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杜松军点燃火炬以便准确炮击,后金则利用敌军的火光,以暗击明,弓箭齐下。
其实早在崇祯帝缢死煤山后,就有人劝多尔衮出兵与李自成争夺天下,只是多尔衮认为清军多次围攻北京没有成功,而李自成一战就攻破北京,可见李自成拥有强大的战力与不可轻忽的谋略,所以多尔衮不敢轻举妄动。
李自成把朱元璋的祖坟和他当和尚待过的“皇觉寺”放火烧掉,并杀死宦官六十多人,斩中都守将朱国相。此一举动,震撼朝廷上下,尤其明崇祯皇帝听到凤阳被毁,气得把凤阳巡抚处死。
倭寇侵扰中国,从明初以来就一直存在。但是,明初时候由于朝廷重视海防,因此倭寇并未酿成大祸。到明朝正统以后,朝政日益败坏,海防也渐渐废弛,倭寇便日益嚣张起来。嘉靖年间倭寇多次入侵,更加深百姓生活的艰苦。
陆光祖最先任浚令时,当地一位百姓含冤入狱长达数十年。由于他非常有钱,狱官为了避嫌,反而不敢为他洗刷罪名。
史学家认为明成祖永乐年间之政绩足以媲美汉、唐。汉武帝以“通西域”而著称,唐太宗因被尊为“天可汗”而闻名,明成祖则以“下西洋”而传世。因此,“永乐盛世”实非虚美之评语。
明太祖朱元璋建政后,最关心的当然是自己可否永保江山。他知道辅佐自己打下天下的刘伯温是深明数理的道中之人,便向刘伯温询问有关将来的事情。朝代更替自有定数,天机更不可轻泄。但是朱元璋毕竟是帝王,不好推托,于是刘伯温便作了一首似明非明的诗歌。据称刘伯温面君之时正赶上太祖吃烧饼,所以称之为《烧饼歌》。
麻将牌如今不仅在亚洲盛行,在欧美也很流行。在西方现今有不少叙述麻将打法的书籍和研究麻将打法的杂志,其实在中国的明朝末年,麻将就已风靡全国,明人冯梦龙写《马吊牌经》一书,这是译本有关如何打麻将的专著。只是当时不叫麻将,而叫“马吊”而已。
洪秀全在清嘉庆18年出生于一 个农家,卒于同治三年(公元1813-1864)。为广东花县人,幼年读过9年私塾,颇有才气。16岁时,因家贫而终止了学业 ,18岁就开私塾教授学生。由于他多次参加科举考试,都失败了,有少许的失意。
既然以推运来看刘基出山的心路历程如此详实精准,那么这位从小读书便能“一目七行”﹙这是古人描述他可以同时“七行俱下”的事实,可不是拿成语随便形容他“一目十行”这样﹚,还能在他看完后完全了解文意、背诵、做评论的天才(要知道那可是文言文啊!),到底后来是真的给胡惟庸君臣这样轻易的毒死了?还是这只是一场“神人”跳脱尘俗的障眼法—“假死”呢?……
分析完伯温星盘上的两大对相﹙补充︰星曜对相并不尽然是凶相,尽管对相所带来的冲突矛盾、相互牵制是一定有的,但在某些时刻,星曜对相反而会提供给当事人一种互补性的思考与选择上的平衡﹚,勾勒出他的生命主线历程后,……接下来想知道刘伯温何以会是“刘伯温”吗?何以这一位在改朝换代的历史上并非鲜见的谋臣身影,一位在《明史》中只占了小小篇幅的他竟能够预言百代兴衰?这种神奇不可思议的“宿命通”功能究竟是先天或后天的呢?我想在刘基的星盘中寻觅蛛丝马迹,妄想窥看“神人”星图的另一面镜影。
农历15日是每个月月圆的日子,大明国师刘基也在这样的日子里诞生。因为每逢农历15日初晚七点左右,就刚好是凸月期的月相要进入满月期月相的时刻,以推运刘基晚年的人生大事来校正星盘后,笔者认为刘基应该是在当天黄昏前,申、酉时辰交替附近出生的;既然刘基濒临此区间不远处出生,感觉上就会同时具有这两个月相的相对性格。
