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亮人生
台湾的“阿嬷家--和平与女性人权馆”于国际妇女节揭幕,年迈的前台籍慰安妇陈莲花控诉日军二战暴行引起国际媒体关注,阿嬷的泪眼登上美国《华盛顿邮报》,胜过千言万语。
民国44年,抗日名将孙立人将军因部属匪谍案被诬陷而引咎辞职,从此在台中寓所过着幽居生活。在孙立人将军长达33年的幽居生活中,夫人张美英长年陪伴照顾,并种玫瑰到市场贩卖贴补家用,“将军玫瑰”的故事传为美谈。
中华民国驻美代表处昨天在双橡园放映二战时期台籍慰安妇的纪录片“芦苇之歌”,6名台湾阿嬷积极面对人生,控诉日本政府至今未正式道歉,引起许多回响。
大学学测成绩公布,屏东女中吕翌菱以72级分成为屏东榜首,吕翌菱的母亲在她国中基测前两天病逝,父亲中度残障,高中3年就靠打工和奖学金赚生活费。
1969年,殷清隆离开了台北。回忆过往,他说,当时年轻,只想四处去碰碰运气,其实一开始是想去日本的,一来比较近,二来语言也比较容易沟通。但命运的安排就是这么奇妙,殷清隆因缘际会的来到了洛杉矶,一待就近半个世纪。
他是“帕格尼尼国际小提琴大赛”的第一名、他是英国王家音乐学院建校以来第一位满分毕业生、他的演奏获得小提琴大师梅纽因的盛赞、他22岁就成为“英国王家音乐学院会员”、他在多个小提琴大赛中拿奖拿到手软、他年纪轻轻即获邀成为“梅纽因小提琴大赛”的评委。他,就是著名的青年小提琴家宁峰,一个80后成都小伙子。
被地方称为“杨梅秀才窝”才子的邓荣坤,一辈子与文字为伍,得过不少文学奖与音乐奖,却谦称自己“靠着卖字维生”!邓荣坤说,他犹豫过,靠着一颗喜欢胡思乱想的头颅、一枝还能写的笔,能坚持多久?没想到竟然一路写了下来,毕竟,在台湾要靠笔维生并不容易。
竹南镇民众服务社荣誉理事长陈松生,爱心不落人后,37年来捐赠白米济贫从不停歇;19日上午陈松生之子陈汉璋代表陈松生捐赠壹万台斤白米,委托国民党苗栗县党部转送各乡镇民众服务社济助急需帮助的清寒户;党部主委刘明仁代表接受,并致赠“扶贫济弱”奖牌,感谢陈松生的善行。
在北美,牙医是不少学子梦寐以求的理想职业。成为牙医,对于全球最会读书的华裔移民和留学生来说,数理化成绩应该不是大问题,关键恐怕还是取决于个人全面素质。 而作为一名能够在本土站稳脚跟的牙医,须具备怎样的社会能力和心理素质?
太多讯息的输入输出,使得现代人的心习惯遗忘处理。在圣诞节这个比较特别的日子,回顾一下半年来发生在美国前总统詹姆士·厄尔·吉米·卡特(James Earl Carter, Jr,吉米‧卡特是卡特自己喜爱的昵称),和美国肯塔基州罗旺县府财政法院财产管理正文书员金‧戴维斯发生的事情,他们对神的信仰和坚定的行为交集,在耶诞节特别有意思。
台科大学生黄晨哲国三时罹患血癌,历经大小手术和化疗折磨,还因并发症,丧失排尿功能,必须装导尿管,但他仍坚持继续课业,今天获颁抗癌圆梦助学金。
从小爱绘画同时热爱汽车模型的陈又晟,希望能成为汽车设计师或担任美工设计师,在半工半读考上相关科系也拿到绘图证照下,因为听觉障碍阻断他的求职路,最后员林就业中心帮他申请辅具与运用雇用奖助,安排进入科技公司当绘图设计人员,一圆梦想。
11月7日,刘晓庆的新书《人生不怕从头再来》正式公开出版发行。12月22日,刘晓庆领衔主演的大型舞台剧《武则天》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首演,未演先火,已确定巡演138场,2016年2月将赴美国和加拿大巡演20余场。之前,刘晓庆3年演了200场无B角的话剧《风华绝代》,创了世界记录,票房近亿。
为了使苗县身心障碍者了解苗县各项就业促进服务,劳动力发展署拍摄了5位真人真事的微电影,19日上午在县府大厅展演;微电影拍摄的内容展现身心障碍者职业重建、职务再设计、参加国家考试补习补助、促进视觉功能障碍者电话咨询服务员、创业辅导、职业训练等业务。
自国中起受到姊姊的启蒙,跟着姊姊进入台湾戏曲学校就读,沈浸在歌仔戏的领域,一学就是6年,歌仔戏最爱演樊梨花的王力术,脱下戏服成为桃园创新技术学院企业管理系的学生,还是DHL进口报关办事员,王力术说感谢双轨训练计划,让她可以在戏外,重新演绎属于自己的精彩人生!
