那一句句低声细语却不失义愤的控诉。不得不使人怀疑:这是共产党的天下吗?我们的政府哪里去了?我们的公安哪里去了?!

二、半年三次洗劫,公安草率从事,全家含恨离乡。

一天,午饭后,我们正在休息。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将我惊醒。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站在门前,她目光闪烁,左右张望了一下楼道,悄悄地问,你们是记者吧?我点了点头,将她让了进来。落座后,她无奈、悲愤地给我们讲了一件更为惊奇的事情。

她叫王守佳(化名),中等个头,梳着挑黄色的曲卷头发,穿着黑色的连衣裙,是土生土长的嘉禾人。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的政策给她增添了不尽的活力,他们全家奋力拼搏,生意做的红红火火,日子过的有滋有味。殊不知,在谈话中,她却告我们,准备背井离乡,迁往他处!

“从今年2月起,不到半年,我们家连遭三次洗劫!”

她痛苦地告诉我们:嘉禾县是我的故乡,我对这里有很深的感情。但我们无法在这里居住了,我们每天都在惊慌中生活,每夜都不敢入眠,提心吊胆的。

第一次,是今年2月中旬左右,早上8点多,她刚起来,发现她和老公的手机不见了。再一看,家里的所有衣柜门全部被打开,手提包里的2万元也没了,就连床头柜里的首饰、戒指、项链等贵重物品全被洗劫……

他家住的是五层楼房,一楼是客厅,她与老公住在二楼,孩子在三楼。

看到这种情形,她急忙把老公叫醒,到一楼查看,客厅翻得更是乱七八糟,满目狼藉。高档烟酒、电脑,甚至连主机也被偷走。价值六七万元。于是他们拨通了110,不一会,二位民警来了,他们查看了一下房间,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就匆匆离开。

第二次,是今年4月5日下午6点多,他们全家开着两部车到宏发酒店吃饭。中途,其儿回家拿了一次酒,家里还没有发生什么。等他们8点左右回到家。该女士掏出钥匙开门,却怎么也打不开。抬头一看,一至五楼的灯光全部被打开,灯火通明。她急忙给儿子打电话,责问他是怎么锁门,为何连灯也不关。儿子告她,他锁好门了,灯就没开。他们家的防盗门的暗道机关是,在外面锁住,里面就打不开,里面锁住,外面也打不开。由于有第一次教训,她怀疑里面又有窃贼了。她老公急忙打开车库门,从车库进入一楼客厅,结果发现,保姆的床上竟放着三把菜刀!她唯恐发生意外,急忙让老公退出。拨通了110。同时,又叫来几个朋友把门打开。回去一看,保险柜的门被打开了,三部手机,一台电脑,以及家里所有的值钱的东西又全部被盗走,就连她藏在大衣柜夹缝里的三条黄金项链也被偷走。照例,她又拨通110,公安还是简单查看了一下,用手机拍了几张相,连询问笔录也没问就走了。

第三次,是在7月10日,早上7点多。她一醒来,又发现家里被盗。当时家里住的人很多,不仅有他们夫妇俩,还有他们的外甥、儿子的几个朋友。她急忙直奔主卧室,卧室门竟然被窃贼卸掉!新买的三个手机(一个还在充电)、两个4,000多元的新手袋、8,000多元的6瓶洋酒、2,000多元的杏花村酒、1,000多元的五粮液等全被偷走。

“你们家三次被盗,每次都没察觉?”记者诧异地问。

“确实一点都没感觉!”她一脸茫然。

窃贼如此胆大,并长时间在家里作案。记者怀疑歹徒是不是放了什么蒙汗药或使用什么高科技手段。又问:“早上起来你们头有什么感觉?晕不晕?”

他们却说不上来。

对于这个在嘉禾事业有成,如日中天的王守佳要背井离乡,记者十分惋惜:“人常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你的生意在嘉禾,你的关系在嘉禾,你的客户在嘉禾。你如果远走他乡,另辟一个新天地,人生地不熟,那你在嘉禾这十几年的心血不就白费了?”

