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百年真相:迫害文化精英
谢家荣,中国第一代地质学家,也是第一届中央研究院院士。他一生与矿业打交道,大部分时间在野外度过,为中国地质科学的发展做出杰出贡献。更欣慰的是,其长子谢学锦继承父...
在京剧界,“须生”通常指表演老生的演员。上个世纪30年代,著名须生余叔岩、高庆奎、马连良、言菊朋各自创立了独具风格的艺术流派,被称为“四大须生”。
他是一代报业人,也是至今“维持原案,不予改正”的“大右派”。 士大夫评议时政的传统,与西方自由民主的理想,在储安平身上融为一体,铸成一代媒体人的立身之本与人生理想。在20世纪中叶,动荡而充满变数的中国,储安平以“民主、进步、自由、独立”为宗旨,创办或执掌中国著名报刊,为大陆新闻业带来短期的鲜活气象。 其实,他不过是一个书生,一个忧国忧民、希冀以言...
本来是好意照顾,结果却成了企业家剥削的罪证,内心的苦闷可想而知。1952年4月21日,在被工人围困在办公室里两天后,冼冠生就从冠生园的楼上跳下,毙命在南京路上。不甘受辱的他的纵身一跃,使其成为上海众多“空降兵”中的一员,终年64岁。
从北大的六十三名受难者可以清楚看到,他们之被害,是因为他们属于文革领导人规定要打击的某个群体。没有文革,六十三人都是社会中的守法公民;有了文革,就变成了“敌人”。
文革爆发前夕,邓蜀平被调往贵阳市南明区当副区长。然而,他还没有到新的岗位上任,邓小平已当作党内第二大走资派揪了出来。得知这一消息,邓蜀平长叹一声,“完了”。接着他被革了职,天天被揪到大庭广众之中交代问题。死去活来的折磨使他身心憔悴。躲过了肃反、反右、四清运动的邓蜀平,在1971年3月15日这一天自杀,时年58岁。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愁堆解笑眉,泪洒相思带……”古诗词的意境配以浓郁的探戈曲风,一首诞生于上世纪30年代的《何日君再来》唱红了周璇、邓丽君等明星,更红遍海内外,成为今天的经典歌曲。
在中共的语境下,“民主党派”指的是除中共以外八个参政的政党的统称,即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民革)、中国民主同盟(民盟)、中国民主建国会(民建)、中国民主促进会(民进)、中国农工民主党(农工党)、中国致公党、九三学社和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台盟)。说好听点的这八个参政党,在中共一党专制下,无疑只是花瓶而已,因此它们又被称为“卫星党”。 这些“卫星党”在中共建...
在文革中,包括大批民主党派高官、工商业者上层代表人物以及少数民族、宗教、华侨的头面人物,非党高级知识份子等都被抄家、被揪斗。
在中共党史上,尤其在中共夺取政权前的历史上,一定不能缺了被毛称为中共首位“红色医生”的傅连暲的位置,否则,中共党史很可能被修改。
在毛发动的文革期间,不少高官都被指控有“投敌自首”的“历史问题”,比如刘少奇、周恩来、薄一波等,不过,对于中共最高党魁毛泽东的类似问题,中共党史却讳莫如深,即便涉及,也完全是从正面颂扬。但拨开历史的云雾,真相浮现在我们眼前。
饶毓泰,叶企孙,王均,萧光琰四位都在芝加哥大学毕业得到学士或者博士学位。陈梦家曾在这里作研究并取得相当多的成果,同时他的妻子赵萝蕤在这里学习并取得博士学位。五人中三人学习自然科学,两人研习人文学科。其中三人是教师,二人是研究人员。他们在1966年开始的文革中受到深重迫害。二人被打死,二人在遭到殴打和折磨后“自杀”(这根本不是通常意义上所说的“自杀”,所以必须...
文革中,上万中国知青越境去参加缅甸共产党人民军,在丛林山地中和缅甸政府军打游击战。赤旗已易,战火平息,烟云消散。当年,为“解放全人类,支援世界革命”投身缅共打仗的知青,曾用鲜血和生命书写了无数刻骨铭心的故事。如今,白发苍苍的幸存者嘲讽自己是“红飞蛾”,意思是:他们像飞蛾扑火,扑向红色战火,自取灭亡。 这是一段不入正史的知青历史,很少有人知道。 中共为...
据保守估计,中共的土改杀死了200多万“地主”,而其子孙后代也连遭打压迫害。《白毛女》成为中共利用文艺宣传巩固暴力统治的典型。近日,一位唱了一辈子《白毛女》的女演员,一位为《白毛女》伴奏一辈子的演奏家,分别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六十年来的亲身经历和感受。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旧上海,十里洋场,歌舞升平,涌现出众多明星,在中国历史上留下光彩夺目的一页。而当中共占领大陆,这种文化盛况一去不返,那些曾经风光无限的明星也成为专制统治下的受害者。 以流行音乐为例,上海滩出了一位享誉海内外的歌仙,是40年代备受瞩目的作曲家,也是50年代中共冤判的55万“右派分子”中的一位受难者。他曾立志为辛劳民众写歌而改名“陈歌辛...
