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两界
(shown) 地府看门人说:你说过法轮大法好吧,你看过大法书吧,我们这里不敢要你,你到另一个地方。老人说他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很好,有花呀、有楼......
(shown)接连三天她都亲眼看见了天国世界的景象:看到美丽的亭台楼阁,祥云缭绕,到处都是金光闪闪的,天国世界的众生祥和又幸福地生活着……
(shown)我突然听见有人说话:“二婶,以前让我退党保平安我不相信,现在相信了,请您把我这个党给退了吧。”
有一天早上,他突然又醒过来了。透露在得病的那天晚上,被两个阴差把他带到了冥府。
所谓“仙儿”,就是那些民间说的“狐黄白柳”之类的东西。
就是那些害人的恶鬼一般也是找他生前的仇人,一般人其实不用太害怕他的。
管辂来到平原郡,看见青年人颜超的相貌预示着早夭的征候。颜超的父亲就恳求管辂延长儿子的寿命。管辂说:“你回家去,寻找一壶清酒,一斤干鹿肉。卯日这一天,在割麦地南边的大桑树下,有两个人正在下棋。你只管给他们斟酒上菜,喝完再斟,把一壶酒斟完为止。如果问你,你只给他们作揖叩头,不要说话。这样,就必定会有人救你。”
台湾各地有90余座城隍庙都深具历史古迹与道德教化之价值。新竹的城隍庙是台湾位阶最高、规模最大的城隍;台北市的霞海城隍,祭典盛况闻名全台;台南的城隍庙创立于明郑时期是台湾历史最悠久的城隍庙;鹿港城隍庙分香自泉州深具文化传承。
在台湾的民间信仰里面,人们普遍信仰城隍爷,据统计全台各县市的城隍庙有90余座之多;而千百年来,城隍爷其象征之“赏善罚恶”与“公正无私”的形象,一直也深深烙印在人们的心里,成为安定社会的重要力量。
“考城隍”是《聊斋志异》的第一篇故事,字数并不多,却是首篇。到底考城隍考什么?
宋焘公是一位秀才。一天他生病躺在床上,忽然看见一位公差拿着公文,走进屋里来叫他“赶快赴考”。公差只是一味的催促他上路,宋焘公只好负病上马赶考。
清代时,武进地区的东安镇上,有一个富商,开了家当铺。一天夜里,来了几十名强盗,持刀洗劫当铺一空,还伤害了两个伙计。事发后,县令严厉督责捕快,尽早擒拿主凶归案,但迟迟未能找到凶手。有人推荐西乡一位极善于用法术缉拿逃犯的秀才。
肖家玉,女,已满八十四岁,家住成都市新都区桂湖附近一户农家,膝下有子女五人,全家几代和睦相处。肖婆婆性格开朗、对人和气、乐于助人,长期信佛,善待一切。是新都区远近闻名的善婆婆。
随后的日子,“莫尔思王”经常独自祷告。直到有一天“莫尔思王”召集并告诉他们说:他的“父”告诉他说上界天国也都失恒了,“大造物主”要到地上去从新恒定所有的世界,他的“父”要跟随“大造物主”下行去地上,求“大造物主”从新恒定自己的国度。这时他们这世界里的很多的王都得到类似的启示,他们聚集到一起商议,最后决定从这些王中选出一批使者(他们的叫法)去地上,去向“大造物主”求得恒定世界的方法,“莫尔思王”是其中之一。
前不久的一天下午我在家里,一下子感觉进入了一个西方人的那种“天国世界”(我本人对西方文化很陌生,只是原来从电影作品里接触过的一点),现在我回忆着把过程记述下来:
在快乐天国的第一天晚上我就住在了宫殿里,我知道以前曾住在这里。一进屋躺在床上,特别舒服。一会儿屋里的墙跟我说话:“你从哪儿来的?我怎么想不起来了?”灯回答说:“我知道她是从一个叫地球的地方来的。”花盆说:“地球是什么?能吃吗?”花盆里的土说:“也许能吃,但得剥开之后,里面有个仁。”灯说:“那个东西不能吃,吃了肚子疼。我听说那是个不好的东西。”我听着听着睡着了。在宫殿里睡不着觉的时候,墙及屋内的物品都和我说话、交谈,一点也不寂寞,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我在宫殿住了三天,在这个快乐天国里,众生都高高兴兴的、快快乐乐的生活,无忧无虑,有一次宫殿里的墙说:“听说有悲伤,什么是悲伤,悲伤是啥?”花盆里的土说:“可能是高兴吧!”花盆说:“那何必叫悲伤呢?就叫高兴,悲伤的意思大概就是吃吧!”
