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百年真相:杀人历史
2020年美国大选当中被文人捧上神坛的民主制度最终无法阻止社会主义者上位败坏美国,这种情况让人扼腕叹息。这也引发许多人的一个思考,正常人类社会与社会主义的最大区...
这种生物学或动物学的思维,使我们能够更好地理解,为什么那么多的共产主义罪行是反人类罪,以及马列主义意识形态是如何成功地向其追随者合法化这些罪行的。鉴于有关生物学最新发现的法律判决,布鲁诺.格拉维耶(Bruno Gravier)写道:“有关生物伦理学的法律文本……充当了与科学进步有关的一些更隐蔽危险的指示牌。这种科学进步在与恐怖有关的意识形态的产生中所扮演的角...
在亚洲──中国和越南,共产党人的态度有时有点不同。由于儒家传统,人们给再教育的可能性留下了更多的余地。中国劳改的运作,寄望于囚犯(被称为“学员”或“门生”)会在其看守教员的指导下改造自己的思想。但归根结底,这种思维比直截了当的暗杀更加虚伪。强迫敌人改变方式并屈从刽子手的说教,有可能比直接杀死他们更为恶劣。
1月12日,大纪元发表美国国会议员提出的“指定中共为跨国犯罪集团”法案全文内容。 去年10月1日,美国国会资深议员Scott Perry等,联合提出将中共认定为“跨国犯罪集团”的法案,要求对其起诉和制裁。 由这个法案,我想到了中共对法轮功持续22年的迫害。仅此一项,就足以认定中共为“跨国犯罪集团”了。 企图暗杀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 1992...
俄罗斯随后进入了革命的第三阶段。该阶段在1953年以前具体体现在斯大林身上。它以广泛存在的恐怖为特征。这种恐怖在1937年和1938年的“大清洗”中得到了最强烈的表现。其后,斯大林找到了更多要消灭的团体,不仅针对整个社会,而且针对国家机构和党的机构。这种恐怖不需要战争的特殊情况就可以启动;它发生在和平时期。
考茨基与列宁之间的争吵,凸显了布尔什维克革命中究竟什么是利害攸关的。这场争吵发生在马克思主义与行动主义主观主义(activist subjectivism )之间。前者自称是“历史的必然规律”的编纂;后者愿意用任何东西来推动革命行动。马克思著作本身就暗含冲突。一边是1848年《共产党宣言》(The Communist Manifesto)救世主式的论调,另一...
列宁陷入了两难困境:一方面拥有实施其教义的意志,另一方面又有必要保持其对权力的掌控。在这种情况下,他创造了全球布尔什维克革命的神话。1917年11月,他一厢情愿地认为,革命之火将席卷所有参战国,尤其是德国。
这场世界大战和俄罗斯的暴力传统,无疑成为让人得以对布尔什维克夺权的背景有所了解的因素,但它们解释不了布尔什维克对极端暴力的癖好。这种暴力从一开始就显而易见,与大体和平和民主的二月革命相比更是如此。一旦党夺取政权,这种暴力就被列宁本人强加于党。
对马丁.玛利亚来说,知识分子某一派别的这场暴力行动代表“法国革命的幻想再现,是政治恐怖主义(与孤立的暗杀行为相对立)作为现代世界一种系统性策略的开始。因此,除了1789年到1871年西方革命传统所提供的最初合法性之外,始于下层的大规模起义之民粹主义策略,连同始于上层的精英恐怖之策略,在俄国合力给政治暴力增添了进一步的合法性”。
本书试图超越盲点、党派感情和自发性失忆(voluntary amnesia),来描绘共产主义世界所有犯罪方面的真实情况,从暗杀个人到大规模屠杀。它是20世纪共产主义现象反思的较一般过程的一部分,它只是一个阶段,但在一个关键时刻来临,伴随着1991年在莫斯科的体制内部崩溃以及随后可得的信息来源,这些丰富的新信息直到今天才可以访问。
在苏军的支持下,战争不仅针对平民,而且伴随着阿富汗共产党人控制区的政治恐怖。苏军占领的阿富汗实际上转变为一座巨大的集中营。监狱和酷刑被系统性地应用到任何反对该政权的人身上。
难民人数不断增长。1980年底,估计有超过100万的难民逃离了阿富汗。到1982年年中,80%的知识分子已经离开。1983年初,战前总人口1550万人中,有超过300万难民。1984年,该数字超过了400万,20世纪90年代初达到了500万。除了那些已离开该国的人以外,还有200万国内难民被迫离开自己的村庄以逃避战争和镇压。据大赦国际说,离开阿富汗的难民是“...
