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义故事
长孙俭,南北朝时代河南洛阳人,北魏太尉长孙嵩五世孙,本名长孙庆明。长孙俭方正有操行,神彩严肃,即使在自己家里,也终日俨然。
张养浩上任后,别人告诉他官舍是凶宅,谁住进去无一幸免。张养浩竟住进去,而且 上任第一件事就是毁掉三十多所狐黄白柳的淫祠,结果一正压百邪,邪灵对他无可奈 何。
申侯伯表面上对楚文王表示感谢,但是,根本不听他的劝戒。申侯伯还是去到郑国。三年之后,他掌控了郑国的大权。但是只过了五个月,郑国人便发现了他的阴谋,把他杀掉了。
某年将近除夕,天降大雨雪。子夜时分,韩翁工作完毕准备就寝,忽然听见门环震动声,好像有人倚在上面,又听见门外有叹息声。韩翁秉烛开门察看,见一人持包倚门而坐。
海宁地区的庄太史家,有个婢女名叫宠奴,小时得病落下后遗症,面色发黑有麻点,裙底下的大脚约尺二长。兵营士卒中的陆某却不以为意,聘她为妻室,只是因家贫,尚未娶过门就是了。
有人安慰劝勉韦仁约,他回答说:“我性格狂妄浅薄,如果大权在手,遇事就会发作起来。但是我想:大丈夫本来应当端庄严肃,一定要无所畏避。不能为了保全妻子,而放弃正义,碌碌平庸的苟安一生。”
某夜,李尚书忽梦见自己披枷戴锁,随着二、三百个人犯,被兵士押送进一座大官衙的正堂,逐个被呼名叫入。只见公案后边,端坐着一位紫衣高官。定睛一看,这位高官,竟是崔圆。
李藩说:“情况很紧迫啊!过了今天,就阻挡不住(王锷这个佞臣升兼宰相)了。天色又晚,哪里有时间另外写奏章?”经李藩这一反驳,王锷兼宰相一事,从此便压下,无人再提了。
郭元振十六岁时和薛稷、赵彦昭是同窗好友。一天,郭元振家中来信,寄钱四十万作学粮。
张昌宗私自请李宏泰看相占卜,李宏泰说张昌宗有天子之相。劝他在定州修建佛寺,使天下百姓归附。言词中涉及叛逆的内容。此事被匿名信指控。
李吉甫讲:“神明喜爱正义,一个人若是能够坚守正义,就会得到神明的保佑。而妖魔鬼怪是最畏惧正义之人的。妖魔鬼怪不可能胜过一个有德行的人。但是如果一个家庭、一个社会,失去了德行,则妖魔鬼怪,就会兴盛了起来。”
一年以后羊子回来了,妻子跪着问他为什么回来。羊子说:“长期在外面想家,没有别的原因。”
安定人皇甫规的妻子,不知道是谁的女儿。皇甫规起初死了妻子,后来重新娶了这个妻子。妻子擅长写文章,善于草书,她经常替皇甫规写来往书牍,大家见文字工整都感到奇怪。
媛姜晚上告诉盛道说:“法律有规定的刑罚,我们一定没有活着的希望,您赶紧悄悄逃走,撑起门户,我自己留在狱中,代替您抵偿罪责。”
太祖来到后花园,看到巢中的老喜鹊,正在喂小喜鹊吃食,往返取食喂养,十分辛苦,便说:“禽鸟且尔,况人母子之恩乎?(鸟雀尚且如此,何况人的父母对孩子的恩情呢?)”
古弼为人忠厚谨慎,善良正直,曾经因为上谷的皇家苑囿占地面积太大而请求减去一半面积,赐给贫民百姓。
有一年,吴中地区歉收,范仲淹鼓励有钱人家乘船游玩,在湖上大摆宴席;又召集各寺纷纷大兴土木,加上官府的粮仓和官吏宿舍的兴建,每天都需用民夫千余人。
熊恭简公,平生清廉,非分之物,一毫也不取。但他在云南任巡抚时,有一次,在平叛之战大胜的欢庆宴会上,他接受了当地富户赠送的金花彩缎。
太平军名将石达开原来是书生,富甲一方。石达开尚慕游侠,喜好结交三教九流,因此门下食客众多,只是不择人,很多是两广无业游民。石达开天天与几十名健儿驰马骑射、击剑舞槊,以此为乐。
郑成仙,安徽杨冲人。以织簸箕为业,质量上乘,言无二价,远近几十里乡民争相抢购。乡民们簸箕破了,都守在郑成仙门前排队等待。
清初,宜兴人陈昭大的叔叔担任沛县教谕,陈昭大跟从他来到沛县。一天,他在准提庵看到壁上挂着一幅画,觉得很好,就问和尚,原来是申自然画的。
雍正年间,书生张熙游说岳飞后裔岳钟琪反清复明。岳钟琪严刑拷打张熙一无所获,于是假意与张熙结拜兄弟,套出是张熙老师曾静指使。
张翁是个富户,年老无子,便招赘一位女婿进家。后来张翁的妾,又生下一个儿子,名叫张一飞。
刘熙载,字融斋,兴化人,清代经学家。刘熙载当翰林时注重操守,清贫到雇不起仆人,到上书房值班总是怀揣食物前往。
韩琦,是北宋名臣,与范伸淹、尹洙曾经同在一起共事。韩琦因久在魏都故地,人称韩魏公。
范仲淹次子、北宋大臣范纯仁被贬到永州(今湖南零陵县)。在困难的环境中,夫人每次遇到不顺心的事,就咒骂章悖说:“这孬东西,陷害正派人,竟不择手段。”范纯仁报之一笑。
明代,临安(在今杭州)有一个姓马的指挥官,他虽然自己不读书,但是却非常重视教育自己的儿子读书,因此,他特地聘请了-位品学兼优的人,来教自己的儿子,这位老师名字叫陆修。陆修是个名士,马指挥官也早闻其名,便给他丰厚的待遇,请到家中来施教。
陆逊,是三国时吴国名将,孙策的女婿。字伯言,吴郡吴县华亭(今上海松江)人。曾击败关羽、刘备。官至丞相。
李宝是南宋时的爱国军人,他大败金军后,从山东经过楚州(今江苏淮安)归来。韩世忠将军,想把他留在自己的麾下。
清朝时百姓流传这么一个故事。有人暑夜卧在村外,听见两个鬼交谈。一个鬼说:“这个村子得瘟疫的人已有一大半,我们还是去前村散疫吧!”另一个鬼说:“我昨夜偶然到前村,听到私塾先生读汤文正公的文章,正气冲天,吓的不敢再去了!”在老百姓心目中,念汤文正公的文章就能驱邪,这位正人君子就是康熙朝名臣汤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