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移民律师解读I-601A 扩大豁免规则细则
I-601A临时豁免扩大规则于2016年7月29日在联邦公报公布,给那些无法在美国调整身份的人-若选择走领事程序、会受到三年或十年不得再入境惩罚(3/10 year bar)-带来希望。
专家在线
海外申请入英籍小故事一则

我们接到林太太的委托时她的第二个宝宝Helen已经在国内出生了大半年,她和在英国的丈夫已经分开至少大半年了,在英国这边的家人心急如焚,因为丈夫的工资只能够承担一个申请人的申请,没有办法同时申请他们过来英国团聚,连续好几个月都睡不安稳。 ...

英国未婚妻签证: 电话结婚?!你听过吗?

如果你的朋友跟你说“我网恋了!”“我网婚了!” 我们都不会当真 感觉没有同场面对面签一纸婚书 没有当场宣誓 都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婚姻 但 电话结婚呢? 原来在电话结婚以及在电话中宣誓,在某些国家是承...

【行家谈】英国首席代表签证

对于想在英国寻找业务机会的非欧盟公民,目前最受欢迎的移民路线之一就是申请首席代表签证(Sole Representative Visa)。这种签证允许海外公司向英国派遣一个关键人物,从而代表海外(英国以外)公司在英国设立全资子公司或英国分公...

问:我想找一位很好的刑事辩护律师帮我把刑事案件推进法院审判。你能告诉我你有多少案件是赢了或输了吗? 答:我经常收到这类型的问题。我的回答永远是:“这不是找到一个好的刑事辩护律师的方法。原因有很多。” 一位法官曾问我:“曹律师,你...

问:你能否告诉我,认罪缓刑,认罪延期裁决,或审前协议的案件处理有什么区别? 答:当您在面对刑事案件时,解决您所面对的刑事罪控的程序是有两个步骤的。首先的步骤是,您必须确定您是否真的犯了被控的刑事罪行。如果您对被控的罪名与政府有不同的看...

美国支票行骗套路大解析

支票被用来诈骗,是利用了大众对银行处理支票存在的普遍误解。很多受害者都有被骗取3~4千美元的经历,“一旦你把钱寄给他,几乎不可能要回去。”迄今为止,这种骗术已经在美国骗了130多万人,受害者遍及所有族裔、所有地区。 支票诈骗的范围很宽...

必须工作多久才能经济担保?

兼职H-1B的问题 我持有兼职H-1B签证、有效期至2016年9月。我的问题是:1.我是否必须通过抽签来换新、延期?2.如果有另一个雇主雇用我,我是否能够转成全职H-1B签证。如果是,流程是什么——是否需要再一次抽签?情况2:我也符合H-4的申请资格- 工作许可证EAD,计划将身份状态转换为H-4。但是万一我申请EAD被拒,我可以再回到兼职的H-1B吗(不通过抽签)?

发生车祸后,保险公司会支付医疗费吗?

买汽车保险几乎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问题。特别是一旦发生车祸,关系到意外伤害赔偿的汽车保险就变得更加重要。纽约州和新泽西州的保险公司在支付医疗费用赔偿方面有一些差异,本期讲讲无过失保险。

撞了就跑 如何处理肇事逃逸事故

通常,在车祸现场双方会彼此交换驾照和保险信息,然后还有事故现场的警察报告。随后受害人会启动诉讼,如果有的话,在收到警察报告之后。然而,车祸发生后、肇事逃逸事故差不多约占十个百分点(10%)左右,受害人既没有警察报告,也没有肇事人的信息。因此,在遭遇这类车祸时,知道如何处理就很关键。

文:伍咏慈   吴丽珍(Daphne Wu),这位20年前带着两个幼子的移民妈妈,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是“既无本地学历、英语也不够好”的归零族,却凭著一份信心,在移民地成功创业,成为威利时金融投资集团Van...

