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百年真相:杀人历史
美东时间周五(18日)晚9:30,新唐人《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方菲女士专访一位六四亲历者,前《解放军报》记者江林。新唐人《热点互动》频道进行首播。
近日上海市长宁区政府官网一则报导称,一名患上认知障碍症16年、坐轮椅3年的91岁婆婆,在养老院听红歌时,竟然慢慢站起来跳起舞来。这则新闻为突显表忠的主题,手法和大跃进时亩产万斤的报道同等荒诞。今天的人们已不再相信中共这套东西。但在历次政治风暴漩涡中,荒谬和虚假是政治正确的基本要素,越荒谬、越疯狂、越反人性才越革命、越党性,才越忠诚于党。
哈里森-索尔兹伯里写的《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中曾提到有一位外国传教士,在被红军绑架,经历了18个月后才得到自由,他后来发表了被俘其间的印象记,成为最早介绍中共“长征”的人。 他叫勃沙特,中文名薄复礼,他写的书名是《主刻制之手-在中国被俘的日子里》。当时勃沙特在贵州镇远基督教堂当牧师。勃沙特在书中记述,“1934年10月1日,是我来贵州12周年纪念日...
无疑,“六四”屠杀是中共欠下中国人的又一笔血债。在又一个“六四”纪念日来临之际,让我们期待着正义来临的那一天。
近些年,关于中国农村乱象的文章时不时能在网上看到。如2015年《调查:千疮百孔的中国农村》一文中描述了农村八大乱象:臭味令人窒息,地下水、河流污染严重,害虫越杀越多,到处是垃圾,得癌症人多,坟头遍布农田,勤劳未必能致富。 如2016年《农村从来就没有过诗情画意 只有干不完的农活》一文透露,农村利益至上氛围非常浓厚。以前农村很贫苦,人情味很浓,精神世界匮...
中共发动的南昌和秋收暴动失败后,逃往井冈山的毛泽东等人,继续积蓄力量。在1931年日本侵占中国东三省后,中共更是趁乱建立了以苏联为主子的“国中之国”:中华苏维埃政权,同时继续为为颠覆中华民国而发动武装暴动、土地革命。对于中共一直以来的作乱,中华民国政府制定了“攘外必先安内”的国策,从1930年开始了对中共武装叛乱,特别是对中共江西苏区和鄂豫皖苏区的围剿。这一...
在中共新近推出的百集洗脑微纪录片《百炼成钢:中国共产党的100年》的第十一集中,说到1927年10月,毛泽东在国民党的打压下,逃到了井冈山,开始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1928年4月下旬,朱德、陈毅率南昌暴动的剩余人马和湘南农军1万余人,与毛会师,成立了红四军,朱德任军长,毛任党代表。之后,毛、朱率领红四军主力转战赣南、闽西,创建了赣南和闽西根据地,等等。 ...
最近一段时间,美国弗吉尼亚州接连9个县通过决议案,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 这9个县分别是:费尔法克斯(Fairfax)、仙纳度县(Shenandoah)、弗雷德里克县(Frederick)、威廉王子县(Prince William)、劳登县(Loudoun)、福基尔县(Fauquier)、沃伦县(Warren)、斯波特夕法尼亚县(Spot...
今年是中共成立100周年。习近平要求全党加强党史教育,目的是通过学党史保党、保权、保命。 然而,百年中共历史却是一部血腥残暴的杀人史。中共一路杀、杀、杀,到如今,已成为全世界杀人最多的党。 中共党内的杀人 1931年11月7日,中共在中华民国境内的江西瑞金,成立了一个“国中之国”——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亦称中央苏区。在此前后,作为中共创始人之一的毛泽...