人生如梦,梦里身是客的凡人莫不依循着命运,无能抵抗的走着他自身生生世世的恩怨路,而在这之上能跳脱肉眼凡胎,在千百年前就综观出未来宿命与将来天机的预言者,还是得经过历史江河严苛的选筛,才能让后世明白跟体会到这当初留下的预言究竟价值何在?而刘伯温就是这历史长河中一个永恒的神奇名称,一个与世推移之后更显光亮与价值的人物!这是因为太多的历史事件已经证明,他为后世留下了既珍贵又正确的许多预言。
刘基走了,这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预言知未来的“神机妙算”的大明军师,从此就将黄土一抔的永远覆埋于青田县的夏山之上了?……这对谁来说能够接受?……大明的江山是他为之擘画的,在战争的年代中,无数乱世的民怨是他代为抚恤的,各种典章制度是他殚精竭智创设的,……他不但是当初那位在改朝换代中引渡了乱世、安邦治国的栋梁,也是卑微的小老百姓们祈求仁政的靠山跟希望,他明明是一位精于“卜筮之道”,事事项项皆料事如神的“神人”……为何就会这样毫无反抗能力的不明不白的死了呢?这样的死对在民众心目中早
洪武元年的十一月冬天,刘基奉召还京了。当然朱元璋要对他示好,说是想起刘基劳苦功高,要他进一步兼弘文馆学士,并追赠其祖、父皆受封为永嘉郡公,甚至还想进一步加他的爵禄,但刚回京体会过伴君如伴虎的刘基是说什么也不敢接受。
在刘基的首次身退之前,朱元璋即位大统时曾经大封过功臣,按刘基在过去所立下的“不可思议”的功绩(他对明朝的功绩和诸葛亮对蜀汉的功绩难分轩轾),刘伯温理当入公或官拜丞相才是;……但是最初封公的六人当中却没有他(封功的都是为朱元璋厮杀疆场的“哥们”,全都是些武将),甚至文职的丞相也由李善长(此人为明太祖的同乡好友,也是朱营自始至终名义上的智囊幕僚长)担任,也就是说,真正第一线有实质权力的大位他都没有沾上!甚至于,他的俸禄到后来也是伯爵类中最低的(建朝刚开始当御史中丞的时候就更不用说了),例如李善长的年奉有4000石,而可怜的刘基就算当了伯爵还是既无权又无钱,一年只能拿少少的240石,相差高达十几倍!
在朱元璋自居为吴王,引兵扫荡各处的残余割据势力时,有一次因为讨伐福建的朱营将领用兵失当,以致对战时全军覆没,这样的噩耗跟损失惹的朱元璋气极攻心,坐立难安;恰好在此时朱营又接到在浙江海宁地区有人聚众反叛,一时之间讨伐也难以绥靖的凶讯,让他更加怒不可遏,觉得万事不顺,一腔怒火就要祭出铁腕来扫平东南……。
有一次,在炮火密集的激战中,不知是否未卜先知,刘基赶在帅舟被击沉的前一刻突然要求朱元璋速换座舰,无比惊险的保住主公一命;更在战况相持多日的关键时刻,刘基再一次神奇的先一步移师军力到湖泊四周出口布置,好对陈军瓮中捉鳖;而原本想偷偷率军突围的陈友谅,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反应还是慢了人家一步,全军入了湖口的陷阱后硬是无法走脱,最后在进退失据的慌乱中,主帅惨遭流矢射死!这原本跟朱营相持多年都气势如虹、实力坚强的陈友谅这样一战死后,余军全数大溃!