到1979年秋,阿富汗已深陷内战。尽管进行了镇压,但共产党人仍无法在该国强化其权威,因此被迫再次寻求苏联的援助。这项援助之大超出了阿明政府的预期。阿明已开始回避莫斯科,加强与不直接受苏联影响的国家甚至是与美国人(他年轻时曾在美国学习过)的联系。苏联领导人决定介入以重获控制权。该决定于1979年12月12日获得苏联政治局的批准。
引发这次共产党政变的事件是,在至今仍然神秘的情况下,1978年4月17日DPPA创始人之一米尔.阿克巴尔.开伯尔(Mir-Akbar Khaybar)被暗杀。旗帜派夺取政权后提出的一种看法是,他是被哈菲佐拉.阿明领导的人民派的特工所杀。另一种看法认为,是阿富汗特务机关的未来领导人穆罕默德.纳吉布拉(Mohammed Najibullah)在苏联情报机构的帮助...
查希尔沙的民主化使长期以来一直是地下组织的阿富汗共产党最终得以公开露面。20世纪60年代,共产党人用阿富汗人民民主党(DPPA)这个名字参加了选举。DPPA于1965年初举行了一次代表大会。会上,苏联支持的候选人努尔.穆罕默德.塔拉基(Nur-Mohammed Taraki)当选为总书记。但在党内团结的假象背后,严重的部落分歧和个人争斗甚嚣尘上。DPPA的一...
1974年12月25日,葡萄牙军官在里斯本建立多党制民主政体时,将莫桑比克的命运托付给一个政党──莫桑比克解放阵线(Frente de Libertação do Moçambique),即Frelimo。该阵线在人类学博士爱德华多.孟德兰(Eduardo Chivambo Mondlane)的领导下于1962年6月成立。它设法赢得了国际社会的支持,并得到了...
葡萄牙自15世纪以来就在非洲海岸保持存在,但在把一个庞大帝国(其自身大小的25倍)变为殖民地方面却成为新来者。1884至1985年欧洲大国在柏林会议上瓜分非洲时,葡萄牙才被授予殖民权。这种迟来而肤浅的殖民化阻止了殖民地各民族间产生一种整体感。结果,在20世纪60年代早期发起武装斗争的团体被迫依靠反殖民情绪。这种情绪比任何假定的民族主义抱负都强大得多。
1982年至1985年饥荒期间人口大规模背井离乡的主要原因,是想切断游击队与其平民基地的联系,这样说也许太过分了,但的确存在大幅度的地方人口流动。尽管厄立特里亚几乎没有改变,但沃洛却受到了严重影响。1984年11月至1985年8月被迁移的525,000人中,有31万人(占全省人口的8.5%)来自沃洛。戈达尔(Godar)等一些边境地区有很大一部分人口(30%...
目前,无法确切地知道,有多少人沦为恐怖的受害者。1995年5月在亚的斯亚贝巴的审判中,就引用了1977年2月至1978年6月这段时期仅首都就发生了一万起政治暗杀这一数字。试图将受害者分为几类,也许是非常不合适的(1979年被屠杀的亲华的法拉沙犹太人等等)。
1974年9月12日,当时年82岁的海尔.塞拉西一世(Haile Selassie I)统治的帝国突然间崩溃时,其原因似乎显而易见。围绕其继任者的不确定性、前一年全球性的石油危机、边境战争、食品短缺以及中产阶级因社会现代化而迅速增长的不满,都令该政权变得脆弱,所以该政权未进行多少抵抗就消失了。军队决定接管。这支军队成立于1936至1941年意大利对该国殖民期...