DACA受益人可以成为美国公民吗

2015年纽约大律师李亚伦,经验丰富,在业界声誉显著。他在大纪元特设移民问答专栏,专门解答移民法律问题。本期他重点解答了:DACA受益人可以成为美国公民吗?移民局是否为我登记兵役注册?无证移民是否应该享有美国公民一样的权利? 等几个问题。

【曹律师专栏】曹祖芳律师答疑录(58)

序: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大约16年前。我是在上法庭时见到他。那时,我的一位朋友的儿子牵涉进一个刑事案件,我自告奋勇的带他们出庭帮他们做翻译。虽然我有华盛顿律师执照,但是那时我在德州并没有律师执照。可是,因朋友的需要,我很乐意的提供法律的帮助。当我走进法院看到那位法官坐在高高的台上,神态显得那么凝重和权威,我突然开始结结巴巴,忘了怎么翻译。他看到我那么紧张,马上笑了,打断我说:“不要紧张,我不会吃了你。从头开始说,慢慢的来解释。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我抬头看看他,也笑了。我发现我流利的英语和中文又回来了,导致我成功地处理完我的任务。当我们要离开时,那位法官对我挥挥手说:“我相信我们会再相见的,曹律师。”

纽约华人买房遭欺诈 一年后发现房产易主

置业安家对美国华人移民来说是头等大事,一旦安定下来,经济条件允许,首先就考虑买房的问题。不过,由于语言不通、环境陌生、不了解当地法律等问题,经常发生新移民在房屋买卖时被欺诈的现象,造成严重的财产损失。

都是情杀,孙红力可能成为第二个辛普森吗?

去年7月18日发生在尔湾的华裔工程师孙红力杀害牙科医生刘旭桉案有了新进展。嫌犯在去年被检控“一级谋杀”罪后,于今年2月8日的庭审中,法官驳回了辩护律师用“过失杀人”(Manslaughter)替代“一级谋杀”(First Degree Murder)的动议。

承上周实例:陈氏夫妇成立了可撤销生前信托(revocable living trust),来帮助继承人(他们的子女)将来避开法院遗嘱验证的程序(probate),并节省一部分的遗产税(estate tax)。陈氏子女虽已成年,但个性不够成熟,也甚欠缺理财概念,因此陈氏夫妻指定两个有责任感的亲戚来处理将来的信托遗产分配。20年后,陈氏夫妻都过世了,这可撤销信托因而转变为不可撤销的信托(irrevocable trust)。

序:“我没有喝酒。曹律师,我真的没有喝酒。我被逮捕的那一天,我没有喝酒。”我看着她。这么可爱的女孩,小巧玲珑,眼睛大大的,一脸无辜。“你要相信我。我前一天晚上是喝了酒,但我当天确实没喝。”她很激动,小小的身体一直在抖,看起来像是快要融化在焦虑里。我的心被她感动了。我严肃的外表也慢慢的缓和下来了。“没关系。”我安慰着她,哄着她。“我们先不要想那么多,等我们得到警方的报告和警方录像,我们再看看证据是不是可以反驳,好吗?”她紧紧的抱一下我,然后摇手离开,我叹了口气。我打过无数的酒醉开车案,大部分都是因为我客人宣称自己是无辜的或者碰到案子证据不足。这次,看起来,为了伸张正义,又要打一场酒醉开车的官司了。

序:这位女士坐在我的会议室里哭了。“这不是世界末日。”这句话,我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每一次面对着坐在我会议室的男男女女,我都会说不下于十次。她擤了擤鼻涕,又抽了另一张面纸,“你怎么知道?你不知道我经历过的......”“是的”,我说,“我明白了”。他们看着我,等着我问他们为什么要离婚。可是,我还没来得及问,他们的故事都会像开坝的瀑布一样爆发出口。我点点头,耐心的听他们告诉我她的男人、他的女人、作弊、偷窃、窝藏、陷害、不仁、不忠等等。这位与其共同走过5年、10年、15年、20年的婚姻,共睡一张床,生了孩子的那位配偶,居然是一位肮脏、不要脸、下流的野兽,连狗、老鼠、猪、魔鬼都不如。他们已不能再忍受了。“是的”,我再说,“我明白了”。他们用疑问的眼光看着我,“你真的明白吗?”“是的,我真的明白了。”

