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名帖
《兰亭序》摹本。传世的历代摹本中,最传神的当属唐人冯承素的“神龙本”。(网络图片)
《兰亭集序》,又称《兰亭序》,是“书圣”王羲之的作品,素有“天下第一行书”的美誉。
蜀素帖(宋.米芾 1088 绢本 卷 27.8x270.8 cm)
“蜀素”,顾名思义就是蜀地制造的绢素。此卷特制的绢,是专为书写织造的,故可见斜织的乌丝阑界格。这很类似现在的信纸或公文用纸,书写位置的格线先印好,以助书写得整齐。
王羲之的《兰亭序》皇开本(宋拓)。
“拓本的世界──三馆所藏善本碑帖展”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三井纪念美术馆,以及台东区立书道博物馆三馆已完成两个半月的联展,囊括日本国内拓本收藏精品的绝大多数,可谓日本顶级拓本展,展出三位收藏家近二百件珍藏品,展现中国五千年文明中汉字的风采,其中包括连中国都没有现存的唐、宋时代珍贵拓本。
网路图片:中山松醪赋(局部)
(shown)苏轼书法自成一家,长于行书、楷书,笔法肉丰骨劲,跌宕自然,同蔡襄、黄庭坚、米芾并称“宋四家”。
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网络图片)
欧阳询(557-641),字信本,潭州临湘(今湖南长沙)人。欧阳询一生经历陈随及唐初,在隋朝就已名震寰宇,高丽(韩国)都曾派大使前来求书。欧阳询未曾因盛名而骄,书艺亦未被盛名所绊,反而老来笔健,其传世的名作如“化度寺碑”、“九成宫醴泉铭”、“温彦博碑”都是晚年之作,其中“九成宫醴泉铭”更有“楷书极则”之誉。
兰亭碑亭(网路图片)
许多书法名作在不同朝代受到的评价都有所不同,或褒或贬,审美角度互异,品评内容自然不一。而能像《兰亭序》一样,在每个历史时期的审美观念里都被奉为“神品”的情形,可谓少之又少。《兰亭序》通篇灵动活泼、畅快淋漓,但每一使转、提按,每一笔牵带,或连或断,都交待地清清楚楚,丝毫不失法度。变化多端的用笔化入结构章法,呈现出丰富多样的体态与疏密合宜的空间,“大小、长短、匾狭,均各还其态,率其自然”。妍美中带有遒劲,飘逸中又显圆融平和,令人“玩之不觉为倦,览之莫识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