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
华夏诗醇:赞李白〈丁都护歌〉
李白此诗纯然写实,是一首卓绝千古的“云阳纤夫曲”。开头两句总写背景,作好铺垫;接下八句,从酷热的自然环境、水浊的恶劣生活、拉船号子的触动悲心、和拉石靠岸的筋疲力竭,层层深入地描画了“拖船一何苦”的具体情景。
华夏诗醇: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
李白在此诗中,反映出一种既轻视功名利禄,又觉得机运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尾联二句:“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揭示出:人生在世,贪图功名富贵,是不牢不稳,非久非长的不实之务。
华夏诗醇:世事波上舟,沿洄安得住?
喻说:人生在世如行船,顺逆快慢皆由天。人应该顺天应命,道法自然,随遇而安,知足常乐。以舟的沿洄不定,比喻人无力回天,不可逆天意而妄为!
华夏诗醇:余亦谢时去,西山鸾鹤群。
诗的风格冲淡秀丽,写景中蕴含着比兴寄喻。在盛唐时,此诗已传为山水诗的名篇,是常建的代表作之一。到清代更受到“神韵派”的推崇。
华夏诗醇:李白〈月下独酌〉诗赏析
诗人李白有远大的抱负,一直怀才不遇,政治理想不能实现,心情孤寂苦闷。但他面对黑暗的社会现实,不沉沦,不合污,一直追求自由,向往光明,在他的诗歌中多有歌颂太阳、吟咏明月之作。这首诗是把明月引为知己,对月抒怀。
华夏诗醇:欲持一瓢酒 远慰风雨夕
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 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
华夏诗醇:欲作家书意万重 行人临发又开封
洛阳城里见秋风, 欲作家书意万重。 复恐匆匆说不尽, 行人临发又开封!
华夏诗醇:无边落木萧萧下    不尽长江滚滚来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华夏诗醇:王维〈送别〉诗赏析
下马饮君酒,问君何所之? 君言不得意,归卧南山陲。 但去莫复问,白云无尽时!
华夏诗醇:云霞出海曙   梅柳渡江春
这是一首酬答诗。诗中写江南早春的气候变化,历历如绘,读后令人顿觉春光明媚,春意盎然,有身临其境之感。起首两句,十分警拔,以“偏惊物候新”领起全篇。
华夏诗醇:杜甫〈春望〉诗赏析
从国忧写到家愁,又从家愁写到国忧,两种感情浑然一体,成为杜甫五律诗的杰作。
华夏诗醇:杜甫〈春夜喜雨〉
杜甫寓居成都西南郊浣花溪草堂的第二年。通过对“春夜喜雨”的细腻描绘,抒发了诗人在离乱年代,找到一个相对安定住所后,悦愉的思想感情。
华夏诗醇:天花落不尽 处处鸟衔飞
(唐)綦毋潜〈宿龙兴寺〉 香刹夜忘归,松清古殿扉。 灯明方丈室,珠系比丘衣。 白日传心静,青莲喻法微。 天花落不尽,处处鸟衔飞! 【作者介绍】 綦毋潜,字孝通,一作季通,荆南(今湖北江陵县)人,一说虔州(今江西南康县)人。唐代开...
华夏诗醇:同咏春雨,各有新意!
前人写诗,创意自成一家,不落窠臼,忌随人后。清代诗评家方薰,在《山静居诗话 》一文中写道:“诗固病在窠臼,然须推陈出新,不至流于下劣。”这是确有见地的 。我们游目在浩如烟海的古诗时,不难发现同一题材,以不同诗句描述,以不同形式表现,出于自创...