才刚贿赂完核心大臣接受了伪装的“招安”,遂其所愿、志得意满的方国珍在摆脱了刘基眼中钉后,便趁此大好机会发展自己的力量,隔年他联合了各地农民军,海陆两处起义又叛,而且声势愈来愈大。浙江行省眼见情况演变到不可收拾,在无奈跟侥幸的心理下,又想要对一直看押在绍兴的刘基再度起用,重施他们元人对伯温总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故技,朝廷此时宣布对伯温起用复职,恢复了他的自由之身,而心灰意冷的刘基好不容易能离开绍兴,看透世情的他并没有照元朝希望的再度走马上任当“救火队”去,而是认清事实的带着家眷避乱越城,乡居耕读,暂时遁隐去了。
时光之轮匆匆的向前滚动,转眼间这完全凭借实力与才华的考场,已经成为刘基简单迈向远方的阶梯了;这难道不是春风得意,少年凌云吗?才刚一次乡试即欣然中举的新科举人,隔年又在元朝京城大都(今北京)的会试中,获取了明经进士的殊荣,……这一年刘基方才二十三岁,他已然进入高台青云之上,朝向淑世理想迈步,希望能一展身手,迎向他鸿图大展的仕宦生涯了!
这是一个历史经典中丰富的记载,也是乱世中神秘的流传;所有关于元末明初之际,改朝换代中变动奇诡的经历;所有有关君臣文化、文学寓言、沙场智谋与神机妙算的呈现;这些深令后世着迷、津津谈论,民间艺人一再演译,甚至历经六百年而不衰的这场历史大戏,全都围绕着这位如谜般的传奇人物——明代开国军师刘伯温。
袁崇焕,广东东莞县人(一说广西藤县人)生于万历十二年(1584)35岁中进士,官授福建邵武知县。袁崇焕为官清廉闲暇,潜心研读兵事,常与人评论兵法战例,一些辽东校卒退伍日归县,亲自拜访虚心讨教辽东山川地理,风士人情,敌我态势,对辽东战事了如指掌。
马皇后是淮西宿州人。母亲在生下他之后就过世了,父亲则因与人结仇而远走他乡,临走前,将年仅一岁的马氏托孤给朋友,从此音讯全无。
王守仁,字伯安,号阳明,是明朝著名的理学家和教育家。曾有父子两人发生诉讼,去找王守仁来评断是非。王守仁只对他们说了几句话,父子两人就抱在一起痛哭着回去了。有人问王守仁,您对他们说了什么话,居然能令他们悔悟的如此之快。
赵普为官长达三十年。年轻时只是专心为吏而读书不多。为相之后,太祖经常劝他读书。赵普到了晚年手不释卷,常常一回家,关上门拿出书籍读书一整天。到第二天面对公务时,处理起来果断利落。赵普去世后,家里人打开书箱一看,原来是《论语》二十篇。所以后世流传说赵普“半部论语治天下”。
方孝孺,字希直,明朝浙江人,又因曾在蜀任教,蜀献王取其读书处名为“正学”,所以也有人称他“正学先生”。方孝孺从小就在一个书香世家中长大,父亲方克勤以“循吏”闻名于当时。也就是家庭教育的严谨,奠定了方孝孺日后良好的品德。
常遇春像常遇春(1330~1369),明朝开国名将。字伯仁,濠州怀远(今属安徽怀远)人。元末农民大起义爆发后,他先是投靠刘聚,至正十五年(1355年)转投朱元璋,从此追随朱元璋南征北伐十四年,在兼并群雄、驱逐元朝、统一中国的战争中,常遇春驰骋疆场,经历无数战役,屡建奇功。后来朱元璋在总结开国之功时曾说:“计其开拓之功,以十分言之,遇春居其七八。”认为常遇春的功勋“虽古名将,未有过之”,常遇春先后做过总管府先锋、都督、统军大元帅、中翼大元帅等。在他一生的军事生涯中从没有打过败仗,所以他很豪迈地说能率十万军横行天下,所以军中常用“常十万”来称呼他,世人也都称他为 “天下奇男子”。
一五五一年李时珍因为治好了富顺王朱厚焜儿子的病而声名远播,被武昌的楚王朱英聘为王府的“奉祠正”,兼管良医所事务。几年后,李时珍又被推荐到太医院工作。此期间,他有机会饱览了王府和皇家珍藏的丰富典籍,摘录了不少医学资料。
    共有约 124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