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新书选登
中国是人类权利的洪荒地带,整个国家的历史,乃至它的哲学领域、社会伦理思想领域,个体权利从未成为一种被注意的对象。它实际上没被当作一种具体的存在而有意识地对待过。而有意识地压制、消灭个体人的权利、消灭部分人已生出的权利意识则是过去68年里制度永不倦怠的意志。
对未来中国公民权利的宪法廓定问题是我这段时间考虑最多的问题之一。显然它不只是一个简单的纯技术问题,它需要一些现代权利思想、感情、观念的积累,更得有历史的现实的综合考虑,还有必要的借鉴问题。
宗教信仰可为民情的良性培育、生长发挥长期的、不可替代的作用,但从短期社会秩序及责任培植效果上看,普遍的公民意识普及攸关重要。
我有过两次阅读托克维尔名著《论美国的民主》的经历,影响我最深之一的是,他肯定地谈到坚挈并终于成就了美国价值的三大因素:民情、法治和地理环境。
共产党应对一切反常理、反人伦局面的武器就是一个厚颜无耻。
民族自决权问题在未来中国依然可能会成为一个复杂而痛苦的问题。对于中国,民族问题经邪恶共产党68年的权制,使之变成了一个更加复杂了的问题,尤以在西藏、新疆两地为甚、为烈。
国际法原则、普遍公认的国际法规则、国际条约在国内的效权力问题上,全世界通行的做法有两类,即国际法优先原则或国内法优先原则。
八、制度类型,政治治理形式是极重要的,它决定着统治的正当性、合法性及统治伦理正当性、人道及正义正当性,这是人类经历了许多苦楚换来的经验。
一、黑格尔认为“国家是抽象的东西,必须有宪政才能有生命力和现实性。”宪政是一个正常国家、一个合法政府得以正当、合法存在的基础及意义所在。一个只有宪法而没有宪政的国家是不正常的,它的政府一定是非法、独裁专制的,这却是大部分中国人不明白或不敢明白的。这个世界有几个已显明了的绝对规律:其一,凡国家必有宪法;其二,凡只有宪法而没宪政的国家必然是野蛮专制的独裁国家;其...
对于我,写作是与灵魂对话的事业——向自己的灵魂倾诉,或者倾听另一个高贵的灵魂。我很少为其他人的作品撰序。原因十分简单:走过这个腐烂于物性贪欲的时代,遇到表述高贵灵魂作品的机会,难于上青天。 此刻,面对案头展开的高智晟的文本——《中华联邦共和国宪法》(草),以及其创制宪法过程中的心路历程,肃穆之情,沛然而生。我深知,这是一位中国自由命运的献祭者...
此为高智晟律师在中共严密监控下所起草的《中华联邦共和国宪法》,辗转交付大纪元发表。
“最近家里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北京警察千里迢迢赶到陕北,毁掉了国外友人寄给国内朋友的、想送给高智晟的刚刚出版的新书《2017,起来中国!》;不仅如此,他们再一次切断了高智晟和我的联系!对陕北家人的监视骚扰也在升级。”
2011年12月14日半夜,我在睡梦中被人摇醒,睁眼一看是六中队中队队长,说接上面紧急通知,让我立即起床接受谈话。我起床不一会儿门被打开进来三人,俩人就是我前述文字中提到的“恶煞一郎”和“恶煞同一郎”,另一官员模样者倒背双手站在桌子后面,“一郎”提着手铐,“同一郎”一手提着黑头套,三人进囚室并不说一句话。
本文中提到的于泓源2010年2月起至今,任北京市司法局党委书记、北京市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北京市委政法委委员,是周永康迫害高智晟的主要打手。
这一次在北京武警部队的囚禁历时二十一个月。从生物人角度而言,这是十年来数十次的秘密囚禁生涯中,囚禁环境最为残酷的一次。首先是前面述说过的酷夏炎热和缺氧之苦。而始终挥之不去的是地下室的潮湿,这是这次囚禁生涯中另一个最著名的苦楚之一。
军队的危机意识教育、安全警示教育已到了变态的地步。喋喋不休地告诉官兵,国内外敌对势力磨刀霍霍,不愿意看见中国人民过上富有幸福的生活,每时每刻都想扰乱人们已有的幸福生活,而军队肩负的就是保卫人民这种既有的幸福的使命。
不少士兵都讲到过两个著名的荒诞例子。一个是二大队领导因“烟灰缸里有烟灰,垃圾桶里有垃圾”而被通报批评做检查的事。由于“维稳”人员的霹雳手段,全军上下噤若寒蝉,直若死水一潭,而“维稳”人员只有不时能找出问题才能证明其存在的价值,
