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徒的故事
姚远鹰经历了20个月的非法劳教迫害后,终断博士学业,于2013年10月逃亡到美国旧金山。然而,重获自由的她并没有摆脱中共红色恐怖的阴影。2015年12月初,她突然得到一个让人肝肠寸断的消息——她的父母被绑架了!
“2011年10月23日,我永远都无法忘记这一天。我正在朋友家吃午饭,十几名便衣警察破门而入……”2015年7月18日,在旧金山市中心的“7.20”反迫害集会上,姚远鹰发表演讲,回顾生命中最黑暗的20个月,向当地民众曝光中共劳教制度下的残暴罪行。
走近法轮大法,姚远鹰拥有了美满的家庭、幸福的童年,但是在三年后,她的内心充满了迷茫、困惑。那时,远鹰刚上初三。
谁能想到,姚远鹰,这个昂扬振奋名字的拥有者,竟是一位年轻娇小的女生。她的眼睛清澈明亮,见过她的人都会记得,那双眼睛里透着非凡的勇气,仿佛诉说着一段有关信念与坚定的故事。
2001年5月30日,河北省石家庄市的气温骤然下降,火炉天气忽然转为阴冷异常。附近的风景区、河北省灵寿县五岳寨降下了漫天大雪,足有一尺多厚。百姓们议论纷纷:六月飞霜,定有奇冤,而现在还没到六月呢。纷扬的雪花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冤情?
大连女装设计师金明锋在2014年全国时装设计大赛上获奖之后,本来有机会出国深造,但是大连公安局却非法拒发他的护照,让他陷入难局。
今年43岁的女装设计师金明锋的外表,看上去是一个典型的设计师模样。他有着消瘦的身材,脸上带着一副黑边眼镜,西服内常穿着一件花色的潮衫。当他笔挺地站在那里的时候,你很容易想像他在一群高挑的模特簇拥下走上T型台的情景。——是的,那确实就是他曾经的生活;也是他在2014年两次夺得全国时装设计比赛金奖时站在镁光灯下的画面。
文革后期的长春市吉林大学附近,有一伙专门打架斗殴的街头小混混。其中有一个叫大刚的,被众人称为“军师”,因为他歪点子多,凶猛狠辣,是这帮“小生荒子”中很有名气的二号人物。几番起落之后,当年的小混混却成为小有名气的建筑设计师,是什么让他浪子回头?
1996年是个转折期,6月,中国官媒《光明日报》发表评论文章,首次公开污蔑法轮功;7月,国家新闻出版署下发内部文件,禁止出版发行《转法轮》等书籍。再到1998年的“北京电视台事件”,朱黎明作为亲历者,开始走向捍卫信仰、反对迫害之路。 “北京电视台”事件的主要见证者 1998年5月23日, 被外界称为伪科学表演者的何祚庥在北京电视台一档节目公开攻击...
文革后期的长春市吉林大学附近,有一伙专门打架斗殴的街头小混混。其中有一个叫大刚的,被众人称为“军师”,因为他歪点子多,凶猛狠辣,是这帮“小生荒子”中很有名气的二号人物。几番起落之后,当年的小混混却成为小有名气的建筑设计师,是什么让他浪子回头?
1993年,中国各大气功杂志刊登了多篇介绍中国法轮功的文章,引起社会热烈反响,作者“朱慧光”每天都会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读者来信,他坚持义务弘扬法轮功多年,却像一位闹市中的隐士,很多法轮功学员只知其名,不见其人。
每一天,太阳都会升起。在明亮的阳光中,有一缕金色,属于丁延。 丁延,河北省石家庄市人,美发师。她善良温柔,质朴可亲。她处处为别人考虑,总是喜欢把别人打扮得端庄整洁。有人说:将来的女性都应该像丁延那样。
“金城”,甘肃省兰州市的别称。据说公元前86年,筑城时挖出了金子,故得此名。两千年风雨飘过,1995年的初秋,金色的朝阳,照射在西北师范大学的操场上。23岁的袁江挺拔站立,伸展双臂,迎风晨炼,动作优美舒缓。每天清早,悠扬的音乐定时响起,炼功人数逐日增加,五个、十个、几十、成百、上千。袁江的青春,溶入那一道壮观的风景,永远闪耀着金光。
原本他们打算早上8点出门,临时决定提前动身,避免引起国安的注意。可是三人刚出门,就看到大楼外停了好几辆车,还有一群可疑的人,其中一个厚着脸皮冲他们嘻皮笑脸的。晓丹夫妇镇定地叫来计程车,嘱咐司机:开车多绕一绕,他们没来过广州,想看看当地的景色。
来到广州第二天上午,晓丹、杰夫陪爸爸做体检,这是所有移民人士必经的程序。他们来到美国领事馆对面的保利大厦,走向东门。保利大厦有东西两个入口,西门是国税局,东门是体检中心。有人从国税局出来,举着手机冲王治文拍照,拍完就离开。王治文说:“我们又被监控了,他们拍照可能是在确认身份。”晓丹劝他不要想,她觉得,既然身在陌生城市,怎么可能还有跟踪?
