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
报应迟早找上门 为官贪婪残酷者戒
人一生的功名利禄,大多早已注定,只不过世人因为有太多妄念,还有很多不甘心,因此还要苦苦奋斗,甚至为了满足自己的贪欲而残害生命。殊不知人在世上做什么,都一定会有相应的报应,只不过争个早和晚。譬如为官者若不仁,今日手握大权、高朋满座、颐指气使,明日就可能下马入狱、遭人索命。从古至今,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不取不义之财得福报 损人利己恶报难逃
孔子云:“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大意是说,通过获取不义之财而致富贵,君子无法处之泰然。换言之,取不义之财和损人利己都会带来灾祸,因为这不是正道。漫漫历史长河有多少故事在反复告诉世人这个道理。
心存公道 不冤枉他人 为官者自有福报
孔子曾说:“政者,正也。”中国古代王有王道,为官者亦有为官之道。中国第一个统一王朝秦朝给后世留下了一部教人如何做官的旷世巨著《为吏之道》,其中开篇就提到:“凡为吏之道,必精洁正直。”可见,公正清廉是为官的首要条件。而“除害兴利,慈爱万姓,毋罪毋罪,毋罪可赦”,即对治下百姓心存仁爱,不使无辜者受冤、不枉杀一人,惩恶扬善,则更是成为一个好官的必备条件。
他们生前为乞丐 为何死后能升天
佛家相信因果报应,而有孝行之人,可得升天的善报。清朝有两则故事就是例证。
至诚至孝感动神明 不德不孝惨遭恶报
儒家所推崇的孝道自古就被视为百善之首。孔子曾说:“夫孝,天之经也,地之义也,民之行也。”孝既是人道,也是天理。在孔子看来,“孝悌之至,通于神明,光于四海,无所不通。”《百孝经》也说,“福禄皆由孝字得,天将孝子另眼观”;“处世惟有孝力大,孝能感动地合天”。可见,至孝之人往往都能得到上天的垂怜与眷顾。
恶人有恶报 上天明示以警世人
为了让世人了解因果报应、明白善恶有报之理,上天不仅将“善人得善报”通过一个个鲜活的例子展示给世人,而且亦不厌其烦地明示“恶人得恶报”的道理,至少人若有所畏惧,可能会在准备行恶前三思。
慷慨解囊救人命 福荫子孙受百姓敬仰
曾公亮是北宋时期的一位大人物,他出身于名宦世家,考中进士后,曾入仕三朝,任过参知政事、枢密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职)、集贤殿大学士以及礼部、户部、吏部尚书等要职,后被封为“鲁国公”,死后被授予谥号“宣靖”。
文革恶报实录:菩萨显灵及被恶鬼追杀
佛家讲因果报应,人做好事积德,会带来福报;人做坏事损德,会带来灾祸;做大坏事的人,伴随他的将会是无尽的厄运,甚至会现世报。下面收录的几例小故事就是发生在“文革”时期由于做坏事而招致灾祸的事,如果对神佛犯罪,则罪加一等。
人所为上天皆记录在案 善报不期而至
生活中,有些人常慨叹“好心没好报”,那是因为还不那么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不相信人的所为都被上天记录在案,无论是善行还是恶行。事实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从来不虚,只是在不期而至的报应面前,很多人没有悟到罢了。今天再举清朝几个善行得善报的例子。
祸从口出 言辞不当害人害己
佛家有造口业的说法,常人中亦说祸从口出,意思是一个人会因为有意无意中的妄语、搬弄是非、戏谑、夸大事实等不当的言论而遭受业报。当报应上身时,世人才明白因果。
儿子发狂与富家子败家皆有前因 结恶缘必尝恶果
佛家认为,人做了坏事,有现世报的,也有来世报的;有报应在做坏事人身上的,也有报应在其子女亲人身上的,甚至也有专门转生到当事者家中报应的。不管以何种方式,其实都是应了老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皆报”。
黑心行恶天难容 他们遭雷劈一点不冤
中国民间流传:做了伤天害理之事、罪大恶极的人会遭五雷轰顶的报应。因为古籍记载,雷神执掌五雷,秉承天帝旨意,专门惩处恶人,以维护人间正义。这方面的例子历朝历代都有记载。本篇说说发生在清朝的几个案例。
父亲替孝妇洗冤积阴德 儿子官至宰相
关于窦娥冤的故事,很多中国人并不陌生,它出自元曲大家关汉卿的杂剧。不过,窦娥的冤情和上天感应,在历史上却是有实例的,主角是汉代山东省郯城县的东海孝妇周青。
遭冤魂索命 害他人命者终害己
古人留下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之语,从来就不是妄言。行善者、行恶者,报应或随之而至,或延后一段时间,乃至来世,但却从不爽约,只为让世人知晓天理昭昭、神目如电,人因此需敬天畏地,修己正心。这样的故事比比皆是,本篇再说几个。
种善因得善果 富豪与官吏死后还阳痛改前非
唐朝武德年间,都城长安有一个叫苏仁钦的富翁,他的父亲为富不仁,死后在阴间吃尽了苦头。苏仁钦与他的父亲一样,仗着钱多,过着极为奢侈的生活,而且为了满足口腹之欲,恣意宰杀猪羊,烧煮熏炙小动物。
儿子学业未修完就高中状元 父亲三布囊透因果
人世间的生死富贵,绝没有偶然的,或是由前世所积德行决定,或是来自祖辈父辈的的广积阴德。唐朝代宗大历年间有一位叫杨旬的人,任夔州(今四川境内)掌管刑狱的推司官。他笃信佛法,每日诵读佛经,平日为人正直清廉,乐善好施,其所积累的阴德感动了上苍。
碾压弃婴心肠坏 报应立现警世人
儒学大家孟子曾说过:“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恻隐之心,仁之端也。”什么是恻隐之心?即看到遭受灾祸或不幸的人产生同情之心,同情心是“仁爱”的肇始,是每个人都应该有的。如果一个人连基本的同情之心都没有,比如看到弃婴不仅置之不顾,甚至为了利益而泯灭天良,上天能容忍吗?在善恶有报的天理衡量之下,这样的人通常的报应会立竿见影地显现。
清朝官场奇闻 诬陷他人致死 冤者索命相报
清朝官场奇闻中,有的官员携带前世记忆,记得轮回转世的细节,有的官员临死前知道未来的去向。除此之外,发生在官场上的索命奇闻,在清人文集中留下斐然一页。在浑浑噩噩的世界,代代相传的故事,在不同的时间点跃入世人的视野,静静地诉说着警世的意义。
济宁孙氏家族何以三百年簪缨不绝?