时至今日,中共党媒上公然口口声声嚣叫着“端党的饭碗”“吃党的饭”这种无视人间廉耻的论调。今天,在世界范围内,全额由纳税人养活的政党大略上只剩下中共及朝鲜劳动党(共产党)等少数几个无赖政党,也是全人类仅剩下的几个在纳税人面前无法无天的流氓政党。像美国这样的制度文明国家,任何一个政党,安敢花去纳税人的一分钱试试。
中国的青年已堕落至一种迷幻状态。有一段时间,他们中的许多人既亢奋又焦急,亢奋的理由是邻人日本发生了大地震,他们为邻人的苦难而亢奋得夜不能寐,而另一个使他们亢奋的是说在极短时间内,已有八百多万“爱国人士”上网发帖庆贺邻人的灾难;而令他们焦虑的则是说“网上爆挤”而耽宕了他们上网表达“爱国”的激情。
今天中共的武警部队,可以断定,他们把自身日常精力的百分之九十花在“维稳”方面,诸位切不可以为这百分之九十的精力维持的是社会稳定,这个日常的“维稳”是维持武警部队自身的稳定。人心已全散了,而对人心这种柔软的对象,武警当局剩下的唯一聚拢手段就是硬暴力。
这次为期二十一个月的秘密囚禁,留下许多值得纪念的记忆,其中一些过程即便在常人生活中都归琐屑一类,但它在那样的特殊环境里,中国黑暗势力常煞有介事地放大这些琐屑事,常使人啼笑皆非。
世间再没有比共产专制的黑牢更邪恶的去处,我对坐牢是有思想准备的,任凭你想像再丰富,我都终于没有想到他们会设计那样邪恶的囚禁环境。
大约是武警部队接管的第二天,中共组成四个人的谈话阵容。关于谈话,表面上看是这次酷刑的成果。实际上我从不拒绝对话,相反,我非常愿意对话,谈成与否,只是价值的一个方面,而对话本身就是一个当予肯定的价值。
这几年我获得一个很有价值的宝贵经验,那就是在任何困难的过程中,或者是应对任何困难,你需要的就是持续地培蓄自己的精神规模及质量,使精神无限强大起来。强大的精神几近能给处在物质极度困乏过程中的人提供无限的支持。我这十年的经历可完全现实地证实这一结论的正确。
理性是什么?不错,理性是人类文明的结晶,是一种无上的力量,却绝不能成为无底线容忍一切野蛮的理由。我当时就想,野蛮成了畅行无碍的力量,而理性价值的呵护成本也不能全无边缘。
我突然想起来耿和她们娘仨的极清晰的面孔,思维异常地清醒起来。我想着,这是思想出现了“管涌”,想着刚才这几幕若是发生在她们面前会是一种怎样令人哀伤的情形,但我很快止息了思维活动,但这种“管涌”却屡现频出,尤其在施暴间隙。
历史将很快示教世人,是共产党自己的罪恶拓通它的死途。所谓积羽沉舟,而多如牛毛的罪恶,对应着多如牛毛的承受,多一个具体的承受就可能会生出一个清醒的认识。共产党的蛮横、冷酷及绝不动摇的愚昧终于历史地置于自身于末路,它已经成为一个历史的笑柄。
2010年4月3日夜,我在“和尚”的陪同下突然回到家,一家人喜极而泣下。大哥竟像孩子似的呜咽起来,我知道那呜咽声里埋着道不尽的委屈与无助,他过来抓住我的手,边哭边说:“老三,再哪里都不要去了,中国太危险了,他们不是人(指政府),完全不讲道理,即便是别人家里的猪、羊你能不能随便抓走?抓走别人家的一个狗娃子你还得给主人打声招呼,我们的一口子人,啥时想抓啥时抓,连...
这天中午时分,我被两人挟架下楼,外面停了两辆“别克”商务车,我被押上车后,车子一路开向山西,至日暮时到达山西五台山上。于泓源未能如他所愿在山西五台山上要来一处独院,山西方面只差一个当地县公安局副局长出面应付。既落实不了独院关押场所,更说抽不出警力来接手关押我的事,于气急难抑而终于无可奈何,最后终于住进了宾馆。而按要求,凡是我住进去的宾馆饭店,当局必须将整座宾...
新疆之行正好为五个月,其中一半时间是在半软禁中,一半时间是在秘密囚禁中。期间的经历,直使人怀疑是在这人间。我极不愿意让我的亲人目睹我的困难处境,尤不愿使我的岳父母两位老人目睹这一切,可这一切终究还是在那几个月里实在地发生在了他们身边,这给我造成了极大的痛,而更给他们造成了几近毁灭性的痛。
共有约 65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山东维权人士界立建,虽然今年仅有32岁,但已历经多次被中共抓捕、2次被扔进精神病院受药物摧残的血泪史。近日接受采访时,他曝光了被关在精神病院期间被迫成为药物测试的“白老鼠”内幕,以及亲眼所见访民“被消失”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