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文化
没有什么比茶更能溶于水,没有什么比水更近于道。茶的灵魂入水,水的灵魂入心,心的灵魂入道...
(shown)为什么农药的出现,否定了千百年的自然农耕?从科技的迷思中觉醒,魏麒麟用19年的时光,撷取老子的自然哲学,将生态失衡的荒地,还原成动植物的最佳自然栖息地,“它们”在此共生、共存、共容,自然中达到永续,当然这儿生长的茶——别有芬芳……
(shown)“我们贩售的是挑选好茶的能力。”带领台湾饮冷茶风气的春水堂创办人刘汉介,除了重视挑选好茶、营造好的品茗空间外,更重要的是要有好的经营团队及服务人员。而儒学思想正是他训练员工的基本精神。
第一碗茶敬佛,其余施于众人,最后一碗归己。茶之礼先人后己,茶之义清浊自知。茶入肚可以解毒,入心使人清醒。酒像纠纠武夫,茶如谦谦君子。如果女人像茶,男人快活似神仙。夫妻恩爱,爱可一时,恩可一世。相互牵手,彼此交心,情只为你浓。浓极而苦,再美也不能失去理智。幸福必须经历无数诱惑,仿佛茶之清气绝不可污。
与著名茶人谈到,“茶可清心,心清似玉”时,茶会结束,意犹未尽。茶是水写的文化,不仅能洗胃,更能洗心。茶香,水甜,壶古;人灵,景幽,物雅。环环相连,一尘不染,可以洗心。水为茶母,壶为茶父。壶刚水柔,茶性毕露。茶道森严,没有深切的呵护,何来四溢的灵气?茶是水中至善,为什么不去喝,不去品,不去悟呢?
(大纪元记者陈锡晖台北报导)台湾的茶饮料市占率经农委会统计,最受消费者喜爱的前三名,分别是独占44%市场的绿茶,及其次市占18%及16%的奶茶与红茶。农委会茶改场场长陈右人说到,由于成本相对便宜,所以目前大部分罐装茶饮料的原料均是进口,但今天推出的罐装东方美人茶,产品原料来自国内,是国内号称“最有价值”的本土茶。
(shown)阿里山茶风味、品质特殊,隙顶国小的茶艺课及小小茶博士的评鉴制度,无形中将乡土教学和品格教育融入其中。茶艺课就像是一门艺术课一样,为资源相对缺少的偏乡小学来说,注入一股活水。
(shown)“如果没有茶做为底蕴,就失去了文化的感觉,就和一般餐厅没有两样了。”不论副品牌陶板烧、冷饮专卖店“向茶”,或是结合关东煮与珍奶的“翰林茶栈”,涂宗和念念不忘的是保有人文风味的茶馆,那是集团发展的母体。
(shown)仿佛水结晶实验,孩子们的纯净之心预告了一壶好茶, 去年在台北花卉博览会开幕和史博馆法门寺文物展中一群小小茶人优雅又娴熟地注水、奉茶,广袤中华茶道文化,在21世纪是发扬或沉寂?在小小茶人气定神闲中看出一点端倪。
中华民族是一个喜欢饮茶的民族。在历史的长河中,品茶是文人的雅趣,茶能入画,也能入诗,以茶学礼可以改变人的品性。陆羽的一生充满了传奇的色彩,他生性淡泊,不慕名利,随遇而安……
(shown)在台湾现正兴起一股礼仪学习法,以礼示茶,以茶学礼,将茶由物质层次提升至精神层面,藉由茶艺的熏陶变化学生气质。茶艺课程藉由静心、冥想及礼仪态度,能使学生情绪稳定下来,守纪律。
在福建昭武市和平镇西北有一座观星山,山上盛产一种能碎铜的茶,人称“碎铜茶”、“观星茶”或“神仙茶”...