清代《了凡四训》中说,积阳善者因得到世人的称赞而享有盛名,而积阴德者上天会赐予福报,或回报在积阴德者自身,或回报在其后人身上。所以“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的说法是非常有道理的。古籍中有不少积阴德得福报的故事。
因幼时一件错事官运受损 清代名臣汪守和受果报
清朝一代名臣汪守和(1764—1836),江西乐平县人,在乾隆年间就中了举人,曾任新喻(今新余)县教谕。嘉庆元年(1796年),他赴京参加恩科考试,殿试被钦点一甲二名(榜眼)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在嘉庆和道光年间,先后出任同考官、起居注官、奉天府丞兼奉天学政、浙江学政、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礼部尚书、工部尚书等职。
光绪侍读夏同善的寿命缘何可以延长一纪
人的命运、生死、福禄、姻缘皆有定数,此话不虚。不过,人的命运还是可以改变的,或因行善,或因行恶。行善可以延长寿命、得福禄、来世得福报,行恶则会使寿命缩短、福禄不再。明朝袁了凡写的《了凡四训》说的就是这个理儿。
医者不图利不贪色 冥冥中自有神明护佑
老子云:“人行阳德,人自报之;行阴德,鬼神善之。”唐代孙思邈在《大医精诚》中说,“所以医人不得恃己所长专心经略财物,但作救苦之心,于冥运道中,自感多福者耳。”
不负婚约娶盲女 得善报一年获八子
古人守信讲义。关于信义,古人留下了许多至理名言,如“与朋友交,言而有信”“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以信接人,天下信之;不以信接人,妻子疑之”“有所许诺,纤毫必偿;有所期约,时刻不易”等等。古籍中有关坚守信义的故事数不胜数,包括本文中的主人公。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福荫子孙
不管人是否相信,“三尺头上有神灵”这句话是不虚的,人的善念恶念、人的善行恶行,都逃不过上天之眼。积德行善者,自是福报相随,或早或晚,或惠及自身,或报与子孙后代。中国古籍中记载的相关故事并不少。
“人不为己”真意被曲解 不孝者才遭天诛地灭
在中共七十多年来的统治下,尤其在其片面追求财富、忽视道德约束的宣传引导后,中国人的道德水准可以说是急剧下滑,许多自私自利的国人都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挂在嘴边。在这些人看来,人如果不为自己谋取私利,老天都不会见容。
还金钗得血蝎 义行成就救命良药
元宵节,观花灯时,朝臣李时勉得到一枚金钗。他贴出失物认领。失主有感他还钗义行,相赠罕见名药血蝎。日后,李时勉遭逢厄运,被关进监狱,血蝎此时派上了用场……
神目如电 是善是恶 上天看得最清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自古不虚。然而,世间还是有一些人,表面上做了很多善事,沽名钓誉,实则在背地里做的却是蝇营狗苟、满足私欲之事。他们或许可以瞒过世人、瞒过亲友,但却瞒不过上天。神目如电,自是可以分辨出是真的善还是伪善,而报应也如影随形。
善恶一念间 命运也会跟着发生改变
有这么一句话:“善恶只在一念之间,一念可成佛,一念也可成魔。”而实际上,就在善恶一念间,人的命运已经发生改变,因为举头三尺有神明,种什么因,得什么果。
古籍记载:死而复活的人讲述前后因果
笔者在几个月前的《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人死去百年竟能复活》一文中,曾列举了若干人死后相隔数日“还阳”或者死后数十年、上百年后复活的例子。虽然在当下的许多人看来,这犹如天方夜谭、难以置信,但这就是真实存在的。而一些古籍记载的例子也告诉了我们:人死而复活也是有原因的。
阎罗殿前走一遭 古代官员还阳传话警世人
佛家认为,人死后,魂魄通常要先渡过冥河去冥府接受审判。由于其人在生前所作的善事、恶事早已被一一记录在案,阎王或冥府中的判官就依此决定其去处。关于冥府的情况和如何断案,千年来的古籍中不乏记载,民间也有很多传说,而这大多来自于那些基于不同原因从冥府返回之人。今天就说几则还阳官员带回的警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