甚至在冷战尚未全面进行之前,法国就试图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与反殖民斗争之间建立关联。在被美国要求放弃海外殖民地的压力下,法兰西第四共和国试图使华盛顿相信,向殖民地民族主义运动的任何屈服都等于自动邀请莫斯科接管。列宁的老话一次又一次地被搬出来以支持这种观点:他曾说过,从东方通往巴黎的道路穿过阿尔及利亚。直到美国在越南战败后出现真空,非洲与共产主义这两种怪异和熟悉...
1980年5月17日,即总统选举日,秘鲁目睹了一个毛派游击队的第一次武装行动,该行动被称为Sendero Luminoso(光辉道路,即秘鲁共产党)。为了宣布“人民战争”的开始,年轻的武装分子找到并放火烧掉了丘斯奇的投票站。没有人注意到。几个星期后,首都利马的居民发现狗从灯柱上垂下来,脖子上贴着邓小平的名字。“修正主义”的中国领导人被指责背叛了文化大革命。是...
1984年,农村地区开始发生逮捕浪潮。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代表卡洛斯.努埃维斯.泰尔斯为长期的预防性拘留辩护,认为他们“必须在农村地区进行数百次审讯”。反对党成员──自由派、社会民主党人和基督教民主党人──以及工会成员因“有利于敌人的活动”而被捕。没有可能的上诉方式。以极端暴力闻名的秘密警察部队可以在不提出指控的情况下无限期拘留任何嫌犯。警察还可以使用他们认为...
各位看官好,欢迎光临【欺世大观】。最近大陆流出一段录音,号称是中共国大人物今年北戴河会议上讲的8条最新精神。“精神”这个党文化大词,大陆以外的华人听不大懂,就是中心思想的意思。只有当官的才发“精神”,下面韭菜只能贯彻精神,俯首聆听,不得质疑。这8条中2、6、7挺唬人,您听啊:2. 大力发展核武器,震慑美国;6. 打破美国的战略围堵,以强大的意志力解放台湾;7...
大约有15万印第安人居住在尼加拉瓜的大西洋沿岸:米斯基托、素莫和拉玛部落群体以及克里奥尔人和拉丁人(混合西班牙语和玛雅族的背景)。在以前的政权下,这些团体享有一定程度的自治权,并免于纳税和服兵役。上台后不久,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开始攻击印第安人社区,而印第安人社区决心维护自己的土地和语言。
尼加拉瓜是中美洲的一个小国,夹在洪都拉斯和哥斯达黎加之间,有着血腥的动荡传统。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它由索摩查家族主导,其最近的负责人安纳斯塔西奥‧索摩查‧德瓦伊莱将军于1967年2月被“当选”为总统。由于拥有强大的国民警卫队,索摩查家族一点一点地控制了25%的所有可耕地和大部分烟草、糖、大米和咖啡种植园以及该国的大量工厂。
被判刑相对较轻(三至七年)的人被送往格拉哈斯(granjas)。这是卡斯特罗时代的一项发明,非常类似于苏联劳改营。这些“农场”包括营房,营房的周围是成排的铁丝网围栏和几个观察塔,由内政部的守卫负责。他们获准向他们认为试图逃跑的任何人开火。每个营地一般包含500至700名囚犯,每天要求工作12至15个小时。允许警卫使用任何策略,包括使用枪支殴打囚犯,以使他们更...
在20世纪60年代的镇压期间,由于政治原因,有7,000至10,000人被杀、30,000人被监禁。因此,卡斯特罗政府很快就面临着如何处理大量囚犯的问题,尤其是那些来自埃斯坎布雷叛乱和失败的猪湾入侵的囚犯。
卡斯特罗甚至整肃了他的反对派。1959年7月,卡斯特罗最亲密的顾问之一──空军司令迪亚兹兰兹辞职并逃往美国。接下来的一个月,卡斯特罗以有人正在计划发动政变为借口组织了一波逮捕行动。
像其他共产党领导人一样,菲德尔‧卡斯特罗喜欢与法国大革命进行比较;正如巴黎雅各宾派拥有路易斯.安东尼.德.圣茹斯特一样,革命的哈瓦那拥有切.格瓦拉(西班牙语:Che Guevara,本名埃内斯托.格瓦拉),一个拉丁美洲版本的涅恰耶夫、19世纪的虚无主义恐怖分子,他激发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魔鬼。
共有约 518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