她低头不语。半响,才沮丧地说:“那也没办法,财产与生命相比,还是人重要!我家三次被偷,三次报案。公安人员仅仅是走马观花地来看看就算完事,连笔录都不做,就再也不管了,真让我们心寒!公安、公安,就是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我们的安全得不到保障,谁还敢在这里生活?”

听完王守佳的诉说,看着她愁苦的面容,我们的心被撕碎了!

几天后,采访结束,当我们准备向这位伤痕累累的妇女告别时,她已乘车到外地,与在那里工作的丈夫商量搬迁的事宜去了……

三、留给我们的思考

嘉禾,古称“禾仓堡”;禾仓,即谷仓,是天下粮仓,清人李元度重修《南岳志》卷十引《湘衡稽古》云:“今桂阳县北有淇江,其阳有嘉禾县。相传炎帝之世,天降嘉禾,帝拾之以教耕,以其地为禾仓。后置县,因名嘉禾。”

中华史册中,常有“雨粟”的记载,历史帝王皆视为吉祥兴旺的征兆,朝廷即举行隆重的祭祀庆典,以享太平。这“天降嘉谷”的瑞美之事,就出现在古桂阳县。当今之亿万炎黄子孙可曾想到,“天降嘉禾”的祥瑞气氛,是何等美丽动人。

然而,就是这块富饶美丽的地方,却是由于高考舞弊及拆迁事件在全国声名鹊起。

今天的嘉禾,为什么又变成了光怪陆离的贼城,不法分子的天堂?

今天的嘉禾,为什么人心思走,背井离乡?

我们又不得不撕开国人再也不愿看到的历史疮疤,从这些原本早已尘封多年的案件中寻找蛛丝马迹,总结经验教训。

2000年的嘉禾高考舞弊案曾在全国轰动一时,尘埃落定后,许多群众对记者说,高考舞弊事件不是偶然的,县里作假的事太多了。有些领导为了造政绩公开作假,上行下效,把风气弄坏了。

据2000年7月21日《人民日报》报导:在嘉禾的高考舞弊前,该地的腐败现象就比比皆是:

——教育“两基”达标验收弄虚作假,有些乡镇学生流失多,教学设备差,为了凑满在校学生人数,使设施达标,连夜用车从其他乡镇拉来学生和课桌到验收点凑数;

——为了达到“基本扫除文盲”的目标,有的地方找初中生、中专生和高中生顶替,参加脱盲验收考试。嘉禾县还是“科技先进县”,其实名不副实;
——农村初级卫生保健验收时,把相邻的乡镇卫生院的药械、药具搬到验收点充数;

——为了财政收入过亿元,有的领导示意一些单位到银行借钱填充财政收入,有些乡镇在几个月发不出工资的情况下,向干部借、贷款等来抵税收任务。

如此这般,出现了高考舞弊,也就不足为奇了。

更令人不解的是,就在国人口诛笔伐,痛击这一现象之时,嘉禾某些领导仍胆大妄为,我行我素,置若罔闻,弄虚作假,嫁祸于人,将不该判的,判了刑;将该判的,不仅没判,反而异地做官。

由于嘉禾高考舞弊案处理不彻底,做了夹生饭。时隔4年后,一起更大的强行拆迁事件又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

我国著名反腐评论家邵道生在“人民网”《“嘉禾拆迁”与“权力性暴力”》一文中指出:“嘉禾拆迁”为什么能“全国闻名”?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它将“权力性暴力”发挥到了极致,浓浓地烙上了当今包括城市在内“圈地运动”的一切特点,因而极富“典型意义”。

