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百年真相:杀人历史
多数关于大规模镇压的指示与政治局通过的所有其它决议一样,自然是由斯大林批准。不仅如此,根据近来可得的档案资料看来,斯大林也是多数镇压措施的制定者和始作俑者。例如...
“君不见,世局移转变幻忙,江山如画日月长。”一个没有中共的新纪元即将到来。陈嘉远先生穷尽一生努力奋斗为的就是“解体中共,回归传统,复兴中华”。当这一天来临时,他将魂归故里,告慰父母乡亲。
关于恐怖集权化的问题,来自政治局的目前可查阅的文件证实,大规模的镇压确实是党的最高层、政治局,尤其是斯大林采取主动行动的结果。最血腥的镇压之一──1937年8月至1938年5月发生的“肃清前富农、犯罪分子和其他反苏分子”的行动,其组织和实施颇能揭示出中央和地方机构各自的角色。
饿死几百万人的中共高官李井泉、曾希圣、吴芝圃、舒同和张仲良,不过是中共官场中为迎合上意、罔顾老百姓死活、撒谎成性的官员们的缩影。
关于大恐怖已有诸多著述。它在苏联也被称为“叶若夫时期”(Ezhovshchina)。毫无疑问,当尼古拉.叶若夫掌管NKVD时(从1936年9月到1938年11月),苏联社会每个层面都感受到了镇压的效应,从政治局一直到街上被捕的普通公民。数十年来,大恐怖的悲剧在一片沉默中被忽略。西方只在莫斯科见到三场引人注目的公开审判,分别是在1936年8月、1937年1月和...
共产党不只消极抗日,更夸张的是,在国军奋勇作战的同时,共产党居然在延安生产鸦片,毒害国人,并因而致富。
史载,文革爆发后,江苏的两派群众组织认为张仲良在江苏没有犯什么的罪行,因此打算以他为“革命干部”的身份参加革命委员会。甘肃造反派闻讯,立即派人到江苏要将他揪回甘肃批斗,说“张仲良欠了我们甘肃人民一百三十万血债”。张仲良因此没有当上革委会委员,后被打倒。
1934年12月1日,政治局委员、列宁格勒党组织第一书记谢尔盖‧基洛夫(Sergei Kirov),被持枪进入列宁格勒党总部的年轻共产党人列昂尼德.尼古拉耶夫(Leonid Nikolaev)射杀。此后,新的恐怖周期开始了。
这项新立法的基石是1932年12月27日内部护照(internal passport)的推行。对人口的“护照化”对付的是几个精心定义的目标,正如这项法令的序言所解释的:它意在“消除一切社会寄生现象”,以防止富农“渗透”进城市中心和市场,并限制农村人口外流,保护城镇的社会纯洁性。所有超过16岁、尚未被剥夺权利的成年市民,如铁路工人、建筑工地的长期工,以及国营农...
中共喜欢搞杀鸡取卵,三反打贪污得到退赔和“五反”得到的退补,还不够堵运动造成的窟窿。
粮食库存本是国家应付灾年需要,但却成了中共饿死中国人的手段。
中共有着“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九大基因,土改是中共邪恶基因的实践和强化。
尽管农民整体上在斯大林对社会的改造中付出了惨重代价,但被划为“社会主义新社会”之“社会外来分子”的其它社会群体,也蒙受侮辱,被剥夺公民权利,失去工作和家园,社会地位进一步降低并遭到流放。“资产阶级专业人员”、“贵族”、神职人员和自由职业者、企业家、店主和手艺人,都是20世纪30年代初发起的反资本主义革命的受害者。其他城里人,根本不符合“无产阶级工人和社会主义...
“面对这些难以置信的残暴,我们面临的不仅是道德和良心的挑战,还有认知和理解的挑战——到底应该如何解释这些难以置信的极恶?人怎么能干出这样的禽兽不如的事情来?”庄生蝶先生在读完《血的神话》后写道。
在道县大屠杀中,15,050人直接参与了杀戮,包括该县一半的干部和党员。但只有54人因为他们的罪行而被判刑,另有948名党员受到纪律处分。此外,每一个被杀的人,家属只收到150元(人民币)。
在受饥荒影响的所有地区,铁路票的销售都被立即暂停,并由格别乌设置特别的路障,来防止农民离开所在地。1933年3月初,秘密警察的一份报告指出,在一个月内,就有21万9,460人被拦截,作为限制饥饿农民大批迁往城市的行动的一部分;18万6,588人被押回原籍;其他人被逮捕并被判刑。对于被逐出城市者的命运,则未提及。
整个一系列压制性法律中,包括1932年8月7日颁布的一项知名法令。它在农民和政权之间的战争达到顶峰时,起著决定性作用。该法令规定,只要犯下“任何盗窃或损坏社会主义财产的行为”,就对其进行处决或判处关集中营10年。它在民众中逐渐被称为“穗法”,因为根据该法被判死刑的人通常不过是从集体农场的田里拿了几穗玉米或黑麦。从1932年8月到1933年12月,超过12万5...