父女分离十八年,终于在北京相逢。原以为团圆在即,哪知道相聚只有八天。八天的惊险重逢,给父女俩带来了莫大惊喜,也让他们频临人生绝望的边缘,王晓丹和父亲将如何面对? 1. 风雨中的小花儿 8月初到达广州的第一天,他们并没有感受到这座城市的友好与善意。才下飞机,这一家三口——爸爸、女儿和女婿便遇到了“妮妲”台风。强风与强降雨带来的恶劣天气,几乎赶走了街...
当年,王可非的惨死,激起了亲人朋友、普通市民、有良知的警察,甚至劳教所管教的义愤。长春市的广大法轮功修炼学员纷纷揭露迫害,谴责邪恶暴行。大街小巷都曾挂满真相横幅、贴满不干胶。一时间,王可非被迫害致死案成了人们议论的焦点。每一个听闻此事的人,都会扪心自问:善恶是非面前,我该站在哪一边?
多年以后,一位农行的领导回忆说:“王可非,多好的孩子啊!那可是全行最漂亮,工作最好的。”另一个领导也说:“这共产党多黑,这么好的孩子,硬逼着辞职了。”
宋冰镇定地说:“你们是因为法轮功抓我的,法轮功属于思想信仰,在国际社会没有思想犯罪!”
2015年6月13日,黄昏,中国吉林省舒兰市北城街道。在一幢普通的住宅楼里,宋彦群静静地躺在床上,目光飘渺。她骨瘦如柴,脸色蜡黄,头发蓬乱。今天,爸爸找人把她从南山看守所背了回来,她终于回家了。室内没有开灯,最后一抹晚霞透过窗子射进来,送来温暖和光亮。宋彦群望着在夕阳中飞舞的灰尘,无力思维。她长吁了一口气,微闭双目。妹妹在哪里?鲜花一般可爱的小妹呢?十六年的...
一位母亲,痛失三个亲生骨肉,那份无尽的悲伤,比海水还深。
这是一张美好的全家福。秋日的午后,农家院落,深绿色的葡萄藤下,陈运川和王连荣端坐在前,四个儿女站在后排,爱忠和爱立一左一右,中间是小妹洪平和大姐淑兰。两位老人头发花白,面容刻着岁月的沧桑和庄稼人的质朴。一对爱子阳刚硬朗,两个女儿温柔秀丽。年轻的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幸福美满的一家人,在北方温暖的阳光里,留下这张珍贵的合影。
当梁振兴离开了插播小组,回到家,疲惫不堪​​的他没有来得及重新回归他熟悉的家庭生活,过问一下他即将高考的女儿的学业,就接到一个电话,将他叫去办公室。在那里,他被早已等候在此的“610”警察带走。直到他生命的终结,他没有离开过牢狱。
十四年前的3月5日,对长春市的居民来说,原本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冬日。倘若那天晚上,长春市的有线电视里没有突然出现一连串令人意外的镜头的话,这一天恐怕不会走入史册。
你是多么坚强的人哪,老虎凳、死人床、电棍、毒打都没让你屈服、没能让你说出别人的名字,连恶警都不得不佩服你。
我记得2001年11月28日以前,你一直在用印刷机印真相资料。11月28日,是警察搞的所谓的百日严打行动的最后一天。那一天,吉林市、松原市、白城市、长春市、九台市、农安县等地的真相印刷点全被警察破坏掉了。
2002年3月5日长春电视插播事件震惊了世界。从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中国境内几千家媒体开足了马力,铺天盖地地给法轮功造谣、抹黑,法轮功学员没有说话的地方。大陆法轮功学员想出了各种各样向民众讲真相的办法,长春插播是法轮功学员16年反迫害中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
赵昕,女,1968年6月28日出生,哈尔滨人。1992年在北京商学院攻读研究生,1995年毕业后留校任教,系经济学院教师。赵昕在中学、大学和研究生期间均为班干部,品学兼优。她工作认真、勤奋敬业,为人谦虚友善,获得师生们的一致称赞。讲台下,赵昕精通琴棋书画,擅长烹调刺绣,爱好体育,对生活充满热情。
公元二零零零年,黄历庚辰龙年。人类进入了第二个千禧年。当迎新的钟声响起,世界各地的人们欢呼雀跃,欣喜地庆祝人类跨过了“一九九九”这个预言中的大坎儿。有关传说中的世纪末大劫难的惶恐,似乎就这样随风而去。
2004年10月5日,胡志明在上海提篮桥监狱服满了四年的刑期。他绝食走出来以后,被三哥搀扶着回到了丹东的老家。当局开始镇压法轮功之后,年轻时就曾是右派的父母亲受不了骚扰和压力,偷偷在外面租了间房子,从此不敢再回家住了。胡志明回到家乡后,就自己住在家里。
共有约 62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10月25日全球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中共肺炎全球疫情及美国疫情大数据请点击这里。 要点: 幕僚长病毒检测阳性 彭斯夫妇检测呈阴性 美国9州单日病例创纪录 纽约新病例再超2000例 创五个月来新高 美CDC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