华夏诗醇: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此诗标题又作“代悲白头翁”。诗人因年华易逝,人生无常,以柔丽婉转的笔调, 抒发了警示人生之情、之义。
华夏诗醇:是非人世何须较,方外君师阮步兵。
一阵凉风吹来,将苦雨也一起卷去, 几朵云儿挡住了月,像是月儿背着云朵倒着行进。 幸有小诗清吟,可以消弭那心绪的纷纭, 更有美酒金樽,可以攻破愁城。
华夏诗醇:“忽逢青鸟使,邀入赤松家。”
诗人孟浩然,以诙谐浪漫的笔调,巧妙地运用仙家典故和术语,生动地写出了道家的生活特色,充满了现实的生活气息。
华夏诗醇: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
诗人当是酣饮沉醉,主人也因有这位胸怀坦荡、性格豪放的佳宾,而无限喜悦,共同浸沉在无比欢乐之中,都忘却了世俗的多乖巧诈,各自返于淳朴,显得淡泊而恬远。
华夏诗醇: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
青山重叠,小路蜿蜒;碧波荡漾,小船轻疾;潮水漫涨.江面宽阔;风势正顺,船帆高悬;一轮旭日灿烂升起。虽是腊月里,江南已春意盎然。
华夏诗醇: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一首览胜之作,为什么影响这么大?有人认为主要是艺术上成功。这样说似欠准确,一首诗如无好的内容,艺术上再成功,也是不可能感人的。本诗的成功,还应归于诗中抒发了深沉的感情。诗人的感情与陈子昂〈登幽州台歌〉是相似的。
华夏诗醇:同为送别,情景异特
诗人们创作的赠行诗,是诗苑中璀璨的奇葩。这些诗篇,或景情相生,“互藏其宅”(王夫之《姜斋诗话》卷二);或触景生情,缘情写景。它们往往能在相同或相近的题材中,写出迥然不同的情景,点出韵味各别的情趣。下面试就两首不同为送别,而情景有异的唐人绝句...
华夏诗醇:“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华夏诗醇:元结斥责贪官不如贼
元结〈贼退示官吏〉并序 【原序】 癸卯岁,西原贼入道州,焚烧杀掠,几尽而去。明年,贼又攻永破邵,不犯此州边鄙而退。岂力能制敌欤?盖蒙其伤怜而已,诸使何为忍苦征敛?故作诗一篇以示官吏。 【原序的今译】 唐代宗广德元年(763)...
华夏诗醇:“借问路旁名利客,何如此地学长生?”
崔颢〈行经华阴〉 岧峣太华俯咸京, 天外三峰削不成, 武帝祠前云欲散, 仙人掌上雨初晴。 河山北枕秦关险。 驿路西连汉畤平。 借问路旁名利客, 何如此地学长生? 【注解】 华阴:今陕西省华阴县。在华山之北,山北为阴,故称华阴。 ...
华夏诗醇:“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
诗中表现了对友人的怀念,也向友人抒发自己的情怀,慨叹世事的变化,生活的烦闷,疾病的折磨。可贵的是作者在苦闷中,感叹自己为官未能尽责,至使境内出现逃亡的灾民,因而对自己无功享受俸禄而深感惭愧。
华夏诗醇:“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古人曾说:“以时事入诗,自杜少陵始!”(胡震亨《唐音癸签》)。此话虽说绝对了一点,但杜甫反映时事的诗,写得最多最好,确是令人敬佩的事实。
华夏诗醇:“看取莲花净,方知不染心”!
“莲花”因其出淤泥而不染的品性,历来被佛教视作圣花,而“不染心”,活用禅宗六祖慧能的偈语:“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华夏诗醇:“鸟去鸟来山色里,人歌人哭水声中”!
诗人杜牧写在深秋登宣城开元寺水阁眺望的心情,既写出了周围山水景色的美,反映了居民的生活,同时又抒发了他的古今兴亡之慨。
华夏诗醇:岑参表示要挂冠修佛,其乐无穷!
此诗描写塔的高大以及登塔眺望所见的景色,着意渲染了塔的雄伟壮观。笔力粗健,气势奔放,境界雄豪。
华夏诗醇:“莫是长安行乐处,空令岁月易蹉跎”!
诗中没有正面写离愁别绪,而是着意于描写被送人一路上艰苦的跋涉,设想他将要过重重关山,冒风霜苦寒,旅途孤寂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