邵道生先生说,“权力性暴力”这一概念是我想出来的,不太好听,然而在我国的政治社会生活中并非罕见,如“文革”中“四人帮”的“红色恐怖”实是“权力性暴力”另一种表现。再如,原河北太上皇“程维高”将反腐斗士郭光允送去劳教,亦是“权力性暴力”另一种表现。

“嘉禾拆迁”中的“权力性暴力”自然不能等同于“文革”中的“权力性暴力”,但是它保持了“权力性暴力”的最基本的特点:一些“地方性高级干部”对“权力”的运用不仅随心所欲、我行我素,而且离谱、违法,甚至动用“国家机器”来对付手无寸铁的老百姓,随便找个借口就拘押老百姓。

最后,邵道生总结说,“权力性暴力”的本质是违法并滥用“司法权力”;“利益驱动”是滥施“权力性暴力”的根本原因;当权力者的屁股完全坐到“开发商”一边时,就会发生“权力性暴力”。


嘉禾县位于湖南省郴州市西部(网络图片)

2005年原中央党校学者、著名评论家王寒非在《官僚和腐败是恶化党群关系的罪魁祸首》一文中也尖锐地指出,由于嘉禾的执政官员对两次大曝光缺乏正确的认识而产生的腐败、官僚、消极的无为思想,从而导致基层执法不力,地下六合彩猖獗;警匪勾结,治安状况严重混乱等。这已严重地损害了党的形象,加剧了党群关系的恶化。

回过头来,我们再看今日的嘉禾为什么治安恶化,也就见多不怪了。如果说,“高考舞弊案”是嘉禾多年来腐败中的必然现象;那么,嘉禾的强行拆迁事件就是腐败分子对全国人民批评的疯狂反扑和报复!是嘉禾“谁影响我一阵子,我就影响他一辈子”这句恶毒名言的发扬和光大!

众所周知,“发展是硬道理,是第一要务;稳定是硬任务,是第一责任”。为落实这“两硬”,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全国各个部门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思想。充分发挥我党的政治优势,以平安建设为载体,以完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机制为着力点,确保人民群众安居乐业,确保社会大局持续稳定。

嘉禾的县委陈书记也曾提出建设一个“民本嘉禾,平安嘉禾,和谐嘉禾”的新嘉禾。

民生问题,在我国具有特殊重要性。

“民生”一词最早出现于《左传.宣公十二年》:“民生在勤,勤则不匮”。即“百姓生存之道在于勤劳,勤劳才能丰衣足食”。但是保障民生,不能仅寄托于百姓自身,而更是执政者的责任所在,为此古人提出了“以民为贵”的民本观念,阐发了最初的民生思想。

20世纪20年代,孙中山先生给“民生”注入了新的内涵,并将之上升到“主义”、国家大政方针以及历史观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孙中山先生将民生问题当作社会发展的核心问题,认为“民生就是社会一切活动中的原动力。”他在建国大纲中宣示,建设之首要在民生。在孙中山先生的理想中,民生主义是国事,由国民直接参与,国家福利由国民全体享受的一种制度,最终进入幼有所教、老有所养、分业操作、各得其所的理想社会。

首先,民生问题,就是指与广大人民群众生存和发展直接相关的问题,这些问题是广大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问题,包括食、衣、住、行等基本需要,不论在什么社会形态下的政府,对这些民生问题都必须首先予以重视和解决,否则就会导致社会动荡和政权更迭。

其次,解决民生问题是国家对于广大人民群众应尽的重要责任,各级政府应当将解决民生问题作为其组织领导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目的,并通过公正合理的制度安排加以实现。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民生问题是一个动态性很强的概念,在不同社会和相同社会的不同发展阶段中,广大人民群众对民生问题的期望和诉求各不相同。