阿列克谢耶维奇不仅是第14个获诺奖殊荣的女作家,更是半个世纪来首位以纪实文学摘下诺奖桂冠的记者。而上一次(1953年)赢得诺奖的非虚构作品是丘吉尔的《二战回忆录》。“她复调式的写作堪称纪念我们时代苦难与勇气的一座丰碑。”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是非虚构写作非凡影响力的胜利,正如前年德国为其颁发书业和平奖时所言,“她创造了一个将在全世界得到回响的文学门类,必将掀起证人与证词涌现的浪潮”。
几度前往亚洲国家,环中国而行,过国门而不入。唯祖国,不得其入。遥望海天苍茫处的中国方向,心绪沉重如石。望穿秋水,唯有泪光闪闪。总是在起飞回北美的那一刻,赶紧默祷,为亲友,为同胞,为故国。何时拨乌云而见青天?飞越太平洋,故国,越来越遥远。故土,无尽的怀念。
冷风中,挥别故国,禁不住潸然泪下。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年拒绝我的香港,竟成为我流亡生涯中,唯一能造访的一小块中国土地,尽管,它很不像中国。
有人权组织在美国加州商场发现了我参与制作的那种人造花,完全相同的产品,英文商标和美金标价也完全一致。包括美国ABC电视台、美国之音等媒体,做了专题报导。总部设在美国的劳改基金会也发表了专项报告,题为“血染的人造花”(Blood Stained Flowers)。美国海关采取行动,查禁这类人造花。
恶势力无处不在,犯人们敢怒而不敢言。我从内心恨透了这个无法无天的场所、这帮仗势欺人的恶霸。我寻思机会,要报复他们,让他们不得好过。
一位算命先生走上来,连声唤着:“绅士!绅士!”执意要为我算命。我漫不经心地说,如果你能说出我的过去,就让你算我的未来。他只说出两句话,便让我惊异。
我的中国故事:横渡恐惧之海(15)
然而,我的直觉更准确。面带微笑、神态淡定而极尽礼数的泓,她的生活,已经发生了根本变迁。我不应该再介入或干扰她的生活。
这份爱情,没有因为与友谊的冲突而夭折,也没有因为空间与时间的阻隔而中断,反而愈益热烈、坚韧、刻骨铭心。于是,连老天爷也嫉妒了,他大发雷霆,让神州大地来了场狂风暴雨——八九民运、六四屠城,终于,将我与泓,生生隔离,隔绝于高墙内外!
狭小的监仓,连纵情悲伤的角落都没有。其他几个犯人,就坐在身边。写完,我把头伏在膝盖上,以装睡的样子,一任泪如雨注。
我活着,却被埋葬了,活埋。我不曾意料,在这样的铁石笼子、活死人墓里,前后会被活埋达两年半!这是死亡的体验,或者,对死亡滋味的尝试。不是死亡,胜似死亡;一种逼似死亡的状态,可称之为“准死亡”。连身体的变化,也逼真于死亡状态。活着的,已经不是肉体,只有灵魂。
中国大陆河南省一名双腿截肢的小伙子赵博日前靠着小板凳支撑,爬上泰山中天门。2000多级台阶、16小时的爬行,他成功登顶,但双掌磨出了水泡。
我心下有数,因为天安门事件成为国际聚焦的大事件,中国政府备受国际压力,虽然把民运领袖关起来,但是否动用酷刑,他们一时还有所顾忌。
关押我的监仓,除我之外,还关有其他犯人,有时三个,有时四个。除我之外,他们均非政治犯,而是经济犯,而且都是出自公安系统的经济犯,即那些犯下贪污、受贿的公安干部。他们也是犯人,却负有监视我的任务。牢中有牢,这是双重的牢狱。
总统马英九今天到左营海军基地主持海军史迹特展开幕典礼,并颁赠8名抗战老兵抗战胜利纪念章。老兵说“仗是我们打的”,中共歪曲事实,连战到大陆出席阅兵,应详加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