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百年真相:杀人历史
是鬼不是人、罪孽深重的康生就这样死前不得安宁,死后则是滚滚骂名和不为人所知的更深重的惩罚。还有多少中共高官也是如此呢?!
肃反AB团是中共内部杀戮的开端,直接为各根据地肃反运动的乱打乱杀开了先例。中央苏区累计有10万红军在肃反中被自己人屠杀。
绝大多数的广西大屠杀的案例都是由军人领导、指挥、纵容甚至直接动手的。
肃反AB团是中共内部杀戮的开端,直接为各根据地肃反运动的乱打乱杀开了先例。中央苏区累计有10万红军在肃反中被自己人屠杀。
延安整风审干的甄别阶段,一个特务都未发现。
朱自清父子被中共利用后的痛苦和结局,其实就在昭告世人:远离中共,才能远离灾祸。
延安整风运动最恐怖的一幕,莫过于扩大到全党的整肃——“抢救运动”,它最后演变成一场群体灭绝的杀戮。
延安整风从1942年春开始,历时三年之久(1942~1945)。包括高层整风和普遍整风两大层面;经历了整风、审干肃反、抢救运动、甄别几个阶段。
掀起这场暴风骤雨的中共,至今的罪责仍未被清算。但纪录片《暴风骤雨》已掀开了中共党史又一页虚假的历史。
“我的家庭医生曾认为我有忧郁症,给我开药。家里人知道我需要的不是药,叫我找大纪元去讲出我的故事。他们说只有大纪元才会、才敢报导这样的故事。” 为了让悲剧不再重演,为了让邪恶不再有机会横行,为了子孙后代不再遭受你所遭受过的苦难,请把你的那一页证词说出来,让我们为历史作证! 谨以此文献给数千万遭中共迫害致死的中国人及其家庭,以及亿万被中共谎言掩盖历史、蒙...
1958年年底,中国农村建立起人民公社公共食堂340多万个,结果没过几个月,家里的粮食被食堂收走了,食堂的粮食吃光了,只有挨饿一条路。
大饥荒时期人民捞著啥吃啥,树叶、树枝、草根、野菜、地菌、蚯蚓、地蚕,后来连整张草皮也争着铲回家,挖观音土用来充饥。
教训最为惨痛的红卫兵历史,是共产党百年历史真相的一部分,不容遗忘,值得反思。了解共产党百年历史真相,能使人清醒起来,不再受共产党的愚弄欺骗,继续做它的牺牲品,甚至最后为其陪葬。
十年文革中的广西,竟有人以杀人为快感。研究文革近二十年的、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教授宋永毅,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从四个角度介绍了广西文革的血腥与残暴,即军队武装“剿匪”、大屠杀、人吃人与对女性的性暴力。本篇着力于后两个角度。
十年文革中的广西,竟有人以杀人为快感。研究文革近二十年的、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教授宋永毅,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从四个角度介绍了广西文革的血腥与残暴,即军队武装“剿匪”、大屠杀、人吃人与对女性的性暴力。
被中共奉为文坛巨匠的鲁迅曾用文字全盘否定中华文化,并称过去是吃人的时代,然而十年文革中的广西才是真正的吃人社会,不过那是中共在统治,不是所谓的“封建”时代。如果鲁迅活到文革时期,真不知他会闭口不言,还是……只是在1949年后,毛泽东回答他人提问时道:“他(鲁迅)要么自己乖乖闭嘴,要么会蹲在监狱里面把嘴闭上。”
河南并不是饿死人最多的,整个大跃进时期,饿死人最多的是四川。据四川省原政协主席廖伯康说:四川饿死人超过1000 万。
以后的四年里,发生了饿死3755 万人的人间悲剧,这是人类历史上时间最长、规模最大、为害最烈的一次空想社会主义实验。
文革后三十多年走过,现实证明,改良之路早已破灭,中共并无丝毫的改变,反而变本加厉,犯下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滔天罪恶。
十年文革中的“红卫兵”发源地在清华附中,而北京中高校都发生过文革里的典型暴力迫害,此迫害模式还被推广至全国。这一切的记忆没有那么轻松地让经历著忘记。
十年文革中的“红卫兵”发源地在清华附中,而北京中高校都发生过文革里的典型暴力迫害,此迫害模式还被推广至全国。这一切的记忆没有那么轻松地让经历著忘记。
武训身为乞丐,一生居无定所,食不果腹,当他忍苦兴办义学的事迹声名远扬后,引起海内外名家名流的震撼,在世人眼中“懿行千古、,“义闻千秋”、苦节宏愿”的武训,以一个人的屈辱下跪,帮助更多人挺起做人的尊严;以一个人的隐忍卑贱,托起一方贫苦,乃至社会崇学的风尚。
“我太苦了,太苦了!” 姜明(化名,男,64岁)哽咽著,双目噙著泪花。时光仿佛又把他带回到了那个硝烟四起、刻骨铭心的少年时代。当时正值文革初期。
从用饥饿猎犬吃掉自己的姑父到用高射炮将不听话者击烂,金正恩当着众人的面,就是用这些残忍至极的手段来制造恐惧,让周围的人顺从,让异己者失声。一名脱北高官称,金正恩的行事之残酷更甚父祖,将恐怖统治带到全新层级。
虽然文革过去四十多年了,但张志新被割破喉管的惨剧却依旧让包括我在内的许多国人无法忘怀。 不过多年以来,我一直以为这只是一起孤例,直到昨天看了一篇文章,才知道原来文革时行刑前被割喉管的“罪犯”在辽宁省远不止张志新一人,而是有第三十多例。 文章说,当时有许多犯人行刑前不是大声喊冤,就是要高呼口号,有的“反革命犯”还高呼“毛主席万岁”,这被认为影响极坏...
中共使用死刑犯器官的罪恶却是不争的事实,而这一点中共官方已经公开承认了,这样的罪恶显然非人类所能做出。
“古拉格”,一个恐怖的符号。上世纪70年代,巨著《古拉格群岛》(The Gulag Archipelago: 1918-1956)揭开了苏共集中营的黑幕;2010年,《古拉格绘本》(Drawings from the Gulag)问世,其生动的图画和文字震惊世人,有力地揭露了斯大林时期共产暴政的罪恶。
《古拉格绘本》,2010年由英国Fuel出版社出版,收录了丹齐格·巴尔代夫(Danzig Baldaev)创作的130幅铅笔画,并配有文字说明。这些图文揭露了苏共自1918年建立的“古拉格”劳改营系统的黑暗历史和苏共镇压人民的恐怖手段。
法国大革命中的“恐怖统治”(Reign of Terror)奠定了共产主义发展的基础。其所推动的“自由”思想是建立在一种自上而下的制度基础上,这种制度企图通过规范个人的信仰与观念来实现“社会公益”,反而逐渐摧毁了自由意志。
如果你要问共产主义的源头,大多数人会说是《共产党宣言》的作者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不过,如果你去问马克思主义者,他们可能会回答,第一个共产党革命者是巴贝夫。而假使巴贝夫今天仍然在世,问他信仰的根源,他大概会这样回答:“嗯,这说起来有点复杂。”
共有约 110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中共政权在摇摇欲坠下即将迎来十九大,由于习近平上台以来“反贪打虎”拿下众多江派大员,双方的宫廷之争日趋白日化。今年北戴河会议被外界视为江曾最后发难的机会,因此说法颇多。北京体制内专家辛子陵接受大纪元专访,揭开今年北戴河会议的迷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