这是一位与汉字有着不解之缘的乱世才子。曾经的他浪漫潇洒,以笔墨作针线、汉字作珠玉,串连成含蓄优美的“新月派”诗歌;后来的他严谨治学,钻进浩如烟海的古籍世界,探寻枯涩艰深的古文字之谜。
据保守估计,中共的土改杀死了200多万“地主”,而其子孙后代也连遭打压迫害。《白毛女》成为中共利用文艺宣传巩固暴力统治的典型。近日,一位唱了一辈子《白毛女》的女演员,一位为《白毛女》伴奏一辈子的演奏家,分别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六十年来的亲身经历和感受。
与中共统治下鲜有大师不同,民国时期涌现了一批学贯中西的大师,按照一些描述民国时期的书籍所言,他们是一批有“骨气”而又“好玩”、“有趣”且学问深厚之人。他们有时如孩童般天真,而且对于世事,亦常有惊世骇俗的作为。而他们可以如此率性而行正是得益于民国政府的宽容。 彼时,无论是北洋军阀政府,还是蒋介石治下的南京、重庆国民政府,对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人格、知识和信...
提到林徽因,人们最先想到的,或许是才貌双全的民国奇女子,荡气回肠的情感经历,“人间四月天”般的清新诗文。而说起梁思成,人们或许会说,他是晚清名士梁启超的儿子,才女林徽因的丈夫,学贯中西的建筑学家。 或许是他们的“罗曼史”过于传奇动人,也或许是他们在生命的晚年频频与掌权的中共政府“为敌”,至今围绕梁思成、林徽因之间的,总不离爱恨纠葛、文艺创作等风花雪月的...
1966年由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其实是一场中共内部权力斗争的丑恶闹剧。
上个世纪50年代,留洋的中国学生刮起一股归国潮,一千多名理工科高材生纷纷返回大陆故土。他们为中国科技做出贡献,本应受到尊重,却在中共接二连三的政治运动中屡次被打倒在地,丧失了尊严、自由甚至生命。 他们有的怀着学成归来、衣锦还乡的憧憬,有的怀着落叶归根、思乡情切的眷恋,但更多人怀着振兴中华民族的理想,毅然放弃海外优渥稳定的环境,欲将一身所学报效国家。只是...
而《阿诗玛》主创人员的悲惨命运,更让人不胜唏嘘,悲痛不已。参与整理长诗《阿诗玛》的黄铁、杨智勇、刘绮、公刘等被打成右派,作曲之一、45岁的罗宗贤在文革的批判声中去世,葛炎积累的少数民族音乐素材尽数被毁,导演刘琼、演阿黑哥的包斯尔、配唱的杜丽华等人,均被下放劳动改造。文学顾问李广田1968年11月惨死在云南大学的莲花池里,死时直立水中,头部被击伤,满脸是血,脖...
本系列盘点一心追随中共但被中共迫害的民主党派高官和知名人士。本篇说的是农工党中央的高官和知名人士。
文革期间的上山下乡运动,是文革历史的一部分。从1968—1978年十年间,知青历史同样充满了血和泪。几乎一代人的青春被葬送,难以计数的女知青因遭性迫害而失去了贞操。性侵的泛滥令人发指。 下面是来自官方文书档案的内容: 1968—1973年,辽宁省共发生摧残知青和奸污女知青案件3400多起;四川省3296起;河北…… (云南)第十六团五营三连...
中共这些“两弹一星”的功臣,在客观上起了某种程度的助纣为虐的作用。他们很多人遭受迫害的经历,可以让人看清与中共共舞的危险,让人反思。
曹禺1933年23岁时就创作出迄今都被称为“百年一戏”的《雷雨》,然而,在中共治下,这位“戏剧天才”在39岁之后到1996年他去世的47年间,就再没能写出一部令他自己和观众满意的作品。可谓:一朝心灵蒙难,一生难以治愈。
与中共统治下鲜有大师不同,民国时期涌现了一批学贯中西的大师,按照一些描述民国时期的书籍所言,他们是一批有“骨气”而又“好玩”、“有趣”且学问深厚之人。他们有时如孩童般天真,而且对于世事,亦常有惊世骇俗的作为。而他们可以如此随性而为,正是得益于民国政府的宽容。 彼时,无论是北洋军阀政府,还是蒋介石治下的南京、重庆国民政府,对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人格、知识和...
郭沫若的此等作风却非常合中共的口味,中共除了在学术上吹捧其外,还对其加以利用。1949年后,郭沫若官拜政务院副总理、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学术职务为中国科学院院长、 中国文联主席,其触手涉及科学、文艺、政治等多个领域,郭成为中共在这些领域的代言人。在中共发起的一个个运动中,郭沫若步步紧跟中共,积极参与迫害。文革期间,他更是只要有利于自己向上爬的,就大加谄媚...
叶企孙,可是位不简单的人物,曾荣获美国哈佛大学博士学位,是中国近代物理学的奠基人之一,是李政道、杨振宁、王淦昌、钱伟长、钱三强、王大珩、朱光亚、周光召、邓稼先、陈省身等著名科学家的老师,被称为“大师的大师”。
不止雷洋,在过去的那些人大校友中,出现过多名被中共暴力屠杀的人物,如林昭、张志新等。
共有约 95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美国海军10艘尼米兹级航母(Nimitz Class Aircraft Carrier)具有向全球任何海岸投射力量的无与伦比的能力,因而成为世界艳羡的目标。但美国的对手也特意研发了名为“航母杀手”的超远程导弹,这种导弹航程超过尼米兹级航母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