我从上面往下看,看到地球太小了,就像芝麻粒碾碎了那么大,地球黑乎乎的,如果抓一把地球上的土,里面全是蛆虫。我还看见了地狱,地狱比地球大好几倍。
乐乐是辽宁省某市的大法小弟子,今年11岁,不久前的一个夜晚,她做了一个长梦,梦中她到了天国世界,也称快乐天国,还见到了地狱。第二天早晨醒来后记忆清晰,本文记录的是经她口述整理的梦中情节。
这是早年在上海发生的一个真事。
我是山东省的一位农民。2006年5月份,大法弟子给我讲真相,并让我念“法轮大法好”,我相信了。
先给有缘人讲述一个真实的故事。1998年,米易县新河乡有一位70多岁的老者讲述了他神奇的经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老者前一段时间得了重病,有一天他突然“死”过去了,人已经没有大气,小气未落,只有心窝是热的,家人把后事都准备妥当了,用门板抬放在堂屋中,只等一落气就装棺收敛。可是老者那口气就是不落。等到第三天早晨,老者在“哎哟!莫打了,莫打了!”的哀嚎声中醒过来。儿女们赶紧围上来,问他“谁打你?谁打你?”老者慢慢坐起来说他浑身上下都被打的好痛啊。在老者的示意下,儿女们揭开他的衣服、裤子,老人浑身上下全是青一道紫一道的血楞子。全家人非常震惊,老人昏死这两天,一家人都守候在他的身旁,是谁把老人打成这样呢?
我是一名退休干部,今年六十八岁。过去我深受邪党灌输的无神论影响,从来就不信神、不信鬼,更不信有天堂和地狱。然而一次梦游却彻底转变了我的观念。
河北某县城关镇,有一退休女职工,性格很活跃,因此经常参加老干部局组织的歌唱队演出,演唱歌颂邪党的歌曲。旧日的好姐妹(大法弟子),看到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就给她讲真相,告诉她参加这种活动,对她本人的危害,并劝说她退出党团队,告诉她抹去兽记的事。当时,她碍于面子,就敷衍的答应了。可是等朋友走后,她却说:“我才不信那些什么神、什么鬼的,哪有啊 。”也难怪,因为她整个生命过程,都是在邪党的无神论中泡大的。
黄历七月探往生 每年黄历七月,依中国民间习俗,是所谓的“鬼月”,在阴间受苦的生命被放出来阳间透透风,以宗教仪式超度,在一个月难得的假期中,不仅让它们暂得温饱,同时更希望借此永远脱离地狱之苦。 人死后还有生命吗?人死后往哪去?这是少有人能解的千古谜团。《新纪元》周刊第36期封面故事《黄历七月探往生 》,专访了有过濒死经验的周健教授,谈他对死亡和超自然的探索和认识,以及对珍惜生命的期许;并采访了生性感知灵敏,从小与另外空间生灵互动的台湾人士年姨,与大家分享过往的超自然体验,以及最终如何摆脱这一切干扰。该期周刊的封面故事还就在宗教中关于天堂、地狱的大量文字记载,特别是从福建僧人在禅定中所见的《西方极乐世界游记》、阳间人随济公游地府的《地狱游记》简介天堂、地狱之况。该期封面故事对于婴灵的超度在台湾大量增长的趋势,其中涉及堕胎、杀生,以及对生命的态度,也作了探讨。全文转载如下以饕读者。
每年农历七月初一,民间习俗上是“鬼门开”的日子,拉开长达一个月的“鬼月”序幕。相传是阴间里的生命很苦,每年放出来一个月,可以出来透透风。在中国的传统习俗里,每年农历七月一到,就有很多“禁忌”事情是不能做的,比如婚嫁、购屋等,因此这个月中相关行业的生意就会特别清淡。即使在现代,“鬼月”的影响,仍然是非常广泛而具体的。
王安石正与叶涛游于蒋山,宰相府有一位牙校(低级武官)前来参见,说有私事禀告,请王安石退去左右之人。然后说:“昨夜,我恍惚间好像到了地府,看见您的儿子正戴着铁枷非常痛苦。他要我来告诉您,希望对您有所帮助。我担心您不会相信这种事,正在犹豫的时候,他说:‘你只要说某时某处我们所议的那件事,我因此在阴间倍遭痛苦折磨。’”王安石明白了怎么回事,心中不禁极度悲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