序:“你可不可以回来?我需要去保人。”我打电话给我丈夫说。那时,晚上七点,我丈夫在寿司店上班,正忙着。当我告诉他我需要去监狱保释人出狱,他沉默了几秒。“我现在不能离开,餐厅正在忙。”他大声的说,电话那一边传来餐厅里的欢笑声和音乐。我皱眉头,着急又不耐烦的低吼:“那么,我该怎么办?娃娃怎么办?”我一边说一边低头看着8岁的女儿。她正抬着头看着我,带着一脸无辜的笑容。

序:二十多年前,我进入了一所在西雅图排名前六名的律师事务所。当时,很少有华人律师在名牌律师事务所工作,华人女律师更为罕见。所以,几乎所有在西雅图的华人企业都邀请我成为他们的法律顾问,参加他们组织的协会,做他们的董事会成员。我那时的名声高,正在被扶植成为华人中最有可能的领袖之一。

序:“曹律师,你为什么要选择代理刑事案件?为什么要选择作诉讼?”十年来,不知有多少人问过我。这让我想起我二十年前,一声不响的离开了律师楼,离开了我的国际商业法和高级的待遇,一走就是十年。那时,也是那么多人问过我“为什么?”。这问题,不管我如何回答,都没有办法彻底解释我内心所有的复杂原因。怎么说?一部分,可能与这位迈克尔·莫顿(Michael Morton)有关系。

律师解读:误诊是医疗事故索赔的首因

美国第一例埃博拉病毒携带者在达拉斯的医院死亡后,其家人在病人去世数小时后要求进行调查。他们称,顶尖的传染病医生认为患者如果能够及早得到治疗,是有可能存活下来的。纽约医疗事故律师强纳森·莱特介绍,不及时给患者作医疗诊断,会导致患者的病情恶化,并可能增加死亡风险。

序:她第一次来到我的办公室是因为她的儿子有一个刑事指控案件。我帮她儿子处理了他的刑事案件,然后,我告诉她,她必须把她的儿子带回到我的办公室,以便我们能把他儿子的犯罪记录清除。几个月后,她独自一人来到我的办公室。我疑惑地看着她,问她,你的儿子呢?她告诉我,她的儿子不能来,因为她的儿子发生了车祸。哦,我的天啊,他还好吗?她看着我,似乎漫不经心的说,哦,他已经死了。我震惊地看着她,无言以对。她马上接着告诉我,她相信她儿子的死亡是一个阴谋。她正在调查她儿子的死因,而且,她认为一定与保险公司和另一部车的驾驶人有关。她说,她希望我能帮她起诉保险公司,而且她需要我帮她起诉另一部车的司机。我告诉她,像这种人身伤害的案件,她并不需要支付律师费用,可是,我无法帮她。所以,我介绍她到我一位同事那里,协助她的诉讼。

序:她带着厌恶的表情走进我的小办公室。她告诉我她要提出离婚。为什么?我问她。她告诉我,他老公当初追她时,答应给她全世界,但现在,他只是坐在家里,失业、看着电视剧。她必须上班、赚钱、养家。她抱怨他们婚姻中的浪漫已都没了。她说,如果不是因为小孩,她早就走了。现在,孩子们都长大了,她希望能独自生活。她很遗憾她认识老公时太年轻了,对金钱认识不够,不知道金钱是婚姻成功和稳定的关键。她要我答应她,他老公分不到她辛苦存的钱,她在供养的房子,和她累积的财产。我告诉她,德州法院可能不会同意她的看法,而且可能会要求她付赡养费,因为她有赚钱的能力,他们婚姻中买的房子和财务也要平分。我告诉她,我可以尽力帮她争取,但是,在合理离婚的时间和律师费用内,她必须心里要有准备。她离开我的办公室时,脸上厌恶的表情加深了许多。她告诉我,她要去找一个能够帮她争取得到一切的律师…。一年后,她回到我的办公室,厌恶的表情已变成无奈,高亢的声音已变成脆弱的哭诉。她告诉我,她所有存的钱都付给律师了,可是她还是没有离婚,她还在养她的老公,她还在付婚姻的开支。我能帮她吗?我叹口气,无言。