从上述民生问题的概念出发,各级政府应当是解决民生问题的主体,有责任保障广大人民群众的基本生存和生活状态以及基本的发展机会、基本的发展能力、基本的权益等。其主要内容包括:一是保障生存权,使广大人民群众享有最基本的生活资料并随着社会发展不断有所提高。二是保障最基本的受教育权,为未成年人提供免费的义务教育。三是保障劳动权,为适龄劳动人群提供就业岗位,以解决其基本的“生计来源”问题。四是保障最基本的健康权,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基础性的公共卫生环境和条件。五是提供基础性的住房保障,对城市中低收入家庭居住条件的改善提供帮助。六是提供基础的出行条件,使广大人民群众用得上、用得起普通的交通工具。各级政府相应的责任主要是为城镇居民提供方便、快捷、廉价的公交系统,为农村居民修建简便通畅的道路。

当前,问政于民、问需于民、问计于民,这是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开展以来呈现的一大亮点和特色。

“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知经误者在诸子”。

人民群众是生活的先知,冷暖甘苦感受最深刻。人民群众是智慧的源泉,改革发展体会最清楚。人民群众是施政的基础,政令得失反映最真实。惟问政尽民方知得失,问需于民方知冷暖,问计于民方知虚实。如果不闻不问、闭目塞听、刚愎自用、一意孤行,那么,制定的政策就难以体现民意、实现民利。

然而,嘉禾的治安现状与领导的口号却大相径庭。人们已对这里的领导和司法部门失去了信心。原嘉禾县委常委王某某说,这几年嘉禾县群众上访数量逐年上升,找法院解决问题纠纷的却越来越少。

据嘉禾县干部群众反映,这几年嘉禾县的经济发展环境确实不好。有关执法部门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引起了外来投资者的强烈不满。前几年,最典型的一件事就是一家名为“长盈针织厂”的台资企业因不满有关部门的刁难和治安的恶化而愤然离开。

腐败堕落,弄虚作假,是嘉禾治安恶化的源头。

嘉禾社会治安为什么恶化?说到底,是权力的变异和异化。公共权力失去制约,必然蜕变为少数人或个人谋取私利的特权。

在嘉禾,治安恶化拷问的不只是公安……

在嘉禾采访的日日夜夜里,我们发现这里“亦官亦商”、“官商一体”的现象比较严重。由于中央明令禁止,因此党政领导干部经商都比较隐蔽,他们暗地或参股或兼职,或以配偶、子女名义注册经营,自己则在幕后操纵当老板,经营范围涉及餐饮业、矿业、娱乐业、修理业、农林渔业等各个行业。

“这些人既是党政领导干部,又是企业老板,有两个地方办公,有两套可供调用的人马,或明或暗地有两种报酬。”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博士生导师李成言教授曾指出,“这是一种很令人担忧的现象,有关部门应认识到这种权力入股市场的严重性。”

南开大学博士生导师齐善鸿教授也指出“放任党政领导干部经商,会催生以官养商、以商洗钱的腐败现象。”“尤其要注意,有些党政领导干部以家人名义办企业,他们不但有可能暗中操纵,化公权为私用为自己赚钱,也有可能通过企业为自己其他不合法收入洗钱。”

在嘉禾,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副处以上干部每年可报销各种费用3至4万元,其他则全额报销。另据群众反映,去年,全县财政收入增收1,000万,县里四大班子争相购车,在当地引起强烈反映。

监督,本来是遏制腐败的一支利剑。然而,在嘉禾,人大、政协监管的力度相对较弱,“上级监督太远、同级监督太弱、下级监督太难”。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大代表说,我们的话就像耳旁风,领导想听就听,不想听连理都不理。你如果说的太多了,就给你扣上一个不与党保持一致的大帽子。

对权力的监督机制不完善,监督力度不够大,是腐败现象滋生和蔓延的重要原因之一。实践证明,失去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没有有效的监督,就不会有对腐败现象的真正遏制。权力腐败的实质是滥用权力,腐败现象的滋生蔓延反映了对权力的失控失监。改革开放以来,消极腐败现象之所以能乘隙而生,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监督机制不完善,监督力度不够大,从而致使某些党员干部视党纪为“摆设”,视政令为“白条”,视法律为“关系”。

