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其正文集
种一棵果树 适时予以浇水、施肥…… ——细心照顾
在这个世界上,众生芸芸;每个人都有一张脸,作为他的标记。
是谁?是谁有如此其大的力量,把太阳猛力抓了下来,放在地上?
人世间是一个其大无朋的舞台。各种不同剧情的戏剧,总是无时无刻都在上面演出。 演员则为生活其间的各种各样的人。他们饰演着各种角色。
别总以为只有用文字为表现工具的,才是诗人。不是的,还有许多诗人的,而且可能到处都有诗人,都可能把诗表现得很好。
在那些年代里,把凤仙花采来,捣碎,用布包裹在指甲上,染红指甲,是少女们一种 殷切的期望,一种流行于当时的习俗。
每次看见彩叶草,每次想起彩叶草,在我眼中,在我心里,便纷呈出许多美姿,许多颜彩…
“在这个人世间,众生芸芸,每个人都在寻找岸。” “胡说!” “才不胡说!连你也不例外!”
“天气这么热,来一碗仙草冰,该有多好呀!” “是呀!那再好不过了!……哇,那边就有嘛,你看!路那边……。” “好!我们去吃去!” “喂!仙草是怎么做的?长得怎样?你知道吗?”
每个有爱情的人,他的血液中恒流着一朵朵盛绽的红玫瑰,眼眸恒见一朵朵蓝色的勿忘我,翻涌著一河多脑河水,紧紧牵系着一则传奇故事…
新娘花,新娘的花,以新娘名花,好美的名字呀! 它是最受欢迎的花,尤其是现在…
你喜欢观赏叶子,还是喜欢观赏花朵?就任由你选吧!兰花,就有那么好的能耐,任人喜欢观赏叶子还是花朵
繁花盛开着,争艳著,在各处……。 在花园里,有繁花盛开着。看!杜鹃和兰花争艳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芬芳美丽满枝桠, 又白又香人人夸!
身入中山故宫博物院,我便已进入中华文物的浩瀚大海里,接受古典的熏陶,并且穿过时光隧道,回溯历史而上,面对先圣先贤,寻觅先人的履痕,激起无尽的怀思,虔诚的感恩…
音乐感人至深,影响至钜。 一曲韶乐,让孔子深受感动,涤荡心胸,久久不去,三月不知肉味。
又到番麦收获的时候。啊,多令人喜爱的番麦! 一穗穗番麦,被从株梗上摘了下来,堆成一堆堆,然后装袋,运走…
一棵棵黄槐在校园里站立着,成排成列,以其肢体站成一个个美的焦点,一片绿的风景;不论直视、横看或侧览…
“我敢说,泉声一定是女的。” “为什么?” “你没听到她们泠泠不绝?” “有道理。” “泉声很柔和。” “嗯。” “泉声会抚慰人,把人的烦躁、不安、恼怒、悲怨抚平。” “好呀!还有呢?” “从泉声中可以听到母性的叮咛。” “这是就听觉方面来说的。就别的方面来说呢?” “就嗅觉方面来说,从泉声中可以嗅到女人的花粉香...
清洗著,营养著,雕刻着,珊瑚慢慢形成了,一朵又一朵,一丛又一丛,建构成了一个珊瑚世界。
抓一把土,放近鼻尖,闻一闻,哇,好香! 是的。土是香的。它散发出浓浓的香味,到处飘飞。如果有一天,土不香了,那就可悲了。
落地生根,落地便生根! 是的,落地便生根!土地是财富之母,所有生命的根本。没有土地,根著何处?生命如何存在、生长、发荣、成熟、结果?
有一个朋友,在某杂志上介绍我,说我 老家那四亩地儿任其荒芜, 却要作心田的默默耕耘者。
灵感从哪里来? 好多作家,越写越多,作品源源而出,而且越写越精彩,他们的灵感为什么会有那么多?
有一种筛子,古昔农家用得多,或在田里,或在晒场,是用竹子编制而成的,用来筛稻谷、豆类等,使之以本来真面目,成为好粮食,不再被鱼目混珠,不辨真伪。
无可否认地,任何行为,只要不是破坏性的,都有其存在的价值;但是,唯有创造, 是人世间最美好最可贵的行为…
我愿是这泉,源源不绝,生生不息,清晰洁净,甜美,自在……。
我看到了年轻,悟出了年轻的意义。 在一座花园里,种有各式各样的花,朵朵盛开,万紫千红,芳香美丽。这就是年轻。
人是为了希望而活着的。人不能没有希望;一旦没有了希望,活着有什么意义?倘若如此,生不如死。 希望是一座灯塔,指引航海者渡过茫茫大海,抵达彼岸。
新,翻新,更新。 新,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日历,撕去旧的一页,出现新的一页;撕去旧的一本,出现新的一本。
那个下午,我看见一名农夫在以锄头写诗;造物则把诗写在他身上。
共有约 657 条记录