(show)自古神传茶文化赐予中国人医疗和养生修性,制作精良的器物以烘托茶性的甘醇,古往今来,吸引无数工艺家钻研投入。在精益求精的过程中,创作者的心灵也获得锻炼提升,台湾天目碗名家江有庭是其一例。
茶是自然的东西,周边相应的东西都要自然,包括我们的内在,心里带着烦恼,泡的茶汤会好吗?树也是天地精华,在生命结束时,被利用成炭,供养它最后的能量。炭有一种力量叫远红外线,穿越壶、水到茶汤。
紫砂壶的原产地在江苏宜兴,故又名宜兴紫砂壶,是中国传统文化艺术中,集诗词、绘画、雕刻、手工制造于一体的陶土工艺品...
历经三代“养土”的宜兴紫砂泥,在陶师巧手打造下成了一把会呼吸的壶。且看资深茶道师沈武铭如何掌握壶、茶、水的频率,谱出和谐的旋律,泡出一泡令人内心悸动的好茶。
茶叶和茶具总是相得益彰、珠联璧合,北宋范仲淹:“黄金碾畔绿尘飞,碧玉瓯中翠涛起。”这是赞誉宋代点饮末茶时,茶器的优美来烘托新茶的鲜嫩、怡人;茶案上选用一套白如玉的景德瓷茶具,或置上宜兴紫砂壶配上明式瓷瓯,冲泡香高味醇、泡水细长的上等茗茶,此时才能同时表现茶汤的色泽,山林的芳香和清雅的味韵,大大提升品茶的意境和生活艺术的内涵。
北宋汝窑天青碗藏于英国伦敦大学大卫德基金会的碗形器,为满釉支烧的撇口(即口缘处微开展)碗,圈足亦微外撇,碗底可见5个清晰的支钉痕,并可从中看见灰黄色胎土...
据说世界的茶和中国都有关系....
茶铺里高高的橱柜置放着铝罐,罐上的红纸写着“乌龙”、“冻顶”的毛笔字,映在赭色桧木长桌上,拉长了的笔划显出文字的朴拙...
进入上环源吉林的铺头,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一切都很传统。源氏兄弟一直坚守祖训,知足常乐,既守住祖业,也守住香港的传统之一──凉茶。
都知道“西湖龙井”是茶中名品,而“明前龙井”更是这龙井之中少有的精品,人称“女儿红”..
杯水馨暖,人情纯好,复有院中轶闻,浅啜间恍忆昔时茶人诗句:“再饮清我神,忽如飞雨洒轻尘。”
都会茶馆是一种私人的小美术馆,小书院、一种人文空间。茶馆的风格与主人的生命情境息息相关,有自在闲适的“东坡居”...
上下五千年以来,中国茶文化独成一体,古人的一杯茶包含中国文人哲人深爱的天、地、山、水,仁、智。众多的文人雅士不仅酷爱饮茶,而且留下众多古今茶事,茶人雅韵,芬芳而甘醇。
品茶三十年,我体认到,无论古代高度茶文明或现代蓬勃的茶文化、乃至未来的走向,永远贯穿、环绕着“天、地、人”三才的大学问,三才是阐扬、检验并融合茶事的重要尺标。
台湾的茶馆文化多元,从南到北、从都市到乡村、从文人到市井小民,每一族群都有爱茶、玩茶、赏茶人。台湾茶人也遍及世界各大都会,每到一个城市就打听有没有好茶馆,已成为我多年旅行的习惯,而且屡有惊艳。
品茶三十年,我体认到,无论古代高度茶文明或现代蓬勃的茶文化、乃至未来的走向,永远贯穿、环绕着“天、地、人”三才的大学问,三才是阐扬、检验并融合茶事的重要尺标。
茶会由台湾著名的藏色天目大师江有庭提供天目碗,茶席行进间人手一碗天目,大口过瘾地啜饮蒙顶或龙井,与会茶友不但大开眼界、品茗之兴激越高昂,部分茶友从此对龙井或蒙顶改观,留下深刻难忘美好的一夜...
茶的身世往往能触动到中国人遥远的记忆,品啜一杯新鲜粉嫩的明前龙井,汤里不但隐约展现江南的秀丽风光,那澹远深刻的人文历史厚度,或寺宇几百年来禅修的功德,透过茶中香韵一一沁人心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