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修炼传奇
双凤忽然栩栩活了起来,飞落在庭院当中,鼓动双翼如在等待。女子就携着蘋香的手各骑在一只凤上,随后乘云向高空飞去。
范小仙向他作揖告别后便登上布桥,耸身一跃上了空际,人影依稀。突然布掉了下来,范小仙也堕入水里,狂风挟着巨浪两三卷,人和布都消失无踪。
云海
李绅后来荣登甲科翰苑,历任郡守,兼负将相重任。像罗浮山仙人所说,他追求到了世间的声望和官位。而当百年之后,他所拥有的一切,终是一样也没有带走。
在张果老和徐真人的手中,普通的纸驴和草龙,竟也展现出非同寻常的一面,世外高人的世界还真是奇异。
二十三家同时来了个蓟子训,服饰相貌一点也不差,只是说的话随着主人的问答而不相同。
炼丹 中国画
忽然有几间茅屋出现在松竹之下,烟气绕绕,藤萝掩映,曲径通幽。
郭诩 葛玄
一次,葛玄正与客人对面坐着吃饭,食毕漱口,口中的饭全变成了几百只大蜂子,飞行时发出声音来。
泛舟游江
他凭一叶小舟飘飘漾漾,循着旧路又回到渭水之滨。上岸以后,他租了一匹马,又来到青龙寺,清清楚楚地看到终南山那老翁依然拥着粗衣坐着。
王夐乘上麒麟,要茂实与黄头仙童各骑一只老虎。茂实害怕不敢靠近,王夐说:“我随着您,请不必害怕。而且这些是人间极出众的动物,只管试着骑它。”茂实依着老虎跨坐其上,感觉稳不可言。
乞丐,可算是世间最不起眼的人,最容易被人们所忽略。这样的身份反而时常受到仙家青睐,以试验世间民情真伪。
王可交看那栗是黑红色,二寸多长,一啃有皮,栗肉又脆又甜,不像人间的栗子。
童儿对又玄说:“我是太清真人。天帝认为你有道气,特意派我降生人间,与你为友,将要授你真仙之诀,可是因为你性情骄傲,终不能得其道。”
许画师第二天醒来,就发现头歪了。从此他就有了一个绰号叫:“许偏头”。
“壶”在古代是个通假字,通“瓠”,也就是葫芦。《诗经》云:“七月吃瓜,八月断壶”,意思就是说,七月份是吃瓜的好时候,八月是摘葫芦的好时候。“壶中天地”也就是葫芦里的天地。
樵夫点头,就命人取来丹砂硃笔,书写一符,接着放在火上,烟还未绝,就出现一个小僮立在眼前。
李贺说:“天帝又建凝虚殿,派我们编纂大型乐章。现在我是神仙中人,很快乐,希望夫人不要为我惦念不已。”
真君大怒说:“这个残酷的官吏,不知道他惹下的祸患将要使他的家族覆灭,他的死期马上就到了,还敢放肆地毒害人,罪无赦!”
胡商说:“这宝物是太上西北库中镇中华二十四宝之一。得此宝物之人,七代受其福佑。一定要敬重它啊!”
薛君胄忽然听到两耳中有车马的声音,由于颓然想睡,就当他躺下、脑袋才刚刚沾席,眼前便出现了一辆小车,红色车轮青色车盖,由一只红色的牛犊拉车。小车从耳朵里驶了出来,高两三寸,也不觉得从耳朵里出来时有什么困难。
忽然有一人坐在书案旁说:“你难道忘了吗?缑山仙人的后代,能够喜好道,可以名列青简。我是东极真人,与你同姓,此《黄庭》宝经,是我作的注解。现在就传授给你。”
韦应物最后修为到了哪一步,我们无从考查。但他曾在一首诗中说自己已经名列“仙爵”。
有时正在堆了一桌的案卷中忙碌着,偏有山寺里的僧人来访。他从静里来,我在闹中忙,但都可不离禅境。
雷生笑着说:“是先生随意胡言的吧!即使有良药,怎么能使这条鱼复活呢?”石旻说:“那您就看看它如何被复活的吧!”
生活中的大起大落,身体上的壮年早衰,把韦应物推入了思考和转变的漩涡中。从自己的生活经历和思考中,他终于认识到世间名利声荣都如“粪土”一样,不但不足求,而且肮脏污染人。
古甘州是现今的甘肃张掖市,夏朝时,甘州为西羌地,中华古老的民族古羌人在这里繁衍生息。汉武帝在此设张掖郡,取“张国臂掖,以通西域”而名,是古“丝绸之路”上一颗璀璨的明珠,自古就有“塞上江南”的美誉。
在姑苏城有一名贫寒的孝子,名叫叶百民。他秉性愚钝,读了二十年的书,连普通的文字都写得不太像样。因家境实在贫穷,买不起笔墨纸砚。好在他会些医道,在一家药店悬牌应诊,以此得些微薄的薪水,赡养老父。
在明清笔记小说中有很多关张三丰及其弟子的事迹,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张三丰和巨富沈万三的传奇故事。一个是隐显莫测的人间活神仙,一个是富甲天下的江南第一豪富,他们的故事,令沉迷的世人心动不已。
“学太极拳,为入道之基。”然而张三丰没有留下修炼太极拳的心法,只把动作传下来,所以现在的人不知道怎么通过学炼太极拳修道。
明王宗岳《太极拳经》云,武术有很多门派,虽有区别,不外乎以壮欺弱,以慢让快。这种有力打无力、手慢让手快的打法,只能说是一般常人的能力。太极拳则不然。张三丰《太极拳歌诀》说,不是因为手快,也不是因为手慢,而是太极拳能够炼出太极的功能。意念指挥着太极功能在打拳,在做事,因为没有用力,在人看来就是“四两拨千斤”。
老人长声叹息后说:“我就是你的高祖啊!我叫韦集,有两个儿子,你就是我小儿子的重孙子。哪知道能在这儿与你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