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散文
泰戈尔的吉檀迦利有句咏唱,予人深思:“旅客要在每一个生人门口敲叩,才能敲到自己的家门;人要在外面到处漂流,最后才能走到最深的内殿。”
有时会想起〈秋水篇〉的这句话来:“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然后就会赞叹起庄子的形容真是贴切。
儿子停了一下,又补上一句:“回去看家门前那棵龙眼树上的月亮。”儿子了解爸爸心理。手机视讯断了,老伴眯着眼笑着,脸上的皱纹还想着两个孙子:“科技进步了,从手里就可以看到台北的孙子。”
谈乐不可能不涉及礼,乐是德之音,礼规范着人的思想行为。音乐的内容内涵是主要的,技能是次要的,演奏者的道德修养是首要的。自古以来的杰出音乐家都有较高的修养。如春秋时的师旷,不仅音乐造诣高深,而且品行高洁,被后人尊为“乐圣”。
美国的“体育文化”也是让我能立即感受的“文化震撼”,且不提每逢周末,学生宿舍交谊厅电视机前挤得满坑满谷的球迷,与他们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周一在课堂里,还由教授领衔,上课之前先讲“球经”,用十分钟时间与学生们讨论上周末之各项赛事。
“芝麻街”的全球知名度相当大,如今各国模仿“芝麻街”的节目已超过150个,所使用的语言也不下七十种,显然这种教育方式已得到全球之认同。我主观上还觉得“芝麻街”的原始构想,有着咱们自己“礼运大同篇”之内涵,平和而理性,追求着“大道之行”。
这1969年,也是我“手拎大同电锅”,负笈来美的那一年,五十年来所发生的“故事”有一箩筐,但本文是以1969那“第一年”为主轴的。
“十二段家”这个店名颇不俗,乃是典出于歌舞伎 “忠臣藏”者,可见店主对古典的嗜好。而其店面也保留着古典京都式建筑物风格,无论那“勘亭流”的招牌,赭红色的格子木门或蜡染的垂幔,都能予京都人亲切的印象。
在很久远的古代,有一次帝王贵族们出外打猎,由于兴致浓厚,较预计的时间延缓了。他们吃尽了携带的粮食,不得已而向农家求食。受宠若惊的农人,赶忙洗净了锄头,宰杀了肥鸭,就在炭火上用锄头替代釜锅,以鸭油烤鸭肉,佐以新摘的蔬菜进供。那些饥饿的贵人们享用过吱吱作响而香喷喷的鸭肉后,竟留下了难忘的印象,故而回到宫殿里,特令仿造农作的锄具,如法泡制。从此这道农家野味不胫而走,遂为别致的菜单。
一般说来,京都的食物是颇重视觉享受的。对于讲究实惠的中国人而言,有时难免觉得他们的视觉效果反居味觉效果之上了。
夏日的枣花,仿佛与秋日的桂花有着同一个清香的灵魂。
禽鸟到檐前院内筑巢,古人认为是件吉事。假如有一天,野鸟飞到你家屋檐下筑起爱巢,你会怎么做呢?
时间的巨轮在不停地向前走,环境也当然会随之改变,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心境也应该更宽广才对,以平静心情面对这千变万化的世界,不就是白发族的“养生”之道吗?
“眷村小英豪们”除了脑筋灵活,顽皮点子多之外,学业上、事业上也不后人,有好几位从军后升到了将军的地位,走学术路线的有些当了大学教授、农渔专家,还有在政坛上崭露头角的。
武陵农场位于距梨山22.5公里的中横公路宜兰支线上,故总统经国先生对这里的美景曾以:“梨山风景甲台湾,武陵风景甲梨山”这句话来加以赞赏。
一甲子前的那些儿时泛黄老照片虽然是“黑白”的,但它们都含有一段段温馨的故事,让我回想起来的那些童年时光,竟是如此地“色彩缤纷”。
在强权甚至邪恶统治的年代,我们或许没有反抗的勇气,但我们有不合作的权利,有不助纣为虐的选择。听说在像家乡这样民风传统的古老城镇,文革的冲击远比大城市来的小,打死人的案例鲜有发生。所以我们家的故事不会是凤毛麟角。
北望故乡,可只能望见一弯残月与漫天星斗。但我的心已经飞越重洋,看到那,滔滔黄河水,巍巍终南山;楼观台李耳讲道传真言,青龙寺空海习经弘佛法;华清贵妃出浴,寒窑宝钏望夫......
翠绿树墙长出一盏盏垂挂的华丽红粉灯笼,花姿纤细娇俏,随着徐徐清风摇曳摆荡,吊灯扶桑花在绿叶衬托下显得飘逸动人,十分美丽!
我虽已来到海外,离开家乡,但我是三秦大地哺育的儿女,在望不到那片养育我的故乡时,她会夜夜入梦,由是心有所感之下,写下这篇《忆梦三秦》。
杨花实在是云一般的花。自在超脱,无牵无挂,一切随缘。几日狂风过后,不知又有多少落红难缀。“百花长恨风吹落”,但是,“唯有杨花独爱风”,自在轻盈地飘飘飞在风中。
经过漫长的岁月我还记得,那时,白发老头儿指着脸上的胎记,注视着我说:“好小子,记住了,或许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脑海里还深深印着那遥远的记忆,那个长久以来怀想着的阳光刚刚露出来的山谷…
一路冲锋陷阵,钻过人群的缝隙,突围而出,我的目标十分明确,每一次从这个城市苏醒的第一份早餐,正在召唤着我。
国色天香的牡丹花,有善心有劲骨,高贵,而非富贵。宿根草本的芍药花,和与她一样风姿绰约、花香中带有药香的“木芍药”——牡丹花,一起成为自己心中记挂且年年探访的好友。
常有人这样对我说,我所宣称的那种清甜,也许只是想像。但我确实嗅闻得到,来自西瓜的讯息,就像一个似有若无的微笑,瞬间绽放,而后淡然消失。
打开朋友送的清明上河图复制卷轴,红黑佤锦铺开的桌子上,站着宋朝的人们。我曾经在宋朝生活过没有,如果有前世?骑驴的是我,茶馆里坐着的是我,还是打梯形的城楼上身子探出窗张望的是我?
自然界有很多物质,它们依照季节或每天的一定时辰出现着,有些是人类已知的,有些是未知的。比如我们知道的露水,每天清晨的时候出现,太阳升起后消失。
导览小姐说,那是铁片经过板金的冲床技术,冲出无数个孔洞,设计出来的图像,创意的巧思让人赞叹。那边,许多学生围成一圈,唧唧喳喳地组装着各种金属艺术品,走近一看,有笔筒、手机架还有音乐小屋,几双手指雀跃地忙着寻找不同造型的金属。
自然界对于人来讲,有无穷的奥秘。不同的天时有不同的物质出现,孕育着自然界的万事万物。
美而古老的杏花,有着多少与传统文化有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