三个理由 让你慎重考虑汽车全保险

每个人都希望能在保险上省钱,而且很多都倾向于选择较少覆盖的保险项,大家都不想在这种不是必须花的项目上浪费钱。其实不管是每月交的寿险、医疗保险或汽车保险,都是以备“万一”。但我要说,当这些“万一”真的发生,我们绝不会觉得之前支付的保费是在浪费钱。

序:我还记得很多年前的某一天晚上,我接到一位女士的电话。她说∶“我在监狱里,可以请你来帮我出狱吗?”我问她是否有家里人可以帮她付必须的律师费和保释金。她说她在这里没有任何亲人,可是,没关系,她说:“我有钱。”她告诉我只需要从警察那里拿到她的皮包,所有的费用应该都能付清。于是,我问她,她为什么被警察抓?到底被指控什么罪名?她轻声说:“盗窃。”我到了监狱,按照她的提示方案,拿到她的皮包,用她的钱,把她保释出来。她没有骗我,她皮包里的钱足足超过她的保释金和我的律师费。

序:记得有一位家长打电话给我,在电话上咨询帮儿子雇用律师。经过谈话也确认他的儿子面临的指控,我告诉他我的正常费用。他并没有反驳我,只是说:“曹律师,你可能不明白。这案子将可以让你出名!所有的报纸和电视节目都已经打电话给我,正在安排采访。我不是告诉你该如何经营你的业务,但你不觉得这种宣传价值超过你打算收的律师费吗?”我那时愤怒得几乎话都说不出来。我告诉他:“如果我想成为名人,我不会选择成为一名刑事辩护律师,尤其是独业的刑事辩护律师。你找错人了!”我立即把电话挂了。还是很生气,我在我的小办公室里咆哮,并激动的数落这个人,他怎么敢如此侮辱我。我的办公室助理并没有与我共鸣,只是静静的看着我,平静地说:“你不希望张扬并不意味着其他律师同意你的看法。”我愣了一愣,是啊,我凭什么去评判别人?这世上有那么多的人和那么多的律师,凭什么?每一个人的看法都必须与我一样?人间百种米养百种人,我自己的立场凭什么就是最正确的呢?太坚持我自己的看法只会造成我无法看到他人的立场。嗨!叹口气,摸摸鼻子,默认助理是对的。这个家长没有错,我也没有错,只是他的合适律师不是我。

序:“曹律师,我刚拿到律师执照,我想考虑专攻刑法的行业”。一位女律师告诉我。她与我约在我的办公室探讨律师楼的商情。“我觉得现在律师市场缺乏刑法律师,所以,如果您可以帮我,我希望能以刑法作为我事业的发展。”我看着她,一丝丝的期望在我心头开花。心里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太兴奋。“虽然我现在不是很了解刑法,可是我肯定我一定能胜任。”她耸耸肩,满腹自信地说。接着,我们聊了很长一段时间,交换了很多不同的看法,并在结束时,我约她与我一起去监牢看我在那里的客人。我告诉她,是否能够“胜任”刑事这条路,就看她是否能过得了监狱这一关,她很兴奋。我们选了一天一起前去柯林郡监狱。

序:几年前,我在陪审团前打了一个酒后驾车的案子。我代表的是一位非裔男性。他的血液酒精浓度为0.19,这已超过两倍以上的法定酒精程度的上限。此外,他还放了一箱啤酒在他的后座上,更有一瓶啤酒是开的,放在驾驶座旁。我告诉他,柯林郡的陪审团会活活的把他给吃了。我向他解释,第一,他是少数民族;其次,他有一个无法辩护的血液酒精浓度;第三,当警察把他拦下时,他还在喝酒。我问他是否真的要面对陪审员的审判,尤其是当证据对他如此的不利。他坚定明确地告诉我,他想面对陪审员。好吧,我们花了两天的时间,打了一场我认为肯定要输的官司。但是,虽然我相信他会被判有罪,我还是非常敬业的做了我应做的律师工作。从挑选陪审团,到质疑警察的行为,到提出有关呼气测试结果的问题。我尽力了。结果,陪审团的判决是:无罪释放。

交通事故中可能遇到托儿 不要轻信别人

总是有这样的事发生。来美时间不长的人士发生交通事故,当事人感到惊吓和震惊之余,却不知要给谁打电话,以及如何处理这突如其来的车祸。

共有约 652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