缅甸军事政变,虽然有中共的影子在背后,但缅甸军政府并不信任中共。东南亚过去几十年的暴力和死亡,和中共有很大关系,各国对中共维持高度戒备。这也是美国印太战略的基础。
华春莹理直气壮的几句话浓缩了中共的百年史:谎言和压迫。
美国公民考试曾经有一道考试题,问美国是民主制度还是共和制度?正确答案是共和制。比如我们所熟知的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等国家制度都属于共和制度,你可以说总统、议员是民主选举出来的,美国是民主的、带有民主属性,这是对的,但是美国的国家制度是共和制。美国总统是有独裁的权力的,比如总统签署的那些行政令都是不经过议会同意的。
2月2日,自供是“聂树斌奸杀案”真凶的王书金,被执行死刑。但是,法庭未认定王书金是聂树斌案的真凶,只是指控王书金强奸、杀害3人,另强奸1人,杀人未遂。
共产主义恐怖常常被比作权倾一时的天主教宗教裁判所。在这里,小说家可能比历史学家更管用。米歇尔.德尔卡斯蒂略(Michel del Castillo)在其气势恢弘的小说《La tunique d'infamie》中说:“目的不是折磨或灼烧受害者:目的是提出正确的问题。没有无真理的恐怖,那是它的基础。没有真理,如何识别谬误?……如果一个人确信自己拥有了真理,那么...
2020年美国大选当中被文人捧上神坛的民主制度最终无法阻止社会主义者上位败坏美国,这种情况让人扼腕叹息。这也引发许多人的一个思考,正常人类社会与社会主义的最大区别到底是什么呢?美国大选之前,民主人士说是民主与独裁的不同,但是是这样吗?首先我们来讨论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共搞得是民主还是独裁?
这种生物学或动物学的思维,使我们能够更好地理解,为什么那么多的共产主义罪行是反人类罪,以及马列主义意识形态是如何成功地向其追随者合法化这些罪行的。鉴于有关生物学最新发现的法律判决,布鲁诺.格拉维耶(Bruno Gravier)写道:“有关生物伦理学的法律文本……充当了与科学进步有关的一些更隐蔽危险的指示牌。这种科学进步在与恐怖有关的意识形态的产生中所扮演的角...
在亚洲──中国和越南,共产党人的态度有时有点不同。由于儒家传统,人们给再教育的可能性留下了更多的余地。中国劳改的运作,寄望于囚犯(被称为“学员”或“门生”)会在其看守教员的指导下改造自己的思想。但归根结底,这种思维比直截了当的暗杀更加虚伪。强迫敌人改变方式并屈从刽子手的说教,有可能比直接杀死他们更为恶劣。
1月12日,大纪元发表美国国会议员提出的“指定中共为跨国犯罪集团”法案全文内容。 去年10月1日,美国国会资深议员Scott Perry等,联合提出将中共认定为“跨国犯罪集团”的法案,要求对其起诉和制裁。 由这个法案,我想到了中共对法轮功持续22年的迫害。仅此一项,就足以认定中共为“跨国犯罪集团”了。 企图暗杀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 1992...
俄罗斯随后进入了革命的第三阶段。该阶段在1953年以前具体体现在斯大林身上。它以广泛存在的恐怖为特征。这种恐怖在1937年和1938年的“大清洗”中得到了最强烈的表现。其后,斯大林找到了更多要消灭的团体,不仅针对整个社会,而且针对国家机构和党的机构。这种恐怖不需要战争的特殊情况就可以启动;它发生在和平时期。
考茨基与列宁之间的争吵,凸显了布尔什维克革命中究竟什么是利害攸关的。这场争吵发生在马克思主义与行动主义主观主义(activist subjectivism )之间。前者自称是“历史的必然规律”的编纂;后者愿意用任何东西来推动革命行动。马克思著作本身就暗含冲突。一边是1848年《共产党宣言》(The Communist Manifesto)救世主式的论调,另一...
