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转世
人到底有没有前世、来生?如果有,为什么世间很多人对自己的前生了无印象?更不知自己死后前往何处?这应该问问孟婆神。
古往今来,人类历史上发生了无法计数的大大小小的战役,而那些战死沙场的将士死后又去了哪里呢?清代大学生纪晓岚记载的两个故事告诉了我们答案。
一些轮回转生者,可能带着一些明显的特征、前世的情性转生,甚至前世今生中的遭遇也有着奇妙的类似之处,形成跨世连贯的“印记”。历史上有不少和尚转生成高官的事迹留下来,都是带有“印记”来的。
佛家告诉世人,人大多在六道中轮回,除非有缘修得正法,得脱三界。人既然在轮回中转生,那么人有前世、今生、来世之说也非虚妄。东汉时期,世间常有人可以知晓前世来生之事,时常泄露天机。因此,上天特命孟婆为幽冥之神,让她采取俗世药物,制成像酒但不是酒的“孟婆汤”,又称“迷魂汤”。“孟婆汤”分为甘、苦、辛、酸、咸五种味道。凡是预备转生的鬼魂都得饮下孟婆汤。喝了孟婆汤后,转世的人们就再也记不得前世之事了,也就更加迷于俗世中的名、利、情中。
佛家认为人在六道中会往复转生,而人今生的命运取决于前生所积的德行和业力,人今生的所为则决定了来生。在中国古籍中以及民间,记载和流传着不少轮回转生的故事。
明朝刑部右侍郎、“东林八君子”之一的高攀龙在《高氏家训》中说:“见过所以求福,反己所以免祸。常见己过,常向吉中行矣。”
禅宗二祖慧可断臂明志,舍生求法,他的故事流传了上千年。至清朝时,又出现了一位断臂和尚,据说也是为了求法,效法慧可。断臂和尚圆寂后,又是如何与康熙、雍正结下君臣之缘呢?
侯毅从梦中得到点化,原来他曾苦修了几生几世,仍旧未能摆脱生死轮回,他发愿:了结凡尘业债,再去皈依;天竺僧人苦苦修行,进入轮回后,前世的苦修换成了这一世的荣华富贵。
有人曾说,胎记存在的目的关乎人的命运。大概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笔者不止一次听说,苏联最后一任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头上的胎记很像苏联地图,那是一个带有亡国使命的胎记。这一传说为戈尔巴乔夫解体苏联蒙上了神秘色彩。昔日往事引出有关胎记的话题。对于今人,胎记是如何形成的?带有怎样的意义?对现代人一直是个谜。
茫茫宇宙,浩瀚无际。六合之中,奇闻异事之多,也难以记述。单就生命的轮回话题,从古至今探索不尽。日有东升西落,四季有轮回交替,十二时辰循环相继,就包括人的生命从生老病死,再到生老病死,从古至今,延续不断,繁衍不息。
人生如戏,装扮一番,粉墨登场,随着戏里的台词演绎一生。当锣鼓声落,人生的剧目也随之落幕。
人是有元神的,普通人的元神都在轮回之中。然而许多被无神论洗脑后的中国人却不相信,认为人死如灯灭。其实现在许多科学家不仅相信人有元神,而且还在着手研究轮回转世等相关的现象。我现在就跟大家分享一则清代古籍《夜谭随录》中记载的真实的轮回事件。
青建告诉父亲,世人死后多堕入三界轮回,升天的人非常少,只有那些勤加修行的人才可以。
历史上很多故事都印证着六道轮回并不是虚构出来的。在这些神异的故事中,有一些人为了还债而转生为牲畜。
清朝时曾有几个长途跋涉的旅客偶然经过某地一处废弃的古庙,便到里面休息一会儿。只见里面的建筑大多都已破败,然而两边的画廊却依然完好。画廊不仅全部都画满了,而且上面的图案还很奇异,不知是出于什么人的手笔。众人依次看了一遍:有骑着老虎,打扮妖艳的女妖;对镜梳妆的女骷髅;还有把男子捆绑在铜柱上挖其心肝的女妖;以及男人被女妖摔在火床上用烧红的烙铁烫等等。其他的诸如女妖把男子剥皮吸髓之类的画面则更多,难以一一记录下来。
