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传奇.神话传说
旷野牧羊完全改变了摩西。摩西曾经学识渊博、才能卓越,但旷野磨砺使摩西明白,没有神的帮助,只凭血肉之躯及世聪辩才,难成大事,敬畏神才是智慧的开端。摩西学会了忍耐、温柔、怜悯及谦卑的美德,他的血气、他的骄傲、他的自我,一点点都被磨去。直到摩西已能够放下自己的时候,才能担当起神托付的使命。
明朝时期,刘家妇人罗氏一天梦到五彩的祥云,在天上簇拥着一个仙女,此仙女穿着绛红的衣服,飘然降于刘家。罗氏怀孕十个月来,家中始终飘散着一股弥漫不绝的奇香。
南极仙翁
他责备齐映,说:“你为何轻易地将事情泄露出去?你做神仙的事本可能成的,现在不行了。”
明朝嘉靖年间,少女苟正觉在山中遇到一位老母,吃下了一根奇草,开启了传奇的一生。明世宗嘉靖皇帝三次派人相请,最后一次,她预示了不久帝崩。明朝藩王与王妃以礼相待,为其建阁修祠。官员长途跋涉,向她请益。她未卜先知,每言奇中,在大明朝野留下闻世传奇。
千金之子修道的故事,在东方不乏记载。史上有不少皇族贵族,虽坐拥人间无尽富贵荣华,依然对探索人生意义、返回天国有着无限的神往。
前段时间广东茂名化州地区村民抗议政府建造火葬场一事成为了海外媒体关注的热点之一,在村民们的抗争下,目前当地政府已宣布永不在此建造火葬场。说到茂名,不得不提到古代的一位著名的道士:潘茂名。可以说,茂名是广东省内唯一一座以古代名人名字命名的城市。
这个故事的其中一位主人翁叫做董雄,他自年少起,就诚信神佛。贞观十四年春天,当时董雄担任大理寺的官员,因受到季仙僮事件的牵连,被上了枷锁,囚禁在御史台。当时,一同受牵连被扣押的十多人。其中大理丞李忻玄、司直王忻与董雄关在同一牢房,而且每个人都被铁索牢牢地锁着。
建于东晋的镇江泽心寺,唐时始称金山寺,后成为临济宗传承道场,被奉为佛教禅宗经典名寺。金山寺素以“高僧降蛇”为其独特的寺庙文化而名闻遐迩。提到“高僧降蛇”,就不得不说到金山寺的“开山裴祖”——高僧法海,亦即后世诸多版本白蛇传中法海和尚的原型。
僧人忽然跳到舟上,瞬间身体缩成一尺长,向众人拱手,说了一声:“珍重!”,就随着驰骋的风帆漂流而去。当一阵鼓声大震,众人再一看,已经不见僧人踪影。回首看看几案上的盘杯,也全都消失了。
[五代] 董源 洞天山堂图。(公有领域)
魏晋南北朝时有个叫王烈的修道人,是河北邯郸人。他喜好道术,经常服用野生姜和铅,据说活到338岁时,面容还如年轻人一般。他攀登山峰和险要之处,行步如飞。
戴进 牧归
十天之后,那棵小树已长到凌空,金玉会自己飞到他家,宝物自己堆积,非常富有。
民国十三年三月二十九日,云南僧人具行披上袈裟,跏趺坐在干禾秆上,他左手拿着引磬,右手敲着木鱼,面向西方念着佛号,突然身体自放火光。
陈陶(约812年—约885年?)字嵩伯,晚唐著名诗人。其诗“无一点尘气。于晚唐诸人中,最得平淡”[1],《陇西行》为其传世名篇:“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可伶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2]大中时,游学长安,后隐居南昌西山。有诗集十卷,已散佚,后人辑有《陈嵩伯诗集》一卷。《全唐诗》存录其诗二卷[3]。
佛法在东汉明帝时期传入中国后,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广泛传播,信佛、修佛的人数越来越多。他们中既有帝王将相、后宫佳人,也有普通百姓。这一时期修佛之人亦出现了不少神异之事,本篇就说说这一时期发生在一些修佛女子身上的神奇事。
晋朝时有一个住在高平(郡治在今山东巨野南)的朱姓女子,其家世代崇奉佛法。一天,她在胡寇入侵时被捋走。有胡人想强占她为妻,她誓死不从。
城楼
一块巨砖上书写着:“许吏部许吏部,拆了更楼造库楼,气杀了李知州,喜杀了王知固。”
孔子是儒家学说的鼻祖,其“仁义礼智信”和“中庸”思想影响了后世两千多年的王朝。孔子在世时,曾几次向老子问道,并在老子的启发下,对“道”有了逐渐深入的理解。据传书上记载,孔子问道于老子之后,回去便常常打坐静思,他的弟子颜渊亦潜心静坐。古籍中亦有孔子不同于凡人的功能的记载。
三国时期,有一位神奇的方士叫介象,他会隐身等各种道家方术,同时精通儒家五经,遍览百家学术,还善写文章。
嫂子感到奇怪地说:“小叔你离家这么久,回来还没见你哥,怎么就说分家的事?骨肉之情,必不忍如此啊。”
刘政认为世间的荣华富贵都不能长久,还不如修道,得长生之法。图为明 文伯仁《丹台春晓图卷》局部。(公有领域)
当今很多受现代观念影响的人,不仅不相信神佛的存在,而且对修炼更是嗤之以鼻。其实,翻开中华五千年的历史,信神、信佛、信道和修佛、修道从来就没有缺席过,无论是史籍还是民间传说,都记载了大量远超现代人想像的故事。
双凤忽然栩栩活了起来,飞落在庭院当中,鼓动双翼如在等待。女子就携着蘋香的手各骑在一只凤上,随后乘云向高空飞去。
日本平安时代,有位擅长和歌写作和书法的左近少将,叫藤原敏行,他对佛家经典也很感兴趣,一些朋友包括故去的亡灵,都委托他抄写佛经,他一共抄写了大约二百卷佛经。
范小仙向他作揖告别后便登上布桥,耸身一跃上了空际,人影依稀。突然布掉了下来,范小仙也堕入水里,狂风挟着巨浪两三卷,人和布都消失无踪。
云海
李绅后来荣登甲科翰苑,历任郡守,兼负将相重任。像罗浮山仙人所说,他追求到了世间的声望和官位。而当百年之后,他所拥有的一切,终是一样也没有带走。
在张果老和徐真人的手中,普通的纸驴和草龙,竟也展现出非同寻常的一面,世外高人的世界还真是奇异。
人们常说,人生百年如白驹过隙,无论多美的容颜也抵不住时光的侵蚀。佛陀们也常说,尘世间的一切都是幻化出来的,不可久驻。所以世间的智者们一定不会为人的色身表象所迷惑,能放下者,修行的门就已经向他敞开了。
二十三家同时来了个蓟子训,服饰相貌一点也不差,只是说的话随着主人的问答而不相同。
炼丹 中国画
忽然有几间茅屋出现在松竹之下,烟气绕绕,藤萝掩映,曲径通幽。
郭诩 葛玄
一次,葛玄正与客人对面坐着吃饭,食毕漱口,口中的饭全变成了几百只大蜂子,飞行时发出声音来。
轻生的人,积下的业债怎么也还不完。首先,他的肉身是父母给的,生命是神明赐予的,自断性命,便欠下了父母的债,神明的债。其次,他的吃、穿、住、用、行均是依靠大地山川所赋予的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