列宁陷入了两难困境:一方面拥有实施其教义的意志,另一方面又有必要保持其对权力的掌控。在这种情况下,他创造了全球布尔什维克革命的神话。1917年11月,他一厢情愿地认为,革命之火将席卷所有参战国,尤其是德国。
这场世界大战和俄罗斯的暴力传统,无疑成为让人得以对布尔什维克夺权的背景有所了解的因素,但它们解释不了布尔什维克对极端暴力的癖好。这种暴力从一开始就显而易见,与大体和平和民主的二月革命相比更是如此。一旦党夺取政权,这种暴力就被列宁本人强加于党。
对马丁.玛利亚来说,知识分子某一派别的这场暴力行动代表“法国革命的幻想再现,是政治恐怖主义(与孤立的暗杀行为相对立)作为现代世界一种系统性策略的开始。因此,除了1789年到1871年西方革命传统所提供的最初合法性之外,始于下层的大规模起义之民粹主义策略,连同始于上层的精英恐怖之策略,在俄国合力给政治暴力增添了进一步的合法性”。
本书试图超越盲点、党派感情和自发性失忆(voluntary amnesia),来描绘共产主义世界所有犯罪方面的真实情况,从暗杀个人到大规模屠杀。它是20世纪共产主义现象反思的较一般过程的一部分,它只是一个阶段,但在一个关键时刻来临,伴随着1991年在莫斯科的体制内部崩溃以及随后可得的信息来源,这些丰富的新信息直到今天才可以访问。
在苏军的支持下,战争不仅针对平民,而且伴随着阿富汗共产党人控制区的政治恐怖。苏军占领的阿富汗实际上转变为一座巨大的集中营。监狱和酷刑被系统性地应用到任何反对该政权的人身上。
难民人数不断增长。1980年底,估计有超过100万的难民逃离了阿富汗。到1982年年中,80%的知识分子已经离开。1983年初,战前总人口1550万人中,有超过300万难民。1984年,该数字超过了400万,20世纪90年代初达到了500万。除了那些已离开该国的人以外,还有200万国内难民被迫离开自己的村庄以逃避战争和镇压。据大赦国际说,离开阿富汗的难民是“...
到1979年秋,阿富汗已深陷内战。尽管进行了镇压,但共产党人仍无法在该国强化其权威,因此被迫再次寻求苏联的援助。这项援助之大超出了阿明政府的预期。阿明已开始回避莫斯科,加强与不直接受苏联影响的国家甚至是与美国人(他年轻时曾在美国学习过)的联系。苏联领导人决定介入以重获控制权。该决定于1979年12月12日获得苏联政治局的批准。
引发这次共产党政变的事件是,在至今仍然神秘的情况下,1978年4月17日DPPA创始人之一米尔.阿克巴尔.开伯尔(Mir-Akbar Khaybar)被暗杀。旗帜派夺取政权后提出的一种看法是,他是被哈菲佐拉.阿明领导的人民派的特工所杀。另一种看法认为,是阿富汗特务机关的未来领导人穆罕默德.纳吉布拉(Mohammed Najibullah)在苏联情报机构的帮助...
查希尔沙的民主化使长期以来一直是地下组织的阿富汗共产党最终得以公开露面。20世纪60年代,共产党人用阿富汗人民民主党(DPPA)这个名字参加了选举。DPPA于1965年初举行了一次代表大会。会上,苏联支持的候选人努尔.穆罕默德.塔拉基(Nur-Mohammed Taraki)当选为总书记。但在党内团结的假象背后,严重的部落分歧和个人争斗甚嚣尘上。DPPA的一...
1974年12月25日,葡萄牙军官在里斯本建立多党制民主政体时,将莫桑比克的命运托付给一个政党──莫桑比克解放阵线(Frente de Libertação do Moçambique),即Frelimo。该阵线在人类学博士爱德华多.孟德兰(Eduardo Chivambo Mondlane)的领导下于1962年6月成立。它设法赢得了国际社会的支持,并得到了...
共有约 532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