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其正文集
种一棵果树 适时予以浇水、施肥…… ——细心照顾
吆喝的叫卖声邀你再入红尘 你不为所动伫在原地不动 砖红色的衣着依然肃穆
活在现代世间 常常拢嘛会感觉有什么向我冲来,撞来 譬如车辆、垃圾、噪音、烟尘
略略儿,略略儿 这阵已经略略儿 有阳光和温暖了
不知影呀不知影 不知影我的人影和我 是怎样结缘的? 是在什么时阵? 是在什么所在? 是在什么情形? 为的又是什么?
真紧,去得真紧 真紧,彼些倒退而去的 窗外的风景 包括彼些山水树木花草…… 包括彼些幼年、童年、青年…
人拢嘛按呢讲 田侨仔真好额 其实我没按呢讲 我只是,我只是 照祖先的话做而已
人若鸟仔,有时飞高有时飞低,或者搬东或者搬西,这阵在这明日可能已经在天涯。
中共病毒肺炎发展到现在已经进入一个纷乱的状态,部分人士认为疫情已经减缓,尤其有些人士已经迫不及待要出门活动甚至游览了。
妈妈的话,这阵 我讲不轮转 亲像我不是妈妈生的 实在真见笑
嗨,免烦恼啦 嗨,不要失志啦 对自己要有信心 彼只是一个小载志 惊什么?
戴着訬鬼仔壳 你戴着,他戴着,我也戴着 訬鬼仔壳,大家拢嘛戴着 啊,这是什么世界?
若有人举着弄 布袋戏尪仔 伊就会活跳跳 讲大道理,飞天钻地 甚至大腹肚,生子…
你我,谁是草人? 你我,谁不是草人? 予人制造出来 和真的人一模一样 也穿得花红柳绿 却无血无肉无目屎 无肠无肚无心肝
怎么会那么巧 一走进鸟园 天空便突然乌云密布 落起倾盆大雨? 无奈呀无奈! 我只得找一处屋檐躲雨
海祭正进行着。就在海边沙滩上。 此刻,天色阴霾,微显燥热,苍穹有着大块大块乌云,展布四面八方,虽然无雨,却给人一种悲愁、忧郁和不快之感。
人生在世,不管只求温饱或想致富,都有待财务来支撑。财务要有其来源。其来源,不外是去求取,另一方面则是节俭。这就是通常所谓的开源节流。
一到夏日,便常烈日当空,火伞高张,燠闷炎热得叫人有如在火炉旁的感觉,人们要想离开挥汗如雨的境地,赶赴海滨。
船倾斜摆荡着。 一波海浪汹涌地冲击过来。轰然一声,船身被冲击得向一边倾斜。白色浪花四溅。
到海边,总会看到海水激起许多或大或小的白色浪花。 是由海水激荡而成的,有时海水激荡得厉害,竟至波涛汹涌,白浪滔天,有如千堆雪
我看过云海,一次,再一次,在那高山上,在多次飞行中,在多水汽的季节,至今印象深刻,铭记不忘,每次想起,便历历在目。
“海边戏水去!” 是天气太热了吧!总听到有人这样的邀约,也听到有人答应…
多少年来,中秋对我只是一个公式。它很难激起我心中那片止水的浪花,最多只形成一些微波而已。然而今年不同了。它是那么强有力地震荡了我,使我心湖中被激起的波浪,久久不能平息。
北风一阵一阵地吹着,寒流一梯次一梯次地来着,天气冷起来了,并且渐次地增加着冷度。海中的乌鱼为了适应水温,由北方向南方回游而来。
春节后,我和内人蜜子、儿子杰杰及媳妇慧霞,搭挪威翡翠号邮轮,从香港到越南、新加坡作了一次旅游。正是中共肺炎(俗称新冠肺炎)即将流行前夕,可说是大难来临前的冒险之旅。
再没有比“共同海损”这个海商法上的名词,更能适切阐释“同舟共济”的真义了。
那夜,在海边,我们拥有许多美好的时刻,享受着沉醉,过得非常愉快。 到海边去!
整个地球,水域占绝大部分地区,乃有许多岛的出现。海中小岛固然是岛,大的陆地,即使是亚洲、非洲、澳洲或大洋洲,又何尝不是岛?岛和洲本来就是可以互相发明的。
听到海涛的声音了。 是从海那边传来的。 大概是海上又将有什么浩劫了吧!
常常,我在海边,看见许多有着各种形象的海岩,在向人们展示造物者的神雕,尤其是在岩岸的海边,像佳乐水,像野柳,那些形象更是显明突出
来了!来了!我们来了。我们从四面八方来了。我们或从事士农工商军公教。我们这一群,或年纪已大,大都已经退休,有些仍在职,我们兴致勃勃地聚集过来,聚集在《华文现代诗》里。
共有约 777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