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长青修炼
艾美和印度的缘分非常神奇,不是几句话能简单道明的。一个优雅端庄、年过花甲的亚洲女士,孩子大了,又有足够的经济能力,本应悠闲度日,享受人生,而艾美却选择了自费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从一个机场转到另一个机场,为法轮大法无辜遭受中共非法迫害而到处去讲清真相。有一年艾美曾来回印度七次,从印度的北部跨域到南部。
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关系紧张,从青少年、成年、甚至老年人,多少会有着人际关系的困扰,有的是和同侪之间相处不睦,有的是和上司、同事处不来;有的是上了年纪还和老伴吵吵闹闹过日子……不一而足。
我在二零零五年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那时因老伴他有病卧床,家里雇两个保姆,时间久了,她俩经常向我透露一些有关法轮功方面的信息,因我对法轮功一无所知,从未接触过。有一天,保姆跟我说:“信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法轮功教人行善积德,做好人,不骗人、不说假话,另外通过炼功还能帮你祛病健身。”我说:“你信吗?”她说:“我信,我有亲身体验。”打那以后,她经常给我拿来一些法轮功真相小报、小册子。看后我也很受启发,不知为什么,在闲聊时特别对当前时局的看法上很有些共同看法。后来她又陆续给我拿来大纪元发表的公告、系列社论《解体党文化》和《九评共产党》。我看了之后,好像猛然挨了一棒子,把我打醒了。因为在我思想里的好多个为什么?都找到了解答,把我尘封已久的思想大门,一下子打开了,简直感到豁然开朗。
我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一所重点大学的毕业生,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我是个无神论者,因为身体原因,在同事朋友对我的洪法中,带着试探的心理,走进了法轮功。
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四日是我喜得大法的日子,每到这一天,我都对着师父的法像,三拜九叩感谢师父给我第二次生命,下面说说我前半生的历史。
我今年七十一岁了,是一九九六年二月份得法的老弟子,我能活着到今天这本身就是修大法展现的奇迹。
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单位早早倒闭,多年没有任何收入,全靠丈夫一人支撑家庭开销。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自一九九九年至今,在中共的迫害中,我历经九死一生,魔难重重,家庭也随之遭受了平常人难以想像的痛苦,担惊受怕不说,连不修炼的丈夫和女儿也屡屡被恶意骚扰。
施合烟从没想过“好心有好报”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倡导“不使用暴力、不容忍暴力、不对暴力沉默”两性平等理念的白丝带运动,21日在长荣大学启动,师生齐聚在“太阳麻”黄花田一起拉大型白丝带,进行宣示活动,反对性别暴力,建立正确的男女相处方式。
七十三岁的钱阿姨,面容和蔼可亲,说话时面带祥和的微笑,让人备觉温馨。钱阿姨是二零零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而在这之前,她信奉天主教长达三、四十年,是什么原因,让她走入修炼法轮大法呢?修炼大法后的她人生有何不同呢?
二姨的“辣”在街坊邻居中是出了名的。在我婆婆的几个姊妹中她最凶,个性最要强,妒忌心又最大,要是有谁惹着她,她可以搭根板凳骂上几天不泄气。她虽然一字不识,但买菜算账比任何人都精明,是绝不吃亏的人。
二零一一年,正是玉珠处于最低潮的时候。那天,医生告诉她得的是一种罕见的疾病,医师都束手无策。
从台湾移民美国近四十年的柯瑞娜(Corinna)热爱生活,喜欢唱歌、跳舞和运动,平时认真工作,闲暇时与家人出去渡假旅游,她喜欢享受高品质的生活。然而,一九九七年的一天,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我这个年龄段的人已经去世的不少,一次我参加老同事的丧礼,同餐桌上八个人,只有我一个人尚行动敏捷,耳聪目明,其余七个未修炼的人都行动迟缓,视觉模糊,听觉不灵,正常说话听不到,要大声喊,像吵架一样。看到我,大家都说多好的法轮功,不准人炼,共产党该亡。
讲起当年的“四﹒二五”上访,张女士觉得那仿佛就是昨天发生的事情。
(shown)李洪志先生自一九九二年将法轮大法公开传出后,在中原大地迅速传开了,之后呢又洪传到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所到之处,上至政府官员下至平民百姓深受喜爱,因为大家都受益了嘛,所以都想介绍给自己的亲朋好友。就这样,通过人传人、心传心,法轮功在亲朋好友之间、在左邻右舍之间传开了。《大法缘》系列就是大法洪传中神妙的得法机缘和深刻的修炼体会的真实故事。
