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儿心理
“你忘了我最讨厌别人说‘反话’吗?而且再怎么说,我的孩子永远会是我最疼爱的孩子,所以无论你做什么事情或决定的时候,都要想想疼爱你的家人,知道吗?”国一了,孩子的生活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同侪的影响,不再是我们随时能掌握的。
致力于儿童行为健康的心理学家凡妮莎.詹森(Vanessa Jensen)博士表示:“如果孩子哪天过得不如意或抑郁消沉,父母最好马上知道,而且要让孩子把问题说出来。”
“原来,智轩的问题出在我们大人身上,父母真是孩子的榜样!”玉蝶松了一口气。“虽然我们没有用偷钱的观点来处理孩子的事,但是,我们对物质的过度需求与依赖,却让孩子以为只有钱、物质才能享受生活,才能得到友谊。”
筱蓁当妈妈多年了,却对自己的教养能力缺乏自信,抱持着怀疑的态度。她看着独生儿子忠铭在学校的表现,十分的困扰。她说:“老师,怎么办?忠铭总是被人欺负,越来越不想上学了,我真的很担心。”
妈妈,您的一举一动,早已烙印在我的心中,您无私的付出已成为我的模范。拥有您,让我觉得无比的光荣。亲爱的妈妈,您是我心目中的超级偶像!
小孩自呱呱坠地后,认识这个新的世界最快的方法就是问“为什么?”这已成了小孩每天说最多的话。常有父母亲不堪其扰而回应小孩:“不为什么!”科学家表示,小孩常常会问“为什么?”并不是为了要惹恼父母亲,他们只是想要获得正确答案。
辛苦的妈妈除了上班以外,还要帮忙做这么多事情,我能平安、健康的长大,都是妈妈的功劳。
爸爸的感觉有时很像个军人,走路很快又笔直,行动也很讲效率,说的话也很条理分明,所以我妈就笑称如果当时我爸去为国效劳的话,“我肯定就是个将军夫人啦!”
如果真有前世今生的话,我和爸爸前世一定是好朋友,因为只要有空他都会陪在我身边。
最近有许多人确实感受到灾难就在不远处,例如针对莫拉克台风情势报告,经济部公布本次风灾淹水户(50cm以上),共有136,401户受灾;联合国人道事务协调办公室(OCHA)报导莫拉克台风对台湾与中国东南沿岸带来严重冲击,造成数百人死伤,公路受创严重,经济损失估计达到新台币1,100亿元(34亿美元),超过2万4,000人被撤离,5,300人被暂时安置。
爸爸也很会做早餐呢!他常常会煮一壶香浓的咖啡,还有小孩子爱喝的薄荷巧克力茶,加上艺术品似的三明治,邀请左邻右舍在樱花树下共进早餐。大家都说爸爸做的早餐真好吃,我想他应该是社区里面,最受欢迎的爸爸了。
我很爱我的爸爸,如果爸爸是古时候的人,就可以用文武全才来形容他。爸爸每次帮我检查功课都很仔细,家里有任何东西坏了,爸爸马上就能修好。遇到生病要看医生时,都是爸爸带我们去的,他会让我们带着喜欢的玩具、象棋或书本,在等候的时间里,陪我们一起玩或是看书。
在西方社会学会与他人分享是一个小孩子从小就学习的美德,也是重要的社交能力(Social skill)之一。那么如何教育孩子学会分享呢?对我自己的孩子,我采取了以下几种方法,直接或间接的引导他,效果还不错,愿我的一点经验会对家长朋友们有所帮助。
我是家中独子,同时也是老幺,在我上头还有三位姊姊。因着我是家中唯一的男生,所以父亲对我格外宠溺有加,连骂都不舍得骂一句。即使我如何叛逆使坏,父亲也从未对我疾言厉色......
“少将儿子抱在怀里,而是让他随便地爬,父母不应该是他的保护神。当儿子不慎摔倒在地时,我不会去扶起他,而是让他自己站起来。儿子应该从这些小事 中学会独立的能力。他应该明白,他不能永远依靠父母,要靠自己。”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一份最新研究报告表明,与孩子的同伴相比,家长和老师对孩子学业的影响最大,而对孩子社会及情感方面的影响,则同伴的影响要高于孩子父母。
(大纪元记者叶澄旭编译报导)学龄前幼儿已经懂得思考和解决问题,然而父母却对他们的情绪与思考方式,缺乏正确的认识,常常造成误解,以为他们故意不听话,幼儿更不了解为何父母要生气并责备他们。如果父母能了解幼儿的发展过程,便可帮助他们更快乐的学习与成长。
(大纪元记者胡维真编译报导)美国医学专家布莱恩博士及其研究小组发现,青少年看太多电视易导致忧郁、烦躁等负面情绪,其中男性又比女性明显。
与其让孩子感到对陌生而紧张,不如让孩子抱有一种新鲜感来对待要发生的事......
“害怕”现象在2岁至3岁的儿童中非常普遍,可以说是幼儿成长中一种正常的现象。从某种意义说,害怕情绪也是一件好事,会让孩子有一定的危险意识,不会做出特别出格的事情。这种情况刚刚出现的时候,父母们可能会有些担心,担心是不是孩子出现什么问题了,不知道如何应付。那么怎样才能帮助孩子们平稳地度过这一阶段呢?
青少年叛逆,有时不是真的叛逆,而是躁郁症,台北荣总儿童青少年精神科主任陈映雪指出,躁郁症患者60%以上是在青少年发病,发病年龄呈年轻化趋势,平均17.37岁。
当宝宝哭闹的时候,他可能是饿了,可能累了,可能感觉太热,也可能是因为妒嫉。最新的一项加拿大的研究显示,宝宝在三个月大的时候就会表现出妒嫉的迹象。加拿大约克大学(York University)心理学部门的研究人员发现,当他们母亲的注意力被其他事物或人吸引时,宝宝们就会有负面的反应。
十几岁的孩子们最喜欢聊天,上网聊,电话聊,上学聊,放学聊,商场里聊,车里聊,背着他们的朋友聊……他们究竟都在聊什么呀?为什么父母一走近,他们就突然不说了?
爸!您别吹胡子瞪眼,老嫌我调皮又爱发脾气,请听我说:这个暑假的头一个月,是我过得最痛快的时光了,因为大舅把我们兄妹俩接到南部外公家过日子,太棒啦!再也不用到安亲班混时间,有了自由活动的空间和时间,我连作梦都笑哪!......在阿公家的日子我从来没生气过,因为这些长辈都很疼我,从来没人像您一样,故意逗我,拿我开玩笑,把我的糗事一再提起,让我忍不住发脾气。
我们深知此时教师们及家长们都极为忙碌,也知道学校在灾后有许多重建的工作必须加紧脚步进行,但除筛检高危险群外,并无其他更简单的方法。因此,我们只好请求老师及家长在此时拨空协助我们完成此项工作。
很少人可以不受此经验所改变,我们的目标不是完全恢复原本的生活,而是对此灾难所带来的改变有一个积极正向的因应方式。
灾变服务专家发现:对于灾难,儿童与青少年有时会有一些共同的反应,问题也会随着灾后时期的不同而改变,有些问题会立即可见,而有些问题则会几个月后才出现。
地震后孩子得马上开始面对熟悉的家园遭到毁坏,甚至亲人受到伤害。之后,余震不断,恐惧几乎没有机会止息。
有一些孩子,比较容易在灾难后出现严重的症状。这里所指的“高危险群”,就是这些在地震后,特别容易出现严重灾后创伤的学童。他们也比较容易因为强烈而持续的症状,影响到未来情绪、认知、以及人格结构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