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其正文集
种一棵果树 适时予以浇水、施肥…… ——细心照顾
有一个梦,在海上。当海波荡漾,它便随着海波飘荡而去,去向远方…
我来了。我到海边看海浪来了。 海浪正汹涌着。 是的。海上常常有海浪汹涌。
海鸥,飞翔,在穹苍,在海的上方。 看!它和群鸥一样,平举着双翅,以一个极优美的姿势,在滑翔。
船航行着,在海上。 是船就必须在海上航行。 它从此岸航行到彼岸,从一个港口航行到另一个港口
百炼成钢。要造就一块好的钢,必须经过许多锤打和凝炼。 成功不能幸致。做一个好渔夫,不是容易的。风雨、烈阳、惊涛骇浪和终年枯寂的海上生活
“开航!” 当一切航海的准备就绪,船长便下令开航了。 开航的命令,是专属于船长的。
像终日奔波疲惫不堪的工作者回到了家,船回到了海港。 像浪迹天涯饱受风霜的游子投向慈母的怀抱,船投向了海港。
拾拣贝壳,不等如拾黄金,拣珍珠宝贝? 在海滩上,走过来又走过去,逡巡着,寻找着,拾拣着…
多少乐趣,寄放在捉沙马上。 和螃蟹一样横着跑,却长手长脚,跑得真快。好会跑的沙马!
看见林投了,就在防风林那边,成丛成堆地。 笛音便在我心中响起童年的曲调。
海浪在轻轻地吟唱着一首诗。 一波接着一波,海浪在涌起,向海滩涌进,激起了许多白色泡沫,它们的吟唱便传来了。
一股鱼腥蓬起绽开,又一股鱼腥蓬起绽开,弥漫在空间。——这是渔村的特殊景观。它招展着,像一面旗帜,在海边不远处,在海港附近。
走上海滩。 多么松软的海滩!走过去,一步一个脚印。脚印留在身后。
耸然屹立海边,在一定的时刻,发出一定的闪光,灯塔,它是航海者的指路标。
没想到渔船的出航,会这样快速。 看它们出航,确实是一件乐事。
由那些精巧的珊瑚,我想起了珍珠。 珍珠,是何等灿美,是人们所宝贵珍惜的。多少人在追寻!多少人在收藏!多少人戴在指间!
从海中被采来,这些珊瑚是海边的宠物。 挺身举臂,展现各种形象,婀娜多姿,纯白莹洁,光灿夺目,它们真是海宫中的珍贵美饰。
看见了海岩,就在浅海处。 显现那么陈旧的灰褐,那么愚拙的形象,令人想起诚朴,令人回到遥远的古早年代。
见到防风林了。海边是到了。 防风林是海边的讯号。到海边去,最先见到的便是防风林。
汇众流,纳百川,集诸水,藏污纳垢,清浊同归,兼容并蓄,却不为所染
一只鹰 疾飞 展雄姿 一枝梅 笑傲 向严寒
任风雨去风雨 任干旱去干旱 挺立着 深深地根植于土地里
久久,冷冬携寒风留连不去 有时还飘些霪雨 这天气叫人瑟缩不前 连高大建筑和树木都发抖
站在那里发什么呆? 因为阶梯层层陡峭堆叠阻挡于前? 因为年纪已有千斤万斤重? 因为身体已经白发苍苍?
蟋蟀在尽情地唱歌 蝼蛄在尽情地唱歌 蝉儿在尽情地唱歌 草螟阿公在尽情地唱歌
长途跋涉而来 爬到这里 土质变松软了 人也已涂上了黄昏色彩 并且疲惫不堪,摇摇欲坠
曾经拥有蔚蓝的天空,让我的思绪在那里徜徉 曾经拥有碧绿的田野,让我的野趣在那里畅游
数一数,想一想  有多少?有多少 乳汁供你吸吮?有多少  容忍供你挥霍?有多少  扶持供你跌倒?有多少  关爱供你享受?有多少
芽蹦出来了 叶长出来了 花绽放了 连雏鸟都破壳而出了 连蚕宝宝都来凑热闹了
现代世说新语,许其正最新散文集《捡贝壳》已于本(8)月,由文史哲出版社出版。
共有约 747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