…里面的犯人赞扬的笑着说:你这老婆婆被提审回来还笑眯眯的,我们要是被提审吓得两腿发抖。我就趁机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说回家也要学法轮功。
师父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证实大法,改变家庭修炼环境;面对面给世人讲真相劝三退。
修炼法轮功前我曾罹患股骨头坏死和乳腺癌,修炼法轮功后重病不治而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我仍然坚持修炼,村长在大喇叭里诬蔑我,邻居堵门口骂我,他们还监视我,向派出所诬陷我、抓我,面对这恶劣的环境,我知道我要严格要求自己,处处按照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无论谁对我什么态度,我绝对不能发火急躁,总是乐呵呵的去面对,同时把法轮功的美好带给周围的人,让他们也通过修炼法轮功受益。以下是几个小故事:一、半身不遂的老人站起来了;二、准备料理后事的老太太活转了;三、拄了八年的双拐扔掉了。
在这十几年中不知碰到多少暴风骤雨,多少坎坷的处境,同时,十几年修炼路上也遇到常人无法解释的奇迹无数。
大约零二年十月二十九日李宝云和另外四名法轮功学员在没有通过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被秘密开庭审判。但是并没有通知他们的亲属。李宝云的亲属们自她被抓到判刑这三个月期间一直都尝试着四处打听李宝云的下落,但都没有如愿。在暗箱作业下,李宝云与另外三名法轮功学员分别被以破坏法律执行 罪判以二至四年不等。李宝云本人被判以有期徒刑四年,执行地是辽宁大北监狱。
李宝云于零二年七月八日早晨被非法绑架后,警察用老虎凳和强行灌食等酷刑来逼迫她交代出材料的来源。李宝云闭口不答。之后,警察又使用了电棍,但是李宝云依然守口如瓶。坐在一旁的警察喝了一半的矿泉水就把剩下的水都浇在了李宝云的身上,大约下午四点钟,他们开始用了他们自创的残忍酷刑。警察先给李宝云头上戴个铁盔,双手铐着吊在两米见方的铁笼子的上面的铁环里,两个胳膊上各套一个汽车外置轮胎,脚下放着一个冲了一半气的汽车内轮胎,让她的脚尖刚刚碰上轮胎,但是又踩不住,与此同时,再加上毒打和电击。“电棍一上来在我脸和脖子上一电,马上水泡就起来了。”李宝云回忆说。
在1997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李宝云一下子明白了她这一生苦难的缘由,把人世间的一切看淡了,学会了处处为他人着想,也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然而,就在李宝云认为真正的幸福晚年刚刚开始的时候,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开始了对法轮功全面的镇压,霎时间,乌云笼罩了整个中华大地,李宝云的幸福生活也从此不再拥有。由于中共对法轮功实施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全面彻底的镇压。很多原本支持、赞同法轮功的也在恐惧与压力下与法轮功划清了界限。
原籍辽宁省丹东市的李宝云老人操着一口地道的东北乡音向记者讲述了她在经历了幼年离父、丧母、青年丧夫、中年破财、多病缠身等不堪回首的坎坷经历后,法轮功带给她的脱胎换骨的转变,同时也回忆了她在遭受中共当局残酷迫害中百折不挠的经历。没有上过学的李宝云虽然说不出什么华丽的语言,但是她朴实的言语中却透着纯善、质朴和对法轮大法坚定的信念。
女警察握着我的手没有直接回答,说:你人太好了,你这朋友我交定了!你要有事不找我,我都得找你。
修炼法轮功后,受益巨大,无以言表。折磨我多年的高血压、心绞痛、神经性头疼、颈椎病、腰椎骨质增生、关节炎、粥状动脉硬化等都不翼而飞了,使我的心灵发生了巨变,心性得到了升华。
我认识到这是叫我过关,看我能不能做到真正的忍。所以,不伤心,不生气,心平气和的和他讨论...
过去没修炼时,因为身体很差,苹果都要用热水烫过才能吃,否则胃会不舒服。现在大冬天喝冷水,有时带的一瓶水喝完了,就再接些自来水。吃的饭都是冷饭,但我没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
(shown)就在这样一个不经意的下午里,忽然发现了一条大道无形的神路像海市蜃楼般出现在这神州大地上,我不觉会心一笑,原来如此,从此我慢慢的也走入“无”中了......
(shown)千百年的轮回转世中,我做过霸王、做过读书人、做过艺术家等等,生了死,死了又生,再又从生到死,从死到生......
    共有约 12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