由于权力的腐败,利益的驱动,这里的干部人事制度也出现恶性循环,一些腐化堕落的官员带病提拔、异地做官,无疑助长了官场腐败的持续加剧!“刑不上大夫”、“有钱能买鬼推磨”在这里已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

当今,某些地方出了问题,人们习惯用“监管不力”来描述。殊不知,监管不力的前提是尚有一种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情怀。如果我们的官员成天与腰缠万贯的“企业家”、煤老板以及黑恶势力吃吃喝喝,沆瀣一气,假如我们再用“监管不力”来推诿、搪塞,实际就是不折不扣的包庇,不折不扣的腐败!

嘉禾的治安已恶化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据说,连一些县委领导都不得不雇了保镖。这不能不使人震惊!领导如此这般,普通老百姓又该怎样生活?一个地区的治安如果失控,我们却喋喋不休地侈谈什么以人为本,和谐社会,科学发展,那纯粹是骗人的鬼话!

司法腐败,警匪勾结,将是嘉禾社会动乱的缘由。

古往今来,朝政腐败,苛捐杂税,社会混乱,警匪勾结往往是官逼民反的动因。

目前,嘉禾的上访户为什么在全国名列前茅?嘉禾的老百姓为什么要背井离乡?嘉禾的窃贼和黑恶势力为何明火执仗,气焰嚣张?只能说明那里官僚与司法的腐败已泛滥成灾!

一个地方和谐不和谐、稳定不稳定?治安形势是试金石,信访问题是晴雨表。

嘉禾的王守佳缘何三次遭劫?缘何三次报案,公安机关均为走马观花,敷衍塞责?其中有何猫腻?是司法腐败?还是公安无能、警匪勾结?人们自不待言!

早在2002年初,公安部就提出,要在二三年内使社会治安明显好转。

从社会心理角度看,在开放、多元、动态的社会环境和资讯化条件下,社会矛盾和问题很容易交织扩散。经济形势的变化必然影响社会心态。经济形势好的时候,人民对未来普遍有信心和良好预期,社会心态比较平和,即使有一些困难和问题也大都能够理性对待;经济形势严峻时,社会心态比较敏感、脆弱,一些人因下岗失业、生活困难、资产缩水等原因,产生悲观失望和不满情绪,遇事容易采取过激行为。

特别是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一些企业生产经营比较困难,下岗职工、失业农民工有所增多,高校毕业生就业压力有所增大,劳资纠纷、合同纠纷、债权债务纠纷等新矛盾不断产生,土地征用、房屋拆迁、企业改制、涉法涉诉等老问题有所凸显,如果处理不好,容易引发不稳定事件;一些地方杀人、绑架等严重暴力犯罪增多,抢劫、抢夺、盗窃等侵财犯罪上升,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传销、集资诈骗等涉众型经济犯罪时有发生,社会治安出现不少新情况。在新形势下,人民群众期盼更平安的社会环境,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任务艰巨繁重。

我国的人口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多次政法综治高层会议均明确强调了对“社会人”管理的新要求:以改善服务为重点。有关专家指出,要管理好“社会人”,首先要服务好“社会人”,从防范控制型管理转向服务型管理。而嘉禾对治安是如何防控的?又是如何向“社会人”服务的?已不需赘述。

众所周知,中国民族是最善良的民族,是与世无争的民族。只要他们能过上平安、殷实的生活,他们从不起誓造反。他们并没有太多的奢望和非分的想法,只追求一种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

嘉禾矛盾重重,治安混乱,民怨沸腾。根子在领导,原因在制度。“水能载舟,也能覆舟”,“官逼民反”,这些历史的教训我们不能忘记。嘉禾已到了非整治不可的地步了,否则,不仅仅是背井离乡,新的动乱就将在所难免!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9-06 1: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