前世他是僧人,因一领袈裟结下今世夫妻之缘;他前世是独眼僧,今世成为一代文豪,屡遭贬官,忘却荣辱;他今世是太守,却被友人戏称为“行脚僧”。迥然不同的二世风貌,原来都是自己。
现代奇闻,拓展着人的视野,以及对生命轮回现象的认知。能记三生事,从古到今,能从文献找到不少记载。
程家小公子奇笨,老师想尽办法教他,均无功而返。程父见孩子冥顽不化,挥杖痛打。结果,之后小公子判若二人,聪颖异常。一桩转世奇闻,只因程父一念怜悯,有了后续篇章。
至今想起巴尔克什湖的波光云影,沙漠的烈烈朔风,那一世的记忆,还是那么的感慨万千!今生我是个修炼人,作为一个修炼人,过分地对待什么都会成为一种执著,写出此文就是想将自己的这段经历拿出来,自己好将这份情结彻底放下。
清代文人李庆辰就曾记录过这样一则真实的轮回案例。有位士人娶了一位儒生的女儿,生了三个儿子,长子和次子都是书生,第三个儿子自出生以来从未开口说话,在他六岁时突然开口说话了……
古印度有个坐拥富贵、倾国倾城的美人,名叫阿末罗。她外表美丽,但风流成性,遭到很多人的藐视。后来阿末罗受佛陀的召见,这是为什么呢?
孟尝君要收封地税,向门客征收债人,冯谖自告奋勇。图为南宋 马和之《小雅南有嘉鱼篇书画卷》(局部),绢本,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公有领域)
我的元神又出了殿门,又有人在前引导我来到另一处殿宇中,让我上前礼拜南岳真人。礼毕,臣抬头一看发觉南岳真人竟然正是陛下您啊!
山
顾况(约725年—约814年)字逋翁,(隐居茅山后)自号华阳真逸,唐代著名诗人,善画山水。其诗平易流畅,“偏于逸歌长句,骏发踔厉。往往若穿天心,出月胁,意外惊人语,非寻常所能及。”
太史恍然醒悟,想起之前的对句“香昙一现”就是谶语啊。而后来的梦,喻示章节已经偿还完世间的业债,返回到他原来的地方了。于是挥笔,写下《昙花记》,记录这桩佛国昙花转世而来的神童。
绿叶与水
唐玄宗时期有个官员叫唐绍,小时候就不同寻常,因为他能记得前生的事情,而且历历在目,甚至能预测自己的生死。不过,他从没对人说过自己有这个功能,连他的妻子、孩子也不知道。
尽管现代科学还无法回答有关轮回、灵魂等问题,然而从文人笔记、佛典故事中,可以找到相关记载。从古至今,佛家有六道轮回的说法,前生是人,下生说不定转生成动物,也有今生是动物,下一世转生为人!失去人身时,方知人身的珍贵。
世间的相遇,无论贫穷或富贵,无论拥有哪一种身份,无非都是久别后的重逢。重逢的背后是一个大写的“缘”字。有人报恩,有人索债,也有人从累世的记忆中警醒,为民间传奇再添光彩。
唐朝韩滉,工书法、善画牛,“落笔绝人”,传世作品《五牛图》,被元代书法家赵孟頫赞为“神气磊落,稀世名笔”。他好《易》及《春秋》,著有《春秋通例》等。性格直耿的韩滉,为人清俭,知人善任,官至宰相。
能够记得前世的人,从古到今都有。他们大都是由于某种原因造成的,或是有什么愿要了,或者其它的原因,无缘无故是不允许出现的,因为人出生时是要洗掉前世记忆的,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喝孟婆汤。
等到天亮时,他起床看那祠庙的匾额,竟是邹衍的仙祠。至此,他才悟出宝蕊在“元夕灯前寻贾子,秋风台下拜邹生”这句诗中早已有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