“极端的恶常常是难以置信的,因为它超出了你的想像力、认知力和理解力。”这是专栏作家陶东风在阅读读《血的神话》一书后的评论。
土改不仅使地主富农失去土地,而且从全体中国人手中夺走所有的土地产权,中共成了唯一的大地主。中共的土改让全体中国人都没有田产,都成了为中共打工的农奴、工奴。
一九四二年二月开始,中共在其根据地延安发动了一场持续三年的政治运动--延安整风。
1932年至1933年的大饥荒,一直被公认为是苏联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之一。根据现今可得的无可辩驳的证据,有超过600万人死于这场饥荒。然而,和俄国在沙皇治下不定期遭遇的一系列饥荒不同,这场灾难是新体制直接导致的后果。在此问题上反对斯大林的布尔什维克领导人尼古拉.布哈林,将该体制形容为是对农民的“军事和封建剥削”。饥荒是可怕的社会退步的一个悲剧性例证。这种退步...
中央当局渴望从他们所称的“特殊被流放者”的劳动中,以及1932年以后劳改地(work colonies)囚犯的劳动中,尽可能多地赚取利润。对中央当局来说,遗弃被流放者是不得已而为之。正如监管劳改地囚犯的格别乌官员普兹茨基(N.Puzitsky)所指出的,这可能会被归咎于“地方领导人的过失犯罪和政治短视。他们尚未习惯于将前富农移民的想法”。
1930年和1931年,共有180万3392人被正式流放,作为去富农化计划的一部分。有人或许想知道,有多少人在其“新生活”的头几个月死于寒冷和饥饿。西西伯利亚的档案中包含一份惊人的文件。1933年5月,该文件被西西伯利亚纳瑞姆(Narym)党委一名指导员,以报告形式发送给斯大林,内容涉及从莫斯科和列宁格勒放逐的两个车队6,000多人所遭遇的命运。尽管该文件涉...
放逐行动的特点是,出发地与目的地之间完全缺乏协调。因此,被捕的农民有时被关在临时监狱(营房、行政大楼和火车站)里数个星期。大批人设法从那里逃了出去。格别乌给第一阶段分派了240支车队,每队包括53节车厢。根据格别乌的规定,每支车队包括44辆牲畜运输车,每辆载有40名被放逐者;还包括8节运载工具、食品和被放逐者私人物品(每个家庭限480公斤)的车厢,以及一节运...
农民们只是在整个3月和4月才设法推迟了集体化。他们的行动并未促成一个拥有领导人和地区组织的中央抵抗运动团体建立。因过去10年中不断地被当局缴获,武器也供应不足。尽管如此,反抗仍难以被扑灭。
1989年的调查显示,当地儿童失学率达到88%,10个人共用一床棉被,因贫困接受救济的家庭达到98%,其中文盲为80&……而曾经的学校、医院、游泳池、孤儿院都只剩下残垣断壁。毋庸置疑,残害了无数汉族人的中共,也是残害苗族人的元凶。如果没有中共,朱焕章们的教育兴国梦何至于中断?!
对新近获得的档案的最新研究证实,农村的强制集体化实际上是一场由苏维埃政权向小农群体宣布开打的战争。超过200万农民被放逐(仅1930年至1931年就有180万人),600万人死于饥饿,数十万人直接因放逐而致死。不过,这些数字并不能完全展示这场人类悲剧的规模。这场战争远不限于1929~1930年的冬天。它一直拖延到20世纪30年代中期,并在1932年和1933...
文革初期,湖南道县刮起一股“杀人风”,迅速波及其他10个县,在两个月多的时间造成全区九千多人被杀和自杀,震惊全国。
毛死后,敢公开庆祝的地方是在台湾。据报,当时台湾的街头有人放鞭炮、有人贴标语、挂出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等,用不同的方式表示庆祝。
1926年底捷尔任斯基去世后,格别乌由维亚切斯拉夫‧鲁道福维奇‧缅因斯基(Vyacheslav Rudolfovich Menzhinsky)领导。他此前是格别乌创始人的左右手,也是波兰裔出身。到此时,格别乌被斯大林召唤得更加频繁。他正准备对托洛茨基和布哈林发起政治攻势。1927年1月,格别乌接到命令指示它加速划分农村“反苏维埃和具有社会危害性的分子”。
共有约 241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第二轮美中贸易谈判达成共识,周一上午,总统川普(特朗普)表示,谈判将为美国(农民)带来实际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